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帮我带一句话去灵山/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启了森罗杀域状态的轩辕天心此时就跟换了一个人般,除了周身围绕着令人胆寒的杀气外,她的心里还有眼里似乎已经没有了别的感情,别说被她盯着的那群万象城的人觉得头皮发麻,就连她身后的天玑等人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再加上先前她废了万升的动作太快,几乎没有给任何人反应,就直接令得万升如今瘫痪趴地不起,这种雷霆狠辣的手段,也是让万象城的人的心中升起了浓浓的忌惮。

万升真实的修为在神帝境后期,虽然进入小梵天后受到了天地规则的压制,但先前万升所拥有的修为也在神王境大圆满。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神王境大圆满的强者却在她的手中连三招都没有走过,那她的实力又到了哪一步?

人群前方的万聿警惕又判究地盯着轩辕天心,心里暗暗地猜想眼前这个白衣少年的修为,莫非他的真实实力也是在上神境?

但很快,万聿又在心里否决了这个猜测。倘若小梵天中真的出现了上神境的强者,他们大梵天上不可能没有察觉,即便大梵天上的人察觉不到,但灵山的那些大人们也绝对能够感应到什么。而他带着人从大梵天下来之前,却并没有从灵山上收到城主的消息,所以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年的修为应当还不到上神境。

如此一想,万聿的心中又多了几分底气,只要不到上神境,那他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而他才是真正拥有上神境修为的人,待会儿若真跟这个少年动起手来,哪怕双方的修为都会受到天地规则的压制,但他也觉得不会是输的那一个。

万聿在心中想的很好,可他却并没有想到,这个世间上有些人是不能按修为等级来衡量的。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万聿的心中镇定了下来,看向轩辕天心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森冷杀意,轻轻瞥了一眼地上生死不知的万升,冷声道:“伤了我万象城的人,你这是在挑衅我万象城。”

轩辕天心依然淡漠的看着他,却并没有开口说话。

万聿眉心狠狠一皱,沉声道:“我承认你或许是这小梵天中的最强者,但我万象城的人可不是小梵天的那些人。你这是在为你们的这个什么联盟树敌,且还是树的你们无法抵抗的敌人。”

“无法抵抗?”随着万聿的话音一落,轩辕天心总算开口了,不过她的声音却少了往日的软糯,多了一丝漠然和冷意,平缓地道:“你指的是你们万象城中的所有人?还是指的你们的主子?亦或是灵山上的人?”

万聿眸光一闪,看着她冷笑道:“你若这样说也可以,但绝对不会只是我们万象城,或许还要包括灵山。”

轩辕天心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留你一命,让你能够亲眼看看我神修联盟究竟能不能抵抗住他们。不过……。”话音一转,目光不带任何感情地看向了他身后的那些人,接着又道:“至于你们这里的其他人,就全部留在这里吧。”

若是轩辕天心的这番话是带着情绪的话,或许万聿在听完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可偏偏轩辕天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却不带一丝的情绪,这种语气就十分的令人上火了,就跟笃定了他们这些人都不是她的对手般,但凡是有点脾气的人在听完她这种语气的话后估摸都会炸了。

万聿也自然不会列外,更何况万聿还是一个真正的上神境强者,别说是在万象城中有着一定的权力跟地位,就算是在大梵天上也算是一方知名的强者了。

是以,在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万聿原本强行压制的怒火就瞬间压制不住了,而当怒火到达了一定的顶点之后,万聿反而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好大的口气!果然是黄毛小儿,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你能在小梵天中称王称霸便可以在梵境当中横着走了不成?今日我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随着万聿的话音一落,只见他的体内猛地冲出一股悍然气息,而随着这股气息不断攀升,空旷的天禄大街上也立刻平底掀起一股狂风。直到万聿的气息一直攀升到了神帝境后期时方才堪堪停止,而他整个人也完全笼罩在了那股狂风之中。

