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进阶了!/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热……”

轻纱帐内,轩辕天心闭着眼睛嘟嚷了一声,她不仅觉得热,更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座大山给压住了般,压得她都快喘不过来气儿了。

然而不管她怎么推都没法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大山’给推开,所以只能强行睁开了眼睛,当她的视线清晰了起来后,第一眼就瞧见了皇明月的那张脸,然后昨儿晚上的所有记忆就如开闸后的洪水般,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

皇明月似乎睡得很沉,即便轩辕天心已经醒来,他都没有察觉。

看着他的睡颜,轩辕天心再次安静了下来,静静地打量着他。如今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在白天里看着这张脸,比起昨晚上看到的要更加清晰。

似乎真的比以前不一样了,虽然还是好看得令人觉得匪夷所思,容貌也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轩辕天心依然能够一眼就看出一些不同来,可若要她说出哪里不同的话,她也说不上来,最后轩辕天心只能用或许是长开了来解释那所谓的不同感觉。

自从她来到妖界,又跟他分开后,粗粗算下来也快有一年没有见面了,这近一年的日子里,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起过,但心中却一直在担心着这个人,尤其是在同心铃出现问题之后,她心中的担忧就越发的浓郁。如今他终于又回到她的身边了,轩辕天心这才觉得自己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了,就如这样每天睡醒后睁开眼睛就能瞧见他,她就觉得心中似乎被一种很愉悦的情绪给充斥得满满当当的。

幸福……从她离家掉落异世,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又强烈的感觉到它。

“你想这样看着爷看到什么时候?”就在轩辕天心直勾勾地盯着皇明月看的时候,皇明月突然睁开了眼睛,细长妖娆的凤眸里噙着一丝似笑非笑,道:“你是准备在爷的脸上盯两个洞出来吗?”

见他忽然睁开了眼睛,轩辕天心的神色微窘,有一种偷看被抓包的尴尬,但深深明白输人不输阵的轩辕天心立刻将眼睛一瞪,理直气壮地道:“谁看你了?我不过是在看你这个本体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罢了。”

皇明月闻言哈地一笑,然后凑上前在她嘴上啃了两口,笑问:“那你可看出有哪里不一样了没?”

轩辕天心嫌弃地擦了一下嘴,并推了推他,嗤道:“没有哪里不一样。别趴我身上,赶紧下去。”

“都趴了一晚上了,也不在乎让爷多趴一会儿了。”皇明月趴着不动,笑得一脸蔫儿坏地道:“若真要说哪里不一样的也不是没有。”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倒忘记了再让他从身上下去,问道:“哪里不一样了?”

皇明月挑眉,似笑非笑地道:“爷这个身体,比以前那个好用。”

轩辕天心:“……”

好用?

瞅着他脸上的坏笑,轩辕天心顿时想歪了,正要发火,却被皇明月给打断,“你先别恼啊,爷可是说真的,爷现在的这个本体是真的好用,不信你自己感觉一下。”

“感觉?”轩辕天心呆愣愣地看着他,下意识地问道:“感觉什么?”

皇明月从她身上翻了下去,并顺手将她给捞进了怀里,哼道:“感觉你体内可有什么变化没。”

她的体内还能有什么变化?

轩辕天心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去感应,然而当她的眼睛刚刚闭上没多久,她又倏地一下睁开了,似乎是太过震惊的原因,只见她猛地坐了起来,小脸上也出现了短暂的呆滞,傻愣愣地看着躺在身边的人,结巴地道:“我…我怎么…怎么就变成上仙境了?”不仅是上仙境,且还到了上仙大圆满境!

一个晚上而已,她生生从仙君境蹿到了上仙大圆满境,这是突然往上蹦了一个阶别啊,甚至差一步就是两个阶别了!

