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嗨,徐大公子,好久不见哈/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多的猎物除了给军中加餐,沈薇还分出一部分给遗孤院和贫苦老百姓送去,东西不多,却也是份心意。

沈侯爷还特意把沈薇喊过去商量,之后军中除了正常的训练警戒外,每天都要分出一部分人轮流去山上打猎,不仅仅是打猎,遇到能吃的野菜菌子之类的也都会拾掇回来。

天渐渐冷了,不多多储备物资怎么过冬?指望谁都不如依靠自己。西凉大军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着呢,有经验的农人早就说了今冬会异常寒冷,西凉为了生存肯定会再次大举叩边,这场恶战几乎都是可以预见的了。

现在的平静不过是西凉乍然吃了败仗一时没反应过来,沈薇暗暗后悔那支箭上她应该淬上见血封侯的毒液才是,这样西凉大王子肯定没命,西凉内部势力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动荡,就能为边城赢取更多的休整时间了。

这几天沈薇不再带人打猎,而是带着她的人手巡边,勘测地形。哪里有山,哪里有河,哪里适合打伏击,哪里是险关。有两回还深入到了西凉境内,在齐腿深的大草原上遭遇了一小股西凉士兵,结果自然是全歼西凉士兵,满载而归了。

沈薇一直有股深深的担忧,朝廷的粮草怎么还没到边城呢?算算日子,即使他们不像沈薇这般日夜兼程也该到了呀,难不成路上出了什么事?

押运粮草的是武烈将军,是自己好友章可馨的父亲,沈薇的担忧不免又多了几分。她这几日出城巡边其实也是打着接应的主意,奈何每次都失望而归。

这一日沈薇照例带人出城,连日的风吹日晒,沈薇黑了,也瘦了,整个人却如一把出鞘的剑,锐利而深邃。

西疆的天空高而远,秋风萧瑟,吹在身上带着股子凉意,在京城还是初秋的季节西疆已经是深秋了。

沈薇纵马狂奔,左右跟着的依旧是桃花和欧阳奈。其实沈薇早就发话了,让欧阳奈回归军中,只是他死活不愿意而已。

“公子,前方两里地远有一支西凉军队,人数约在百人。”前头探路的暗卫来报。

沈薇蹙起了眉头,前两回都是在西凉境内遇到的西凉士兵,现在可还没到西凉的地界呀,西凉兵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还出动了百人。沈薇觉得有蹊跷,但到底有什么蹊跷她一时也想不明白。

“公子,咱们打吧!”

“对,打他娘的,让西凉兵有来无回。”

“就是,就是,不打白不打,打了再说。别的不提,西凉兵的马可都是好的。”

身后跟着的人七嘴八舌地说起来,个个杀气腾腾的,一副立刻就冲上去干架的架势。

沈薇一想对呀,管他西凉兵有什么蹊跷,先灭了他们再说。

沈薇带出来的人有近两百,自然不包括沈绍勇等之前就来西疆的边城的那些,他们早就编入了西疆军队,成为了正规士兵,哪里能自由离开。

狭路相逢勇者胜,更何况沈薇这边在人数上占优势。可是随着战斗的继续,沈薇便发现生性彪悍的西凉兵防守的较多,好似在拖着他们一般。

沈薇心中涌起一种奇妙的感觉,砍了一个西凉兵,把万人斩一竖,喊道:“一至十小队跟我走,其余人留下歼灭敌人。快!”

战场上立刻起了变化,一至十小队的且战且退,迅速朝沈薇身边聚拢。剩下的人立刻补上缺口,继续和西凉兵缠斗在一起。

西凉兵一见沈薇分兵两路,大急,想要过来阻拦,却被剩下的人死死拦住,只好眼睁睁看着沈薇带人而去。

沈薇扬鞭打马,心急如焚,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只是虚惊一场,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说起来,武烈将军也真是倒霉,带着这支三百人的押运粮草队伍一出了京城地界就没太平过。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土匪山贼就遇到了五六起,平均两三天就能遇到一回。虽说在他的指挥下没有什么损失,可耽误事呀!这都出发多少天了还没到西疆边城?贻误了战机可是大罪。