小梵天中的修为限制就在神帝境后期,一旦超过这个界限就会立刻被天地规则发现,要嘛立刻将自己的修为再强行压制回去,要嘛就会被天地规则给直接动手丢出小梵天,倘若谁要想硬抗着不走的话,天地规则就会立刻降下天罚将这个超过修为限制的人给劈得外焦里嫩。

不过想万聿这种真实修为在上神境却自行压制到神帝境后期修为的人,他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却并不是真正神帝境后期的修炼者能够抗衡的,至少一直缩在皇明月等人身后的玉天照表示,倘若他跟这个叫万聿的家伙交手的话,两个他都绝对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但不是对手是一回事儿,可有些话却必须要说一说的。

就在轩辕天心和万聿二人快要动手的时候,玉天照拨开前面的獠牙等人钻了出来,手中的玉骨扇急得唰唰唰地乱扇,大声嚷嚷道:“等一下!打扰二位一下!”

玉天照这突来的喊声不仅将獠牙等人给喊得一愣,就连蓄势待发的万聿也是闻言一顿。

“我说二位,给个面子。”玉天照站在石阶最下面的一层,冲着轩辕天心和万聿急忙道:“你们就算是要打,但能不能别在我的玉照城中打?我一手改建起玉照城也不容易啊,你们二位一动手之后,我这玉照城还能不能好了?”

一听玉天照这话,轩辕天心这一边的人齐齐一脸囧囧有神地看向了他,心想这家伙到了这个节骨眼居然还惦记着这个?而万聿那边的人看着玉天照的神色却有了明显的变化。

“善见城城主?”万聿目光一凝,看着玉天照的目光中多了一丝什么,显然他对于玉天照的另一个身份还是颇为忌惮的。

玉天照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正是本城主。虽然本城主已经好些年没有回大梵天了,不过善见城跟你们万象城也没有什么过节对吧?诸位大老远的跑来我这玉照城,本来远来是客,可你们这样当客人的却在主人家的城中打架,是不是也不太好啊?”

也不等万聿说什么,玉天照继续巴拉巴拉地道:“本主城也没有阻止二位切磋的想法,只是想请二位挪一挪脚。”抬手指了指天上,又道:“上面无遮无挡的,又适合二位展开手脚的打,想必比在我这小小的玉照城中交手更能够令二位满意,二位觉得如何?”

被玉天照这一顿说后,万聿虽然没有收回身上的气势,却也没有再继续动手,只是目光冰冷地看向轩辕天心,冷笑道:“玉城主提议在下自然没有意见,就是不知这位神修联盟的盟主会不会有意见了。”

玉天照闻言正想开口说盟主大人没有意见,结果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盟主大人就直接脚下一点,什么话都没有一句就直接掠上了半空。

见状,万聿眯了眯眼,侧头对身后的人低声吩咐道:“你们都留在这里。”在掠上半空之时,又悄然传音了一句:“待会儿见机行事。”

万象城的人在听到传音之后纷纷一怔,原本到了嘴边反对的话又吞了回去,只不过这些人看向神修联盟的人的目光却带着不善。

直到轩辕天心和万聿二人都升空之后,玉天照这才松了一口气儿般,赶紧拍了拍手,四周立刻响起几道破风声,城主府中的府卫不知从何时又从哪里钻了出来。

玉天照眯眼瞅着上空,笑眯眯地对府卫吩咐道:“赶紧去开启城中的防御大阵,待会儿上面的那二位打了起来后,也省得咱们城中受到什么无辜的损失。”

玉天照的话音一落,那几名沉默的府卫却并没有走,而是其中一人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类似信号弹的东西,咻地一声就抛向了上空,然后所有人只听见嘭地一声炸响,一个金色的图腾瞬间布满了整个玉照城的上空。与此同时,当金色图腾一出现没多久之后,城主府的方向却猛地传出一束金光直冲云霄,而这一束金光出现之后,在场众人就瞧见玉照城的四方快速升起四面金色的屏障,最后将整个玉照城给完全罩在了金色屏障之中。

当玉照城中的防御大阵完全开启之后,玉天照这才又慢悠悠地退回到了人群中。

苍朔一边抬头瞧着上空的轩辕天心,一边悄悄拉了拉玉天照的袖子,小声儿地道:“你究竟在搞什么鬼?我觉得你并不是一个很关心自己城池的城主啊。”