皇明月懒洋洋地瞅着她,目光落在了她不着寸缕的身上转了一圈,眼底的眸色又暗了不少,沉声嗓子道:“这就是爷本体的好用之处。”

轩辕天心闻言又一呆,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

皇明月的双眸眯了眯,伸手将她再度拉回到怀里,把人给抱紧了之后,方才解释道:“意思就是因为你昨儿跟爷睡了一晚上,然后你的修为就变成这样了。”

“……”轩辕天心仰着头看着他,眼里的神色渐渐变得火热起来,兴奋道:“原来你的本体还有这个用处?只要跟你睡一晚上就能令得修为暴涨?那我是不是多跟你睡几晚上,我的修为就会立马蹿到上神境啊?”

“做梦呢吧?”皇明月瞅着她眼里的兴奋,立刻泼冷水地道:“你真当爷是什么十全大补丸啊?爷若当真有这个功效,这片天地间但凡是女的只怕都会想来睡了爷。”

轩辕天心:“……”眼里的兴奋瞬间被灭的什么也不剩了,原来只是一次性的啊,但虽然是一次性的,可她还是有些好奇,问道:“那为什么昨儿晚上就可以呢?”

皇明月斜睨了她一眼,哼道:“你就偷着乐吧,昨儿晚上可以是因为爷洁身自好,那可是爷的第一次!”

轩辕天心:“……”第一次?你还有什么第一次?!等等……轩辕天心看着他的目光变得古怪了起来,他这个第一次的意思莫非是在说昨儿晚上是他本体的第一次?!

虽然被轩辕天心这古怪的目光给看得有些不自在,但皇明月依然端着一张脸,道:“就是你想的那样。”说完,就用着一种‘爷很洁身自好,爷是个好男人,你赶紧感动一个’的眼神瞅着轩辕天心。

轩辕天心看了他半晌,然后努力忍着想要上扬的嘴角,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诚恳道:“你放心,我会你对负责的。”

皇明月:“……”他怎么就觉得这话有些没对味呢?!什么叫做对他负责,就感觉爷是被睡的那一个似的。想明白之后,皇明月立刻黑脸瞪着她,道:“这话你说反了吧?”

轩辕天心不在意地一摆手,道:“我又不是第一次,这话当然没有说反。”

皇明月:“……”还是觉得这话没对味!

轩辕天心十分感慨地看着他,又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原来你的第一次还有这种作用,而且…”用着看一种‘奇葩’的目光瞅着他,“你应该是跟天地同生的吧?千万年的岁月,你居然一直是个童子鸡,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千万年的童子鸡……

皇明月的一张俊脸扭曲了,这对于男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那是爷洁身自好!”

估摸是瞅着这位爷真要炸毛了,轩辕天心立刻顺毛道:“嗯,的确是挺洁身自好的,我就喜欢这么洁身自好的男人。”

好吧,炸毛的妖神大人瞬间被轩辕天心的一句‘喜欢’给将毛捋顺了。

捋顺毛的妖神大人满意地哼了哼,抱着人就开始耍赖,不要脸地道:“是吧?爷很洁身自好吧?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觉得赚了?”

“赚大发了。”轩辕天心从善如流地道。

妖神大人闻言更满意了,但随即似想到了什么,俊脸又跟着一黑,瞪着轩辕天心就质问道:“昨儿晚上你说你那大须弥碑空间里还住了个野男人?那野男人是谁?”

见他突然翻旧账,轩辕天心只能如实道:“梵音。”

“梵音?”皇明月眨眨眼,黑着脸问道:“梵音是谁?”

轩辕天心一愣,茫然地看着他,“你不知道?”

“爷该知道?”皇明月不乐意了。

轩辕天心连忙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居然不知道他是谁?你不是妖神么?怎么会连灵山上的佛子都不晓得?”

“灵山上的佛子?!”皇明月的眼睛眯了起来,眼底有着寒光闪烁,他的确不晓得梵音是谁,也的确是不晓得灵山上的佛子就叫梵音,虽然他是妖神,可这个梵音佛子却并不是跟他生在同一个时期的,他还在的那会儿,灵山上的确有个佛子,但却不叫梵音。

见皇明月的神色有异,轩辕天心皱眉问道:“怎么了?”

