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大结局(下)/公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李司空怎么郁闷,日子还得照常过。

关缀是不明白他这几天心里琢磨什么事,反正她心里,自己能赚钱,李司空也有赚钱的本事,千万不要因为争什么钱闹的不高兴。

李司空觉得自己就是被虐待出来的,老爸是那个态度,媳妇是这个态度,为什么就是没人同情自己的悲惨遭遇?应该是很悲惨的才对吧。

婚礼如期举行,来的人份外的多,毕竟是绝地李二少的婚礼,那些想要攀关系的人自然会趁这个机会前来道贺,婚车千万关缀家里接新娘,李司空穿着西装革履,坐在车后面,手里还捧着花,就等着接新娘了。

关缀打扮很漂亮,坐在屋子里,乖乖等新娘来接,伴娘是她的几个未婚好友,大多都是漫画界的朋友,有的已经成名,有的只能维持生计,但是不影响此刻欢庆的气氛。

关缀坐在床上,几个伴娘躲在门后,回头对她说:“来了来了!今天非要宰新郎一大笔不可。”

关缀笑着说:“只要你们能宰下来,我是没意见的啦。”

一帮人吵吵闹闹,到了门前,伴娘们吵着要红包,新郎就从门缝里往里塞,总之,接新娘的程序一样都不能少,开了门之后又是俯卧撑要求,又是倒立的要求,总之,红包发了还有体能考验。

在一帮人的起哄声中,终于顺利完成了要求的所有流程,李司空如愿抱起了漂亮的新娘子。

关缀笑眯眯的看着他:“可不能把我摔了呀。”

李司空回答:“就算再做五百个俯卧撑,老子也不会摔的。”

婚车到达绝地之后,以燕大宝带着小白菜为首坏蛋们嗷嗷要红包,小白菜的小花篮里都被人塞满了,她还不满意,小手抓着李司空的衣服,穿着小花童漂亮的小裙子,伸手要红包:“馒头爸爸给红包!”

“你还要?”李司空气死:“跟你妈一个德性,以后嫁不出去!”

小白菜不管,伸着小手一定要给:“不给红包就捣蛋!”

李司空:“……”

燕回在小白菜旁边幸灾乐祸:“给了也捣蛋!”

李司空吐血:“燕叔,不能这样教坏小白菜!”

小白菜越来越坏,绝对是燕叔教的,孩子小,怎么教怎么学。

又在小白菜的小花篮里放了个红包,小白菜这才满意。

满地都是小花童,除了小白菜,还有她的两个舅舅步小八和步小九也被请来凑热闹,两个小家伙穿的西装革履,像个迷你的绅士。一边一个牵着小白菜的小手,一路排开,又漂亮,又可爱。

全场最激动的还是穆曦,坐着都要发抖的激动,“老公,我们馒头以后会幸福的,对吧?”

李晋扬微笑着回答:“当然,缀缀是个好孩子,你也知道,脾气又好,馒头脾气再坏,对着她也发不起来。以后肯定会很好的。”

穆曦点着头说:“我觉得也是。……这样我就放心了,三个孩子,终于有一个结婚的了,我的目标又明确了一点,下一个就是包子了。”

李晋扬哭笑不得:“包子不用催,你只要去跟你的好朋友多沟通几次,让她把燕回搞定,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穆曦努嘴想了想,觉得很对,包子娶不到大宝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哥一直在捣乱。

扭头看到燕回正指使小白菜扯关缀的裙子,穆曦刚要发飙,就看到小白菜回头,对燕回说:“不要,小白菜以后要穿漂亮的裙子结婚,不要被人扯掉漂亮的裙子!”

燕回大怒:“吃里爬外的东西,是谁给你那么多好吃的?”

小白菜大声回答:“是奶奶!”

然后提着放满红包的小花篮,一扭小脑袋跑走了。

燕回:“……”

展小怜特地找到李司空,轻轻抱了抱他,“馒头,小宝不能过来给你亲自道贺,特地关照让我给你请个大红包。作为你的好兄弟他很愧疚,但是实在没办法,希望你不要生他的气。”

李司空整了整领结,回答:“生什么气啊?结个婚有兄弟当然高兴,没兄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都经历过结婚没新娘新郎的事,还有什么事能让我震惊的?”