玉天照闻言翻了一个白眼,唰地一下开打玉骨扇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侧着头靠近苍朔,也压低声音小声儿地道:“瞎说什么呢!我可是一个十分尽责的好城主!”说完,砸吧了一下嘴,又道:“虽然我开启防御大阵的真正意图并不是保护城市,不过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城市被殃及池鱼啊。”

“哦?”前面听见二人对话的绯辞感兴趣地转回头来,笑眯眯地看着玉天照问道:“那你非要开启防御大阵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玉天照闻言嘿嘿一笑,目光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对面大街上的万象城等人,低声道:“为了他们呗。尊主是没瞧见那些家伙的眼神么?简直是恨不得将你们给生吞活剥了呢。”

“所以呢?”青缇也笑眯眯地回过头看着他问道:“这跟你开启防御大阵有什么关系吗?”

“有啊,怎么没有。”玉天照勾唇一笑,这个笑容总算配得上他那张天生高冷帝的俊脸了,笑意深深地道:“当年我在设置这个防御大阵的时候可不单单是为了防御外敌,更多的是为了关门打狗!”眯眼笑着瞥了青缇一眼,继续道:“青缇陛下应当明白,这么大一座城想要守好其实并不容易,那些小苍蝇小蚊子什么的,总会趁着守卫不注意的时候就能够飞进来几只。这不,为了避免麻烦,我就想着既然都飞进来了,那就干脆不出去了。将小苍蝇小蚊子什么的关在城中然后再一个一个拍死不是更容易一些?当初为了能够让那些飞进来的家伙跑不出去,我可是下了大力气,玉照城的这个防御大阵不仅能够扛住上神境强者的从外面攻击,也同样能够扛住上神境强者从里面攻击。”

青缇眯眼一笑,“有意思。”

“是吧?”玉天照呵呵一笑,跟青缇交换了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眼神。

反倒是绯辞一脸懵逼地看着二人,根本就没怎么听懂,“你们究竟在说什么?能不能说一些我能够听懂的人话?”

然而就在绯辞准备抓着玉天照详细询问的时候,青缇却提前抓住了她伸出去的爪子,然后笑得温润地将她给拉了过去,笑着哄道:“阿绯别闹,没听懂没关系,你只要记得一件事儿就行。”

“什么事儿?”绯辞也不在意自己的爪子还被青缇给抓在手中,也不在意自己已经被青缇给半搂住了,反而好奇地望着他问道。

青缇垂眸对她勾唇一笑,很是满意她的反应,凑到她耳边轻声笑道:“待会儿等上面打起来后,对面的那群玩意儿都给你玩。”

绯辞闻言双眸一亮,立刻兴奋地看向了对面大街上的万象城等人,神色跃跃欲试:“往死里玩儿也行?”

青缇看着绯辞兴奋的侧脸,眼中尽是笑意,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薄唇轻轻地擦过绯辞的耳畔,轻笑道:“行,阿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绯辞闻言更激动了,连忙抬头看向上空,等着上面的二人动手,压根就没有察觉到自己方才似乎被身边的这人给轻薄了一下。

虽然绯辞没有注意到,但狐若和皇明月却注意到了,只不过前者是看着青缇跟绯辞笑而不语,后者却是一脸的嫌弃,但主要嫌弃的对象还是一无所知的绯辞。

出息!

两个人都出息!

皇明月眼疼地般地收回了目光,坚决不看身边的两货,心里却在哼哼:绯辞那个傻货,被非礼了都不知道!青缇那个家伙也不是个东西,非礼起来人来简直比爷还顺溜。

酸溜溜地看着空中的轩辕天心,皇明月在心里发酸:为什么爷当年非礼爷媳妇儿的时候都会被发现?被发现了不说,还特么被追着打!

心里不平衡的明月大爷磨牙,而被他一瞬不瞬地盯着轩辕天心却似有感应般,忽然垂眸看了下来。

“怎么?”