武烈将军甚至都怀疑朝中是不是出了叛徒,不然这些土匪山贼怎么这么清楚他的行走路线呢?失了粮草是小事,可若那位大公子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可就只能去跟圣上请罪了。武烈将军为了徐大公子的人身安全,把自己的亲卫全都派去保护他了。

路程才走了一半,武烈将军就觉得心力交瘁起来,比打一场恶仗还揪心。还是徐佑看不过去了,派江黑过来跟他商议改变行军路线。这之后的路程才平坦起来,这更让他坚信朝中有人泄露消息了,是谁呢?是冲着他来的,还是冲着西疆来的?他的心不住往下沉。只希望快点抵达西疆边城,卸了这趟差事。

可是,在离西疆边城只有五六十里的一个山坡他们又遭到了敌人的伏击。

是西凉兵,妥妥的西凉兵,黑压压的一片,看着足有上千人。吴烈将军章浩然的心都凉了,一边吩咐人保护徐大公子,一边把自己的战刀抽了出来。

三百人对上一千人,还是精锐的一千人,哪里有什么胜算?章浩然越战越心惊,这些西凉兵也不动粮草,只是围着他们屠杀,看样子是打着全歼的主意。

看着身边的袍泽一个个倒下,章浩然的眼睛都杀红了,不行,不能都死在这里,徐大公子呢?一定要把他送出去,哪怕自己战死了也得护着他逃出去,只要大公子安然无恙,他留在帝都的家小才能无恙。

“大公子,走,快走!”章浩然的战刀架住两个西凉兵的武器,抽空大声朝徐佑吼道。

徐佑这边也不轻松,他身边就带了江白和江黑兄弟俩,虽然这兄弟俩的武艺高强,可双拳难敌四手,他俩再厉害也架不住西凉兵多呀!

徐佑身上的内伤还没好透,不能用内力,战斗力顿时减弱了一大半,在江白江黑的保护下也渐渐相形见绌。

章浩然的吼声徐佑自然听到了,可他真没脸做出抛下众人肚子逃生的事情来,连江白江黑的劝说都被他喝斥了,他双手紧握着长剑,沉着冷静砍杀着一个又一个围上来的西凉兵。心底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他得活着,小丫头还在京城等着他回去娶她呢。撑住,撑到他的亲卫到来就好了。

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还站着的人身上都受了或多或少的伤。徐佑也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西凉兵,他整个人都麻木了,手中的长剑却机械般地舞动着,刺向敌人。耳边是武烈将军的怒吼,“大公子,本将求你了,走吧,赶紧走吧。”

徐佑就跟没听到一样,他不能走,他的骄傲不允许他逃走。

沈薇纵马疾驰,老远就听到了喊杀声,心中顿时一凛:糟糕,真被她猜中了,西凉真的派人来劫粮草了。但愿还来得及。

“全速前进,前方有西凉兵。”沈薇飞快地下达命令,双手一抖缰绳,更快速度朝前冲去。武烈将军啊,您可要撑住啊!

章浩然自然听到了前方疾驰而来的马蹄声,可他不敢抱有希望了,若是西凉的援军呢?怎么办?怎么办?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章浩然没想到自己会在小水沟里翻了船。

哪怕是死老子也要多杀几个西凉兵!一时间章浩然心中豪情万丈,哈哈大笑,大喝一声,“来吧,西凉的小崽子们,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兄弟们杀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不能便宜了西凉的小崽子们。”

这番话正落到疾驰而来的沈薇等人耳中,沈薇抽抽嘴角也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冲!杀!”边冲边喊:“武烈将军撑住啊,我等前来救援啦!”

章浩然顿时大喜,立刻又生出无穷的力量,“兄弟们听到了吗?咱们的援军到啦,杀呀!”带着仅剩的几十人又和西凉兵战到了一起。

沈薇虽然只带来了一百人,但武力值彪悍啊!再加上有她带着桃花欧阳奈冲在前头,倒真的大大缓解了章浩然等人的压力。

沈薇的万人斩快得只能看到刀影,刀影闪过,西凉兵都还没来及发出惨叫,头颅就已经落了地。

桃花护在沈薇的左边,手中铁棍挥出,西凉兵就倒下一片。再挥,又是一片。

欧阳奈护在沈薇右边,他长枪连刺,所到之处,西凉兵的胸前全都开出血花,异常妖艳。

就更不用提身后跟着的彪悍随从了,清一色的长枪和大刀片子,西凉兵还没靠近就被取了性命。这一百壮汉瞅着西凉兵就跟瞅着猎物似的,眼底冒着绿莹莹的光。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沈薇就已经杀入了战场中央,所过之处血肉横飞。

