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冲杀/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沈薇屏住呼吸,仔细倾听。

“公子,约有八十人左右,似乎都是好马。”小迪戒备地守在沈薇身侧,小声提醒道。

沈薇点了下头,这个人数和她推测的差不多,只是她不比小迪术业有专攻,听不出马匹的好坏。

几乎是一瞬间沈薇就作出了决定,“敌人约有八十左右,大家沉住气不要慌,听各领队号令,暗卫,策应。”

来的路上沈薇就和大家商议过了,这一路若是顺利还好,若是遇到敌人该怎么办?于是他们订下策略:把所有能战的人每二十人编为一队,每队选出一个领队,各队之间要相互配合。

至于暗卫策应则是沈薇的一点私心,这些人虽然也操练了很久,但大多都没见过血,遇上敌人难免手忙脚乱。沈薇这才带出二十暗卫,就让他们不需动手,只需每人看好十人,有危险及时施救,不让他们无妄丢了性命。

沈薇既然把他们带出来了,就希望尽可能地把他们再全都平安地带回去。

马蹄声更近了,在寂静的夜里像擂鼓一样响。沈薇目力极好,都可以看见前方隐约的黑影了。而紧握着兵器的众人则瞪大双眼,精神亢奋着,胸口的那颗心似乎都要跳出来一般。

在路上他们已经演习了三次,这一次真的遇上了敌人,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多杀敌,不给公子丢脸。

近了,更近了了。

眼看着如风一般的马队就要碾压过来,就听一队二队的领队齐声大吼:“一队二队射。”紧接着是三队四队,五队六队——箭羽如蝗虫一般飞向马队。

马队根本就没防备,被射了一个措手不及。人仰马嘶,惨叫声不绝。

“不好,有劲敌,快操家伙。”敌方有人大吼了一声,纷纷勒住马匹,有人趁乱点起了火把,虽然立刻便被沈薇给射灭了,但敌人还是看见了沈薇这边的车辆,“兄弟们上啊,是肥羊。”声音里带着兴奋。

沈薇吼道:“围。”

众人便如下山的猛虎嗷嗷叫着扑了上去,以小队为单位分割战场。在人数上面沈薇这边本就占了优势,二十人围打十人自然轻松,而且还懂得相互配合,还有暗卫跟着掠阵,极大地弥补了他们没见过血没有经验的弱点。

黑夜是很好的掩护色,因为看不清,所以就没有白天看到那些残臂断肢的不适感。大家越战越勇,势必要把敌人消灭干净。

桃花早就按捺不住冲了出去,她和几个没派上任务的暗卫专门溜边捡漏,看到有那想要逃走的就上前给上一棍子,小姐说了不能放走一人,免得走漏了风声。她不懂什么走漏风声,只把小姐的话牢牢记在心里:不放走一个人。

暗卫们看到这么个小丫头如此简单残暴,再次集体抽搐嘴角。就是他们这些大男人也没像桃花一样拿杀人当杀鸡呀!四小姐这是从哪扒拉出来的怪丫头?

这场战斗几乎是单方面的屠杀,绝对势力的碾压,一时间战场上惨叫声不绝。有那机灵的一看都十个人打一个实在插不上手了,就趁机把敌人的马屁牵过来聚到一块,小姐交代了,这可都是战利品,得学会过日子。

一个时辰后战斗结束,抓了几个活口,其余的全都歼灭。

火把点起来了,照得黑夜跟白天一样。钱豹带人打扫战场,沈薇和欧阳奈一起审问抓到的活口。

这才得知这一帮子人全是什么二龙山上的土匪,二郎山就在离西疆边城约一百里的地方。这一回他们趁着大雍跟西凉开战,就想跟在后头捡点便宜,本来他们是想打劫朝廷的押粮队的,没想到阴差阳错撞上了沈薇这群人,也真够倒霉的。

沈薇心中腹诽:就这么点子人还想抢劫朝廷粮草?送死还差不多。沈薇猜得还真没错,二龙山大当家和二当家不和,大当家把二当家支出来可不就是送死的嘛。

“可知道西疆边城的最新消息。”沈薇随口问道,原没指望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没想到还真有一个活口道:“边城情况不大好哇,沈侯爷至今昏迷不醒,西凉军天天攻城,恐怕是守不住了,所以咱们二当家带兄弟们出来何尝不是寻一条生路。”二龙山离边城太近了,城要是被西凉大军攻破了,二龙山也跑不了。

“你怎么知道沈侯爷至今未醒?”沈薇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活口便道:“哎呦哎这谁不知道?大家都这么说呀,自沈侯爷中箭后至今都没露过面,还有人说沈侯爷死了呢。”

沈薇和欧阳奈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凝重:沈侯爷久未露面,情况不妙啊!

