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凯旋而归/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凰山二十里外的卫所里。

有起夜的小兵偶一抬头看到北边隐有火光,好像是哪里着了火。小兵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看,没错,的确是火光,时隐时现的,也不像是起火。

小兵便没有放在心上,又不是卫所起火,大冷天的还是钻被窝舒服啊!

沈薇带着少年兵和老手下把凤凰山土匪窝给搬了个精光,连房子都给拆了,木头也有用不是?带走。一行几百人连夜就踏上了归程。

回程带了那么多东西自然不如来时迅速,幸亏来时准备充分,少年兵们继续昼伏夜出,其他的人则扮作商队大摇大摆地在白天赶路。只要进了边城的地界就不用了担心了。

卫所里几个小兵在谈论昨晚的蹊跷事,“昨晚约莫三更天的时候吧,我饿醒了,寻思着去弄点什么吃的,你们猜我看到什么了?”此人神秘兮兮地道。

围着他的几个人都纷纷催促他快说,还有人开玩笑,“你总不能看到个水嫩嫩的娘们吧?”

“要是真看到个娘们就好了,你以为老子跟你小子似的,每月的饷银全进了窑姐儿的腰包,老子家里是娶了媳妇的,这都两年没回去了,也不知我那媳妇守不守得住。”那人笑着啐了一口。

“快说,快说,你到底看见了个啥?”眼见着要歪楼,有个心急的人催促道。

那人也懒得再卖关子,“我就看见北边好像有火光,似乎是哪里起了火,可要说起火又不大像。咱们北边可是凤凰山,凤凰山要是起了火还不得把北边的天给烧了?”

“别是你看错了吧?”有人质疑,“要是起火咱们能不知道?即便当时不知,现在也该得了消息呀。”

“没有,我确定没有看错,真的是火光,我还看了好一会呢。”那人一口咬定就是看到了。

那个昨晚起夜的那个小兵忙道:“真的,真的,我也看到了,我起夜看到的,时隐时现的,可真的是火光。”

“别是山精作怪吧?”有人提到。凤凰山那么大,保不住里头就有什么精怪。

“也可能是鬼火吧。”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你们想,凤凰山上每年死的人有多少?肯定是鬼火。”

经由此人这么一分析,其他人都觉得有点道理,“据听说那凤凰山可邪门了,明明看着有路,可走了半天才发现还是在原地打转。”

“这是碰到鬼打墙了,我跟你们说啊,我老家族里的二伯的小舅子就碰到过这事。有一回他赶夜路回家,大月亮地的,可亮堂了。路过一片坟地,明明看着有路,可走了大半夜还是没到家。我那二伯的小舅子也是个胆大的,干脆就不走了,和衣就在路边睡了。等天亮一看,你们猜怎么着,可不就睡在坟圈子上吗?把我那二伯的小舅子吓得呀,回家大病一场,再也不敢走夜路了。”

“哎呀,快别说了,怪吓人的。”

“看你那没出息的怂样,鬼怕恶人,咱们都是当兵的,身上煞气重,不怕!”

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说起来,其中一个爱拍马的就把这事当笑话一样说给了百户大人听了。百户大人可不是没见识的小兵,立刻就觉得这事不大对劲,他不敢怠慢,就把这事又禀报给了千户大人。

“大人,您说有没有可能是凤凰山出事了?”百户大人心中有些忐忑。

千户大人的眼睛眯了眯,沉吟了一下才道:“不能吧?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能出什么事?”

“可昨夜那火光不止一个两个看见了,亮了大半宿呢。”百户大人还是不放心,别人不知道,他和千户大人可是心里明白着呢。为什么凤凰山的土匪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势力,还不是因为他们的纵容?每次去剿匪不过做做样子给上头一个交代,实则他们和向云天的关系好着呢。不然,没有了向云天的孝敬,他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活得这么滋润?

“向云天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即便真有事他能不派人过来求救?”千户大人还是不相信凤凰山出事了,向云天可是个狡猾的,他每年撒大把的银子能让自己这么轻松自在?

经千户大人这么一说,百户大人也动摇了,不过他心里总有股子不安,想了想还是道:“要不过去看看?反正也不远。”

千户大人想了想,同意了。

说去就去,两个人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几个心腹以巡察的名义就直奔凤凰山而去。

到了山脚下还一切如常,千户大人还笑话百户大人草木皆兵。可越往山上去就越不对劲,终于他们看到了几具尸体,看身上的穿着正是凤凰山的土匪。

糟糕,还真的出事了。千户大人和百户大人对看一眼,不敢再朝山上去了,他们带的人太少,若是山上有情况,那不是主动送上门去吗?

