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定下行程/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大会儿角门再次打开,出来的不是先前的那个小子,而是一个十分体面的妇人,身穿靛蓝衣裳,头上插着两根朱钗,莹白的脸盘上没有一道褶子。

章管事正疑惑此人是谁,就听妇人说话了,“呦,这不是章管事吗?主子派你来接我们?”

眼神往前方一瞟,立刻笑开了,“这不是夏嬷嬷和李嬷嬷吗?两位老姐姐也来接我们?可真是不巧,我们的及笄礼前儿刚过,若是早来那么三两天还能赶上观个礼。你们不知道吧?侯爷从西疆派人快马加鞭给我们送来了及笄礼,庞先生还没走呢,在书房跟我们的夫子苏先生下棋呢,章管事去凑个热闹?”

一番夹带棒的话说得几个人脸上都讪讪的,这才看清眼前这妇人是四跟前的顾嬷嬷,几年不见这人不仅没变老还越发显年轻了,怎么回事?夏嬷嬷和李嬷嬷对视一下,均觉得奇怪。

再听到侯爷给四送及笄礼,心底顿时大惊。府里大房的嫡长女莹都没得过侯爷的及笄礼,这四何时入了侯爷的眼?

其中章管事的震惊最大,他是外院的管事,接触的事多,知道的也多,那庞先生可不是一般的幕僚,在府里就是世子爷见了也是客客气气的。能让侯爷派庞先生来送及笄礼的四是能轻慢的吗?他已经决定一会见到四一定要恭敬些,再恭敬些。

“请吧,正等着呢。”顾嬷嬷下巴轻抬,特别有范儿地转身。

几人跟在顾嬷嬷身后进了大门,越往里走心里越是惊讶,亭台楼阁,池塘水榭,不大的院落却被整治得处处精致,比京中的宅子也不差。这也是侯爷给四修建的?那侯爷得多看重四呀!几人心里都带上了几分忐忑。

进了群芳院遇到的丫鬟就多了起来,鲜亮的衣裳,面色红润娇艳,见到顾嬷嬷均规矩地行礼退至一旁,举止规矩比府里的婢女一点不差,几人的忐忑又加了几分。

行至廊下几人停住了脚步,就连一路上蹦跶地厉害的李嬷嬷都老实地等着,顾嬷嬷暗自得意瞥了她一眼,进屋向通报了。

半晌,里头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进来吧。”

章管事和夏嬷嬷三人这才垂手进屋,而小厮和丫鬟仍留在外面。

“给四请安。”三人对着沈薇行礼,李嬷嬷一眼看到靠在湘妃椅上的明媚少女,差点没惊叫出声,这,这不是原先的三夫人阮氏吗?阮氏就曾是京中有名的美人,这四的颜色比阮氏还要胜上三分,这容貌放在府里也是一等一的出挑,难怪夫人会不放心呢。

“起来吧。”沈薇就好像没有看到李嬷嬷的失态,清越的声音几乎没有起伏,“三位是祖母和大伯母派来接我的?路上辛苦了吧?我自小就不在府中,也不大认识三位,你们都在府里何处当差?”

话音刚落李嬷嬷就大刺刺地抢先答道:“老奴姓李,在四嫡母三夫人身边当差,以前老奴还给换过衣裳呢,四不记得了?”

李嬷嬷望着湘妃椅上的少女,特意加重语气,试图勾起她对过往的记忆。

在李嬷嬷的记忆里这个四最是个没用的了,在夫人面前乖得跟只小猫似的,大气都不敢出,连二等丫鬟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就不信才几年性子就全改变了?含就是改了自己也得把她拿捏住,来时她可是给夫人打了保票的。

不过是个十几岁的丫头,长在这乡下地方,能有什么见识?拿捏她还不是手掐把攥?看这屋里摆设,四身上穿戴,侯爷准是给了不少银子,等自个拿捏住了四,这些好东西还不都是她的?李嬷嬷的眼里露出贪婪的光芒。

沈薇把李嬷嬷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垂下眼睑看自己新染的指甲,嗯,颜色不够红,光泽度也不够,还需再改进。

“姓李?隐约有些印象,我记得夫人房里有个特别喜欢拧小丫鬟胳膊的嬷嬷也是姓李,莫不是就是李嬷嬷?”

