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敌袭/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薇带走的人不多,但也不少。护院她带走了一多半,除此之外还有梨花桃花及湘眉嫂子母女俩。

前院苏先生留下来策应,其实她是很想带走苏先生的,这可是个万能军师,有他在身边自己能少浪费多少脑细胞。

可京中她必须留一个能掌大局的人,此人非苏先生莫属了。

桃枝和荷花也留了下来,走之前沈薇把两人叫进了屋子,“此次我去大觉寺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五个月才能回来,你俩能不能把咱们的院子看住?”

荷花一听小姐不带她去,心里有些许失望,又听到小姐郑重其事地对她委以重任,激动地直点头,“小姐放心,奴婢指定把咱们院子守好。”

桃枝心中却是已经,她到底比荷花大上两岁,又是府里长大的,最近府里紧张的氛围她自然有所感觉,现在有听小姐说三五个月不回来,心里便有些发紧。

然桃枝亦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是小姐对自己的看重,便也认真说道:“奴婢定帮小姐守好院子。”

沈薇心中满意,勾起唇角说道:“即便小姐我不在府里,你们也不用怕,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不要主动惹麻烦,但麻烦惹上们也不要害怕,只要你们占着理,小姐我就全替你们兜着。遇到不决的事情可以去前院问计少爷,苏先生和顾嬷嬷。”

想了想沈薇又吩咐了一句,“月桂的伤还没好,继续养着,以前用什么药喝什么补汤,今后仍要一样。”她怕她不在府里会有人苛待了月桂,其实沈薇是极想带月桂走的,她功夫不错,不会拖后腿,可惜月桂的伤还没好。

“奴婢都记下了。”桃枝和荷花恭敬答道,尤其是桃枝,身侧的手不由攥紧,心底有股隐隐地兴奋。她都感觉到了,这对她是个好机会,只要她能在小姐不在的日子守住风华院,那她今后在小姐眼里就跟梨花荷花一样了。

沈薇刚上了马车,沈珏就拦在马车前了。沈薇无奈,只好招他上来,“怎么没去学堂?”

沈珏微皱着眉,看着她姐姐身上的素衣,“姐姐是要去西疆吗?”水仙和顾嬷嬷说姐姐要去大觉寺为祖父祈福,可他知道不是这样的,去个大觉寺哪里需要带这么多的护院?还有欧阳师傅,昨儿他都看到他擦枪了。

“谁跟你说的?”沈薇很意外沈珏的敏锐,她要去西疆可一点口风都没露出来,连梨花都不知道呢。

“别管谁跟我说的,你告诉我是不是?”沈珏紧盯着姐姐,大有得不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架势。

既然这小子自己猜到了,沈薇便也不准备瞒他,点头道:“是!祖父中箭昏迷,我不大放心,过去看看。”顺便给你挣个锦绣前程,后面的这句她实在心里说的。

“那我也去。”沈珏知道姐姐做下的决定便不会更改,可西疆正两军交战,太危险了。虽然姐姐挺厉害,但到底是姑娘家,他不放心。

“不行。”沈薇一口回绝,对上弟弟倔强的眼神,心中一软,拍着他的肩道:“该让你去的时候你就是不想去我也会拿鞭子抽着你去,可现在还没到你去的时候。你现在的任务是留在京中好生读书,跟着苏先生多学本领。”

沈珏站着不动,丝毫不肯妥协。

“珏哥儿,听话!”沈薇直视着他的眼睛,“珏哥儿你要知道,不是姐姐想去,而是姐姐不得不去。你看看咱们侯府这两代哪个是能够挑大梁的?祖父若是有个不测,咱们侯府立刻能从云端摔下。祖父点了姐姐也是没法,谁让咱们侯府的男丁都不行呢?姐姐知道你心疼我,那你就更该好生的学本事,但在你长大之前,学好本领之前,姐姐先替你撑着。”

