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大胜/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头重重地砸在城头上,守城的边军立刻躲进屏障,云梯上的西凉兵趁机迅速攀爬,有那快的都要爬上城头了。

边军们一见不好,立刻闪出屏障扑到城头上,朝着云梯上的西凉兵砍去。西凉兵惨叫着跌了下去,而这个边军却也被飞来的重石砸个正着,连惨叫都还没来及发出就倒在了城头上。

“李小六,李小六!”同伴们大声痛呼,红着眼睛愤怒地纷纷扑向城头,和云梯上的西凉兵展开了殊死搏斗。

沈薇一瞧不好,那几架投石机实在太碍事,边军死伤太重了,得想个法子把西凉的投石机给废掉。

沈薇眯起眼睛观察了一会,果断吩咐:“拿张强弓来。”要是有弩就好了,用弓箭射她没有必中的把握。

沈薇展臂拉弓,三箭齐发朝着操作投石机的西凉兵而去。中了!沈薇心中松了一口气,手上动作不停,又是三箭出去,另一架投石机上的西凉兵也中箭而亡。不过半柱香的功夫,西凉五架投石机便停了下来,沈薇这才放下手中的弓,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但这也没有为边军赢得多少时间,新的西凉兵立刻补充到投石机上,对着城头展开了新一轮的轰打。

看着城头上的边军一个个惨叫着倒地,沈薇又抬起手来,却被边上的徐佑拦住了,“你歇歇,我来!”

徐佑的箭法同样精湛,甚至比沈薇的速度更快。但西凉兵太多了,一个死掉了,另一个立刻便替补了上来。

只射杀操作投石机的西凉兵可不行,还是得把投石机给废了才是上策。这样打太憋屈了,她要去西凉大军中厮杀,她急需鲜血来平静她心中的躁动。

“桃花,走,是时候了!”沈薇抓过万人斩就准备跃下城头。

徐佑拉住了她的胳膊,“我带你!”他的手揽上沈薇的腰,足下一点便跃下了数丈高的城楼,那潇洒飘逸的风姿犹如仙神下凡。沈薇在空中挥刀斩断了无数箭羽,两人平安落在西凉大军之中。

江黑带着桃花和江白也跟着从城头飞跃而下。五人汇合一处展开了屠杀,而沈薇也放出了进攻的信号。

沈薇徐佑五人均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些西凉小兵怎是对手?他们背靠着背慢慢地移动着,一步一步朝着投石机靠近,所到之处全是西凉兵的死尸。

“小黑小白上去!”沈薇一刀砍飞一个西凉兵,对着江黑江白厉声喝道。

江黑和江白立刻提刀上了投石机,用力一砍,投石机的长柄便断成了两截,算是彻底地报废了。

“干得好!”沈薇大声赞道,又和徐佑桃花掩护两人陆续废了另外几架投石机。沈薇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挥着万人斩专心杀起人来,多杀一个西凉兵就少一个。

沈薇的万人斩饮足了鲜血,终于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华,刀身锃亮,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砍起人来不费吹灰之力。它长鸣着,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它渴望鲜血,更多的鲜血,来洗去它曾经的耻辱,露出它本来的风华。

此刻,沈薇就是刀,刀就是沈薇。

桃花依然是那么霸气侧漏,她的招式永远都那么简单,配上她的力大无穷却万分有效。铁棍抡一圈,倒下的西凉兵都能堆成一座小山了。

徐佑没有用他的长剑,而是选择了更适合战场的枪,霸王枪!他长身玉立,一把长枪舞得虎虎生风,西凉兵沾上就丧命。

江黑江白就更不用说了,徐大公子身边的贴身护卫能是没用的吗?兄弟俩相互配合,杀起人来跟砍菜瓜似的,说是黑白无常也不为过。

沈薇越杀越是兴起,心中那股睥睨天下的豪情油然而生,她仰头长啸一声,“来吧,西凉崽子们,让小爷送你们回老家。徐大公子,咱们来比一比,看谁今儿杀得人多,以后都听谁的。”

“当真!”徐佑眼前一亮,这真是个十分诱人的主意啊!

“自然当真!”沈薇嫣然一笑,血色之中是那么地动人和美丽。

桃花高兴地大喊:“公子,桃花帮你!”肯定是她家公子赢啦,徐大公子那么弱鸡怎么可能比她家公子杀得人多呢?

