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继续磨砺/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侯爷在城头上看着这群磨砺归来的娃娃兵们,心中感慨万千。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本以为小四那丫头在瞎胡闹,没想到她还真把这些娃娃给训练出来了。

沈侯爷是从大头兵一步步靠着拼搏爬到高位的,他心中非常明白,就他们这个看似玩闹的山林历练,许多正规边军都过不了关,而这些半大的娃娃们却如此出色地通过了。真不知小四那丫头哪来那么多鬼主意。也许他真的该考虑回京城的事了。

这些少年兵们回到家中,自然被爹娘拉着嘘寒问暖了一番,听着儿子眉飞色舞的讲述,家里人又是心疼又是骄傲。有那心思细腻的妇人当场就抹起了眼泪,却被自家男人呵斥,“掉什么尿汁子?能被四公子选去训练是咱家八辈子积得福分,儿子有出息不比什么都强?”

妇人忙擦着眼泪露出笑脸,“我这是高兴,高兴的。”儿子有个好前程,做爹娘的怎能不高兴呢?

方忠礼他娘程氏也拉着儿子左看右看,看到没有受伤高悬的心才放下,又张罗着要给他做好吃的补补身体。那慈母的模样让老大方忠仁和老二方忠义都看了眼红。

“娘,敢情就小三是您儿子,我和大哥都是捡来的吧。”方忠义作出不满的样子。

程氏嗔怪地拍了二儿子一下,“去,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弟弟争宠?你和你大哥在军营,还能三不五时地回来,小三一走十天半个月地不见人影,我可不得多疼他一些。”

方忠礼嘿嘿笑着接过话头说道:“二哥你肯定是嫉妒我了。”别以为他没看出来,自二哥知道了他在侯府的训练内容和他这段时间的长进,眼底的失落可明显了。

方忠义却把脖子一梗,“嫉妒你?别开玩笑了!我在军营里别提多自在了,鬼才会嫉妒你。”他是眼热好不好?眼热弟弟能学到那么多他闻所未闻的本事,可打死也不能承认啊!

方忠礼却还在唯恐天下不乱地嚷嚷,“哎呀呀,二哥你就别死鸭子嘴硬了,都是自家兄弟我还会笑话你?军营再自在管个屁用,能有我们四公子教得东西多,四公子都夸我学得好呢。”他洋洋得意。

方忠义把眼睛一瞪,大大的拳头就挥了起来,“看把你小子傲气得,来来来,二哥给你舒舒皮子,你二哥我收拾你还不是手到擒来?”

“来就来,谁怕谁!”方忠礼不甘示弱,他早就想跟二哥干一架了。

两个人跳下围廊在院子里比划起来,老大方忠仁一边失笑,一边却看得津津有味。嗯,小三确实长进多了,这都快半个时辰了还没分出胜负,以往他能在老二手底下坚持一刻钟就不错了。

“差不多就行了啊,娘喊吃饭了。”可不能再打下去了,老二是个要面子的,若是输给小三可怎么办?方忠仁果断叫停。

老二方忠义还真是咬牙硬撑着的,这个死小三咋那么刁钻呢?专往他的弱点上攻,那小黑手下得啊,他都恨不得他娘当初没生这个兄弟。

趁着大哥喊停,方忠义立刻跳往一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向他家弟弟的目光可复杂了,“行啊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他再不愿意承认也清楚地知道,再比下去自己也得不了什么好,那看他弟弟面不改色气不踹的样子就比他强上一筹。

好后悔,好后悔啊!

方忠礼多机灵了,哪会不明白他大哥的意思?小下巴一抬,无比傲娇,“二哥你等着,等我再练上半个月,指定能打过你。”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成,二哥等着你,看到时谁收拾谁。”方忠义暗暗下定决心,回军营后一定加紧苦练,总不能真的被小三被收拾了吧?

方家这边其乐融融,李家那边也是温情脉脉。

因为弟弟妹妹都在侯府,李智回来后就直接去了大厨房。

李小妹看到大哥来看她十分高兴,待看到他脖子上的伤,立时惊慌起来,“大哥你怎么了?”扬着脖子就扑过来了,声音里都带着颤音。

李智连忙安慰她,“没事,没事,就是出外训练受了点伤,四公子已经让人帮着上过药了,过几天就没事了。小妹你还好吧?”

他打量着自家妹妹,入侯府也有半个月了,妹妹虽然依旧很瘦,但比半个月前已经强得没有影了。她身上不再是破烂的单衣,而是一身青色的棉衣,有些大,却很厚实。小脸洗得很干净,稀疏的头发也梳得很整齐。

李小妹听闻大哥说伤势无碍,虽心疼,却也放下心来。又听到大哥询问自个的情况,脸上不由浮上了笑容,“好,我好着呢,能吃饱穿暖,活儿也不重,就是烧烧火,有时帮着刷刷碗。路婶子和大伙对我可好了,我身上这棉衣就是路婶子给找的,她还偷偷给我留肉,说我太矮了,得多吃肉才能长高个。大哥,那肉的味可香啦!”

