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姐威武/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常俊喜一听还真有不怕死的,不由一怔,心中纳闷,这临安镇他常家势大,鲜少有不买账的,他耀武扬威惯了,没想到今儿还真碰到了挑衅的,不由撸起袖子就要干架:“谁?出来。”敢在他常爷头上动土,不想混了吧。

等他看到走过来一个小姑娘,不由乐了,“呦,又来了个小美人,看来小爷我今天艳福不浅?”

常俊喜眼中闪过惊艳,眼前这姑娘约莫十二三岁,头上挽着双丫髻,粉色的蝴蝶珠花点缀其上,细长柳眉轻挑,不扫自黛,一双水眸清冷又不失明媚,巴掌大的小脸儿,朱唇樱红,现在年岁还小,再大上几岁定是位角色佳人。相形之下原本颇有姿色的李家大妞硬生生地被衬成了死鱼眼珠子。

常俊喜简直是心花怒放,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我的个乖乖来,小爷这是要走桃花运了!“小生临安镇首富常家常俊喜,年方十八,尚未娶妻,请问小姐家住何方?芳名为何?”常俊喜双手往身后一背作出风流才子的模样。

沈薇淡淡地扫了常俊喜一眼,便知此人与女色上头极为放纵。她从荷包中掏出一张银票,“一百两,拿去,记得找钱。”一直紧张护在她身旁的沈绍武很自觉地接过银票递到常俊喜跟前。沈薇注意到李家大妞的眼里闪过一抹希望。

“什么?”常俊喜一怔,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李家的债我替还了,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有人愿意替李家还债你就转身走人,刚说过的话就忘了?大家伙可还记着呢。”沈薇朗声说道,她真心不想和这人多说话,搁现代她早就上去收拾一顿了。

常俊喜被沈薇驳了面子也不恼,“小美人这是要蹚浑水喽?你不是临安镇的吧?要知道我常家——”

“停。”沈薇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管你常家怎么样,我只知道小姐我可不是被吓大的,桃花,露两手给他瞧瞧。”

桃花应声而出,左右看了看,直奔一个看起来最壮硕的家仆,双手抓住他的腰带一用劲就把他举了起来,在头顶上抡了好几圈才扔在地上,那家仆吓得直接就瘫在了地上。

常俊喜惊呆了,围着的乡亲们也惊呆了,刚才他们还为这小姑娘担心来着,没想到人家是真有能耐。常俊喜也没想到遇到了硬茬子,有些恼羞成怒,一时下不来台,一张脸涨得发紫,一咬牙喊道:“都给我上,小爷我还就不信邪了,给脸不要的臭婊子,看小爷怎么整治你。”

沈薇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桃花。”若不是念着这是在古代沈薇早就大耳光扇过去了,两辈子加起来她都最恨这种嘴巴不干净的货色。

就见桃花扬起长凳三下五除二就把四个恶仆砸翻在地,围观的乡亲大声叫好,大家都深恨这个泼皮,见他倒霉,个个心里乐开了花。

刚才一直提着心的沈绍武这才放下心来,催促道:“快点找银子,还有,借据还来。”心中又很内疚,自己一点忙也没帮上,反倒是个小丫头顶在前头。

常俊喜看着倒地哀嚎的家仆,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但也明白今日是得不到好了,他掏出银子和借据扔在地上转身就走,想着回去搬救兵。

沈薇却看穿了他的心思,拦住了他,“我姓沈,住在沈家庄东头的那座大宅子里。家父官拜四品,祖父圣上钦赐忠武候。”

清冷的声音却让常俊喜如坠深渊,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这可是官家小姐啊,若是父亲知道他惹了大祸,还不得把他的腿打断?常俊喜惨白着一张脸狼狈而去。

乡亲们看向沈薇的眼神顿时变了,变得敬畏起来。交头接耳小声说着什么,转眼间人便走光了。沈薇拾起地上的银子塞进荷包里抬脚就走,“走吧,该回了。”事情解决了她还留着干嘛?等管饭?瞄了下满地狼藉,她不觉得主人有心思做饭。

李家大妞却拦住了沈薇,“谢谢小姐善心,小姐的大恩大德我们一家没齿难忘。”她一下子扑到沈薇膝前纳头就拜,“小姐放心,银子我们一定还的。”这姑娘脸上透着刚毅。

李大勇费力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借据捧到沈薇跟前,“我们肯定会还给小姐的。”同样的掷地有声,他脸上带着感激。娘去前嘱咐他要照顾好弟弟妹妹,是他没用,差点大妹就被抢走了,想到今后的生活他依旧茫然,但好在一家人在一起。所以他无比感激这个萍水相逢的小姐,真是个善心人啊!