而江黑和江白则狠抽了嘴角,拿杀人当乐趣,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两口子。

有了比赛这个提议,沈薇和徐佑杀得更起劲了。西凉兵可就惨了,死在两人之手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还不包括伤的。

“痛快,真是痛快啊!”沈薇抹了一把脸哈哈大笑,在城头上看到同袍死去的郁闷总算是发泄出来了。你西凉杀我大雍一人,我沈薇便杀你十人,百人,甚至是千人!

“公子,公子,我们来啦!”沈薇正高兴着呢,就听到许多呼喊她的声音传来,她扭头一看,立刻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两轮月牙。

是欧阳奈,张雄,钱豹等人带人杀过来汇合了。

早在大战开始欧阳奈等人就潜了出去,每人领着一百人埋伏在不同的地方,等沈薇的信号一发出,他们便从西凉军的后方杀入。

沈薇给他们定的策略是:以阵代杀,尽可能的保存自己,多消耗敌军。

“诸位可还顺利?”沈薇大吼着问道。

回答她的是钱豹爽快的笑声,“娘的,这些西凉崽子可真不经打,跟纸糊似的,老子都还没尽兴就杀过来的。太弱鸡了,没吃饭啊!”钱豹埋汰着,嘴里满是嫌弃。

沈薇一听到吃饭两个字,顿时又有了新主意。万人斩一挥,大声道:“走,跟着我杀出去!”

趁着西凉大军攻城,他们的营地肯定没留多少人,那她就带人去营地溜达一圈吧,说不准还能搞到点好东西呢。

几支人马汇合,跟着沈薇杀气腾腾朝外杀去,一个个跟杀神似的,西凉兵连抵抗的胆量都没有了,纷纷让路,有那跑得慢的可不就做了刀下亡魂了吗?

“走,公子带你们去抄他们的营地,全体,跑步前进。”沈薇手一挥,这些汉子如风一般向前跑去。

至于沈薇,嘿嘿,她早就示意欧阳奈给她弄匹战马,此刻就带着桃花骑在马上呢。徐大公子?他是个傻的吗?人家身边还跟着黑白无常兄弟呢,自然少不了马骑。

正如沈薇预料的那样,西凉大军的营地上只留了五百人。以往大王子李元鹏出战,营地上至少要留五千人的。可这一回是二王子领兵,他求胜心切,认为营地是安全的,没必要留那么多的人,所以就只留了这区区五百人。

可不就便宜了沈薇?如狼似虎的一群汉子扑上营地,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把这五百留守的西凉兵给结果了。

“公子,这里有粮草!”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

沈薇过去一瞧,还真是!毡房里码得整整齐齐的可不就是粮草?哎呀呀,意外之喜啊!

“搬走,搬走!”沈薇果断决定全都笑纳了,“抄小路,先入山林。”顷刻间沈薇就想到了好办法。

粮草都运走了,还留着营地干什么?烧了吧!沈薇拿着火把亲自点了那个最大的毡房,瞬间,西凉大军的营地便成了一片火海。沈薇看着汹汹大火,心中异常痛快。

“公子,公子,这里有个女人。”又有一人兴奋地喊道。

沈薇好奇了,出征还带着女人,哪个脑残的干的事?

一个穿着华丽的漂亮女人被推搡着带到沈薇跟前,她瑟瑟发抖,眼底全是恐惧,哆哆嗦嗦喊了一句什么,沈薇没听懂。

徐佑倒是听懂了,对着沈薇比了个“二”,沈薇立时乐了,原来这女人是二王子那个棒槌的,啧啧啧,真是大开眼界了。

看在这么漂亮的女人的份上就饶二王子一命吧!

沈薇原本是想看能不能瞅个机会把二王子给收拾了,现在她改变了主意。二王子还是留着吧,上哪找这样好的猪队友去?还是留着他给能干地大王子添堵吧。

“带回去,带回去。”沈薇当机立断,带着人手从小路撤了。还不忘派欧阳奈带着一队人穿着西凉兵的衣裳去蛊惑人心。

战场之上,沈薇这帮子杀神走了之后,西凉大军总算喘过了一口气,哎呀,妈呀,真是太吓人了。

就在此时,却听到有人在喊:“不好啦,不好啦,大营被烧了,粮草全被大雍军给烧了。”欧阳奈带人便喊便在西凉大军中乱闯,一时间整个战场上的西凉兵全都知道了。

有那不信的,回头一望,哎呀妈呀,是真的呀,浓烟都窜上了天空,顿时六神无主起来。

二王子也看到了浓烟,心中惊疑不已,又是吃惊又是害怕。都攻了两个时辰了还没有一点进展,若再被人烧了营地,回去可怎么跟父王交代啊?

