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边城的城门每日辰时初开启,沈谦和阮恒带着军队护着百姓出城打柴打猎,两个时辰后午时初准时回城。

前几日一直挺顺利,揪着心的沈谦和阮恒渐渐放下了心,连开始十分忐忑不安的百姓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到了第五日,他们刚出来大半个时辰,就有派出去的斥候传回消息:有小股的西凉军正朝这边而来,人数约莫在四百左右。

沈谦和阮恒接了消息立刻行动起来,尖利的哨声响彻山林,正在打柴或打猎的百姓立刻把柴禾和猎物往肩上一背,迅速朝山林外跑去。

来时军爷们都告诫过了:只要听到哨声立刻往回跑,这是西凉兵要来了的警示,谁若是慢了,那就等着西凉兵的大刀吧。在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谁还敢怠慢呢?

沈谦和阮恒一个带人护着百姓往城门跑,一个带人摆开阵势准备迎战。

“快,快点,全都跑起来,把柴和猎物都扔了,西凉兵马上就杀过来了,跑慢的就没命啦!”边军大声喊着,一边催促着百姓快跑。

大部分的百姓都很听话,直接就扔了手里的东西撒丫子狂奔。也有那少许人舍不得扔,慢慢的就落在后面了。有边军瞧见了,气得大骂一声上前就把猎物扯下来扔一边,“什么时候还这么糊涂?不要命啦!”真是舍财不舍命。

可能西凉兵也听到了这边的哨声,来得很快。但能出城的百姓大都是壮劳力,又有边军在一旁催促着,虽然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为了逃命没一个不拼命跑的。

所以西凉兵到的时候,边城的百姓已经跑出很远了,只能远远地瞧见些小黑点。

迎战的是沈谦,他领着一队人马埋伏在山林里。西凉兵刚踏入射程,边军的箭羽就如雨一般射了出去。

西凉军被射了个措手不及,很是手忙脚乱了一番,还没反应过来呢,沈谦就带着人从山林中杀了出来。

沈谦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手中的大刀片子朝西凉兵的脖子掠去。他用大刀还是受了沈薇的影响,以前在府里他用的是剑,可剑不适合马上用。他见沈薇那柄改造过的万人斩在敌人中斩杀自如,自己也上手试过一回,觉得还颇顺手,就让人仿着样子给自己也打造了一柄。

因为占了先机,沈谦的二百人和西凉兵的四百人倒战了个势均力敌。但沈谦心里知道,己方人数少于敌方,大雍边军也比不上西凉兵的彪悍,拖下去迟早会被收拾,要想赢还需动动脑筋。

他心思如电,突然大声喊道:“兄弟们坚持住,咱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杀啊,再多坚持一会,不能让这些西凉崽子们跑了。”

果然,沈谦的话音一落,边军这边顿时精神大振,纷纷附和道:“顶住,全都顶住,阮小将军马上就带人回援啦,大好的军功可不能放跑了。”

其实沈谦也不知道阮恒何时能回援,毕竟他要护着百姓安全入城,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但此时他这么一喊,边军心里全都有了希望,有了希望就会生出无穷潜力。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只要坚持到援军来了就好了,在此之前一定把把自个的命保住。

护着百姓回城的阮恒也是心急如焚,不停地催促着快快快,他清楚地知道沈谦那二百人对上西凉兵的四百人是没有多大胜算的,他必须回去帮他。不提别的,就冲着他们这些日子的交情他也不能让沈谦出事,更何况那是他表妹的堂哥,沈侯爷的亲孙子。

边城城门已经在望,阮恒再也等不下去,大吼一声,“二虎你领着五十人继续护着百姓入城,其余人跟我去支援沈少将军。”

边军立刻分为两队,一队跟着阮恒掉转头回去支援,一队继续护送着百姓朝城门而去。

边城百姓中有那有见地的便大声喊:“乡亲们赶紧跑啊,马上就要入城了,还有余力的拉着跑不动的,咱们不能耽误了军爷们大事,两位小将军还在跟西凉狗苦战呢。”顿时,百姓的队伍又快了一些。

沈薇也接到了消息,她立刻提刀上马,带着她的人马出城。

两队人马还在厮杀,沈薇定睛瞧了瞧,看到她堂哥和表哥均平安无事,心放了下来。她见大雍边军没吃什么大亏,就没有上前,而是隐蔽起来观望形势。

看了一会,沈薇抬手招过虎头,对他低声吩咐了几句。沈虎头点点头朝身后一挥手,隶属于他的人马就站了出来跟着他钻进了山林。

“全体弓箭上弦!”沈虎头走后沈薇立刻发出了这样的命令。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全都拉弓上弦,蓄势以待着。

