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贵妾/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晋王府也接到了同样的赐婚圣旨,晋王爷面色淡淡,虽然徐佑是他的长子,但他对这个长子向来不在意,所以长子娶谁都无关紧要。既然皇兄下旨赐婚,那就娶吧,忠武侯府倒也不算丢了晋王府的脸面。

跪在地上接旨的晋王妃却愤怒得想要撕碎那道圣旨,宣旨的太监一走她就立刻回了后院,一刻都没停留。

徐佑手捧着明黄圣旨,在众兄弟的恭喜声中神色淡然,实则心情却很好。

晋王爷追着王妃进了后院,“王妃呢?”看着空无一人的外厅他问道。华烟听到声音从里头掀帘出来,边朝里头示意边行礼。

晋王爷便踱进了内室,见王妃正背对着坐在床上轻声啜泣,便坐过去扳过她的身子,“怎么了这是?”接过华烟递给的帕子给她擦泪。

晋王妃却不领情,拧着身子又转了过去。

晋王爷也不恼,轻声哄她,“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哪儿惹你不高兴了?好了,好了,天大的事有本王为你做主呢。”

晋王妃抽噎了一会,才道:“圣上这是何意?这不是明着指责妾身苛待佑哥儿吗?妾身嫁入王府二十余年,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对佑哥儿,妾身也尽心尽力,圣上这不是打妾身的脸吗?”

晋王爷一听是为这事,顿时松了一口气,劝道:“这你可就想多了,皇兄本就多疼佑哥儿三分,关心她的终身大事是正常,哪里是针对你了?好了,你的辛劳我都看在眼里呢,没有人怪你。”妇道人家就是爱多想。

晋王妃还是抽抽噎噎,“怎能不让妾身多想?妾身正忙着给佑哥儿相看,连娘家侄女都接过来挑选了,圣上此时却赐婚,这不是明摆着对妾身有意见吗?妾身都和大哥大嫂商量好了,妾身要怎么给大哥大嫂交代?”

“本王知道你待佑哥儿的好,既然皇兄赐了婚,不是还省得你操心了吗?忠武侯府的门第倒不算辱没了佑哥儿,你是他母妃,纳吉下聘的事情还得劳王妃多辛苦了。”晋王爷轻声道,想了想又道:“至于大舅兄那里,王妃若觉得过意不去,不妨给佑哥儿纳个贵妾,这样你也多个说话的知心人。”

晋王妃这才破涕为笑,娇嗔着横了晋王爷一眼,道:“佑哥儿也是妾身从小看到大的,他的婚事妾身自然会用心打理。不过圣上给咱们佑哥儿赐婚的这位沈四小姐听说身子骨不大好,还在乡下祖宅调养了好几年,子嗣上妾身很担心啊!”晋王妃蹙着眉,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

晋王妃的心思转得可真快,之前的打算因赐婚落了空,她立刻就能谋算下一个,势必要把侄女塞到徐佑的身边。

“还有这事?”晋王爷诧异,“不会是传言吧?”皇兄那么疼佑哥儿,怎么会给他赐个子嗣上艰难的姑娘?

晋王妃又横了晋王爷一眼,“妾身还能骗您?实则是这位沈四小姐原本有门自小订下的娃娃亲,就是永宁侯府的世子,他家就因为沈四小姐身子骨不好,这才退婚改聘了她的嫡妹,这事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王爷是做大事的人自然不曾关注,妾身深处后宅哪能不知道这些事?”

晋王爷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半天才道:“赐婚的圣旨都下来,这门婚事再无反悔的余地,既然那沈氏身子骨不好,那就更得给佑哥儿纳贵妾,总不能让他绝了后嗣。这事她多上心一些。”如果说之前提起纳贵妾只是安慰王妃,现在他却打心底里决定一定得给佑哥儿纳个贵妾。

晋王爷这对夫妻可真是好笑,彼此心里都清楚地知道徐佑能有子嗣的希望十分渺茫,偏还一个个说得理直气壮,就不知是骗自己呢还是骗别人呢?

晋王妃见心愿得逞,面上露出笑容,“是,妾身一定会好生给佑哥儿打算。”

沈雪自前院回来整个人就处于盛怒状态,赐婚,沈薇那个贱人居然被赐婚给了晋王府的大公子,这是多么大荣耀啊!

自她得了永宁侯府的这桩婚事,她就觉得她终于压了沈薇一头,可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可笑。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贱人嫁得比她好?她哪里不如那个乡下长大的村姑?