“公子,这五人如何处置?”欧阳奈道。

那几个活口一听,立刻苦苦哀求,想要活命。沈薇不为所动,这可是手上有人命的土匪,要是放了他们走,指不定还会有人被他们祸害,对这样的恶徒,最好的办法是送他们去死一死。

沈薇一示意,便有暗卫过来把活口拖下去处理了。

战场很快打扫完毕,身上的银子和值钱的东西全扒下来,尸体全扔进山林里,兵器马匹全带走。马匹跑了一部分,死伤了一部分,最后一点数还收获了三十多匹好马。

钱豹把银子玉佩之类的玩意拿给沈薇看,沈薇笑笑,大方地一挥手,“给大家伙儿分分吧。”这点子东西她还不看在眼里,但对大家来说却是难得的犒赏。她用事实向大家说明了一个道理:看吧,跟着本小姐就有银子拿。

果然,大家伙儿发出了阵阵欢呼,连身上受得伤都不觉得疼了。虽然是完胜,但沈薇这边也因为种种原因轻伤了三十多人,重伤的却是没有。

趁着这股兴奋劲,沈薇决定连夜赶路。这一回她决定带部分人先走,桃花,欧阳奈和小迪是必须带的,除此之外她还带走了七个暗卫和三十最强悍的沈家庄后生。

沈薇弃了马车,和大家一样不分昼夜地骑马,实在坚持不住了才歇息半个时辰,就这样终于在三天后来到西疆边城。

又是黄昏,西天残阳如血。

西凉大军正在攻城,沈薇勒马站在高坡上,放眼望去,目光所及全是黑压压的西凉兵。要到城门下就必须杀出一条血路,怎么办?是找个地方避避等西凉兵退了,还是现在就闯过去?

“公子,咱们冲吧!”沈虎头看着满地的西凉兵,眼底充满了仇恨。

这一路他们也曾途经几个小村庄,无一例外的是这些村庄全都寂静无人,房屋倒塌着,还有火烧过的痕迹。甚至有一个村庄到处都是死人,有老人,有孩童,还有不少青壮,尸体都腐烂了,散发出阵阵恶臭。

“是呀,公子,咱们闯吧!”其他人纷纷附和。

沈薇转身望去,看到一双双充血的眼睛和涨得通红的脸,她身体里的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是呀,大家都不怕,那她还怕什么。她的目光缠绵地望向马上横着的万人斩,心底升起异样的感情,万人斩寂寞已久,这一回就让它饮够西凉人的血吧。

“好!”沈薇郑重点头,随即吩咐道:“呈方阵冲杀进去,不可分散,暗卫在两翼,注意相互配合,咱们只是冲杀,不可做无谓牺牲。”

他们才区区四十人,冲进这几万西凉大军中瞬间便被淹没了,所以绝不可分散,合在一起冲杀倒是还有一战之力。

“是,属下等都明白了。”众人齐声应道。

“那就跟我来吧!”沈薇提着万人斩一马当先冲进西凉大军,桃花和欧阳奈一左一右护在她身边,身后是暗卫和手持清一色长枪的沈家庄后生。

没错,是清一色的长枪,在战场上还有什么兵器能比得上兵器之王长枪的呢?这支小型的长枪队也训练了两年之久了,今日初试锋芒。

沈薇的万人斩也进行了改造,加了一根长柄,端坐马上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易杀敌。