章浩然都不由看呆了,他望着这群好似从天而降的援军,真觉得他们就是天兵天将。还有这领头的少年公子,一身功夫诡异莫测,挥手间就收割了大把人命,好像从地狱走来的勾魂使者。

天啊!这是哪家的后生?平时他觉得自己的三个儿子已经不错了,现在跟这公子一比,自己的儿子立刻被比到尘埃里去了。

有了沈薇这个强援的加入,战场上的形式立刻倒了过来。西凉兵成片成片地倒下,还站着的西凉兵被杀破了胆,纷纷转头逃跑。

沈薇也不追赶,她笃定他们是逃不掉的,后头她还留着近百人呢。

沈薇走向章浩然,刚要抱拳寒暄,耳边就传来一声惊呼,“这不是沈四——唔,唔。”似乎被谁捂住了嘴巴。

沈薇抬目望去,顿时目瞪口呆,那个,那个沉着脸的俊美公子不正是徐佑那个蛇精病吗?他不在京城呆着跑到西疆来凑什么热闹?

“嗨,徐大公子,好久不见啊!”沈薇的怔楞只是一瞬,立刻便扬起笑脸跟徐佑打招呼。

“沈小四!”徐佑看着这个头发上沾着枯草笑得一脸无赖模样的少年,觉得牙都疼了。这哪里是什么四公子,分明就是沈薇那个不省心的丫头!亏他之前还为没能给她留个口信而内疚呢,谁能想到这个死丫头早就跑到西疆来了,瞧瞧那张小脸晒的,那杀人的麻利劲,肯定就没安生过。

“是呀,好久不见!”徐佑阴郁着脸一字一顿地说道。他真要被这丫头睁眼说瞎话的能力气乐了,还好久不见?有多久?据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还没有一个月呢。

沈薇也想到了此节,讪笑着道:“大公子还好着哈?”沈薇的眼睛把徐佑上下瞅了瞅,立刻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徐佑此时不大好,束发的玉簪都松了一半能好吗?

正当沈薇再想说点什么补救一下时,就听武烈将军开口了,“这位沈公子和大公子相熟?”

“哎呀呀,章伯伯,您就别寒酸我了,什么沈公子,您叫我小四就行了,我祖父就是驻守西疆的忠武侯沈平渊。”沈薇扬着小脸笑得那是一个灿烂,“您呀,千万别跟我客气,家中四妹妹和令千金是闺中好友,您跟我客气,四妹妹可是会生我气的。”

“原来是沈侯爷的爱孙呀!果然是好人才!”章浩然恍然大悟道,当初妻子还和自己商议,上门给大儿求娶忠武侯府的四小姐来着,谁知阴差阳错没有成,后来圣上给四小姐和徐大公子赐婚妻子还感叹好久呢。难怪他与大公子相熟,这是大公子的未来妻兄呀。

嗯,看这位四公子的年岁倒是跟馨姐儿差不多,就不知他订了亲事没有,若是没有那倒是门好亲事。章浩然看着沈薇越看越觉得喜欢。

那目光炽热地连一向厚脸皮的沈薇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她摸了摸下巴,道:“章伯伯,咱们还是赶紧回城吧。”这里到边城也有好几十里,别再发生什么变故才好。

章浩然也是这个意思,他恨不得立刻就飞到边城卸了这趟差事。迅速地打扫了下战场,挖了个大坑把死去的士兵埋葬,受伤的简单包扎一下扶上粮车,一行人押着粮草继续朝边城而去。

“四公子,我们公子请您过去一趟。”江白过来传话,一双眼睛盯在沈薇的刀上,刀身古朴,寒光四射。刚才四小姐杀人的时候他可都看见了,这是一把绝世好刀。江白用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不伸手去摸一把。

沈薇很不想过去,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拒绝,只好不情愿地跟着江白到了徐佑的车旁。

“大公子叫小四过来有何差遣?”沈薇假惺惺地道。

“上车!”车里传来徐佑平淡的声音。

这人搞什么鬼?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沈薇下意识地就想往后退,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的脚,“这,不用了吧?有事大公子吩咐就是。”她一点都不想上车啊!