沈珏眼睛都红了,里面有盈盈泪光,他咬着嘴唇,倔强地看着比自己其实大不了几岁的姐姐,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姐姐要小心,我会看好咱们院子的。”

沈薇看着脊梁挺得直直的小小男子汉,笑了,那笑容是那么的惊艳和璀璨。

沈珏望着姐姐的马车渐行渐远,身侧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姐姐是为了他,本该在闺阁无忧的姐姐为了他却要去西疆那么危险的地方!他要快一点长大,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姐姐。

梨花和湘眉嫂子是到了大觉寺才知道小姐是要去西疆的,不由大吃一惊,“小姐,这也太危险了。”战场上刀枪无眼,小姐若是伤着了怎生是好?

沈薇道:“我意已决,但我不在大觉寺的消息不能传出去。我本就是来为祖父祈福的,我走之后你们就关在小院里礼佛念经,尽量少出去。我给你们留四个通拳脚的婆子,一会有个人过来,你们就把她当我服侍。”

正说着就从外面进来一个头戴帷帽的姑娘,身上穿着和沈薇一样的衣裳,那身段看着和沈薇又七八分相似。进了屋也不说话,只朝着沈薇福身行礼。

“小姐,这?”梨花又是一惊。

沈薇解释道:“这是素娘,我走后就由她假扮我,素娘,把帷帽拿下来给她们瞧瞧。”

素娘这才出声,“是。”她取下头上的帷帽,梨花和湘眉嫂子看到她连头上的钗子都和小姐一样,再瞧那张脸,提起的心才慢慢放下,还好,还好,和小姐只有二三分相似。

沈薇进内室换了身衣裳就准备离开,梨花却拉住了她的袖子,“小姐,您把奴婢带着吧,您身边总得有个人服侍。”小姐只带了桃花,这一路上估计连口热汤都喝不上。

“不行,你是我身边的大丫鬟,你若是不在,别人会怀疑的。”沈薇一口回绝。

“那小姐您把奴婢带走吧。”湘眉嫂子也忍不住地说,自小姐救了她们母女俩,就一直待她们不薄,也不让她签卖身契,就这么白花银子养着。她是个知恩的人,早就想报答小姐一二了。

“也不行,妞妞还小,离不开你,而且有你在,梨花遇事也好有个人商量。”沈薇同样回绝了,“好了,就这样吧,我得赶紧走了,你们自个保重。”

沈薇说着抬步朝外而去,梨花的呼喊还没出口,她就已经出了院门了。梨花恨恨地跺脚,沮丧极了。

湘眉嫂子到底年长,很快回过神来,道:“梨花姑娘,咱们还是按小姐的吩咐行事吧,打现在开始咱们就开始吃斋抄佛经吧,斋饭自有陈婆子她们去取,这些日子咱们就不要出院门了。还有素娘小姐,您屋里请。”

湘眉嫂子很快就镇定下来,把那素娘当小姐一般恭敬。

那素娘也是个机敏的,丝毫不拿乔,福身一礼就朝着内室去了。

湘眉嫂子和梨花对视一眼,心想: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不算难熬。

沈薇这一回把能带的人手全带上了,分了两路走,一路佯装走镖,由张雄领头押着两万石粮食。一路扮作商队,由钱豹曲海郭旭领着押着一万石的粮食。

沈薇便跟着钱豹曲海这一队走,途经沈家庄的时候她让郭旭留了下来。这场战争谁也不知道要打多久,三万石粮食听起来很多,其实也不过就勉强够八万大军耗用一个月的,一个月之后呢?全指着朝廷哪行呀!

