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秋闱和万人斩/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就到了开考的这日,江辰一个人去考试,送考的倒有七八个。

离考场还有老远马车就走不动了,江辰只好下车走过去,钱豹在前面开路,大武小武拎着东西护在两旁,四人的身影转眼间就没入了人群里。

沈薇没有下马车,就坐在车里看着这人山人海的应考生员,不由感叹科举魅力之大。

瞧了一回热闹沈薇就没了兴趣,江辰要考九天,除了大武和小武守在外边,其余的人都跟沈薇回了客栈。

这么热的天也提不起兴趣逛街,沈薇就窝在客栈里跟柳世权下棋打发时间。

沈薇的棋下得很好,是常年跟外公对弈磨练出来的,走了七八子她就发现柳世权的棋艺只是平平,于是就变得漫不经心起来。

她捻起一颗白子落下,“柳大夫有何打算?等回去后我便送你们去京城吧!”沈薇可没忘了对柳世权的承诺。

柳世权捻着黑子皱眉思索,良久才放下,徐徐说道:“不急。”

“呃?”沈薇倒诧异了,当初开出的条件中对柳世权最有吸引力的就是回京城了,怎么这会反倒不急了?

柳世权便捋了捋胡子说道:“老朽觉得跟着小姐在沈家庄也是不错的选择,小姐身边还没有大夫吧,老朽自觉医术尚可,便腆着脸向小姐谋求这一位置,还望小姐不要嫌弃。”

这些日子他看得很明白,也知道了他们在宣明府的事情,这位小姐可不容小觑啊,比男子都要强上许多。如果说在路上时他只是心里有这想法,那么等到沈家庄见过苏先生钱豹等人他立刻就作出了决定。

把百草堂在京城开起来又怎样?无权无势还不是一样受人欺负?跟着这位小姐就不同了,有小姐这位侯府千金做靠山,就再不用担心会被人欺辱,而且小姐手下的那些侍卫护院可都是上进的好后生,到时自己从他们中挑一个做女婿,絮儿也不用外嫁,就看在他眼皮子底下,小姐看在他这张老脸的面子上也不会让絮儿吃了亏,他家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这不比开百草堂强?

沈薇是真的没想到柳世权愿意跟着她,自然是十分乐意,“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

经了江辰的事沈薇看出来了,柳世权的医术比她以为的还要好,沈宅上上下下好几十口子,人吃五谷杂粮还能没个头疼脑热?总不能每次都去镇上请大夫吧?宅子里有个大夫也方便很多。

“那老朽一家就托付给小姐了。”柳世权站起身对着沈薇就是一礼。

沈薇没有避让,这不是托大,而是沈薇穿越至今也快一年了,对这个时代的某些规则也有所了解,她年岁再小,那也是主家。

“柳大夫客气了,坐,咱们接着下棋。”

再坐下来柳世权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举手投足间多了几分恭谨,沈薇眼中闪过了然,嘴角翘了翘。

酉时初小武回来的时候眼睛都直了,沈薇就坐在院中的凉亭里,他从边上走过都没看见。沈薇讶异,“他这是怎么了?梨花你去问问。”他不是和大武一起守在贡院外头吗?咋这幅神不守舍的样子?

梨花应了一声就追过去了,不大会小武就跟在她身后过来了,“沈小姐。”脸上还是一片恍惚,

“你不是和你哥在贡院外头守着吗?”沈薇捻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回沈小姐话,小的和哥哥轮换着吃饭,小的趁空回来拿席子和毯子。”晚上还要在那守着,拿条席子和毯子他和哥哥也能轮换着眯会。

“你怎么这副样子?出什么事了?”沈薇问。

小武的脸上立刻闪过害怕,“沈小姐,刚才小的回来之前贡院里头抬出了一个人,脸色苍白,都没气了,听说是中了暑气。”

这才第一天,还有八天要熬,少爷那身体能支撑住吗?若是,若是,小武打了一个寒噤,不敢想下去了。

沈薇也十分吃惊,这才第一天就往外抬人了,那九天考完得抬出多少人?