展小怜笑着说:“哎哟我的乖馒头哦,这话让小宝听到,他要愧疚死了,回头我就跟他转达,你可千万被生他的气才行呀。”

李司空摇头:“我不生气,他又不是故意的。”顿了顿,他又抬头看向展小怜,压低声音问:“展姨,你跟我说实话,他现在还好吗?”

展小怜略一沉思了一下,随后说:“他活的很好。所以不要担心,安安心心当你幸福的新郎,新娘子那么漂亮,好好的过的像天下所有幸福的夫妻。”

李司空轻轻把她抱到怀里,说:“我会的。我等他回来……”

展小怜点头:“我也在等他回来。”



婚礼在燕大爷的怒视中顺利举行,周围人的奉承也不能让燕大爷高兴起来,馒头仔的婚礼就应该乱七八糟的才对,为什么要井然有序的?不高兴!

婚礼的两位主角在略显混乱的小花童们的捣蛋中交换戒指,正式皆为夫妇。

关爸爸关妈妈又高兴又心酸,关妈妈忍不住抹眼泪,关爸爸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家的呀。

绝地李家的盛宴,对于关缀来说她就是结个婚,压根没想其他的,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嫁入李家的姑娘那可是正儿八经的李家人,不论是身价还是人脉,都将达到一个顶峰,哪怕她是个家庭主妇,那也是贵妇中的贵妇,更何况还听说她是个漫画家,这姑娘以后怎么样,简直无法估量。

礼成之后,李司空牵着关缀的手,之前已经定好饿蜜月地点,接下来就是为期其他的蜜月,关缀反正什么都不知道,只管跟着李司空就行,在接受了一帮人的祝福之后,就算是跟他结了婚。

其实结婚前后她倒是没那么多想法,不过正儿八经拿到结婚证之后,关缀心里倒是生出几分惆怅出来,她就这样结婚了?还是跟一个她第一次见面之后,就最讨厌的那种类型,第二次见面之后就最鄙视的人。

这种反差真的是把她的脸蛋都打肿了,当初的讨厌和鄙视呢?

李司空握了握她的手:“老婆,你怎么了?”

关缀扭头看他:“哦,没什么。”微笑了一下,说:“以后我们俩就是夫妻了。”

李司空顿了下,也跟着傻笑:“对,是夫妻了。”

“一家人哦。”她又说。

李司空再次点头:“嗯,一家人。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对视的时候,周围的喧嚣一下显得十分遥远,就好像世界就剩他们两个人似得。

酒席的文化中,新郎带着新娘挨桌敬酒,等转了一圈后,关缀才惊讶的发现宋暮词也在,只是坐在宾客席中偏远一些的位置,看到他的时候关缀愣了下,随后微笑着对他点点头,宋暮词也是客气又疏离的打了招呼。

李司空警惕的拉着关缀的手,嘴里说了句:“他怎么来了?我怎么不记得我请过他?你让人加他名单了?”

关缀摇摇头:“我都没看过名单,怎么会加他的名字啊?”

李司空拧了拧眉头,有点不待见,毕竟,当初关缀看好的男人可是他,如今自己结婚,自己老婆看好的男人出现在婚礼上,这是什么意思?示威呢?

关缀无语的看着他气呼呼的脸,“你这也太明显了吧?我都说不是我了,肯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错。”

“什么错?”李司空说:“总不会咱爸咱妈加进去的吧?”表情僵了僵,万一是关妈妈加进去的怎么办?

关缀赶紧拉拉他:“肯定不会,我妈一直担心我跟他旧情复燃呢。”

“什么?!”震惊。

关缀赶紧提醒他小声点,“我就是说说,不是说非得这样的意思,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啊?好了好了,还有那么多客人了,我们的任务任重而道远。”

李司空郁闷了大半个晚上,一直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把宋暮词请过来的。

敬酒过程中个,李司空得空去厕所放水,刚好在卫生间碰到李一狄,李一狄洗手的时候突然问:“听说你刚刚看到宋暮词一脸不自信的怕被人挖墙角?”