所以还得留个人在沈家庄继续收购粮食,嗯,密室里还藏着一批粮食呢,实在不行先弄出来用着。

因为心忧西疆战情,沈薇一行便全速赶路,两天才歇息一次。他们人多,可以轮流休息,但马匹不行。

第六天的黄昏,商队停歇在一处山坡,山坡下有河,山坡上面是山林。

曲海一声令下,大家伙赶紧生火做饭,整个山坡都喧嚣起来。沈薇扶着桃花的手下了马车,她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脚,看到天边残阳如血。

“公子,喝口水吧。”同样男装打扮的女暗卫小迪递过水囊。小迪今年十七岁了,长得特别普通,但一身轻身功夫练得出神入化,是打探消息的好手。

沈薇接过猛灌了几大口,然后递给身边的桃花,桃花咕嘟嘟喝了一大气,看样子是渴极了。沈薇嘴角抽搐一下,她知道这丫头其实是在马车上点心吃多了。

“公子,您想吃点什么?”小迪接过水囊又问道。

一旁的桃花眼睛就亮了起来,沈薇心中好笑,真是的,跟饿了八百辈子似的,这一路也没少了她的吃的呀!

什么酱肘子,各种点心,蜜饯果子,外加各种食材可是带了两马车。这都是曲海张罗的,他说了,“再是辛苦也不能苦着小姐,三万石的粮食都备齐了,哪缺小姐这一口吃的?小姐金尊玉贵的侯府千金能跟那些糙汉子一样啃干粮吗?”

小迪有一双巧手,一双化腐朽为神奇的巧手,所以这一路沈薇虽然风尘仆仆,但在吃食上却很舒心。

“随便吧。”沈薇一点都不挑剔,也是她信任小迪的厨艺。

小迪微一思考就道:“那属下给公子熬点鱼汤喝喝吧。”

“哪里来的鱼?”沈薇很奇怪,她可不记得她们还带了鱼,即便带了,也是干鱼吧。

小迪手一指山坡下道:“那不是有条河吗?里头肯定有鱼,属下去抓几条。”

“我也要去,小迪姐姐,我也要去抓鱼。”桃花欢呼一声,扯着小迪的衣袖就跟她去了,沈薇莞尔一笑,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了下来。

他们这队商队有一百五六十人,其中三分之一是来自沈家庄的后生,他们得知这回小姐要带他们去战场上杀敌立功,个个摩拳擦掌,十分兴奋。

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沈绍勇那小子不过比他们早几个月去西疆,现在都已经是七品的把总了。当初练武的时候谁也不比谁差,沈绍勇那小子都能做把总,自己也行。

大家伙说着笑着忙碌着,捡柴,打猎,打水,生火——有条不紊地分工合作着,打沈薇身旁经过时都恭敬地唤一声公子,其实人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的小姐,带着他们过好日子的小姐,他们对沈薇的尊敬是发自肺腑的。

“公子累了吧?”曲海笑呵呵地来到沈薇身旁。

沈薇也笑笑,“还好。”然后歪着脑袋打趣,“曲叔精神头不错啊!”曲海是整个押运队伍中年纪最大的,而且不会功夫。

“公子见笑了,属下只是走惯了罢了。”曲海依旧呵呵笑,他打年轻时起就跟着商队外出,不再出门也不过最近几年,年轻时打下的底子哪里那么容易丢?他的经验丰富着呢。

“曲叔看照这样的速度咱们得多久到西疆?”沈薇问,听说快马加鞭从京城到西疆要十天,现在都第六天了,也不知道祖父醒了没有,伤势怎么样了,她有些心焦。

“估计还得十天吧。”曲海想了想才道。

沈薇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十天!战场上瞬息万变,谁也说不好这十天里西疆会有多大的变化。沈薇最担心的还是粮草问题,虽说朝廷也派了武烈将军给西疆送粮草,但说不好他们还没有自己这商队先到呢。

西疆的粮草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吗?