有了阮恒的回援,边军这边立刻声势大振,杀得西凉兵没有还手之力。

西凉兵还剩下几十人,见大雍边军越战越勇,便心生逃意。有个首领模样的人呼喊了一声什么,扭头就逃跑而去。

“追呀,千万不能让西凉崽子们逃了,快追呀!”边军倒是杀出了兴头,如嗷嗷叫的老虎追了上去。

沈谦也是满腔豪情,多日以来被他家四妹妹比下去的郁气一扫而光,打马冲在最前头。手下边军见沈少将军都如此英勇,更是大受鼓舞,一边追一边砍杀,胜利的号角响彻边外。

突然,也不知是从何处射来一支箭,正朝了沈谦的脖子而来,锋利的箭头在阳光下闪着寒光。沈谦想要勒住马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箭头就要到跟前,他心中想:吾命休矣!不甘心,不甘心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沈谦以为丧命的时候,从他的身后飞过来一支箭,正正好射在那支箭头上,那支来势凶猛的箭只飞到沈谦身前半尺处便无力地落了下来。

沈谦被这险象环生的情形吓出了一身冷汗,满心庆幸捡了一条命,唏嘘着朝后看去,便看到他家四妹妹从拎着弓从藏地走了出来。

“大哥,让大家莫要追了,虎头在前面等着他们呢,他们逃不掉的。”沈薇打马过来。

沈谦虽逃过一劫,仍是后怕不已,“小四,这回多亏了你,不然大哥这回可就没命了。”他的脸上真心实意地写着感激。

“就是,就是,刚才可把我吓坏了。”阮恒也骑马过来。刚才他看到箭朝沈谦而去,简直是吓得魂飞魄散啊!若是沈谦出了事,而他完好无缺地回去了,沈侯爷怎么想?面上虽不会为难他,可心里到底会有疙瘩。

幸好,幸好,幸好表妹来得及时!

沈薇扯了扯嘴角,“举手之劳而已。”她瞅了瞅两人,又看了看战场,“大哥,表哥,这场仗打得挺好的,祖父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但大哥和表哥也要谨记:穷匮莫追。即便要追也须谨慎。”

被个比自己小的姑娘家这样点评,沈谦和阮恒真不知是该高兴呢,还是难过呢?不过,应该是高兴比较多吧,毕竟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带兵杀敌。

又想到沈薇的告诫,两人神色郑重起来,“为兄们明白了,多谢小四了。”

“自家兄弟,说谢多见外。”沈薇道,“大哥,表哥,赶紧带人打扫战场,咱们该回去了。”祖父在府里还不定怎么挂心呢。

沈侯爷还真的挂心,若是小四出去他指定一点都不担心,小四那鬼丫头不仅属狐狸的,还是只老虎,向来都是她欺负别人,别人可别想在她这里讨到什么便宜。

即便是晋王府的大公子,不也一样吃瘪吗?他听安从说了徐大公子在他孙女跟前那低声下气乖讨好的样,都幸灾乐祸好几天呢。

可他大孙子不是小四呀,大孙子还没怎么见过血,这回是他第一次和西凉兵对上,能行吗?即便小四后头也跟着去了,沈侯爷还是不能放心,若是大孙子在小四赶到之前出了事怎么办?

好不容易有个还算凑合的继承人,若是再出了事,那忠武侯府真的就后继无力了!沈侯爷一想到这就抓心抓肺地焦躁。自个在屋里走来走去不算,还不停地使人出去打探消息。

战马,兵器,西凉兵身上值钱的东西,很快全都被收拢起来。至于尸体,自然是扔在荒野里留给鹰鹫呗。

战场打扫到一半的时候沈后头带人回来了,“公子,幸不辱使命,全歼西凉兵。”他大声禀报道,身后跟着的人也都咧着嘴,兴奋不已的样子。

沈薇嘴角抽了一下,就没见过这么爱战的,出去了可别说是她的人啊!

“不错,好样的,回去有赏。”沈薇话音一落,沈虎头等人的嘴巴咧得更大了,而跟着沈薇隐匿的没捞着机会杀敌的则满脸艳羡。

赏不赏的倒没什么,关键是能上阵杀敌啊!那刺入肉里的声音多美妙啊!