对面的万聿一瞧见她垂眸看向下面的动作,立刻挑眉冷笑道:“先前在下面的时候不是还很嚣张么?如今单独上来了,是不是就心虚了?没有同伴在身边,你就不敢再动手了不成?”

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冷,慢慢抬眸看向了万聿,看了半晌后,开口道:“随时随地的癔症也是一种病,尽早去找一个好的医师看看吧,该开颅的就开颅,该吃药的就吃药,别耽误了治疗!”

开颅是什么意思万聿或许还不怎么明白,但癔症和吃药这两个词去听得明明白白,但正是因为明白,是以万聿的目光瞬间一冷,寒着声音道:“若只是单论耍嘴皮子的话,我倒是要甘拜下风了。但这个世上可不是耍嘴皮子就能够活下去的,反而嘴越刁钻的人,越死的早!”

轩辕天心淡漠地一挑眉,不耍嘴皮子了,直接动了手:“行!其实我也更喜欢能动手就不逼逼!”

‘轰——!’

一掌带着碧绿火焰直接对着万聿就拍了过去,强大的威压令得四周的空气都仿佛一滞。

万聿在轩辕天心这一掌袭来时原本是想要出手就挡,然而他一向小心惯了,所以在瞧见轩辕天心掌中带着那诡异颜色的火焰后,本能地选择了避开并不与她对掌。

轩辕天心也没想到万聿居然会选择闪开,眸光微微一动,再次欺身而上,“躲什么?不是要动手吗?”

瞧着轩辕天心再度追来,万聿右手成拳,还是不跟轩辕天心手中的火焰直接接触,而是隔空一拳挥了出去,但他盯着那火焰的神色却有了细微的变化,“那是什么火?”

可惜,轩辕天心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冲他微微一笑,再次冲了过去,而这一次,她不仅手中带了火焰,她周身都升腾了起了熊熊碧火。

万聿一直警惕着那火焰,如今见轩辕天心就跟一个火人似的,周身都被那诡异的火焰所笼罩,他心中的警惕就更浓郁了一些。脚下快速连闪,瞬间拉开了跟轩辕天心的距离,并仔细留意着那些火焰的变化和温度,当瞧见那火焰四周似乎连空间都被炙热的温度给烤得扭曲后,万聿的脑子里瞬间想到了什么般,惊声道:“这是青莲心火——!”

万聿可不是小梵天的这些人,身为大梵天的人,认知什么的自然要比小梵天的人要强上不少。青莲心火这种天地异火,他也听说过,虽然他并不觉得一个小梵天中的人能够有资格拥有青莲心火,可那火的颜色还有威力,却令他不得不这么想。

而随着万聿的话音一落,轩辕天心也不隐瞒,看着他笑了笑,点头承认道:“恭喜你,回答正确!”

“你——!”万聿神色微变,倘若先前他只是猜测这是青莲心火而觉得不可思议的话,如今被轩辕天心这么直接承认后,他的心中更多的却是震惊和骇然。

青莲心火那可是自天地初开时被混沌青莲给孕育出来的,而混沌青莲不仅孕育了青莲心火,也同样孕育出了混沌之火,然而这还不是更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被混沌青莲一同孕育出来的还有当年神族的那位神族之主盘古,跟魔族的魔神将央。

这两位都是一族之主,且还是一方掌控者,而同为混沌青莲孕育出了的混沌之火跟青莲心火又岂是简单的异火?据传混沌之火能够焚尽天下万物,而青莲心火的能力却十分的神秘,除了当年生于洪荒的那些大能们,如今已经鲜少有人知道青莲心火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了。可虽然没人知道,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青莲心火的能力定然不会弱于能够焚尽万物的混沌之火。

万聿看着轩辕天心周身的青莲心火,眼中充满了忌惮之色,因为只有未知,往往才最令人觉得畏惧。

所以,自从万聿在知道轩辕天心拥有青莲心火之后,他都一直采取的是躲避态度,不管轩辕天心如何靠近他,他都会立刻警觉地再次跟她拉开距离。

“你觉得这样躲来躲去的有意思吗?”轩辕天心在追了他一圈之后忽然停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不远处的万聿,挑眉问道:“还是你可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跟我交手?”

