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跪祠堂/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请跟老奴走吧。”两个身材魁梧的执法婆子奉命前来带沈薇去祠堂。

梨花等人的脸上闪过气番故意的,她们肯定适意的!再过一刻钟就到用晚饭的时辰了,她们选择这个时候来分明是想让饿着肚子跪祠堂,这可恨的老货。

沈薇不以为意,“有劳两位嬷嬷了。”

左边的那个婆子一脸横肉,“四请吧!”她轻蔑地看了一眼沈薇,含得罪了三夫人还想有好日子过?想得美!

“。”梨花满脸担忧地追了两步,跪上一夜怎生受得了?梨花恨不得自己去替跪祠堂。

沈薇转过身,见几个丫头均是一脸担忧,心头温暖,笑了笑,道:“没事,明早就回来了,你们看好院子。”

不就是换个地方睡觉吗?沈薇可没打算真跪上一夜,又没有人看着,她傻呀!就是有人看着,她也有的是办法。

看守祠堂的是一个姓柳的婆子,因之前就得了消息,见执法的两个婆子过来,忙小跑过去陪着笑,“见过四,两位老姐姐辛苦啦!”

她是个没关系,没背景的,所以才被打发来看祠堂,谁也不敢得罪。

执法婆子桀骜地点点头,“我们把四给你送过来了,还不快把祠堂的门打开让四进去反省。”

“哎,哎。”柳婆子转身掏出钥匙开祠堂的大门,那两个执法婆子看向沈薇,“四,老奴们的任务完成了,您进去吧,明早老奴再来接您。”脸上的横肉也跟着动呀动的。

沈薇心中明白,哪里是来接她,不过是来看她有没有老实跪祠堂罢了。

不过沈薇依旧从容,脸上一片柔和,“多谢两位嬷嬷了。”反倒让两人心中诧异不已。

执法婆子走远了,柳婆子小心地看了一下沈薇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四,实在是得罪了,您看?”剩下的话不言而喻。

沈薇一笑,也不让柳婆子为难,径直迈进了祠堂。那柳婆子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气。

祠堂里本就阴暗,加之又临近黄昏,光线就更暗了。好一会儿沈薇的眼睛才适应过来,打量起祠堂的布置来。

哇,好多牌位!从高到低密密麻麻排了好几排,他们家有这么多祖宗?沈薇表示十分怀疑。她只知道他们这一支在沈家庄是四房,再往上就不知道了。估计就是她祖父沈侯爷也知道的不多,毕竟庄户人家谁在意这个?

不过自祖父封了侯就不一样了,祠堂里若还只有寥寥几个牌位岂不是太寒酸,哪个高门大户人家的祠堂里牌位不是满满当当?这样才显得有底蕴,子孙旺盛。

草根出身的沈侯爷也附庸风雅了一番,硬是从前朝找了一个姓沈的大儒,奉为自家祖先,于是上数几代都是泥腿子的沈家摇身一变成了书香世家的后人。

沈薇拖出一个蒲团,拍打几下灰尘就盘腿坐下来,一个个仔细辨认牌位上的名字来打发时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祠堂里的光线完全暗下去了,更显得阴森森的。若是一般的姑娘早就吓哭了,可沈薇不是一般的姑娘,除了饿她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沈薇按了按咕咕叫的肚子苦笑,后悔之前没有偷偷带块点心,这一夜可怎么熬呀?她果然是被养得娇惯了,当初执行任务时两三天只靠着一小瓶水也没觉得这样难熬。果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沈薇站起来四下里瞧了瞧,又找到了两只蒲团,拼接在一起打算这上面凑合一夜。可是饥饿如一只小手,拽得她肠子都疼了,哪里睡得着?

沈薇撅嘴埋怨起来,沈珏那个死小子良心大大的坏了,自己都替他跪祠堂了,他咋就想不起来给自己送点吃的过来?等出去了一定要好好虐虐他出气。

还有梨花荷花水仙那几个丫头,平时倒挺贴心伶俐的,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不知道她们快饿死了吗?含出去了一定要扣月钱!

正埋怨着呢,就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是沈珏恼怒的声音,“你这老货,小爷让你开门你没听见?啰嗦个什么!找打是吧?”

沈薇精神顿时一震,好了,终于不用挨饿了!

“五少爷,不是老奴啰嗦,实在是没有老太君的命令这门得明早才能开,您就不要为难老奴了。”柳婆子赔着笑脸解释着。心头却在打怵,这五少爷最是个混不吝的,惹了他不高兴还不定真没整治自己呢。不由心头发苦。

“少给小爷找借口,小爷说开就得开,你开不开?不开小爷踹啦!”

“五少爷,可使不得啊!”这是柳婆子的惊呼。若是踹坏了门,上头罚的还不是她?

接着沈薇就听到门被踹了一下,之后沈珏似乎被人拉住了劝说,她听到了顾嬷嬷的声音,也听到了梨花荷花的声音。

沈薇的心一下子就放到了肚子里。

也不知她们是怎么交涉的,沈薇猜肯定是银子开路。

祠堂的门被打开了,柳婆子端着油灯在前头引路,后头跟着沈珏几人。顾嬷嬷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梨花荷花四喜手里抱着被子铺盖什么的。

顾嬷嬷一看到偌大的祠堂里孤零零一人坐下地上,鼻子就是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何时受过这个罪呀?