李司空顿时炸毛:“哥,怎么说话呢?老子什么时候一脸不自信的怕被人挖墙角了?老子是怀疑是不是缀缀把他叫过来的,那样老子会不爽。”

结果李一狄淡定的回答:“不要冤枉关缀,她可完全无辜,是我请过来的。”

李司空一下跳了起来,大怒:“你说什么?”

李一狄依旧纹丝不动的回答:“你以为我伸次手会做无本生意?绝地的董老年纪大了,一直想要一个不错的继承人,人选我一直在挑,宋暮词是在名单上,不过这个人心高气傲,而且性格孤僻,他不愿替别人打工,所以没有成功。这大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宋暮词在鉴定古物上确实有天赋,现实中他有栽了一次跟头,他也知道了做这一行需要底气,否则再来一次,恐怕他就不是简单的赔钱了事,这是遇到了小人物,以后要是遇到个想要玩死他的,倾家荡产他赔不起。所以答应的也就痛快,何况有了绝地在背后撑腰,他以后也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事。”

“我去!”李司空哪里知道原来当初搞宋暮词的时候,他哥心里还有别的打算,可真是每做一步都有成算啊,果然是他爸的亲儿子。满肚子都是算计的主。

“知道你要结婚,他跟说欠了你好几份人情,想要喝杯喜酒借机送个红包,我给他下了请帖。”李一狄抬眸问:“你有意见?”

李司空摇头:“没有。我冤枉我缀缀了,我这就跟她谢罪去。”

抬脚转身跑了,跟他哥多待一分钟,他都不舒服,还是他缀缀最单纯可爱。

疲惫又热闹的一天,却意外的没有睡意。

那些嗷嗷叫着要闹李二少洞房的人被李司空一股脑哄了出去,他站在楼梯口,掐着腰,大吼道:“老子的新婚夜,一刻千金,你们谁敢给老子添乱,老子要你们好看!都给老子滚!”

因为没有李大少的头阵,所以那些试图闹洞房的人不敢硬来,最后只能讪讪的回去了。

没办法,李大少对闹洞房这件事显然没有兴趣,他好像更喜欢哄燕大爷家的那位公主欢心,连带着小白菜都跟着沾光,“包子爸爸,给红包。”

燕大宝说:“今天是你馒头爸爸结婚,不是包子爸爸结婚。他不应该给红包。”

小白菜呆了下,没想到不是人人都能要红包的,她想了想,又说:“包子姑父,给红包。”

李一狄瞬间被这个称呼击中心脏,没有红包也当时包了一个放到小白菜的小花篮里。

撞上门后,李司空这才有机会跑去跟自己的新娘子亲亲我我。

第二天两人飞去了全世界最著名的蜜月圣地,进行为期一周的蜜月旅行。

一周后,两人回到青城,先去见了李晋扬夫妇,又去见了关爸爸关妈妈,然后正式去了他们的新家。

新家也是带院子的,只是位置比关缀原来的那个房子更好,距离闹市区交通也更方便。

推开门,关缀看着里面种植的花十分茂盛,忍不住说了句:“真漂亮。”

李司空随手关门:“我就知道你肯定喜欢这样的。当初我别的没管,就是这个院子我操心了。进来吧,这以后就是我们俩的家了。”

关缀歪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说话,其实答应结婚的时候,她更多的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毕竟,李司空的爸爸虽然态度没的说,但是事情就是那样,半威胁的意思催结婚。她也确实考虑的更多,甚至没结婚之前就做好了离婚的准备,但是照着现在来看,他们似乎可以相处的很好,那种还没发生的设想,似乎可以抛弃了。

李司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在的晃着腿:“老婆!”