沈侯爷站在城头也看到了浓烟,再加上战场上的呼喊,他心知这定是他那个满身是心眼的孙女的手笔,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来。对亲卫中的神箭手道:“射,射他的帅旗。”

二王子本就心生恐惧,现在见自家的帅旗都倒下了,更是吓得面无人色,“走,快走,快走!”生怕走晚了下一箭就射到他身上了。

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他大哥不就是在战场上中箭的吗?他可没他大哥那么皮糙肉厚,还是先保命为先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帅旗倒了,统帅的车架退了,这些西凉小兵还拼什么命?赶紧掉头逃吧!什么都是虚的,只要自个的性命才是实在的。

战场上的西凉兵如潮水般颓败而去,边城却士气大振,“开城门,追击。”沈侯爷一声令下,几队人马便奔出城门,其中就有沈谦和阮恒。

沈薇领着人从山林中钻出,正好赶上溃败的西凉大军,又是一阵厮杀!

边军大胜,城头上的将士们挥舞着兵器欢呼着,这一战比以往哪一次大战死得人都少,尤其是看着他们英明神武四公子押运着粮草凯旋归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深深的笑容。

“侯爷,您家的大公子和四公子都是好样的!”一同观战的武烈将军章浩然真心实意地夸赞,尤其是四公子,上阵杀敌还能把敌军的粮草给抢过来,后生可畏啊!

沈侯爷嘴巴都快咧到耳边了,嘴上还谦虚着,“小子还年轻,还需要磨练啊!”当然,需要磨练的是他大孙子,至于他的小孙女,她不去磨练别人就是好的了。

他站在城头上可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小四这丫头天生就是属于战场的,刀起人头落,杀人那个利索劲连他这个老将都自愧不如。更何况她还能根据形势随时定下战略计谋,胆子之大,目光之精准,呵呵,这咋就不是个孙子呢?

边城跟过年似的热闹,胜了,胜了,他们打胜了,把西凉大军打得落荒而逃。好多百姓家都把过年才悬挂的大红灯笼找出来挂在大门上,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连孩子都多了几分活泛劲。

“祖父,小四厉害不?没给您老丢脸吧?”沈薇牛气冲冲地蹦到她祖父跟前。

沈侯爷拉过她的胳膊,上上下下瞅了一边,没发现受伤,才道:“不错,不错,是咱们老沈家的种。”

沈侯爷查伤的行为严重取悦了沈薇,她嘴角上翘,心想:看吧,看吧,她就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祖父现在对她可上心啦!

“说说吧,你咋还跑到人家的营地上去了,就不怕被人家来个瓮中捉鳖?”沈侯爷问道。

沈薇不以为然地道:“临时起意呗,我当时就想着,西凉兵都来攻城了,我就去他们的营地捡个漏呗!无非是多走些路,又费不了多少工夫。嘿嘿,孙女我的运气还真好,营地上就留了那么几百人,还不够我一勺烩的。”

沈薇压根就没想到二王子会那么蠢,哪个将领打仗会顾前不顾后的?还是那么重要的营地。她当时只想着能不能制造点混乱,把他们的粮草给烧了?可她命好,就遇上了二王子这么个奇葩的,最后把人家的营地烧了,粮草全运回来了。

“你呀,胆子可真大!”沈侯爷笑骂,听孙女这么一说,他心中也唏嘘不已。

沈薇理直气壮地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做什么事都畏畏缩缩还有什么意思?您瞧,我不就成功了吗?”

她眼珠一转,又道:“祖父,我趁乱砍了西凉那个二王子一刀,又把他给放走了。”完好无缺地放走哪甘心?怎么也得让他尝尝疼滋味吧。

沈侯爷更惊讶了,“你就没想着把他给逮回来?这可是大功一件啊!”不大像财迷丫头会做得事啊。

沈薇哼了一声,道:“就那么个怂包,逮他还不容易?孙女我吧就觉得他还是回去对咱们有好处,那么愚蠢的搅屎棍还是留给大王子和西凉国主享受吧。哦对了,我还逮回来个女人,是二王子的女人来着。”

沈侯爷看着孙女漫不经心的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大孙子要有这心智和反应,他还愁什么?