对上沈薇似笑非笑地眼神,饶是李嬷嬷脸皮厚也不由讪讪,“四真会说笑,老奴那是教她面矩,四有所不知,现在的小丫鬟都是些贱皮子,不打不上进。”

她瞥了眼沈薇身边站着的桃花茶花,觉得这个四太惯着丫鳜太没有规矩了,一个小丫鬟居然穿戴得比她还要好,她深深地嫉妒了,“四若想要调教丫鳜老奴可以效劳。”被当面揭了短的李嬷嬷又理直气壮起来,可见脸皮之厚不是一般。

“那倒不必,本的人本喜欢亲自调教。”沈薇的嘴边露出似有深意的笑,把目光转向一旁的章管事和夏嬷嬷,“二位呢?”

章管事赶紧上前恭敬答道:“奴才姓章,在世子爷身边当差。”

他跟在世子爷身爆到底比身在后宅的李嬷嬷有见地,就凭着四刚才的几句话他就可以判定这位绝不是府里传言的那般胆小怯弱,所以他把头又低下了几分,丝毫不敢冒犯芳颜。

沈薇缓缓点头,“哦,是大伯身边的人,难怪这般能干,桃花,你领章管事去书房和苏先生庞先生说话吧。”

章管事心中一凛,四这是知道了些什么敲打他?再听到后一句话,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面露感激,“谢四,奴才告退。”

可不是要谢谢四吗?平常时候庞先生哪轮得到他见,现在四给他一个机会,他自然要知恩。

沈薇手轻挥,章管事跟着桃花去外院书房了。“这位嬷嬷怎么称呼?”沈薇看向一直低眉顺眼站在一旁的夏嬷嬷。

夏嬷嬷就比李嬷嬷有规矩多了,她恭敬却又不卑不亢,“回四话,奴卑姓夏,是世子夫人的陪房,现在仍在世子夫人院里当差。”

难怪了,原来是大伯母的人。沈薇心中了然,她大伯母是尚书府的贵女,规矩做派自然不是渐渐没落的刘氏娘家能比的,身边奴才高下优劣一瞧便知。想到府里是大伯母掌家,沈薇对着夏嬷嬷的脸色和缓了许多。

“你们的来意顾嬷嬷都已经跟我说了,要回京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走的,怎么也得收拾收拾吧,五天,五天后咱们起程如何?”

沈薇非常爽快地定下了归京的日子,这让夏嬷嬷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这位四也心生好感,都出来快两个月了,虽然她早传了书信回京,但难保主子不会怪罪,“一切都听四安排。”

“行了,两位嬷嬷一路车马劳累,先下去梳洗休息吧,顾嬷嬷你亲自带两位嬷嬷去客院。”沈薇吩咐道。

等几人一退出去沈薇就揉了揉眉心,打从穿来的那天她就知道自己总有回京城侯府的一天,只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她心里是多么不舍,舍不得乡下老宅舒心的日子。

府里是没有安生日子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即便她安分不主动惹事,她那继母,继妹,她爹的那些姨娘也容不得她安生呀!一想到那些糟心的狗屁倒灶事,沈薇就无比心烦。

来时身无一物,走时却得好好筹谋,她所有的身家都在这里了,也许这一走有生之年都没机会再回来了,看着屋里的每一样摆设,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沈薇有些伤感。带赚带赚把这些全都带走。

东西是死物,要带走无非费点事,可是人呢?这些跟着她的人呢?她的那些店铺田庄怎么办?还得和苏先生一起好好商议个章程,她有些后悔说少了,五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

------题外话------

谢谢徐家大院和最爱若雪两妞送的花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