以前不算,所以喊的时候就跟喊关缀名字似得,现在她已经是自己老婆了,李司空喊起来的时候就多了几分理直气壮。

“老婆我们以后吃饭,有钟点工,不要你做,也不耽误你休息的时间。”

关缀从花坛里抬头,突然发现有经济条件真好,这样可以提前避免了更多不好的事,她进屋,笑着说:“那真是太好了,还是你想的周到。”

李司空提醒:“老婆你要喊我老公。”

关缀努努嘴,有点恶意的说:“你知道老公是什么意思啊?”

李司空回答:“就是我是你男人的意思。”

“老公最早可是指太监的意思,公公嘛,老公公,就是老太监,后来人的不知道怎么变成了丈夫。我要喊你老公,就跟喊老太监一个意思?你要我这样喊?”

李司空瞪圆了眼,“找借口!”

“那你要不要我这样喊吗?”她问。

李司空气呼呼的说:“老子能力那么强,喊什么老太监,不要!”

关缀笑眯眯的说:“那我喊你馒头吧,又亲切又好吃的样子。”

李司空:“……”

总觉得自己高大威猛的形象被她这样一喊,就矮了几分似得,但是也不想被她喊老太监啊,点头:“随便你,反正老子是你男人这件事是没法改变的。”

关缀说:“我也没说要改变啊。本来就是这样的。”

李司空有点郁闷,和自己设想又有点不一样,怎么之前的事跟自己的不一样,现在还是不一样?

当老公的一点威风都摆不出来,有点郁闷。

“馒头,明天早上我要上班,你呢?”她去卧室收拾东西,李司空回答:“我不上班,我哥说准许我多休息几天新婚吗。”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老婆,明天你也不要上班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关缀好奇:“什么地方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李司空闷声闷气说了句。

等第二天他带关缀去了之后,关缀才发现是个墓地,还是摆宴挺有名的一个墓园,她一时没明白,他的朋友还是什么人?

他表情有点怪,看不出伤心,但是有很严肃,而且又是逝去的人的地方,所以关缀也没有多问,只是沉默的跟在他身后。

他们穿梭过几排墓地,最终到达一个墓碑前,关缀的视线落在墓碑上,上面是个很特别的名字,慕容开,复姓单字,跟李司空完全搭不上边的关系,如果是朋友,墓碑上人物的年龄又显得有些大,如果说没很深厚的关系,他又不可能带自己到这里来,所以关缀一时猜不到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有一段让她有点诧异的话,那应该就是照片上的人和李司空有那么几分神似。

她看向李司空,问:“他是谁啊?”

李司空弯腰把手里捏着的花扔过去,又回头示意她也把手里的东西扔过来,关缀弯腰放下去,相比较李司空的态度,她显然要恭敬的多,毕竟看年龄,这个人显然是长辈。

李司空努努嘴,回头对关缀说:“老婆,过来,让他看看你。”关缀上前站好,还有点紧张的模样,李司空觉得她的样子有点好笑,“别紧张,一个死人你怕什么?”

关缀对他瞪眼:“怎么说话呢?这是长辈。”

李司空一呆:“你怎么知道是长辈?”

关缀一指上门的日期:“这不写着了吗?”

李司空:“……”顿了顿,才说:“哦。他是我生父。”

关缀猛的回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李司空的表情有点无奈,“我说,他是我生父。就是提供小蝌蚪的那个人。”

关缀伸手捂住嘴,简直震惊的不知说什么,“啊。”

李司空笑着拽过她,“老婆,别嫌弃我啊,我也不想这样,不过,谁让我就是这样呢?”

关缀抿嘴看着他,眼神倒也不是同情,就是有些惊讶:“我从来没想过你跟叔叔阿姨……”

李司空拽拽她的手:“什么叔叔阿姨?叫爸妈。”

关缀点头认错:“嗯,是爸爸和妈妈。我没想过这个……”看了他一眼,又说:“顶多说是觉得你基因变异,所以才跟他们长的有点不一样。”

李司空笑,“是不是觉得我更帅?”

