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后续/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较于沈薇姐弟的和风细雨,沈雪那里可是暴风骤雨。

“出去,出去,全出去。”沈雪把屋子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整个人如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屋子被沈珏砸过才收拾好,这下又满地狼藉了,丫鬟都吓得大气不敢出,每每听到屋里传来的声响都忍不住身子一抖,心中如这无边的夜色,漆黑一片。

别的丫鬟还能躲开,大丫鬟倚红却躲不开,以前前头有一个倚翠在,发脾气都是倚翠上前劝的,现在倚翠被打了板子躺屋里养伤,就轮到她出头了。

“,您别伤了手。”倚红上前相劝,刚走了两步,一个花瓶就在她脚边碎掉,乱飞的碎片打到她小腿上,生疼生疼的。

“啊!”倚红疼的蹲下身去摸小腿。

“叫什么叫,能死啊!”随着话音一只茶杯就冲她飞来。

倚红吓蒙住了,都不知道动了,茶杯重重地砸在她的额头上,火辣火辣地疼。她愣在那里,眼泪哗哗地流,却不敢出声,也不敢动,生怕再砸什么东西过来。

以前倚红经常嫉妒倚翠在跟前的地位,现在她一点也不嫉妒了,巴不得离远远的。

刘氏进屋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她又急又气,“住手!”上前抢下女儿手中高举的小杌子,“你到底想干什么?”话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沈雪一怔,脸上变幻着,一跺脚奔进了内室。

刘氏抚额,怎么越来越不省心了呢?瞪向还呆在地上的倚红,怒斥道:“还不快出去找人来收拾,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倚红这才如梦初醒,打着寒噤狼狈向外奔去,置身于七月的天气里仍觉得浑身发冷。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那一小杌子若是砸下来,她哪里还有命在?

刘氏进了内室就见女儿扑在抽泣,“雪姐儿,你不是答应了娘吗?怎么又发脾气了?”女孩子有些小脾气没什么,但动辄就砸东西可不行,若是传到外头必要影响女儿的名声!好在这院子里的奴才都是她亲自挑的,没胆子乱传主子的闲话。

“娘,女儿就是不甘心嘛,明明是珏哥儿砸了我的屋子,凭什么要罚我禁足抄女戒?”沈雪十分不平,“听说爹还把那盆红珊瑚送给她了,我都没有得到,凭什么呀?”想起了这茬,沈雪更是恨得牙痒痒,爹爹最疼的本应是她才对,害她在三姐姐跟前丢了老大的脸。

“这事你听谁说的?樱姐儿吧?”刘氏一怔,她还不知道有这事呢,女儿都知道了,随即一想便明白是谁多嘴了,三房中消息灵通的也就芝姨娘了。

“雪姐儿,娘早告诫过你了,樱姐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是在拿你当使,你看不出来吗?”

“女儿哪有那么蠢?”沈雪哼了一声,她哪里看不出三姐姐的意图:“女儿就是不服气。”

“你有什么不服气的?老太君不是都罚她跪祠堂了吗?”刘氏有些不耐,“是你自己做事不小心,被人抓了把柄,你有什么不服气的?”

“我,我,我就是讨厌她,恨不得她死在外头!”沈雪恼羞成怒大声嚷嚷起来。

刘氏拍了女儿一下:“小祖宗,你给我住嘴”哪怕心中这样想也不能说出来,“娘不是

让你沉住气吗?七天不是快完了吗?娘有有的是法子替你出气。”刘氏可不敢再刺激女儿了,生怕她再弄出点么事来。

“真的?娘真帮我出气?”沈雪眼睛一下子亮了。

“嗯,不过你要给我老实地在院子里抄女戒,好生去你祖母那认错。”刘氏对女儿说。

“好!”沈雪高兴地答应了,只要能让沈薇倒霉,让她干啥都行。

第二日一早,执法婆子谬来的时候就见祠堂里四规矩地跪在蒲团上,神清气爽,丝毫不见狼狈。均十分诧异,可左瞅右瞧也没看出破绽,只好不甘心的放沈薇出去了。

刚迈出祠堂大门,桃花就撒腿跑了过来,一张小脸仰得跟向日葵似的:“,她们欺负你。”望向那两个执法婆子便目光不善。

沈薇莞尔一笑:“桃花来接我啦!赚咱们回去。”若不是她愿意谁能欺负得了她?“你梨花姐姐弄了什么好吃的呀?”沈薇见桃花仍盛耿于怀,忙转移起她的注意力。

果然,一提到吃后桃花把什么都忘了,拉着沈薇的手就缀“赚快赚梨花姐姐弄了好多吃的,天没亮就起来张罗了”那香气她都闻到了,可梨花姐姐说等回来才能吃,她就争着来接啦。

茶花,水仙也围了上来,一群人簇拥着沈薇朝回赚就像迎接凯旋而归的女王。

柳姿婆子眼巴巴地跟在一旁,沈薇触到她身上披着的厚衣裳,心中了然,“柳嬷嬷,以后有事可以到风华院找梨花。”

“谢谢四,谢谢四!”柳婆子大喜,跪在地上不停叩谢,她望着众星捧月中那道纤细的身影,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气。

“来了,来了,快快快,回来了。”风华院门口梨花领着一众丫鳜一瞅见的身影就惊喜地嚷起来。

院门大开,风华院所有的奴仆下人都整齐的列队候着,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惊喜。

“,快跨火盆,去去晦气。”梨花上前说道,这可是大事,顾嬷嬷交代了好几遍了,可不能出了篓子。

沈薇从善如流,拍迈过了燃烧旺盛的火盆,丫鬟们不由拍手叫好,簇拥着她继续朝里走。

“快,快,热水准备好了吗?要沐浴更衣!”梨花如大管家一般里外张罗着。

木桶里水温正好,沈薇看到桶面上漂浮着什么东西,梨花解释道:“,水里放了艾草,最是驱毒辟邪了。”这也仕嬷嬷交代的。洗了艾水澡就能把霉气都去掉!

沈薇虽不相信,但也欣然接受,总归是大家的一片心意。

洗了澡换了衣,沈薇在丫鬟贴心地服侍下享用早饭,吃罢早饭沈薇宣布:“赏钱,每人赏一月月钱,外加一套衣裳。”

自己跪祠堂,连带着院中下人也跟着不安惶恐,现在首要的就是安稳人心,而沈薇的办法就是如此任性而土豪。

果然,此消息一出,风华院上下欢呼不已,人人兴奋,引得修院子的工匠诧异不已,等知道了缘由,不由羡慕起来,这位四可真是大方的主子呀!一看就是受宠的,不然,世子爷能给扩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