皇明月瞥了她一眼,哼道:“没什么,那叫梵音的东西应该是灵山的第二代佛子,爷不知道他也很正常。”

“佛子还有第二代的么?”轩辕天心神色一诧,皇明月冷哼了一声,道:“怎么没有!灵山上的佛子都是前一代消亡之后才会被孕育出第二代,而灵山的第一代佛子就是被爷给宰了的。”

轩辕天心:“……”

皇明月阴测测地道:“你昨儿晚上不是还在问爷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么?”说着,杀气腾腾地一笑,继续道:“就是当年在灵山上留下来的。”

“你跟灵山有仇?”轩辕天心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皇明月瞅着她,道:“我跟灵山上的那个老东西有仇。”

“怎么回事儿?”轩辕天心沉声问道,灵山上的老东西?那就只能是带着诸佛破空离去的那位祖佛了。

似乎是被轩辕天心给勾起了往事,皇明月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咬着牙就道:“爷跟其他四个家伙有些不同,当年天地初开,四方主跟中央一帝几乎都是同时出现在这片天地间的,他们四个家伙从一出现之后便是拥有着创世境的修为,但爷就并不是。”

“嗯?”轩辕天心一愣,问道:“你不是创世境?那你怎么会是妖神?”

“妖族跟其他几族都不同。”皇明月哼道:“我们妖族一出生后都只有一个形态便是幼生期,幼生期的妖就如同一只无牙的小兽般,要经过幼生期的蜕变才能到达成长期,然后再经过蜕变方才能够达到成熟期,即便爷是妖神都不会例外。当年爷在炼妖血池中诞生,因为是幼生期的关系,所以在诞生后并没有四处走动,而是一直窝在炼妖血池中成长,但正因为爷是妖神,所以爷的幼生期比之妖族的其他人都要漫长,甚至连妖族的其他族人都出现在这片天地间时,爷都还未能从幼生期蜕变到成长期。”

轩辕天心:“……”

她突然想起了金翅很久之前跟自己说过的一段话,金翅曾经说过,妖神跟魔神、父神、还有冥神和祖佛一同在天地间诞生的,但直到妖族成型却始终没有见到妖神出现在妖界当中,当时导致了妖族很多族人因为群龙无首,自己人打自己人,就在妖族族人打得都快灭族时,妖神这才出现在了妖界。当初金翅说妖神不出现是因为妖神当时在满大荒的乱晃,中途也曾经偷偷回过妖族一次,不过却并没有出手去阻止妖族族人的内斗,似乎是认为这些族人死干净了才好,后面也因为觉得族人死干净了会不好玩,这才又出现阻止了妖族族人的内斗。

想到这里,轩辕天心再结合了皇明月的这些话,她忽然觉得金翅以前的话似乎并不对,妖神当年不出现只怕是因为他还在幼生期,即便是出现了也阻止不了族人的内斗,说不定那个时候他出现的话,不仅解决不了内斗的情况,还很有可能因为自己那漫长的幼生期反而被妖族的族人给解决了,那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皇明月倒是不知道轩辕天心在想些什么,继续道:“妖族之人在幼生期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期,就算是一些洪荒蛮兽都能踩死我们,即便爷是妖神,即便爷在幼生期要比成长期的妖族族人更为厉害,但也并不是没有危险的。当年爷好不容易熬过了幼生期就跑去了灵山溜达,结果撞见了灵山上的那个老东西。”皇明月的语气又阴测测了起来,磨着牙道:“那老东西欺负爷的修为还没大成,若不是绯辞来得快,爷就被那个老东西给丢到菩提牢界里去了。爷在那老东西的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爷如何能够咽的下这口气?所以爷等到成熟期修为大成之后又跑去了灵山找场子。那一战,爷虽然在身上留下了这一道伤痕,可爷也伤了那个老东西并顺手宰了他的佛子,若不是后来天道那个老家伙突然出手干预,妖族跟灵山早就彻底开战了。”

轩辕天心:“……”原来第一代的佛子是这么没的啊,但她总觉得灵山上的那位祖佛并不是一个故意找事儿的人,皇明月第一次溜达去了灵山定然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所以才会惹得那位祖佛出手要将他给丢去那个什么菩提牢界!但看着皇明月此时的脸色,她觉得她还是不要去问当初他溜达去灵山后究竟干了什么了,否则指不定他又得炸毛。

见轩辕天心盯着自己半晌没吭声,妖神大人有些不乐意了,瞪着她道:“你听完后就不准备给爷一个反应吗?”