看着叽叽咋咋说个不停的小妹,李智嘴角浮上微笑,心里暖暖的。侯府都是好人,侯爷是好人,四公子是好人,连厨房的路婶子都是好人。

“人家待你好你也要知恩,小妹你也不小了,咱可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人!平时手脚勤快些,眼里要有活,可不许偷奸耍滑。”李智一句一句地交代着。

李小妹郑重地点头,“大哥,我都知道呢。”若不是进了侯府,她肯定熬不过这个冬天的,不是冻死就是饿死。是侯府和四公子救了她这条命,这辈子她都会牢记在心的。

李智脸上现出几分欣慰,又问:“你二哥呢?怎么不在厨房?”

李小妹就更高兴了,“二哥被曲掌柜要去了,他说二哥记性好,就把二哥要走了,现在二哥在曲掌柜身边当小厮呢。厨房里的人都说曲掌柜是要栽培二哥,大哥,大哥,是不是二哥以后也会成为掌柜的了?”李小妹兴奋得脸都红了,在她的心里掌柜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大人物了。等二哥成了掌柜的,他们是不是就不用挨饿受冻了?

李智没想到他二弟还有这际遇,曲掌柜是谁?那可是四公子手下第一账房先生啊,大家都知道他是四公子的钱袋子。二弟能被他要去,哪怕只是做个端茶跑腿的小厮,那也是他们李家上辈子积德行善的庇护了。

“好,好,好。”李智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我就不去看你二哥了,你下回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要他好生服侍曲掌柜,好生用心学着,哪怕学个眉高眼低都够他一辈子受用,切不可骄傲自满使了本分。”

他的时间珍贵着呢,他不比方忠礼那些自幼读书的,他只陆陆续续念过两年学堂,将将认识些字,读起兵书来都有些吃力,拿笔写就更是不行。

要想跟上进度,要想脱颖而出让四公子的目光更多地投注在他身上,他只能付出比别人多十倍,几十倍的努力。别人在睡觉,他就凑在床边就着月光一字一句地读着兵书上艰涩的句子;别人在休息,他仍在校场上挥汗如雨地出拳挥刀;别人在说笑打闹,他就捡根树枝在地上练字。

自从见过四公子那笔大气又遒劲有力的字,他就立志一定要把字练好。四公子欣赏什么样的人,他就努力让自己身上具有什么样的品质。他不会让四公子失望的。

西凉二王子丢盔弃甲逃了回去,西凉上下大为震惊。此次大败还和上一回不同,虽然都是败,但上回的损失并不很多。可是这一回呢,光是兵马就折了一万,而且还失了粮草等物资。

二王子战败还伤了腿,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加之为了拿到军权他可是跟父王拍着胸脯许下军令状的。想到父王冰冷又失望的目光,又想到虎视眈眈的大哥和四弟,二王子就坐卧不宁。

不行,不能就如此认输!为了推卸责任,二王子大肆宣传大雍边军如何如何神勇厉害,都跟那天兵天将下凡一样,难怪上回大哥都遭了暗算,现在他可是领教了。还假模假式地跑他大哥府邸探望一番。

若不是二王子外家势力太大,西凉国主生啃了这个儿子的心思都有了。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愚蠢的儿子呢?还是从王后肚子里爬出来的嫡子,江山交到他手里自己能放心?都怪王后,二儿子小时候可聪慧了,都是王后把他给娇惯坏了。

在府里闭门思过的大王子李元鹏若是知道他爹的想法,一定会啐他一脸呵呵。明明是他把着权势舍不得放手玩得一招制衡手段,还迁怒到别人身上,真是——李元鹏只能用呵呵来回应了。

也只有老二那个蠢的看不清形势,还以为父王对他青眼有加呢,熟不知父王是冷眼看着他们三兄弟打擂台呢。

“大王子,这可是您的好机会啊!”汉人军师摸着胡须,脸上带着喜色。

之前二王子领兵出战他还担心不已呢,生怕二王子在军中站稳了脚跟,那主子可真是为他们做嫁衣裳。

现在好了,二王子大败而归,军权可不又回到主子的手里了吗?

大王子李元鹏却不急不躁,“再等等。”他不急,他一点都不急,相信父王此时比他还要着急吧?

嗯,那就让他急去,自个还要养伤闭门思过呢。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凭什么呢?他是人,可不是只认肉骨头的狗。