沈薇看了看相互扶持的一家子兄妹,想了想接过了借据,“行吧,我先收着,银子啥时有啥时还,不着急。”沈薇自认不是什么善人,这世上可怜的多了,她帮得过来吗?不过既然遇上了,帮一把还是行的。

一离开沈绍武便有些不赞同地对沈薇说道:“薇妹妹你刚才太冲动了,他们到底人多,伤到了你怎么办?”刚才他手心可是攥出了一把汗,都准备豁出去宁愿自己被打个半死也不能伤了妹妹一根头发丝。

沈薇还没说话,桃花就不乐意了,“绍武少爷,我肯定会保护好小姐的。”顾嬷嬷都跟她说了,只要她好好护着小姐就给她肉吃。福伯说她现在可厉害了,绍武少爷这不是瞧不起她耽误她吃肉吗?

沈薇捏了捏桃花嘟起的笑脸,对沈绍武说:“这不是没事吗?你别看桃花小,有趁手的武器寻常三五个大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想到桃花小萝莉一身的怪力,沈薇面皮抽了抽。“放心吧,怎么着我也是侯府小姐,常府再是势大也不敢惹咱们。”

沈绍武一想也是,这才不再忧心忡忡。

小霸王被收拾了的消息不到一个时辰就传遍了整个镇上,要问何方神圣能让势大的常家小霸王吃瘪?答案能跌破你的眼睛,据听说啊,小霸王一行被个七八岁的丫鬟打得七零八落。什么?你不相信?这是我亲眼所见能骗你吗?

某个在场围观人士得意洋洋地卖着关子,见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便故作神秘地说:“别看人家丫鬟小,可来头大呀!那位小姐是咱们忠武候的孙女,到底是将门虎女,连个丫鬟都练一身好武艺”这人啧啧赞着,与有荣焉的样子。

巧的是,这人这楼下讲得起劲,小霸王他爹常老爷正坐在楼上厢房里和朋友喝酒,又惊又怒,脸色顿时大变,酒也不喝了起身就朝府里赶去。

“二少爷呢?”常老爷怒气冲冲回到府里,“把那个小畜生给我绑来。”

家仆面面相觑,知道这是二少爷在外头又闯了祸,看老爷气得这么厉害,这祸还闯得不小。可太太又及其疼爱二少爷,若是知道二少爷被罚了,他们这些人可得不了好。

“磨蹭什么,还不快去!老爷我使唤不动你们是吧?”常老爷见状火气更胜了,“慈母多败儿,今天非得好好教训这小畜生不可。”他咬牙切齿地说着,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家仆见老爷发了火,也顾不得别的了,一跺脚去寻二少爷了。

很快,常俊喜就过来了,“爹,您找我?”别看他在外头是个霸王性子,却极怕他爹,在他爹跟前乖得跟小猫似的。

“还等什么?还不给我绑起来。”常老爷阴着脸,家仆只好硬着头皮上去,“二少爷,得罪了。”

常俊喜这些慌了,“爹,爹,怎么了?为什么绑我?”

常老爷二话没说抓起鞭子就朝儿子身上抽去,“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闯祸,我打死你个小畜生。”他想起这儿子平日里的做派,越抽越上火,越抽越有劲。

常俊喜开始还痛呼惨叫,“爹,不敢了,您饶了我吧!爹,我知道错了,您别打了。爹,疼啊!娘,您快来救救孩儿。”渐渐地声音就低了下去,一旁的家仆吓得眉心直抽。

“现在知道疼了,早干吗去了?看看你大哥,再看看你什么样子!”常老爷对这个儿子是失望透顶。

“住手。”得了消息的常太太终于赶来了,“老爷,好好的你打儿子干什么?你这是要打死他啊!他又怎么招你了?你就看他不顺眼是吧。”看着儿子被打得道道血痕常太太心疼极了。

常老爷却把她推去一边,“走开,都是你惯的,再不下死手管他都能闯出大祸。”一想起这混蛋小子干的事他就心惊肉跳,人家是侯府小姐,他常家再有钱那也沾了一个商字,人家要弄死他跟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我儿能闯什么大祸?无非是和朋友喝点酒,爱看漂亮姑娘。”常太太扑过去护在儿子身上,很是不以为然,“你这是看他不顺眼想打死他吧,虎毒还不食子呢,你把我们娘俩都打死好了。”她怀这个儿子的时候遭了姨娘的暗算,早产,儿子自小体弱,她就多宠溺了些,何时受过这样的大罪?常太太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儿呀,我苦命的儿呀。”

常老爷自然不能再打下去,他恨恨地把鞭子一扔,“你就护着他吧,读书不成,做生意也不成,成天就和一群狗朋狐友混在一起,早晚闯出弥天大祸。”常老爷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把儿子做的好事说了一遍,“看看吧,这就是你惯着他的后果。”

“什么?我儿得罪了侯府小姐?不可能!咱这地界哪来的侯府小姐。”常太太压根就不相信。

“你忘了沈家庄了?那家的小姐回来调养身子。”常老爷没好气的提醒。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常太太这下也慌了,抱着被打得稀烂的儿子又心疼又着急。

“怎么办?自然是登门赔礼了,赶紧的,备礼,我亲自带着这畜生去给人家小姐磕头。”再不成器也是自己的骨血,但愿人家小姐宽宏大量不和这小畜生一般见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