关缀翻翻眼,但是也没敢说其实她觉得大哥更帅。

“他是我爸最好的朋友,又或者说是最好的保镖。他死了我爸特别伤心,他没有女人,没有孩子,只有一个人,一直待在我爸身边,算是我爸最亲近的人。”他说:“至于我……”他笑了下,“是他跟一个站街女生的。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就死了。”

关缀握住他的手,眉眼都柔和起来,似乎想要感同身受他的委屈。

他继续说:“他死后。我爸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有一天,有个人女人突然找到了绝地,说她在报纸上看到那个男人死了,她意外怀孕,生下一个孩子。我爸给她两个选择,一个是带着我生活,他给她足够多的钱,保证我和她一辈子衣食无忧,给我最好的教育。一个是她接受几千万的买断,跟我断绝一切往来所有关系,这辈子都不能见我。”

关缀问:“她答应了?”

李司空讥讽的笑了一下,“她这辈子又或者上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为什么不答应?对她来说,孩子可以再生,但是钱她却没本事赚。靠身体赚来的钱,她能卖多少年?”

“别这样说……”关缀突然出声:“李司空你别这样说。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或许对她来说有着别人不知道的难处。一个正值壮年的女人,你让带着孩子孤苦到老,对于很多女人来说都是考验,不单单是她,换了谁都会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可以谴责,可以鄙视,但是你不能……”

李司空垂着眼眸没有说话,关缀慢慢的绕到他面前,对上他的眼睛:“你不能说。哪怕你恨,但是你不能轻视,她给了你生命。而我感激她当初的一念之差生下你,哪怕她是因为钱,否则我们不会相遇。不是吗?”

李司空依旧没说话,却慢慢伸手,把她搂到怀里,好一会过后,他才低声说:“我不恨……因为我妈那么好,比这世上的母亲都好,所以我不憎恨所有的母亲。我爱我妈,从小到大,她都把我当成心肝宝贝,我长大了,她不想让任何人对我说任何奇怪的话,就连我每次开玩笑的问她,你是我亲妈吗?她都会很严肃很认真还带着一点紧张跟我说,我当然是……是不是很可爱?我妈一直这样,她天天念叨让我爸把绝地给我,说那就是留给我的……”

关缀在他怀里闭上眼睛,他继续说:“我爸、我妈都是,我妈以为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爸早就了解我知道,但是他知道了依然是那个态度,我犯错了,他会揍我,不听话了会吼我,然后我妈护着……我小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爸爸妈妈不是亲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最得意的小孩,因为我们家三个,我受宠。缀缀,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幸福?”

她点头嗯了一声:“你很幸福,因为你没有生身父母,但是你有那么爱你的爸爸妈妈。现在你有我啊,你的人生还有遗憾吗?”

李司空摇摇头说:“没有,我的人生没有遗憾。有爸妈,有我姐我哥,有你……我一点遗憾都没有,现在死了也高兴。”

她又应了一声,“所以啊,不要介怀过去的事和人,反正那两个人和你再也不会有牵连,对不对,你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模样,除了墓碑上的照片……”

“嗯,不过,我见过那个女人。”他说:“我小学的时候,我发现那一阵一直有个女人盯着我看,但是她看起来没有恶意,所以我没有管,但是那个女人联系盯了我很多天,而且每次都一副要哭的模样……那时候我不知道她是谁,她想干什么,唯一你能判断的就是她没有伤害我的恶意。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谁,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还会做梦梦到她……可是现在,我已经不记得她长什么模样了。”

“你想要见她吗?”她问。

李司空摇摇头:“不想。一点都不想,我觉得哪怕我有一点点的想,都是对我妈的伤害,她那么爱我,我不想让她难过。你知道吗?我在幼儿园跟别人打架,她都会跳出来保护我。有一次我被人挟持,我妈就像一只发怒的母狮子,差点活撕了那个人……我有这样好的妈妈,我为什么要想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她是死,是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不是?”