“上来!”徐佑再一次说道。

大家都盯着呢,沈薇也不好跟他争吵,只好硬着头皮上了马车。一进去就对上徐佑那双沉静无波的眼眸,像是能把她看穿似的。

沈薇不自在地咳了一声,状似随意地挑开视线,垂着眸子不语。

从徐佑的方向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沈薇露出的一截脖颈,白皙得跟夏日里的白莲一般,不同于脸上手上的肤色。

难得她有这么乖巧的时候,徐佑不动声色地翘了翘唇角。

沈薇却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没来由的觉得心虚底气不足。她在心里不满地腹诽着:有毛病啊?喊自己过来却又不说话,找茬是吧?自己才刚救了他,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沈薇刚要炸毛,就听见徐佑阴仄仄的声音响起,“沈小四是吧?”

沈薇的态度立刻软了下来,“可不是吗?你不也知道的吗?我在府里排行居四。”她小声嘟囔着。沈小四这名不是挺好的吗?多亲切呀!

就听徐佑哼了一声,沈薇不知道他有什么不满的,干脆低眉垂目装起死来。不就有了个赐婚吗?至于对她这么大意见吗?

“你怎么跑到边城来了?”徐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沈薇老实地回答:“给我祖父送粮草来着。”

“你们家没人了?”徐佑继续道。

“有啊,我们家人多着呢。”沈薇随口答道,等看到徐佑脸色的讥诮才反应过来,不由摸了摸鼻子道:“这不是我比较能干吗?”这沈薇倒是没说假话,阖府的哥儿加在一起都顶不上她一个,这是她祖父亲口说的。

虽然吧她祖父说这话的意图有些不明,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听了心里是十分高兴的。

徐佑脸色怪异地瞄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是挺能干的。”

沈薇顿时风中凌乱了,他,他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这个阳春白雪的高洁公子难不成隐形属性是污神?天啊,圣上这是给她赐了个什么样的夫君?沈薇的脸不可控制地热了起来。

徐佑看着沈薇微红的侧脸,一抹笑意自眸子滑过,不由又勾了勾唇角,放柔声音道:“累了吧?靠着马车休息一会。”

沈薇此刻整个大脑都处于真空状态,居然还真觉得徐佑的话有道理,她是有些累了,到边城至少还得走两个时辰,趁此机会睡上一觉也好。

沈薇动了动肩膀,真的就靠在马车上睡了起来,不一会儿便发出均匀的鼾声。

睡着的沈薇没有看到徐佑正一脸柔和地注视着她的睡颜,那眼底的温柔能滴出水来。他伸出手轻轻地碰触沈薇的脸颊,那触感就如摸着最最上等的丝绸,啊不,不像丝绸那般冰冷没有生机。

像什么呢?徐佑想了半天都觉得无法用语言来描述那美妙的感觉,不由伸手又摸了一下,许是重了,沈薇秀眉蹙了一下摇了摇头。

徐佑惊得缩手如电,见沈薇只是动了一下,并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不由心中讪笑,脸上也微微发烫,自己这是着了什么魔了?对这个小自己很多的小丫头何时产生了如此浓厚的兴趣?

这之后徐佑倒是一直很规矩,没有再轻薄沈薇。他拿过一旁的毯子轻轻盖在沈薇的身上,然后自个闭目养神,可眼前总是出现小丫头那张美丽的笑脸。徐佑索性便睁开眼睛,盯着沈薇的睡颜看了一路。

沈薇这一觉睡得可沉啦,直到入了边城从马车上下来她还迷迷糊糊着呢。等对上她祖父那双精明如电的狐狸眼她才一个激灵醒转过来。

啊!啊!啊!她居然当着徐大公子的面睡得天昏地暗!她冰清玉洁地形象全毁了。啊!啊!啊!她没脸见人了。

还有啊,她心虚底气不足个毛线?她都还没嫁过去心虚个毛线啊!徐佑凭啥管她?退婚!现在抱着祖父的大腿哭求退婚行不行啊?沈薇真是欲哭无泪。

沈薇觉得她要被自己给蠢死了!

------题外话------

谢谢忆浓和mm夕阳醉了的鲜花!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