“你想要我有什么反应?”轩辕天心木着脸问道。

妖神大人瞪着眼,怒道:“你是爷的媳妇儿,难道你不应该跟爷同仇敌忾的讨厌灵山?”

“我现在的确讨厌灵山啊。”轩辕天心道。

妖神大人依然瞪眼,怒道:“还有灵山的那个老东西,也得一起讨厌!”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轩辕天心看着他,提醒道:“祖佛已经破空离去了,而我…”指了指自己,道:“是梵境的天命梵主,梵境未来的掌控者。”

皇明月:“…。”他还真给忘了!

二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晌之后,妖神大人耍赖,一把抱住人,嚷道:“不行,什么梵境之主?你是爷妖族的帝后!让梵境的那些东西见鬼去。”

轩辕天心盯着他不语,妖神大人继续嚷:“梵境有什么好的?在妖族,爷有的都是你的,连爷也是你的,你在妖族是万人之上,连爷都在你下面的。”

轩辕天心依然盯着他不说话,妖神大人耍赖耍不下去了,黑着脸不高兴地道:“你就非要去做那个什么梵境之主吗?”

闻言,轩辕天心叹了叹,无奈道:“你明明知道的,不是我非要去做,而是我不得不做。”话落,轻轻垂眸,又道:“天道的时间不多了,我轩辕一族的危机还在,我既然是这一代驱魔龙族的传人,又是天道的血脉,那么有些事情我就必须要去做,更何况…我若不成为梵境之主,我如何去将师父找回来?”

皇明月的神色一僵,轩辕天心再度轻声道:“还有一些账,我总要亲自去收的。”

瞧着她脸色,虽然看不见她眼里的神色,皇明月却开口问道:“你知道了?”

轩辕天心默了默,随即点头:“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皇明月皱眉,眼底快速闪过一丝什么,有些心疼地抱紧了她。

轩辕天心无声笑了笑,笑得有些薄凉,道:“自来到妖界之后,以前看不清的东西也看清了,以前被忽略的东西也记起来了。”话落,抬眸看着他,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皇明月点头,淡淡道:“在打出无相城的那一日就知道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轩辕天心低声问道。

皇明月垂眸看着她,道:“你在意他,他对你来说不仅仅是老师,更是你信任的人。爷当初不想告诉你,是怕你会难过。”

“但这件事情总有瞒不住的那一日。”轩辕天心道。

闻言,皇明月似笑了笑,道:“能让你少难过一日,便算一日。”

轩辕天心看着他,然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并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口上,道:“我是很难过,但再难过都比不上在看见同心铃碎掉的那一刻时那般绝望。皇明月…只要你还在,什么难过我都能挺过去,我的师父不在了,我不能再让你也没了。”

轻轻拍在她的背,似在给她最大的安慰,皇明月轻声而又坚定地道:“不怕,爷在。”只要有爷在,这片天地间再无人敢伤你,但凡伤你之人,爷即便毁了这片天地也要将伤你之人碎尸万段!

“皇明月……”

“嗯?”

“你说,我还能将师父找回来吗?”

“能。”

“浩瀚寰宇无边无际,万一我找不到呢?”

“爷给你找。”

“……皇明月。”

“嗯?”

“梵音佛子他替我解了体内的毒咒,还教会我怎么修炼大浮屠虚无经,你跟祖佛的恩怨,不能算在他的身上。”

“……好。”

“……皇明月。”

“嗯?”

“…将你的手给我放规矩一点儿行么?”

“……”

“皇明月——!”一把拽住某只不安分的手,轩辕天心瞪着某人,怒道:“我让你放规矩点儿!”