“你家少爷带着柳大夫制的丸药,不会有事的。”沈薇很明白小武的心思,他和大武是跟着江辰的,江辰和家里闹得这么僵,主子没事还能护住他们,主子若是出了事,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肯定跑不了。

“谢沈小姐吉言了。”小武强笑一下依旧忧心忡忡,“沈小姐,小的还要去替换哥哥,明儿再来给您请安。”

“去吧,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你家少爷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平安考完的,明儿我打发张雄和钱豹去替换你俩。”顿了一下沈薇又加了一句,“明儿让柳大夫也过去守着。”即便有个什么不测有个大夫也好及时急救。

小武果然大喜,跪在地上就磕头,“小的谢沈小姐大恩大德,柳大夫也不用专门守着,一天去看上两回就好。”

小武满怀感激地走了,沈薇的行程也打乱了,本来她是准备明天就回沈家庄的,听了小武的一席话就决定还是等江辰考完一起回去吧。离秋闱结束还有好几天,怎么也得找点事情做吧。

这天难得没有太阳,沈薇带着两个丫鬟逛街,她打听过了,城西有条街上开得全是兵器铺子,沈薇就想见识一下古代的兵器。

沈薇进了一家兵器铺,便有小伙计迎上来招呼,“这位公子快快里面请。”

小伙计眉开眼笑,殷勤小意地把人引到西边的架子旁,“公子瞧瞧可有中意的?”躬身立在一旁,眼睛却偷偷瞄着沈薇腰间系着的玉佩。

打从这小公子一进来他就知道这是个大主顾,这些年轻公子哥最喜欢这些装饰精美的刀剑了,出手还大方,打赏的钱都比得上他一月的工钱了。

沈薇看着架子上把镶嵌宝石的精美刀剑,嘴角抽搐了一下,委婉说道:“我要看的是真正的兵器。”而不是这些挂在墙上的装饰品。

“这就是兵器呀。”小伙计有些不解了,这小公子怎么看上去不太满意?之前来的那些富家公子哥看到这些兵器可都是很高兴的呀。“我们铺子里最好的兵器都在这里了,好多公子哥都喜欢呢。”

沈薇的嘴角又是一抽,敢情这伙计把自己当成二世祖了。正当沈薇犹豫要不要换一家看看时,掌柜从里头过来了,“这位公子请这边来看看吧。”

他瞪了那个小伙计一眼,平时看着还算机灵,怎么这会犯傻了呢?这位小公子和之前那些富家公子哥能一样吗?这位小公子虽然看着年岁不大,但从他的站姿掌柜就察觉到了不同,这位小公子是有功夫在身的,身手还颇为不错。

掌柜到底比小伙计多吃十几年干饭,眼力比伙计高出不是一点两点。

沈薇随掌柜来到里面的架子前,一种兵器的冷锐之气扑面而来,沈薇心底涌起隐隐的兴奋,就好似有个声音在召唤她似的,她双眼放光注视着架子上的一件件兵器,最后目光落在最边上的一把朴刀上,几乎没有思考她就把朴刀拿在了手里。

这把朴刀外观古朴,刀鞘上锈迹斑斑,入手极沉,拔开刀鞘,沈薇就是一愣,刀身黑黝黝,长而宽,没有半分锋芒,好似一块废铁,一抹诧异极快地从沈薇眼底闪过。

“掌柜的,这把刀怎么卖?”沈薇沉声问道。

掌柜没想到这小公子真的对这把无人问津的朴刀感兴趣,眼里闪过失望,但仍和气答道:“这把朴刀在铺子里摆了快有三十年了,因为没有开刃导致无人问津,偶尔有人问起又因其价格而放弃。”

说到这里他脸上也颇为无奈,“这刀是我们老东家送来的,非一百两银子不卖。”

谁会花一百两银子买一把锈朴刀?可价钱是老东家定的,连他们东家都不敢违抗老东家的话,更何况是他这个小小的掌柜。

就当掌柜以为沈薇会放下这把朴刀时,沈薇说话了,她说:“梨花,拿一百两给掌柜的,这把刀我要了。”

什么?掌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直到一百两银票递到他面前才回过神来,随即大喜,还殷勤地给朴刀配了个盒子,“小公子,这是您的刀,您拿好了。”

沈薇买到了朴刀也没有兴趣再看其他,掌柜把她送到门外,回转身脸上的笑容都还在。小伙计凑过来,“掌柜的,您说那小公子是不是个傻的?”若不傻怎么会花一百两银子买一块废铁呢?

掌柜伸手给了他一巴掌,“你管他傻不傻,去给我好好招呼客人。”谁管他傻不傻,重要的是那把锈刀卖出去了,还真卖了一百两银子,嗯,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东家,老东家肯定高兴。

和和心情好就写得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