边军这边也有伤亡,死了三十多人,伤得也不少,但大多是轻伤。无论是死的还是重伤的,全都被妥贴地带回了边城。

回来的路上还不忘把百姓丢了一路的柴禾、猎物给捡了,当然这是沈薇的主意,蚊子再小也是肉嘛,破家还值万贯呢,要养成勤俭节约的好习惯知道不?

沈侯爷直到看到他大孙子无恙归来才放下心,那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顿时惹得沈薇撅起了嘴巴,“祖父,您这心也太偏了吧?只大哥是您孙子,我这个小四就是外头捡的是吧?哼!”她把刀往桃花手里一扔,坐在椅子上就发起了脾气,“亏我那么上心地跑出去帮忙,祖父您眼里却只有大孙子,哼哼哼哼!”四个哼字被她以不同的语气哼了出来。

没有轮上机会杀敌的桃花正闷闷不乐呢,见小姐把万人斩递给了她,眼睛立刻就亮了,抱着万人斩一溜烟跑去校场上劈木头桩子了。

她对小姐的万人斩眼馋好久了,总觉得比她的铁棍子帅气多了,现在到了她手里,可不得好好过过瘾?

本来还挺内疚的沈谦,连带着他们祖父,全都乐了。这鬼丫头连吃醋都这个理直气壮,瞧那无赖的小模样,哪里是大家闺秀?妥妥的一个市井小泼皮。

“小四不气了哈,为兄这不是头一回杀敌吗?你都那么厉害了,哪还要祖父担心?”沈谦是个好兄长,轻言细语地哄着沈薇,“是吧祖父?这一回幸亏咱家小四,不然孙子我可就没命回来了。”

“啥?”沈侯爷大惊,立刻拉着孙子询问情况。

沈谦便把自己被人射了冷箭,差点没命,是小四从后头把冷箭射开救了自己一命的事说了一遍。

沈侯爷听了也是一阵后怕,小四是福星啊!他看向沈薇的目光更慈祥了。

沈薇却眼睛一蔑,头一扭。

那小白眼翻的呀,沈谦和阮恒都拼命忍笑了,在府里那么端庄大方的四妹妹真实模样是这般?咋那么可爱呢!

沈侯爷也强忍着笑,他知道小丫头这是小心眼的毛病又犯了,不就是第一时间没有关心你吗?你强悍得跟个山大王似的,还要人关心吗?

不过这话沈侯爷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他可不敢说出来,要是惹得这丫头炸毛撂挑子不干他可咋办。

“行行行,算祖父错了成不?你说你哪来这么大的气性?”沈侯爷好言相劝,见她无动于衷,便道:“祖父的库房里还收了几把好刀,要不你去挑一把?”沈侯爷这是深谙哄孙女之道啊!

“两把!”沈薇眼睛一亮,开始讨价还价,一把刀就想收买她,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还怪会狮子大开口来,你祖父我这辈子也就收藏了四把宝刀,你这一张嘴就要去一半,不行,一把。”沈侯爷瞪着眼睛笑骂。

“哎呀,祖父,你咋这么小气,一把刀你也拿的出手?我这又流血又流汗的,你就给我一把破刀说得过去吗?我这边人这么多,哪够分的?最少两把,不然您全都给我得了,您放库房里也是生锈。”沈薇梗着脖子嚷嚷着,讨价还价方面可是她的强项,还没有她弄不回来的东西。

徐大公子多傲啊,私房银子还不是被她磨到手了?虽然是回京城兑现,可现在她手里握着他的小印呢。私房银子拿来才能换小印。

何况她也没说假话,她手底下一大帮子人,欧阳奈,张雄,钱豹,虎头,还有没跟着来的姚通郭旭等,光是在她这挂上名号的就近十人,两把刀哪够分的?

“你,你土匪啊!”沈侯爷指着沈薇都说不出话了,有这么胡搅蛮缠的吗?还流血又流汗,他老人家早就看过了,他孙女身上连点油皮都没破,倒是他大孙子,袍子被割了一条长口子,也不知伤没伤。

“反正我不管,要么您全给我了,要么您让我挑两把。”沈薇翘着腿耍起了无赖。

沈谦和阮恒瞧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家四妹妹都是这样和祖父说话的?祖父还那么,嗯,和蔼可亲?沈谦想了半天才想了这么一个比较合适的词。

好佩服,好羡慕啊!沈谦打心底里服气他这个四妹妹。

看着大哥和表哥那傻样,沈薇了然地挑了挑眉。跟自个的祖父还有什么好端着的?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想要什么就讨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打滚撒泼耍无赖,哪招好使就用哪招呗!