她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一想到这她就恨得抓心抓肺。再一想到沈薇手里握着的大笔嫁妆,对比自己那寒酸的嫁妆,她就恨不得立刻冲到风华院打砸一番。

不行,她得去见娘亲,娘亲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呢。

其实身在小佛堂的刘氏已经知道了这个让她万分震惊又痛恨的消息。

麦嬷嬷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斜睨着跪在蒲团上的刘氏,嗤笑着说道:“看到没?这都是府里赏下来的好酒好菜。知道府里有什么喜事吗?”

见曾经风光一时的三夫人只是闭目念经不搭理她,麦嬷嬷又嗤笑了一声,“这可是一桩天大的喜事,圣上给咱们侯府的小姐赐婚了,知道是哪位小姐不?对,就是四小姐。知道赐婚的对象是谁不?说出来真是让人不敢相信,晋王府的大公子啊!所以主子们高兴,为了让大家都沾沾四小姐的喜气,阖府上下都得了赏赐。”说着捏着小酒盅一口喝尽。

刘氏猛地睁开眼睛,眼里发出骇人的光芒,“不可能!”怎么可能?圣上怎么可能给那个贱丫头赐婚?还是神仙般人物的晋王府大公子,她也配?

“怎么不可能了?圣旨都已经下了,咱们的四小姐板上钉钉是晋王府的大少夫人。啧啧,咱们四小姐就是命好,侯爷看重,自个的前程又好,是咱们府里的头一份呢。”麦嬷嬷夹了一颗花生米丢给嘴里,咬得咔吧响。

刘氏却一下子扑过去,抓住麦嬷嬷的胳膊,“你说谎,这不是真的!那个死丫头怎么可能嫁那么好?不可能,绝不可能!”她眼神怔楞着,像是魔怔了似的。

麦嬷嬷被刘氏抓得生疼,想把她推开又有些不敢,只好嚷嚷道:“三夫人你这是干什么?老奴好心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你莫不是高兴坏了?你若不信可以问五小姐呀,接旨的时候主子们都在场。”她眼尖瞅到门外的五小姐慌忙喊道。

刘氏也看到了女儿,立刻松开了麦嬷嬷扑过去抓住女儿,“雪姐儿,你告诉娘这不是真的,圣上真的赐婚了?”她紧盯着女儿的脸,期待着女儿摇头。

沈雪却沉重地点了点头,道:“是真的,娘,圣上真的给姐姐赐婚了,姐姐就要嫁进晋王府了。”天知道说出这番话是多么的艰难。

“是真的!是真的!”刘氏嘴里念叨着,失魂落魄地松开了手跌坐在地上,然后自个呵呵地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直至流出了满脸泪水。

是真的,这是真的,沈薇那个贱丫头真的要嫁入高门了,那她和她的儿女怎么办?她这十多年岂不是一场笑话?

哈哈,哈哈,笑话,笑话啊!即便她出了这个小佛堂又有何用?那个贱丫头再也不是她能拿捏得了的了。

刘氏的笑声让麦嬷嬷和沈雪都觉得毛骨悚然,三夫人别是疯了吧?麦嬷嬷赶紧出去,生怕刘氏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沈雪硬着头皮上前,“娘,您怎么了?”

刘氏却一脸呆滞,只嘴里念叨着“是真的,是真的”,像是失了魂似的。

沈雪喊了半天也没把刘氏喊醒,她心中苦涩极了,满心的话一句说不出来,还得为娘亲担心。而造成这一切的人是谁?是沈薇,是风华院那个贱人!沈雪握紧拳头,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芝姨娘得知了赐婚的消息也很震惊,震惊过后又为四小姐高兴,四小姐有本事得了这么一门好亲事,对自个女儿也是有益的。妹妹是晋王府的大少夫人,文家只要是个拎得清的就会高看女儿一眼。

她又怕女儿再牛心左性想不开,赶紧去女儿屋子劝说。

沈樱正在绣枕套,安静地坐在那里,微垂着头,脚边放着个针线篮子。芝姨娘的心一下子就醉了,这是她的女儿,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亲生女儿,从牙牙学语长到如花似玉,一晃都要嫁人了。想到女儿就要离开她嫁到夫家,芝姨娘的心里又是酸涩又是不舍。

“姨娘来了。”沈樱抬起头招呼道。

芝姨娘过去坐在她边上,拿起她的绣活看了看,道:“姨娘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停了一下又道:“你也不要一天到晚地坐着不动,别把眼睛熬坏了,一些不重要的就交给身边的丫鬟去做。”

沈樱点点头,看着她姨娘却笑了,“姨娘,我知道您的来意,您是想劝我看开点不要去嫉妒怨恨四妹妹吧?您放心吧,我心里头明白着呢。”

一番话说得芝姨娘目瞪口呆,沈樱的心里忽然便很愧疚,她这副争强好胜的性子,姨娘一定为她操了很多心吧?