“爷没答应你这个!”皇明月猛地翻身将她压下,挑眉道:“前面的爷都答应了,但这个爷没有答应。”

轩辕天心气结,瞪着他道:“时辰不早了,我们该起了。”

“起什么起!?”皇明月嗤地一笑,眯眼瞅着她,笑道:“小心儿乖,跟爷再睡会儿。”

“不行!”轩辕天心立刻拒绝,并十分坚决地道;“明日就是百王会了,你给我安分点儿。”

“百王会关你什么事儿?”皇明月不高兴地住了手,瞪着她哼道:“别告诉爷你也要去凑热闹。”

“我答应过溪叠。”轩辕天心皱眉,“况且你不想看看明日百王会会发生些什么吗?这些年你这个妖神失踪后,你的妖界可不平静。”

“嘁!一些蚂蚱而已。”皇明月嗤了一声,眯眼道:“敢蹦跶,爷全部给捏死。”

轩辕天心动手推他,想将他从身上推下去,一边推一边道:“就算你不在意那些蹦跶的家伙,但我却在意那个洪荒冢啊,梵音需要里面的混沌之气,虽然我一直抗拒他想要做我的师父,但我也的的确确承了他不少情,既然洪荒冢里有他需要的东西,那我就一定要进去帮他弄到手。”

“他要混沌之气做什么?”皇明月虽然心里不乐意,但还是从她身上翻了下去,臭着脸道:“还想做你的师父?他倒是想得美。”

轩辕天心见他总算是放开了自己,连忙翻身爬了起来,一边用脚踹了踹他,一边道:“将我的衣服给捡回来。”

皇明月遗憾地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听话地去捞地上的衣服,等捞起来后,就道:“别动,爷给你穿。”

轩辕天心也听话的没动,等着他伺候,道:“他的小龙鱼需要混沌之气重新塑身体,为了他的小龙鱼,他眼巴巴地从东大陆去到龙昊西大陆,又从西大陆上找到了来妖界的通道,费了这么大的一番功夫,就算不看在他帮过我的份儿上,也要看在他如此痴情的份儿上帮帮他。”

闻言,皇明月给她穿衣服的动作一顿,挑眉笑了,“痴情?灵山佛子居然动情了?还是因为一条小龙鱼?这事儿倒鲜香,祖佛那老东西居然没有被气死么?”

轩辕天心瞪了他一眼,然后趁着他给她穿衣服的时候将梵音跟小龙鱼的事情又原原本本的给他讲了一遍,等她穿戴整齐后,梵音跟小龙鱼的故事也讲完了,还顺便感叹了一句梵音居然在东大陆见到了自己的三姐,然而轩辕天心光顾着感叹了,却没有瞧见当她说到梵音见过她的三姐时,皇明月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异样。

瞧着同样穿戴整齐的皇明月,轩辕天心这才又道:“你说,你当初也去过东大陆,怎么就没见着我三姐呢?”

皇明月眨眨眼,面不改色地道:“东大陆那么大,没见着也不稀奇,这茫茫人海的,你以为是想见着谁就能见着谁的吗?”

轩辕天心闻言点点头,天真地道:“你说的也对。”说完,活动了一下手脚,皱眉道:“我饿了。”

“饿了?”皇明月一把搂过她,然后挥手撤开了这房间里的结界,挑眉:“爷带你去吃好吃的。”

话音刚落,似乎因为房间里的结界被撤掉了,门外的声音瞬间就传了进来。

听着门外的动静,轩辕天心看着他,道:“似乎还吃不成,外面闹腾的人好像是溪叠。”

皇明月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语气不善地道:“碍眼的东西。”话落,又似想到了什么般,突然又笑了起来,瞅着轩辕天心就道:“走,爷带你见人去。”

“见谁?”轩辕天心奇怪地问道:“见溪叠?”

“不是。”皇明月拉着她往门口走去,边走边道:“见绯辞那女人,好让她瞧瞧,省得她总觉得爷跟她一样是个没人要的。”

轩辕天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