最终真被沈薇磨到手两把宝刀,剩下那两把也没保住,一把给了沈谦,一把给了阮恒,见者有份哈!

其实真不是沈薇斤斤计较,可人性都是自私,她担心她一直付出会被人当做理所当然。你做得好了,那是理所当然,没有夸赞,没有奖励。

她偏不!我做了事,有了功劳,我就要嚷嚷出来。我受了委屈,我付出了什么,我都要大声说出来。我才不允许你漠视我呢,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呀!

沈薇拿着两把宝刀耍了一番,觉得都不如她的万人斩。想起万人斩才发现桃花那丫头不在,一找,嘿,人家劈木头桩子正劈得嗨皮呢。

物尽其用,这两把刀给谁好呢?虽然欧阳奈等人都有兵器,但谁还嫌弃兵器多不成?想了半天沈薇也没想好给谁,干脆把所有人都招过来训话。

先是展示了一番两把宝刀的锋利,然后公布:僧多粥少咋办呢?那就看谁杀得敌多,谁功劳大,谁贡献大,那就奖给谁。

现在沈薇都不大担心边城的安危了,有了充足的战备物资,据城而守,西凉大军是一时半会攻不进来的,边城现在有资本跟西凉慢慢磨了。

可西凉大军不行啊,西凉叩边本就是为了抢夺粮食,真让他们在中原生活,他们还不习惯呢。现在都是冬天了,边城久攻不下,那么庞大的西凉军队吃什么?

所以这场战场,西凉比大雍要心急的多。

最近,沈薇又给她祖父出了个主意,让她大哥跟表哥带人出城打游击,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一来历练了人,二来能消耗一个西凉兵是一个,

“你咋不去?”不可否认这个主意让沈侯爷眼前一亮,随即又想到不知这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沈薇的眼神可不屑了,指着自个的鼻子道:“我还需要历练吗?我这都是为了大哥好,不多杀几个西凉兵,不多见见血,等大战真的来临您能放心?”到时还不得她跟着操心?

表哥,她外祖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了,她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疆场上?大堂哥,更是死不起,他们这一辈也就大堂哥还能瞧,在她弟弟还没长成之前总得有个人撑着吧?

还是趁着大战没有来前把这俩货扔出去见见血吧,反正有暗卫跟着也出不了事。

哎,她天生就是个操心的命啊!

至于她,哼,大冬天的,这么冷,她才不要出去找罪受呢。猫冬,猫冬,猫在屋里才对。沈薇天不怕地不怕,可她怕冷啊,尤其是西疆的冬天,那风吹在脸上跟刀割似的疼,那寒冷好似能钻到骨头缝里。

沈薇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还是觉得冷,恨不得能时时缩在炕上。

徐佑过来看到沈薇缩头缩脑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西疆的冬天是很冷,但也没冷成这样吧?

沈薇看到徐佑过来却一脸不高兴,“你来干吗?”她现在是一点都不欢迎他,实在是丢脸啊!

想起她在徐佑跟前的那件囧事,沈薇就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丢人,真是太丢人了!她美好的形象全都毁了。

都怪徐佑这个蛇精病,沈薇恨得咬牙切齿,哪里会给徐佑好脸色瞧?她恨不得他永远不要出现才好呢,省得一遍遍提醒她想起丢脸的事。

哼,再好看的脸本小姐也不看了!

------题外话------

好基友读云的文文:《盛世绝**太子妃》

前世的她,好不容易抽空谈个恋爱,却栽在了小三手上。醒来后,从一个国家队精英女大才子变身为婚定太子妃!

她发誓,这一世,她要找回自由,好好谈一场恋爱。

可是,这具身体为毛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是一国太子?这惊悚有点大!

她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要才华有才华。可惜摊上了一个自大狂妄的太子后,便屁都不是了。

他被人称千古奇才,十年不出紫阳山,单单几滴香墨便能稳住百年动荡朝局,面未露才先露。

当他迈出紫阳山接手太子之位时,一切都不一样了。

2p中!求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