“姨娘,我长大了,也懂事了。四妹妹能得这门婚事是她的缘法,我只会祝福不会怨恨嫉妒的,四妹妹这人不错,以前是我想左了,都是亲姐妹,有什么好争的?何况四妹妹嫁得好与我也是有好处的,姨娘放心吧,等到了文家我一定好生过日子。”沈樱认真说道。

芝姨娘的眼泪就突然地涌了出来,她揽着女儿拍着她的后背,哽咽着说:“好,好,我的樱姐儿终于长大了。”

沈樱把头放在芝姨娘的肩上,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心里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秀姨娘和沈月这对母女也在说话。

“四小姐的命可真好,圣上赐婚,满京城的小姐能有几个?”秀姨娘一脸羡慕地说。

沈月点头,眼里闪过嫉妒,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她这位四姐姐可真好命,晋王府的大公子可是全京城闺秀梦寐以求的好婚事呀!虽然她年纪小,但她知道的却不少呢。

“姨娘,明儿您再仔细帮我瞧瞧,我想给四姐姐绣些东西。”沈月道,她手头没有多少银子,也置办不来什么好物件,唯一能拿出手的不过是绣活,怎么说也是她的一番心意。

秀姨娘欣慰地点头,“月姐儿能这样想就对了。”

沈月心道:四姐姐嫁得那么好,她自然得巴着些,她不是不嫉妒,只是看到了夫人的下场她哪敢再有小心思?索性她还小,等她到了说亲的年纪四姐姐早就在晋王府站稳脚跟了,现在跟四姐姐处好关系,以后也能靠着她得一门好亲事,毕竟她们是亲姐妹。

二房的赵氏也在训女儿,“看见没?会咬人的狗不叫。别看你们四姐姐成天窝在风华院里不爱动弹,但人家就有本事得了圣上的赐婚,这是一门多好的婚事啊!你们俩也学着点,有眼力劲点,别成天窝在屋子里,也常去你们四姐姐那走动走动,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你们都是一个府里头的亲姐妹,她好了还能不带携带携你们?”

“娘,知道了。”沈萱有气无力地道,她娘都快说一个时辰了,也不嫌累得慌。

“知道,知道个屁!”赵氏看着女儿那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这么爽利的人怎么就生出个这样的女儿,软绵绵的,蔫趴趴的,“成天写什么湿呀干呀的,能写出朵花来?别听你们夫子瞎胡说,才女,才女能当饭吃?姑娘家最主要的是嫁个好夫家。打明儿起,萱姐儿,还有冰姐儿全都去你们四姐姐那玩,多说些好话小不了你!”赵氏真是恨铁不成钢,要是她的萱姐儿得了这门婚事,她这辈子还愁什么?

深夜,窗外繁星点点,月亮慵懒地打着哈欠。徐大公子再一次光临了沈薇的闺房。

嗖,一枚铜钱迎面飞来,徐佑无奈地接住了,失笑,这小丫头,还挺记仇!

沈薇靠在床头,斜睨着这个半夜闯入的小贼,没好气地道:“你又来干吗?”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生气了?”徐佑轻笑一声,态度良好,真是个坏脾气的小丫头呀!不过怎么越看越觉得心里高兴呢?

“谁敢生徐大公子的气呀?”沈薇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道。

沈薇就是觉得憋屈,你说负责就负责,你说娶就来圣旨赐婚,啥都你说得算我算什么?沈薇主控权掌惯了,现在被动的感觉她一点都不喜欢。

“真生气了?”徐佑问道,想了想还真不明白她气什么,不过我们的徐大公子有个优点,那就是不耻下问。“你为何生气呢?”