关缀笑着说:“嗯。你这样想就对了,妈妈那么就好的女人,值得你和我全身心的爱她。无关紧要的人,我们不用想。”

她扭头看向墓碑的方向,“如果他知道,也会理解你的想法。”

李司空说:“他是怎么样的想法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活着的人。我爸、我妈,我身边的所有人。”

关缀拍拍他的后背,“嗯,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李司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我带你过来,更多的是因为我爸希望你带你过来,让你知道我的身世,让他泉下有知,我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妻子和生活,我以后会有一个和他完全不同的人生,也算是对他的一点慰藉。”

他面向墓碑,说:“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

关缀拉着他的手,“他应该也会高兴的。”

李司空说:“死人一捧土,他高不高兴,谁又知道呢?”

举起她的手送到唇边吻了一下,“好了,我们回去吧。”

关缀看他:“嗯。回去吧。”

临走之前,关缀拉着他给墓碑鞠了一躬后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李司空的情绪显然逼来的时候舒缓很多,跟关缀说话的时候表情也多了笑容,还谈论起了以后的生活。

关缀诧异的问:“你还真的喜欢到乡下生活啊?还种树,年纪轻轻,你活成了我爸啊?”

李司空大笑:“你让咱爸听到,咱爸肯定不服气,什么叫活成他啊?”

关缀抿嘴笑:“没事,我爸疼我呢。对了,他一大早还给我打电话,跟我商量能不能去看看他的果树,我可是真是服了他了,到现在还惦记着,不死心。”

李司空回答:“没事,我找人给他搞定,你别让他回去,保准做的跟他之前做的一样好。”

“可千万别花钱弄,回头人工费逼果子便宜太多,不划算。”关缀提醒。

李司空嘿嘿一笑:“没要求,我找的人朋友的人安排下去的,好意思为几棵果树收钱吗?”

关缀真是服了他,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看似免费的,可实际上人家凭什么帮忙,肯定是后期有利可图啊。

好在没有在这个问题是过多关注,两人一起回去。

关爸爸关妈妈自打关缀结婚后,两人就更加自在了,关妈妈终于不用担心出门被人追问闺女有对象没有,也不用担心听到别人说自家女婿多好多优秀而难受了,毕竟她女婿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好,她现在也是有谈资拿出来跟人家说的。

关爸爸则是和以前一样,没事遛遛狗子钓钓鱼,腿伤好了之后就小心了,也不会自己乱跑。

当然,当妈都一个样,关缀结婚之后,关妈妈后续就开始关注关缀的肚子,恨不得关缀现在就生个小娃出来给她哄,关缀都不知道说自己亲妈什么好,没结婚的时候催结婚,结了婚又催她生孩子。

关缀倒不是说不生,而是她觉得顺其自然。如果单纯从年龄上来说,那当然是该生了,可是她更愿意自然而然的发生,而不是掰着手指算着日子,当成一项重要的任务似得。

李司空的心态更好,完全没放在心上,还反过来安慰她:“咱妈喜欢说,就让她说着,反正她也管不到咱们,下次接电话,你就推给我。别自己气闷,对身体不好。”

关缀努努嘴,看他一眼,“我过两天要出差。”

李司空问:“你是画漫画的,你要出什么差啊?”

关缀回答:“我之前的一本漫画得了个什么奖,通知我去领一下呢。”

李司空一呆:“得奖了?我老婆这么厉害,我以后要是不努力,是不是就会被我老婆鄙视啊?”

关缀笑着说:“所以你要加油啊,别让大哥训你。虽然我不介意养你,但是你也要努力才行啊。”

李司空点头:“老婆你放心,你这么优秀,我肯定更努力了,男人一定得比女人优秀三四倍,才好意思当男人。”

这种过于自恋的话关缀都听习惯了,点点头,伸手帮他整理了下领带:“这样看,我老公还是很帅的。”

两人工作的地方挨着,出门就有地铁,所以两人车都不用开了,虽然李司空觉得有点寒酸,不过关缀觉得这样好,说什么绿色出行,而且确实方便,他也就跟在她一起了,甚至还觉得两人一起出门手拉手什么的,上班下班,觉得有意思有高兴。

因为关缀下班是下午,连带着李司空都愿意在绝地待到下班的点了,因为他结婚了,他哥还是老光棍,但凡是燕大宝来找李一狄的时候,李司空都自告奋勇充当主力,帮他哥顶班,让他哥有时间跟燕大宝亲亲我我,充分体现了他好哥哥的光辉形象。