梨花荷花早就放下东西扑过去了,急切地询问着,“您没事吧。”一个人呆在这黑漆漆阴森森的祠堂,肯定害怕的。梨花看了一眼挨挨挤挤的牌位,只觉得头皮发麻。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沈薇不以为然地挥挥手,“有吃的吧?快拿来,我都快饿死了。”她盯着食盒,两眼发光。

“顾嬷嬷,快点把食盒拿过来。”沈珏得意洋洋地吩咐,“我就知道你肯定会饿的。”所以他才带着顾嬷嬷来送吃的,他很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得意。

沈薇撇撇嘴,也不想想她可是替他跪祠堂,给她送点吃的不应该吗?

顾嬷嬷又是一阵心疼,忙打开食盒把里头的饭菜端出来,沈薇接过筷子就大口大口地吃上了。顾嬷嬷在一旁说着慢点慢点,沈薇点头嗯着,手里的筷子却是不停,顾嬷嬷眼睛又是一热。忍不住埋怨起五少爷来,若不是五少爷惹祸,能受这罪?

而梨花荷花早就忙开了,把带来的席子被子在地上铺了一个简易的床铺,为了让睡得舒服点,光是铺的被子就有两床。唯有沈珏无所事事这瞧瞧那看看。

柳婆子在一旁看着,不由咋舌,这四真到这来睡觉了?也太不避讳了吧。可摸了摸手上的金镯子,她到底没说什么。

刚才梨花姑娘随手给了她一个金镯子就有半两重,抵得上她半年的月钱了,有了这金镯子,儿子的汤药银子就有着落了。

“四您看,这,时辰也差不多了。”柳婆子搓着手有些为难地瞅着顾嬷嬷梨花几人。这又是送吃的,又是送被子的,还是赶紧快走吧,若是惊动了别人,告到上头她可吃罪不起呀!

沈薇也吃饱了,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她也没有为难柳婆子,爽快地对顾嬷嬷和梨花说:“你们都回去吧,明早来接我就行。”她瞅了一眼地上的“床铺”,嘴角翘了翘。

顾嬷嬷也是知道轻重的,拉着的手交代了又交代。梨花却不愿意赚“,奴婢留下来陪您。”有个作伴的才不会害怕。

不得不说梨花妞你真是想多了,你家才不会害怕呢,就是这些牌位都变成厉鬼,她也不会害怕的。

顾嬷嬷脸上一喜,“对对,让梨花留下来。”她和梨花想到一块去了,都担心会害怕。

沈薇却见柳婆子面露难色,便知这行不通。“不用,梨花也回去,都是自家祖宗,有什么好怕的?”

“。”梨花还想再说,被一旁的沈珏打断了,“好了,好了,我留下来,我留下来陪姐姐。”

沈薇诧异,顾嬷嬷诧异,梨花荷花诧异,就是柳婆子也诧异。这小霸王何时懂得替别人着想了?

沈珏被众人看得羞怒,不高兴地冲柳婆子发脾气,“怎么,你这老货有意见?告诉你,小爷我留定了。

为表决心他一屁股坐在沈薇还没来及享用的床铺上,心中暗想:自己做得事可不能让个女人顶缸。

“少爷。”四喜苦着脸唤道,少爷留在祠堂陪四,那他可怎么办?

“行了,你自己回去吧,跟三喜说一声,我留在祠堂陪姐姐了,明早再来接我。”沈珏不耐地对着几人挥挥手,“走吧,走吧,赶紧走吧,打扰小爷我休息。”

沈薇眼睛眨了眨,道:“也行,就按珏哥儿说的办,你们赶紧走吧,一会被人看到了可就不好了。”又从头上拔下一根金钗递给柳婆子,“柳嬷嬷,还望你担待一二。”

柳婆子眼睛一亮,天爷来,难怪梨花姑娘手面那么大,这当主子的更大方。以她毒辣的眼光来看,这根金钗若是换成银子,都够儿子两年的汤药费了。

就因为这金钗贵重,柳婆子反倒不敢接了,“四,这,这,刚才梨花姑娘都赏过老奴了。”眼睛却盯着金钗移不开视线。

沈薇心中了然,笑了笑道:“那是之前,这是本赏你的。”

梨花从手里接过金钗塞到柳婆子的手中,“嬷嬷拿着吧,以后你就明白了,我们顶顶是个的大方的主子,只要你上心伺候,赏赐是不会少的。”像证明梨花的话似的,荷花猛点头。

这话柳婆子倒是相信,从梨花荷花身上的穿戴就看出来了,这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可是府里的头一份呢,连世子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都稍逊一筹。她不由艳羡起来。

柳婆子紧紧握着手里的金钗,脸上的笑容越发讨好,“几位放心,我肯定伺候好四和五少爷。”

顾嬷嬷几人走后,柳婆子对沈薇道:“四,您和五少爷安心歇着吧,老奴在外头替您守着。”

“劳烦嬷嬷了,守着就不用了吧,忙了一天了,你也去歇着吧。”

柳婆子嘴上道着不劳烦不劳烦,轻轻退了出去。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回去找件厚衣裳披着,就靠在门边守着,说不准四有事召唤呢。

她这守祠堂是个闲差,干得就是得罪人的活,难得遇到个大方的主子,她把四伺候好了,赏赐还会少吗?想到躺在的儿子,她顿时浑身充满了力量。

------题外话------

今天很给力,更了好多哦,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打死和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