沈薇又跟她祖父吐糟了一番那个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的奇葩二王子,然后话锋一转说道:“祖父,我弄回来的粮食和银两就别全都入库了,拿出一半来奖赏和抚恤吧。那些战死的边军,怎么也得让他们家人的日子能过下去吧。”

说起这个沈薇心情非常沉重,西凉兵死再多她眼都不眨一下,可边军死一个她都觉得心疼,这都是她的袍泽啊!

沈侯爷点点头,他心里又何尝好过?他镇守西疆十几年了,这都是他的兵啊!

“行了,小四下去歇着吧。祖父心里有数,不会亏待了他们的。”他拍拍孙女的脑袋说道。

沈薇走后,沈侯爷才看向自个的大孙子沈谦,“小四说的话都听见了?你虽然不错,但比小四差得远了。不要觉得小四是个姑娘家就轻视她,你是我忠武侯府的嫡长孙,万不可有哪些狭隘的心思和想法。遇事不明白的多跟小四商量商量,那不丢人!你若是跟别人一样,觉得小四是牝鸡司晨什么的,趁早给我滚回京城去!”沈侯爷的脸上异常严肃。

“祖父放心,小四如此能干,孙儿作为大哥,除了心中愧疚,亦感脸上有光。祖父放心,孙儿会好生照顾小四的,绝不会生出龌龊心思的。”沈谦郑重地回答。

对于四妹妹比他有能耐得祖父看中,他除了脸上有些挂不住,还真没有其他想法。四妹妹比他强总比其他兄弟比他强要好吧,四妹妹再能耐也是个姑娘家,祖父能做的无非是多给些嫁妆。整个侯府将来都是他的,他是那眼皮子浅的吗?

自来边城,四妹妹做得事情他全看在眼里,说白了,四妹妹做这些还是为了侯府,为了他呀!他有什么资格去心怀嫉恨?

至于五弟珏哥儿,他更是不担心四妹妹会扶持亲弟跟他打擂台。一是珏哥儿还小,等他长大有出息,自己已经经营出一番势力了,自然不怕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二是祖父早明确跟他说过了:忠武侯府的继承人是他,四妹妹和珏哥儿不会跟他争。他也相信四妹妹的胸怀和人品。第三则是,其实他也很盼望这珏哥儿能有出息,一个家族的兴盛从来就不是靠一个人就能支撑起来的,珏哥儿有出息,亦是他的助力。

沈侯爷看大孙子脸上的表情不像作伪,便点了点头,拍着他的肩道:“你明白就好。咱们沈家没有那些个陈规陋俗,姑娘家怎么了?姑娘家也是咱们老沈家的血脉,我沈平渊最喜欢有出息的后辈,无论男女。”大孙子虽平庸了些,值得欣慰的是胸襟还是有的。

他意味深长地说着,像小四这样的孙女,他巴不得多有几个呢。

此次沈薇勇闯西凉大军营地抢了粮草的消息在少年兵中也传开了,他们津津有味地说着,与有荣焉的样子。

然后拉着他们的教官欧阳奈询问,什么时候他们也能上战场?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啊!四公子手里的那些大哥哥们,也不比他们大多少啊,却回回能上战场,回回都得战功,何时能轮得到他们啊?

欧阳奈面无表情,心中却觉得好笑。这才练几天就想着上战场了?连血都没见过,上去送死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恰好沈薇过来,少年兵们又把沈薇给围住了。

沈薇一听他们的要求,顿时乐了,道:“想上战场?行啊!不过得达到我的要求,过几天考核的标准就会宣布了。通过的,有机会,没通过的,那就别想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去送死吧。”

“真的?太好了!”少年兵们全都欢呼起来,自动忽略了沈薇的后半句话。笑话,他们练习得那么努力,怎么可能通过不了考核呢?

沈薇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心里想,等着吧,有你们哭的时候。

沈薇早就想着把他们拉出去检验一下了,没见过血那能叫兵吗?只是怎么检验,还在思考之中。

------题外话------

今天是本月的最后一天,这个月和和的成绩很好,五百多张月票,70张评价票让和和能上新人PK榜第6,没推荐的时候也能露个小脸。这都是妞儿们的功劳,在此多谢了!和和的更新不是那么给力,只能保证五千字以上,请见谅和和是个孕妇吧!

下个月,我们一起努力!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