沈薇的万人斩可真厉害,所到之处,刀锋闪过必有人头飞起,好多西凉兵还没反应过来就稀里糊涂地踏上了黄泉路。

桃花也大显神威,一手纵马,一手持着铁棍横扫一片,棍到之处西凉兵无不纷纷倒地。

欧阳奈的长枪犹如出水蛟龙,上下翻飞,几乎是一枪一个,挑得西凉兵哭爹喊娘。

后面跟着的沈家庄后生被鲜血刺激得发狂,谁也不肯示弱,想着杀敌立功,想着升官进爵,想着要为侯爷为小姐争一口气。他们全身的肌肉都兴奋起来,紧握长枪在西凉兵中冲杀起来。

西凉兵怎么也想不到身后还会有人,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沈薇已经带人杀出一条血路了,稳稳向前推进。

“不好啦,大雍的援兵到啦!”西凉兵大声呼喊起来,如潮水一般向后退去。沈薇趁机扩大战场,更多的西凉兵踏上了轮回之路。

沈薇越杀越是兴起,她的身上手上脸上溅满鲜血,身体兴奋着,一双凤眸却格外沉静。有多久没有杀得这么痛快淋漓了?似乎从飞鸾岭之后她就一直憋屈着,尤其是回到京中后,小小的后院让她时常觉得自己是一只困兽,她本是天上展翅翱翔的鹰,怎能适应家雀的生活?

桃花的脸上一直带着诡异的笑容,在她眼里,那一个个西凉兵就如绊脚的土坷垃,把他们清理干净了路才好走,才不会脏了小姐的鞋子。她要保护小姐,再也不让她受伤。

“公子,您看。”护在沈薇身侧的小迪突然出声。

沈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离此处约三十丈的地方有一辆华丽的战车,车上站着两个人,从衣着上身份应该不低。沈薇眼睛一眯,心思如电,“弓箭!”小迪立刻摘下马上的强弓递到她手里。

沈薇站在马镫上,徐徐拉开强弓,箭头瞄准战车上左边的那个人,左为尊,左边那个身份应该更高些。

此刻,外界似乎都安静下来,沈薇的手稳稳的,她的眼里心里只有前面那个人。余晖给她镀上一圈金光,她嘴角扬起一抹冷酷的笑容,此刻她俊美得如一尊天神。

手轻轻一松,箭羽朝着目标疾驰而去。

战车左边的那人似乎感觉到了危险,一转头正对上沈薇那双冰冷而又嗜血的眸子,不由愕然,眼看着箭头已经来到跟前,再避已经来不及,他咬咬牙硬是移动了半个身子,噗!箭头避开要害,从他的后背射了进去,他只觉得后背一疼,整个人朝前趴去。倒下的瞬间脑海里是那个灿烂的笑容。

沈薇遗憾地把强弓递给小迪,她还以为能直接把那人射死,替祖父报了一箭之仇呢。没想到还是差了一点点,她收起脸上的笑容,拿起万人斩继续冲杀起来。

战车上的人一倒,西凉兵顷刻大乱,“不好了,大王子中箭啦,快逃呀!大雍的援军到啦!”

“大王子被杀啦,赶紧逃命吧,妖怪,是妖怪来啦!”

桃花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小小瘦瘦的一团端坐在马上,偏力大无穷,手段还那么残暴,脸上还带着笑容,这哪里是孩子,分明就是个妖怪呀!

西凉兵的心先怯了,战斗力自然就大大下降,沈薇一行人趁机又收割了好多西凉兵的性命。

城头上的大雍将领也发现了西凉军的异状,他们都不记得这是西凉大军的第几次攻城了,只知道驻守西疆的八万大军已经死伤一半了,连侯爷都还躺在床上生死未卜,小粮仓里的粮食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吃完了,现在守在城头上的士兵吃的都是城中老百姓给凑得粮食。

死的士兵一波一波地抬下去,又有新的士兵补充上来。西凉兵如潮水一般吼叫着朝上爬,似乎怎么杀不尽。

在城头指挥的大将方大锤眼珠子都红了,真的要守不住了吗?身后可是一城的百姓呀!他不能做大雍的罪人,哪怕死,也要战死在城头上,决不能后退一步。

“将军,您看那里?”身边的亲卫忽然指着底下的西凉大军中大声吼道。

方大锤抬目望去,只见本来还奋勇向前冲的西凉大军纷纷后退,茫茫西凉大军中有一支小队正朝着城门的方向杀来,他们是何许人?又听到西凉兵喊“大王子中箭了”,谁射的?方大锤一时也蒙圈了。