晚上回去还有谈资跟关缀说。

结婚的生活逼关缀预想的要和谐,让她一度生出其实结婚也挺好的。

最起码在她跟李司空暂时是这样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怎么样,也不知道李司空以后会怎么样,不过暂时他们还是很好的。

关缀在结婚的前几天,一个人在家里经常胡思乱想。

没结婚的时候,她回事自己折磨自己,担心自己万一跟李司空结婚了,结果李司空看出轨怎么办?在外面找女人怎么办?又或者是他以前的女人突然有一天出现在她面前折磨,更挖心的是李司空在外面有私生子怎么办……不是她多想,而是关缀的心里,李司空其实是个私生活挺混乱的人,所以她不由自主的会有这方便的瞎想。

有时候自己想的多了,还会被气醒,觉得以后肯定会这样,还不如结婚,又想着要是李司空真敢结了婚之后还在外面乱搞,她拼死也要离婚。

真结了婚,关缀原本那种刚烈到没有转旋余地的想法也不由自主淡了几分,真和一个人相处之后,两人之间的信任也在不由自主的增加中,每天一起上班下班,这种时间同步的关系让她觉得李司空似乎没有她之前以为的那么不可挽救,特别是在知道他略显惨淡的身世后,这种想法就更加淡了。

最起码,一个在自己的身世上懂得感恩的人,本质上应该坏不到哪里去。

她愿意让自己相信他。

对关缀来说,她一直觉得其实自己对李司空并没有多深厚的爱,毕竟她和李司空在一块的时候就是有借靠山的顾虑,而结婚更多是屈服于李家的胁迫,可当真的在一起了,她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没有多少委屈。

在两个人每天晚上睡觉时拥抱的时候,她的心里竟然也会生出一种安逸的幸福。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她对李司空,似乎没有她以为的那种不在乎,在她看到李司空难过的时候,她的情绪也会不由自主的低落下来,会和他一起难过,会让她生出想要安慰的心情,会想要哄他开心的念头。

她琢磨了很久,一直没搞清自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绪,直到后面的某一天,她突然意识到,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又或者是在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她也是爱他的。

某日,李司空突然一脸兴奋的冲到工作室,推开她办公室的门,“老婆!晚上我带你见我的好兄弟!”

关缀一愣,他的好兄弟?关缀的概念中,除了李一狄是他哥,他的好兄弟不就是大熊那帮二世祖吗?哪些人她一个都不喜欢,除了大熊跟她有点交情外,其他她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好见的。

见她发愣,李司空解释:“真的是我好哥们。打小一块穿开裆裤的好哥们,我、我哥,还有他,我们三经常一块玩,一块训练,一块打架……”

关缀努努嘴,显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在她看来,要真是有这样的好哥们,为什么结婚的时候人都没冒个影子?这算哪门子好哥们啊?

李司空进来,随手关门,笑眯眯的说:“真是我好兄弟,之前他生病,一直在国外养病,现在回来了。晚上我要跟他好好喝一杯,老婆,你跟我一起去啊。他也带老婆来着。”

关缀睨了他一眼,说:“我不去。”

李司空顿了下,“怎么了?这不是大熊那帮混小子,真是我哥们,我娶了老婆他都见过面,这怎么行?老婆,你真的得去啊……”

关缀说:“我今天晚上真的去不了。我有重要的事要做。”

李司空问:“啊?什,什么事啊?”

关缀对他笑了笑,说:“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明天去跟你一起去见你的好朋友行吗?”

李司空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很显然对于自己的好哥们回来不能第一时间带老婆跟他碰面有点不高兴,但是关缀都这样说了,他不高兴也没办法,只好说:“那我跟回头跟他说一声……”顿了顿又说:“就怕到时候他说我重色轻友不够意思了。”

关缀又看了他一眼,“我不去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李司空摇头:“没有。”

“明显就是不高兴啊。”她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他身边,“我真不是不愿意去,我是真的有事呢。”

他不满的说:“你都不跟我说什么事。”

关缀抿嘴笑:“我不是不跟你说,而是我也不确定,我要是确定了就告诉你啦。”

李司空瘫在椅子上,抬头看她,关缀拉他的手,顿了顿才说:“我这个月大姨妈过了半个月都没来,我想下班后去医院查一下,我已经跟和氏医院约好了,所以我才没法跟你一起去的……”

话刚说完,李司空一下跳了起来:“老婆!”