“曲叔,能不能再快点,我怕祖父等急了。”沈薇看向曲海。

曲海也知道西疆等着粮草救命,低头沉思了一会,道:“那从今夜起咱们改为两天歇半宿,估摸着能提前两三天到。”

“成,就这么办吧。”沈薇一锤定音。

“好,属下一会就传令下去。”曲海郑重说道。

两个人说话时欧阳奈就抱臂站在沈薇不远的地方,他看着夕阳慢慢落下,心里也是火煎火燎。他是侯爷捡的孤儿,虽说跟了四小姐,但听到侯爷中箭昏迷的时候他还是恨不得立刻飞到西疆战场。

小姐和曲掌柜的谈话他也听到了,其实给他一匹快马,不用十天,他八天就能赶到西疆了,可是这话他张不开嘴跟小姐提呀!

一股诱人的香味传来,沈薇忽然觉得好饿,抬头循着香味找去,是小迪和桃花熬得鱼汤,边上柳大夫还朝里面指点着什么。

沈薇走过去,“还真抓到了鱼,真香啊!”说着使劲嗅了嗅,她觉得更饿了。

桃花兴奋地比手画脚,“公子,公子,小迪姐姐可厉害啦,抓了好多条呢,桃花也抓到了两条。”

沈薇失笑,这丫头的重点是后面一句吧?“桃花也很厉害,今儿我是沾了桃花的光。”沈薇毫不吝啬她的夸赞。

桃花便裂开嘴笑了,本来就不胖的小脸似乎更瘦了,吃这么多怎么就不长点肉呢?沈薇也好操心啊!

“柳大夫可还好?”沈薇亲切地问。

柳世权捶捶腿自嘲:“老喽,哪里能和这些年轻人比,光是坐在车子属下就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他倒说得是实话,他虽然没像官老爷那般养优处尊,但除了上山草药还真没受过什么苦。

“辛苦柳大夫了。”沈薇有些过意不去,说好带人家来京城享福的,现在却要千里奔波。

柳世权却正色道:“看公子说的,这是属下自己愿意的。”来之前小姐询问过他的意思,是他自己愿意来的。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杀敌报国的梦,无关年龄大小。柳世权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赶上这么个机会,虽然他不能亲自拿刀上阵杀敌,但他会医术呀,可以救治受伤的士兵,也算是为国尽忠了。

“小姐,鱼汤好了,您先尝尝。”小迪端着碗恭敬地递过来。

沈薇接过碗吹了吹,慢慢喝了一小口,那鲜香立刻刺激她的味蕾,让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好喝!小迪的手艺又精进了。”沈薇夸赞,“都喝呀,愣着干吗?桃花,还要公子我给你盛吗?小迪你也喝,给柳大夫,曲叔,钱豹都送一碗去。”沈薇目测着锅里的鱼汤,嗯,应该够他们分的。

“那属下就不客气了。”柳世权把干粮泡在鱼汤里,希里呼噜就喝了起来。

沈薇也学着他的样子把干粮泡在鱼汤中,一大海碗鱼汤下肚,虽然额头上冒汗,但整个人都无比舒坦。

吃饱了饭,众人就准备歇息了,守夜巡视等琐事并不需要沈薇操心,她从车里拖出简易帐篷,带着小迪就钻了进去。桃花则直接睡在马车上,她个子小,睡得开。

赶了两天的路,沈薇是真的累坏了,头一沾到枕头上立刻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也不知睡了多久,沈薇猛地睁开了眼睛,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远远的,隐隐约约地传入耳中。她不由警惕起来,然后就看到睡她身边的小迪也猛地睁开了眼睛。

沈薇向她投去询问的目光,小迪对着她肯定地轻点了下头。沈薇立刻爬起钻出帐篷,大吼一声道:“敌袭,列阵,灭火。”

沈薇吼过一声后,营地上立刻响起了尖锐的哨声,整个营地顿时动了起来。

歇息前他们就把所有的车辆和马匹聚集在一起,敌袭的哨声响过之后,众人立刻起身摸家伙站到指定位置,背靠着背把车辆围在中间。

火堆已经熄灭,众人握着武器严阵以待着,已经能隐约听到马蹄声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