第1520章 撞见混混惹事/农民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慧喝下了人参果药膳,立时一股暖流渗入心田,很快在全身化开了,文慧感到全身十万零八千个毛孔像被电熨斗熨过一般舒服。

“相公,这清香糯米粥真是好喝!”文慧忍不住地赞叹。

赵铁柱却纠正道:“这是人参果药膳呢!”

“啊?!人参果药膳?”文慧很是惊诧地说。

赵铁柱看到文慧对人参果药膳感兴趣了,说:“文慧,你要是喜欢喝,就一直住在神农大酒店,我让人天天给你做人参果药膳。保证可以滋容养颜,滋补身体,改善气色。”

“相公,你真好!”文慧说完,就赏了赵铁柱一个香吻。

这香吻留在了赵铁柱的左脸,就像一枚军功章,赵铁柱感到无比快慰。

“文慧,我送的饭菜你也趁热吃,吃了就睡个好觉。”赵铁柱提醒着。

文慧看到大客房桌子上有一份可口饭菜,不由得心头一暖,对着赵铁柱说:“相公,你真贴心。”

赵铁柱被夸赞,有些甜蜜蜜的,对着文慧说:“文慧,过赞了,从明天开始,我安排你和文花去丰山市科技大学深造。”

“我和文花能行么?”文慧有些不自信地说。

“能行的,只要你俩肯学。”赵铁柱说。

“那好吧!”文花高兴地应声。

赵铁柱然后让文慧早点睡,自己要离开了。但刚刚带上文慧客房的门,耳边却传来了文花的声音:“相公,别走,在我这里过夜吧!”

原来是文花在恳求着,一脸含情脉脉。

赵铁柱看到文花需要自己陪,也不好拒绝,心想就答应,于是随着文花进入她的大客房。

“文花,你怎么还没吃饭啊?”赵铁柱看到刚才送的饭菜还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这会儿饭菜都差不多凉了,于是问。

文花说:“相公,你没吃吧!咱们一起分享。”

文花说完,就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瘦肉递到赵铁柱嘴里。赵铁柱吃了一口,感到无比的满足,说:“不错,太棒了!”

“文花,你别光夹菜我吃,你也吃。”赵铁柱说完,反过来夹菜文花吃。

文花被赵铁柱关心着,心头暖暖的。

不知不觉和赵铁柱分享完饭菜,因为文花已经洗过澡了,此时穿着苗家寨的民族服饰,非常吸引赵铁柱。

“文花,你穿着家乡的民族服饰,特别好看。”赵铁柱忍不住地赞叹着。

“嘴花花了,对了,相公,我睡不着觉呢!想出去转转,呼吸一下清新空气。”文花这会儿提议说。

赵铁柱看到文花睡不着觉,心想饭后百步走,健康长久,于是点点头。

赵铁柱带着文花乘电梯到了酒店一楼大厅,然后走出酒店大门,来到了大街上。

赵铁柱本来想驾驶路虎揽胜,带着文花去外面兜风,这会儿文花却说:“相公,咱们随便走走,看那边的巷子,好热闹。”

赵铁柱看向对面的巷子,的确热闹。这是夜市,小巷子白天没什么人,晚上各种摆摊的小吃就出来了。

赵铁柱陪着文花走在小巷中,鼻子闻到了阵阵烧烤的味道。虽然刚才和文花吃过了,但只吃了个半饱,闻到这烧烤的香气,又忍不住地咽了一下口水。

文花平时在苗家寨,根本没有吃过烧烤什么的,这会儿看到烤羊肉串、鱿鱼串、豆腐串什么的,也忍不住地咂巴了一下舌头。

“好香!”文花闻到了烤串的香气,忍不住地赞叹起来。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文花对鱿鱼串感兴趣,于是对着烤串老板说:“老板,给我来两串烤鱿鱼。”

“好嘞!”老板应着声。

赵铁柱和文花坐在小摊边的桌子边,刚刚坐定,就有两个混混过来了。

“老王,快把这一片的管理费交了。”一个绿毛混混说。

“已经三个月没有交了,这次一起交清。”一个黄毛混混插话说。

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只一个人摆个烧烤摊,看到了绿毛黄毛要管理费,不由得愁容满脸。

妇女对着绿毛黄毛叫苦:“两位小爷,虽说在这里有三个月,可生意不好,而且当中我病了一个半月,交了医药费就根本没有剩下的。”

这妇女满以为能够博得两混混的同情,没想到两混混恶狠狠地说:“少给老子废话,只问你,这三个月三千块的管理费交不交?”

“这么多?我的天哪!我哪能弄三千块啊!你们还是放过我吧!我刚从医院出院的。”中年妇女哀求着。

但这绿毛和黄毛哪里肯听得进去,他们只要钱,而且上面老大吩咐了,这个小巷每个摊贩都必须交管理费,绝不能漏掉一家。

这绿毛黄毛于是强逼妇女交管理费,妇女说没有,绿毛和黄毛哪里罢休。看到她腰间挎着一个小背包,于是一把夺过这背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些花花绿绿的票子,于是要拿走。

这妇女急了,连忙抓住背包说:“两位小爷,这可不能拿啊!我还租了房租,这钱是今晚给房东的。如果不给,我就没地方住了。”

“去你妈的。”那个绿毛说完,一把推向妇女。妇女没有防备,往后退去。眼看要撞向小巷墙壁,赵铁柱哪里能够看下去的,连忙从后面扶着。

赵铁柱扶稳妇女后,对着两个要拿背包走人的混混痛斥:“你们给我站住,快把背包还给这位大婶。”

“哟!你小子算老几?竟敢管老子闲事?”绿毛威吓着。

黄毛也掏出一把刀子,在赵铁柱面前晃来晃去,威逼着:“小子,识相点。你要是管闲事,这刀子不认人。”

这黄毛边说边玩弄刀子,以为能够将赵铁柱吓倒。没想到赵铁柱却吼着:“你们这两个败类,公开抢劫,这管理费哪里是在管理,根本就是保护费。这保护费就是强取豪夺,跟土匪没两样。”

赵铁柱这么痛斥,激怒了黄毛绿毛。他们瞪着牛眼对着赵铁柱吼着:“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看看老子们的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