“将军,莫不是援军到了?”亲卫惊喜地喊道。

方大锤也是脸上一喜,随后立刻摇头,“不可能,咱们派出求援的人昨天才出发,援军不可能来这么快,而且援军也不可能只有这么几十个人。”

两个人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干脆不想,还是认真面对眼前的战斗吧。

“将军,西凉大军退了,咱们要不要?”一个副将匆匆赶来,做了一个追击的动作。

不可否认这个提议让方大锤十分心动,这些日子以来都是被动地挨打,方大锤早就憋了一股气了,现在是个好机会,要不要开城门追击反杀他们一把呢?

最终方大锤还是摇头了,“不行,说不准这是西凉军的计谋呢,咱们可再经不起损失了。”他对当前这诡异的战况摸不明白,哪里敢出城追击?若这是西凉军的诱敌之策呢?岂不就中计了?

“将军,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副将一脸焦急,十分不甘心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方大锤沉思片刻道:“你带五百骑兵出城追击,一发现情况不对立刻回来,其他人在城头掠阵。”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也不舍。

沉重的城门徐徐打开,一支五百人的大雍骑兵立刻冲了出去,朝着退败的西凉大军追杀而去,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公子,咱们的军队反攻了。”沈虎头兴奋地喊。

沈薇眯着眼睛望去,见这支反攻的队伍人数并不是太多,也就几百人的样子,她道了句,“保守了。”但心中也能理解,在情况不明的时候,谨慎方为上策。

“加把劲,多杀几个西凉兵。”沈薇万人斩一举,大声吼道,带头打马回头追杀起逃跑的西凉兵。

西凉兵一见这伙杀神回头追过来了,吓得魂飞魄散,兵器都扔了,拿出吃奶的劲跑呗,真恨不得爹娘给多生两条腿。

可人腿怎么跑得过战马,沈薇带人冲杀了一阵,硬是留下了上前西凉兵的尸体。

“行了,不用再追了。”已经追出去了七八里路,沈薇敏锐地喊了停,再追下去难免西凉兵狗急跳墙。

沈家庄的后生们望着西凉兵仓皇而逃的背影意犹未尽,就好像面前摆着一碗红烧肉却吃不到一样。

“公子,咱们再追一会吧,再多杀几个西凉兵。”有人出声请求道。其他人纷纷跟着附和。

沈薇却不为所动,抬手止住了他们,解释道:“穷寇莫追,逼得紧了,兔子还要咬人呢。咱们还是赶紧回城吧。”

桃花却扬着小脸道:“公子,我还有力气没使完呢。”那意思就是不怕,我会把他们都打死,让他们咬不了人。

沈薇扯过袖子把桃花脸上溅的血擦掉,笑着说道:“知道桃花厉害,不过天晚了,桃花不是饿了吗?咱们回城吃好吃的去。”

一提到吃桃花顿时把西凉兵抛到脑后,开心地道:“嗯,桃花都听公子的。”桃花可聪明啦,小姐穿男装时要喊公子,穿女装时才喊小姐,她一次都没喊错过。

沈薇一行打马回城,正好和那支五百人的队伍迎头碰上,双方都带有几分警惕地勒住了马。

“前面来者何人?”就听对方有人喝问。

沈薇等人还没来及回答,就听到对方又一道惊喜的声音,“欧阳兄弟?欧阳奈!是你小子呀!”那个留着大胡子的领头人满脸高兴地望着欧阳奈。

欧阳奈也很高兴,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大川,是我!这是府里的四公子,侯爷的亲孙子。”欧阳奈指着沈薇介绍道,又指着那个大胡子道:“公子,这是副将王大川,作战最是勇猛。”

沈薇在马上朝王大川拱拱手,那王大川立刻郑重地回礼,“见过四公子,四公子可真不愧是侯爷的亲孙子。”他在城头上可都看见了,这位年少的四公子挥舞着大刀片子,所到之处鸡犬不留,可真是位杀神,不愧为是将门虎子。