要说如今最憋屈的就是万聿,他虽然能够不贴近轩辕天心就动手,但这样却十分耗损他体内的力量,所以他如今只能一边避开她的追击一边想办法。然而当他瞧见轩辕天心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色之后,万聿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一种嘲讽。

“是没什么意思。”万聿忍着心中憋屈的怒火,冷笑看着轩辕天心,目光更是快速地扫过她周身的青莲心火,道:“你仗着青莲心火,我的确是觉得没什么意思。”

“哈?”轩辕天心似听到了什么笑话般,意味不明地看着他笑道:“我仗着青莲心火?你的意思是我跟你交手就不能依仗青莲心火这个意思吗?还是说我持有青莲心火跟你交手是不公平?”

被轩辕天心这么嘲讽地一问,哪怕万聿的脸皮再后也忍不住抽了抽。

轩辕天心嗤地一笑,继续道:“青莲心火既然被我收服,便算我能力的一种,我在对战中使用它,哪里不对了?你若有能耐的话,同样可以去收服混沌之火啊,若是你使用的是混沌之火,我决计不会对你说这样的话。”

虽然万聿也知道自己那话说得不对,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冷笑道:“青莲心火又如何?我就不相信你能够一直这样释放它而不力竭。”

轩辕天心倒不在意他的这话,反而还点头承认道:“我一直使用青莲心火的确会加速消耗我体内的力量,不过……”眸光一凛,冷笑道:“在我力竭之前将你解决了不就好了!”话音一落,轩辕天心的身形再次一闪,而这一次,她的速度似乎比先前快数倍,在万聿还来不及闪避之前,就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近前,然后对着他就又是一掌拍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万聿被这一掌给直接拍在了胸口,然后又被这一掌的力道给直接拍得倒飞了出去。

万聿这一飞出去后,轩辕天心却没有再追过去,而是停在了原地,然后收了身上的青莲心火。

而万聿在倒飞到一半之后,立刻稳住了身形,踉跄地在半空又站住了。只见他一手捂着胸口,似乎在查看自己的伤势,不过他在一番查看之后发现自己除了胸前的衣裳焚毁了和受了一点儿轻伤外却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不适,这一发现却令得万聿神色一愣。

“怎么?”瞧着万聿脸上的愣怔之色,轩辕天心却悠悠地开口道:“是不是在奇怪自己居然没有重伤也没有被烧死啊?”

然而,万聿却并没有觉得轻松,反而在听到轩辕天心的话后越发紧张了起来,猛地抬头看向轩辕天心,沉声问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笑,道:“打了你一掌啊,你忘记了?”

打了一掌?

万聿却一点儿都不相信她只是打了自己一掌,眉心蹙紧,阴沉地看着轩辕天心,再次道:“你觉得我会相信?”

“我觉得你不会相信。”轩辕天心笑道:“因为我也不相信。”话落,不等万聿继续开口,就接着道:“我的确只是打了你一掌,不过却顺便往你的体内多打了一点儿东西进去。”

万聿闻言脸色瞬间大变,“你到底做了什么?”

轩辕天心依然含笑看着他,“你自己感觉不到吗?你的体内多了什么东西,你一点儿都察觉不到?”

然而轩辕天心越是这样说,万聿的神色就越紧张。

“你……”就在万聿准备再次开口说什么时,却见轩辕天心看着他的双眸中忽然有着碧绿之色一闪而过,与此同时,万聿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连同额头上都开始用着汗水渗了出来!

“哦呀。”

瞧着万聿死死捂住胸口,更是紧紧咬着牙脸色扭曲的模样,轩辕天心似乎心情都变好了,看着他笑吟吟地问道:“感觉到了吗?”

“你——!”万聿猛地抬头瞪着轩辕天心,不过他在开口吐出一个字,轩辕天心却忽然伸手对着他轻轻一握。

“噗嗤——!”