关缀吓一跳:“你吓我一跳,怎么了呀?”

“你怎么不早说?”李司空整个人都跟电击似得,“现在就走!去见什么好哥们,我老婆和我儿子最重要!”

关缀无语:“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什么你儿子啊?万一不是呢?”

“肯定是的!”李司空大喊:“我觉得肯定,我就是这样想的!我老婆这么棒,怀孕还不是小儿科?”

不等关缀再开口,李司空电话已经打出去了,大肆宣扬,他老婆怀孕了,他很快就要有儿子。

于是晚上产检的时候,和氏医院如临大敌,穆曦和李晋扬双双出现,李司空就像捧着个易碎的瓷器,关缀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护着,生怕她摔倒,关缀真是服了他:“还没检查呢,你把爸妈都搅合过来,万一不是怎么办啊?”

李司空一口咬定:“肯定是,老子这么厉害,肯定是!”

等检查结果出来,穆曦差点哭出来,“馒头,缀缀怀孕了,我家馒头都要当爸爸了!”

关爸爸和关妈妈两个人打车过来的,隔了老远关妈妈就咧嘴笑,“哎哟,终于怀上了,我闺女就是厉害啊。”

关妈妈心里,女儿结婚生了孩子才最幸福,果然如愿了。

关缀低头,伸手摸在肚子上,一时有点懵,其实她是最有心理准备的人,别的她不知道,也没经验,但是大姨妈过了太久不来,她就猜想了,毕竟没避孕,一直没动静她也没在意,突然不正常,她就不得不多想了。

真的确认了,关缀自己倒是愣了很长时间。

总觉得单身的时候就是没多久,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当妈妈了。

想到小白菜,她抬头说:“哎,你不是说想要生个小白菜那样的吗?”

李司空回答:“先生个儿子,再生个小白菜那样的,这样哥哥可以保护妹妹。”

关缀想想也是,就是不知道肚子里这个是哥哥还是妹妹呀。

穆曦的脸上简直要笑出花来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都喜欢呢。”

李晋扬显然也很高兴,虽然没说,但是表情看得出来很高兴,“接下来的时间缀缀的工作先停停,养身体要紧。”

关缀不敢反驳,只能私底下折磨李司空,想要继续工作,最起码把手里头的事做完吧。结果李家上下都关心,她不停也得停了。

三个月后,关缀终于见到了李司空的那位朋友,简直是童话里王子一样的人物,高大挺拔面容英俊,说话走路慢条斯理,一派绅士的风度。

六个月的时候,关缀停下工作,挺着大肚子安心养胎。

她坐在阳台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突然觉得,日子就这样也挺好。

未来的未知太多,她一样也料不到,就这样,好好的安心的过自己的日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摇摇椅轻轻摇着,李司空从后面过来,伸手圈住她的肩膀:“老婆,辛苦啦。”

她睁开眼看了他一下,笑了笑:“不辛苦,”她摸摸肚子:“肚子里这个很乖的呀,我很喜欢呢。”

李司空在她身侧坐下,低头在她肚子上亲了一下,“我知道很辛苦,我老婆棒,所以才说不辛苦。”

他握住她的手,关缀轻轻依靠在他身上,缓缓的闭上眼睛。

就这样吧,岁月静好让人心安。

(完结)

------题外话------

终于完结了,《公爵》会出版,出版有公爵完整大结局,其中有燕大宝和包子的番外一万五千字,算是圆了喜欢大宝宝的妞妞们的心愿。

大渣爷新文是秦小鱼和小叔叔,喜欢的妞妞们关注下大渣爷的微博,会发布新文消息,包括新文的时间和网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