沈薇窝在暖暖的屋子里跟徐佑一起下棋。她的屋子是经过特别改造的,四周墙壁的夹层里全都砌上火墙,地上铺上一层厚厚的地毯,可暖和啦!她在屋里穿着夹衣都不觉的冷。

桃花早就抱着铺盖搬到她屋里来了,明明有炕她偏不睡,就喜欢睡在地毯上,跟只哈巴狗似的,看得沈薇也想跟她一起在地毯上撒欢了。

“这两日忙什么呢?”徐佑一边落子一边问道。

自带着少年兵从山林回来,小丫头就把自个关在屋里不出门了,吃饭都是桃花端进去,神神叨叨的,也不知又打什么坏主意。

小丫头打坏主意他不计较,必要时她杀人他不介意在一旁递刀。可这个小坏丫头居然连他都不见,敢情这会私房银子弄到手就把他踢一边去了?他可是大大的不满哦。

沈薇打了个哈欠,“我能忙什么?还不就那点子破事。”熬了两夜了,沈薇好像睡觉,可是徐大公子这个蛇精病非要拉着她下棋。

下你奶奶个腿的棋!真不明白古人咋这么热衷这项活动呢?多浪费脑细胞呀!消遣嘛,还是需要以轻松愉快为主要标准的。

沈薇的棋下得很好,但她从来就不大喜欢这项活动。可接下来她还有事需要求到徐佑的头上,只好勉为其难地陪他玩一会了。

需要捻子的手顿了一下,那点子破事?谁知道她说的是哪点子破事,毕竟她的破事可多了。他可没那个能耐心有灵犀一点通。

“哎呀,输了,输了。不玩了,我快困死了,得睡一会。”沈薇拿起棋子往徐佑的枪口上一撞,啊哈,顿时死伤大片。沈薇愉悦地认输,小手摆着,就差拿个帕子就能欢送徐佑出门了。

徐佑看到沈薇眼底的青色,还真起了好奇之心呢。“你到底做了什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疲惫。

“你自己看吧,看完了把我的房门关上。”沈薇打着哈欠朝暖炕走去,她也没真想着瞒着徐佑,反正早晚他都会知道。只是现在她太困了,那就让他自个去看吧。

徐佑拿起案上的几页纸,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还绘有图案,待他看完,望向暖炕上目光便复杂起来。

原来她所谓的破事是少年兵的后续历练呀!这份计划做得太周全细密了,真不知她那个小脑袋是怎么想出来的。他是不是也该抄一份留着以后训练亲卫呢?

沈薇睡饱了觉又生龙活虎起来,而少年兵的第二次考核也提上了日程,这一回难度加大了不少,但等沈薇说了具体的内容和要求后,少年兵们全都兴奋地欢呼起来。

太好了,早就羡慕边军能上阵杀敌了,现在好了,四公子终于允许他们见见人血了,虽然不是西凉兵的血,但也聊胜于无啦!

沈薇被少年兵们的反应给弄得怔楞了,小小年纪就这么热衷打打杀杀,咋就这么不热爱和平呢?难不成男人的血液里都有暴虐的因子?无关年龄大小。

对,没错,沈薇熬夜赶出来的考核方案就是剿匪。

边城附近的山贼土匪都被沈薇带**害完了,没办法只好往远处寻摸了,经过暗卫的打探,在离边城两百多里的一座山上有一个土匪窝,土匪还挺多,约有八百人呢。少年兵的任务就是把这窝土匪给剿了。

瞧瞧,难度系数增加了吧?而且增加了很多很多。

首先,这窝土匪不在沈侯爷的势力范围之内。少年兵们跨境剿匪势必引起别方势力的不满,这给剿匪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按沈薇的意思是:他们悄悄地去,悄悄地回,尽量不引起别方势力的注意。

可要做到这样哪有那么简单?他们是三百多人,不是一个人,哪能不引人注意?还有,要剿匪不得打打杀杀吗?怎么可能不弄出动静?

其次,从边城到土匪窝有二百多里,行军是个大问题,什么时候出发,怎么安排路线,如何规避别方势力的注意,这些都要考虑到。

最后也是最严峻的,土匪有八百人,少年兵还不到四百,人数才是人家的一半。土匪都是成年的彪形大汉,少年兵还是半大的孩子,对上人家有胜算吗?别被人给反剿了吧?

“从制定行军路线,到如何出色地完成剿匪任务,再到安全回来,所有的一切全交给你们自己。从现在起我只看着,不发表任何意见。”沈薇严肃说道,“给你们一个半时辰商议,一个半时辰后咱们准时出发。记住了,你们是一个整体,整体!”沈薇的手臂在空中重重地划了一下,实则是在提醒他们:战场上,个人英雄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集体作战的力量。

沈薇依然启用暗卫开道护航的策略,她一共就带了二十个暗卫,再加上从她祖父那里借的二十个,也才四十个人。

四十个人怎么看顾得过来三百多人?她还是希望尽可能地保住少年兵们的性命,哪怕淘汰,她也希望他们能活着回到爹娘的身边。这样可不得找徐佑借人手吗?一回生二回熟,反正她都借习惯了。

沈薇想:若是这回剿匪的考核他们能全部过关,那下一场大战他们就有资格参加了,只有在战场上历经大浪淘沙,能够活下来的才是精英!

面对这么困难的任务,少年兵们无一人退缩,他们紧锁着眉头,三五成群凑在一起研究着有限的资料。各个小团体的领头人迅速交换意见,合力制定出可行的方案。他们都非常明白四公子的话,这句话伴随着他们训练的整个过程:他们是一个整体,从入侯府的那天起他们就是一个整体。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