沈薇翻了个白眼,看着这个不要脸的蛇精病已经由椅子上改成坐在她床边了,若不是怕动静大惊醒外头的值夜丫鬟,她真想一脚把他踹下床。

“赐婚?”沈薇言简意赅地道。圣旨一下,别说没法拒绝,就是以后连和离都不成了,这不是断了她的后路吗?难不成只能走弑夫一途了?可这么赏心悦目的美男若是死了,还真有些不落忍的。

徐佑一怔,然后解释道:“我本来是想请长公主提亲的,谁知事情有变,只好请圣上赐婚了,其实不都一样吗?”

沈薇特别敏锐,迅速捕捉到“事情有变”四个字,是什么样的事情连长公主的分量都不够需要请动圣上赐婚的?一想到这沈薇就觉得头疼。

“谁问你这个了?”沈薇瞪了徐佑一眼道。心里暗恨自己不争气,不就多看了几眼美男吗?至于以后的人生都陷进漩涡中吗?

说来说去都是美色惹的祸,若是徐大公子长得丑点,磕碜点,不能见人点,她也能狠狠心豁出去把他给咔嚓了。可人家徐大公子偏长得如花似玉还对她的胃口,下不去手哇!沈薇一边摇头一边大恨。

“还是你不想嫁给我?”徐佑看着沈薇脸上变幻的表情,突然问。

“我根本就不想嫁人好不好。”沈薇吐口而出。

“这有何区别?”徐佑皱着眉,心道:这小丫头不想嫁给他,事情有些棘手呀!

“区别大了去了,我只是不想嫁人,又不是针对你的。”沈薇解释道。徐美男皱眉头的样子可好看了,她刚才都差点看呆住了。不行,此人太过危险,不能与之过多接触。

“哦,这样啊。”徐佑放下心来,只要不是不想嫁给他就行。不过这小丫头的想法还真奇特,十五六岁的少女不是情窦初开吗?咋就不想嫁人呢?“为何?”

“嫁人有什么好?”沈薇反问。

“嫁人有什么不好?”徐佑也问。

沈薇看着徐佑那认真的表情,忽然泄气了,这只是她的想法,全大雍可能也只有她一个人这样想。她能给他解释清楚吗?他又能接受她的解释吗?圣旨都下了,她和他早就绑在一起了,再来说这些有意思吗?

“麻烦,我很讨厌麻烦。”沈薇尽量简单的说。

“麻烦?”徐佑一怔,脸上全是不解,嫁人和麻烦有关系吗?有吗?没有吧。

沈薇一眼就看穿了徐佑的想法,恨恨说道:“你虽然是晋王府的嫡长子,但现任王妃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吧?她自个有三个亲生的儿子,能待你好了?你父王对你也不怎么样吧?不然晋王府世子也不能落到你弟弟的头上,不要跟我说是因为你身体不好,你父王若是疼你,你身体不好不是更该让你做世子吗?反正那个身体好的可以去挣自己的前程。你们晋王府肯定是人家一家相亲相爱,你就是个碍眼的。你说我嫁过去能有什么好?这么多的麻烦想想就烦!”一个小小的忠武侯府就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晋王府就更多了吧?她真的不想关在后院跟一群女人成天斗得跟乌鸡眼似的。

烦!烦!烦!

徐佑怔了一下,然后笑了,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好看极了!

真是个聪明的丫头呀!徐佑感叹着。他更不想放手了怎么办?二十二年的人生中他头一回生出想要,他想他若是错过这个有意思的小丫头,他以后的人生再也不会有乐趣了。

徐佑伸出手去触摸沈薇的脸,徐徐靠近,几乎都要碰到她的鼻尖,“不会有麻烦,我保证你会有麻烦,即便有,也有我在前头替你挡着。”这小丫头的眼睛可真好看,清丽又不失妩媚,里头有个小人,那是他吗?

沈薇惊得目瞪口呆,昂昂昂,这个不要脸的蛇精病竟然用男色诱惑她,还吃她的嫩豆腐,而自己居然不争气沉迷其中。等沈薇回过神来时徐佑已经轻笑着退到窗边,“小丫头,等着我来下聘礼!”

沈薇真想一巴掌把他扇到乌拉国去,徐美男的画风怎么说变就变呢?高冷华贵呢?清越傲然呢?整个就是一死不要脸的臭流氓。

沈薇气得诅咒了大半夜,第二天意料之中的睡过头了,不过她不用请安,想睡多久睡多久。

------题外话------

32章评价票,和和在新人PK榜的第六名,很是惊喜了一下!谢谢妞儿们的支持啦!

再啰嗦一下沈薇下聘之类的琐事,就该上战场了,会更加精彩的,期待一下吧。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