随着轩辕天心这么一握,万聿毫无预兆地吐出了一大口血。

轩辕天心嘴角含笑,一步一步走向摇摇欲坠地万聿,声音却如同魔魅般,轻声道:“是不是觉得心情很狂躁?脑子里也一直有着杀念冒出来?是不是觉得人生好无趣?有着将身边的一切都给毁了的冲动?”

“你…究竟……。”万聿急促的喘气,十分费力地望着轩辕天心,吃力问道:“对我做了…什么?”

轩辕天心垂眸看着已经弓着身子的死死捂住心口的万聿,淡淡笑道:“你知道青莲心火的能量究竟是什么吗?”

万聿瞪着她没有回答,但神色显然是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一敛,淡漠地看着他道:“青莲心火的能力是…能够随时随地勾动人的心魔。而当我将那一缕青莲心火给打入你的体内后,你的心魔就随时能够被我勾动出来,如今你懂了吗?”

当一听见青莲心火的能力是勾动人的心魔后,万聿的瞳孔瞬间一缩,脸色也是再次大变。

但轩辕天心只是淡漠地看着他,继续道:“别这么害怕!我之前就说过,我不会要你命,除了是想要留着你的命让你看看我神修联盟会不会抵抗住你口中所说的万象城和灵山外,我还有一件事儿需要你去做。”

万聿急促的呼吸,脸上尽是痛苦之色,显然他是在抵抗心魔的躁动。

轩辕天心也不在意万聿是不是会回答自己,继续道:“我要你帮我带一句话去灵山。”

“灵山?”万聿在听见‘灵山’二字后总算有了一些其他反应,他抬头看着轩辕天心,吃力地问道:“什么话?又是带给灵山上的什么?”

轩辕天心淡淡一笑,道:“我也不知道那人如今在灵山上究竟是什么人,不过我却知道如今掌控灵山的人正是他。”

万聿呼吸一紧,神色将满是骇然,“你要带的话是给尊上的?”

“尊上?”轩辕天心挑眉,似嘲讽一笑,道:“原来你们是这样称呼他的啊。”说着,点了点头,道:“就是带给他的。去灵山告诉他,等着我去找他,也告诉他,若是他等不及的话,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你究竟是谁?”万聿稳住心神,沉声问道。

轩辕天心垂眸看着他,道:“他知道。”然后伸手忽然按在了他的心口处,接着道:“虽然我说过不会杀你,但我也不会留着你这么一个拥有上神境的敌人,所以你这修为……”

万聿脸色再次一变,想要躲开轩辕天心的手,然而如今体内带着青莲心火的他却怎么也躲不开的。

轩辕天心的掌心中有着金光溢出,只见一抹金光瞬间钻入了万聿的体内,道:“我不会废了你的修为,倘若废了的话你也回不去大梵天,我只是抽取了你的修为将你的修为降在神君境。”话落,猛地撤手,而随着她撤手,万聿也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快速流失。

“走吧。”轩辕天心收回手,但却没有撤回万聿体内的那一缕青莲心火,淡淡道:“回去大梵天,将我的话带去灵山给那个人,你体内的那一缕青莲心火除了那人外,就没人能够帮你抽出来了,想要不被心魔控制而逼得走火入魔,便去求求你们那位尊上,看他会不会救你。”

万聿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年,狠狠咬了咬牙,然后垂眸看向了下方城中的人。

“别看你的那些人了。”轩辕天心似知道他在想什么般,道:“我说过,除了你以外,没人可以活着离开玉照城。”

万聿闻言瞬间收回了目光,然后狠狠看了一眼轩辕天心,跟着一手划开了一道空间裂缝,恨声道:“今日之事,我万聿记住了。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人,我等着看你们被尊上剿灭的那一日。”

轩辕天心闻言不语,只是平静地看着万聿身影踉跄地掠入了空间裂缝,直到那道空间裂缝完全消失后,她的目光方才出现了一丝幽光,轻声道:“那你就等着看,究竟是他灭了我,还是我最后灭了他。”眯了眯眼,仰头看向了头顶之上蔚蓝的天空,如呢喃般地道:“万聿,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