再看其他人,个个杀气腾腾,好似从血池中出来一般。哎呦呦,怎么还有个小孩?那小孩手里握着根长长的铁棍,脸上笑嘻嘻的,怪异极了。

可王大川的态度却更加恭敬,就是四公子带着这几十人解了西凉大军的围困,光是这份胆量就令人敬佩的了。

“走,回城。”王大川恭敬地请沈薇走在前面。

沈薇也不客气,一马当先就越了出去,边城就在眼前,也不知道祖父到底怎么样了,她心里惦念着呢。

进了城,方大锤带人迎了过来,等他知道眼前这个立了大功的文弱少年是侯爷的亲孙子,高兴地拍着沈薇的肩膀大笑,“好!好!好!四公子真是好样的!”他心里替侯爷高兴,侯爷有这么出息的孙子,后继有人了啊!

“方将军谬赞了,小子还差得远呢。”沈薇谦虚说道,“敢问方将军,我祖父伤势如何了?”沈薇急切地想知道。

一提起沈侯爷的伤,方大锤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他叹了一口气,道:“侯爷醒倒是醒了,可那箭上有毒,没有解药,军医只能用银针把毒封在胸部,现在侯爷还躺在床上,虚弱着呢。”

沈薇当下就松了一口气,人醒了就好,中毒也没事,她身上带了解百毒的药丸子,即便不能全解,也能缓解一些吧,柳大夫也快到了。

只要祖父没事,那忠武侯府就不会倒,她就还能安心地过她的富贵日子。

“小子着实挂念祖父,还请方将军带小子去见祖父吧。”沈薇请求道。

“这是应该的,四公子这边请。”方大锤爽快道,他现在对沈薇的印象可好啦,恨不得这就是自己儿子才好呢。

啧啧,长得可真是好看,细皮嫩肉的,跟个姑娘似的。可方大锤一点都不敢小瞧,这位四公子杀起人来那是一个彪悍,没见连欧阳奈这个傲小子都对他毕恭毕敬吗?

一进侯府的前院,方大锤就大嗓门地喊起来,“侯爷,侯爷,你看谁来啦!”

然后沈薇就听到她祖父的声音,“你不在城头督战,跑我这来干吗?是谁来了?”

“哎,西凉兵大败而去,属下自然有空来看您呀。”方大锤大步迈进屋里,满面春风地笑道:“侯爷,您家的四公子来了,您是没看见,四公子厉害着呢,一箭就把西凉大大王子给放倒了,带着几十个人硬是在西凉大军中杀出一条血路来,西凉兵一见连他们大王子都被射杀了,立刻就溃不成军了。”

巴拉巴拉,方大锤滔滔不绝地夸赞起沈薇来。

“祖父。”沈薇也进了屋子,就看见她祖父靠在床头,精神不怎么好。

沈侯爷看到浑身是血的孙女不由一怔,随即就笑了,“小四来啦!”下一句便问:“粮草呢?”

沈薇刚刚酝酿的一点子感伤立刻没了,她抽了抽嘴角,道:“在后头呢,我嫌他们走得慢,就带着一小队人快马加鞭先走一步了。”停了一下又故意说道:“幸亏我先来了,不然边城这次危矣。祖父,听说您中了毒,我带了解毒药丸,要不您吃一粒?”沈薇拿出解毒药丸递给边上军医模样的人。

------题外话------

谢谢忆浓妞儿的鲜花!

推荐《不良女仙》作者:屏山不逢:一朝穿越,云照变成了裴云照,遇见了唯一的变数,如何才能百战不殆。不良少女变成不良女仙,狡诈,奸滑,从不按常理出牌。萧纪隐万年掌管锁妖塔,专治狡诈,奸滑,从来都按心情出牌。狐狸师兄,温柔师父,斗智斗勇,其乐无穷。

小剧场

昆仑大比,蜀山长老萧纪隐最后蹁跹而来,看着云照又流血流泪成了第一名,突然露出了不怀好意地笑容。

云照心里一突……完!蛋!了!

“此子甚愚!”大手一挥,指着云照一脸遗憾地说。

十二主峰对她避若瘟疫,纷纷向别人抛出了橄榄枝,唯有她这里门可罗雀。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