“撤!回卫所。”千户大人发出了命令,几个人跟被鬼追似的往卫所跑。回到卫所点齐了兵这才又回来。

从半山腰开始,几乎每走几步就能遇到土匪的尸体,等到了山顶的时候他们更是震惊:房屋倒塌着,死尸,到处都是死尸,全是土匪的死尸。

尸体都僵硬了,地上的血液都凝固了,可千户大人和百户大人的鼻端仍充盈着浓重的血腥味。

是谁?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悄无声息就灭了向云天这伙土匪?看这手笔,非军队不可,可整个黑平的地界上是没有哪支如此厉害又心狠手辣的军队的,难不成是上头对他——

千户大人不敢想下去了,若真是如此可就麻烦了,随后又想到和向云天的交易只有百户一个人知道,他和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自然不敢说出去。别人即便猜测,可没有证据也拿他没办法。

百户大人也是惊吓不已,可他脑子转得快,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主意:“千户大人,这可是大功一件啊!咱们是不是?”他的手指头朝上指了指。

言外之意他非常明白,不就是把这份功劳占了吗?八百土匪全部灭杀,这真是件天大的功劳,凭着这份功劳他都能升上一级了。无疑,千户大人是十分心动的。

可他仍是摇了头,面对着百户不解的目光,他指着前头墙壁上的一行大字道:“你看那是什么?”

百户大人抬头看去,只见墙壁下用血写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透着股杀气,触目惊心。百户大人不由心中发寒,能写出这样字的人定是个久居上位之人,现在他哪还敢动心思占了这份功劳?巴不得把这事悄悄掩过去才是。

千户大人的心思也是一样,能把这事悄无声息地掩过去最好。只是可惜了向云天,大小也算个人物,却被人连捅数刀,死得那么憋屈。

千户大人带着人来了,又走了。此后凤凰山好似成了禁忌,无人再敢提起。别说千户大人下了禁口令,就是不下,光凭那满山头的死尸就够瘆人的了,哪个吃饱了撑的敢提?

这一天清晨,西疆边城说得上话的头脑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站在城头上,伸着脖子望眼欲穿地朝着远处瞅。

方大锤尤其心焦,剿匪和打猎可不同,尤其是听说凤凰山上的土匪足有八百人,个个都是悍匪。娃娃兵们满打满算还不够四百,才是人家的一半,还都是半大的孩子,虽然四公子教导有方,但毕竟受训的时间短。儿子可别有事才好。

“来了,快看,来了。”有眼尖的人先看到了地平线上出现的黑点。

“哪了?哪了?我看看。”方大锤朝前走了一步,瞪圆眼睛使劲瞧。嘿,还真的,他的心里激动起来。

越来越近了,都能清楚地看到前面的少年兵了。城头上的人群骚动起来,家里有儿子在少年兵中全都睁大眼睛寻找儿子的身影。

沈侯爷则寻找他那不省心的孙女,看到她骑着马神气地走在最前头,这才放下心来,脸上也带上了自豪的笑容。不愧是他沈平渊的孙女,就是别人都强。

他身侧的武烈将军心情就复杂多了,瞧瞧人家,同样是养闺女,忠武侯府的闺女咋就养得这么好呢?自家的小闺女虽功夫和骑射都不赖,但在谋略上比起四小姐可就差得远了。别说是他小闺女了,全京城也再找不出和她比肩的闺秀了。

“侯爷看,那是我家的小三。”方大锤看到走在前头的儿子可激动了,心中嘀咕着,“可别伤着哪里了。”要是伤着了,夫人还不得跟他拼命?

“将军放心吧,看你家礼小子走路那个精神劲就知道好好的。”边上的人安慰他道。原来不觉中他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快看后头。”有人突然说道,“真是太好了,四公子又给咱们弄东西回来了。”声音里满是惊喜。

众人定睛瞧去,可不是吗?少年兵们的后头是长长的看不到头的车队,不用看也知道车上装的都是好东西,不然四公子也不会费劲弄回来呀!

“真是恭喜侯爷了,我家小子要是有四公子一小半的能耐,睡觉我都能笑醒了。”这个人满脸都是羡慕。

“侯爷,四公子会留在咱们边城吧?”有人这样问。其他人都眼巴巴地望过去,这么有能耐的后生谁不喜欢呀?自打他来了,边军的日子比以前都上了一个大台阶,吃的好,穿的好,饷银足额还及时,还常打胜仗,跟着这样的主子谁不乐意?

沈侯爷面上一紧,他能说啥好呢?小四要是个小子他说啥也得把她留在边城,可小四是个丫头啊,还是个订了亲事的丫头,哪里就能留在边城了?

“小四还小,不过大公子倒是会留下的。”沈侯爷摸着胡须微笑着道。

众人虽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对呀,大公子才是居长,才是侯府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若是四公子也留在边城,又比大公子有能耐,这不是要兄弟阋墙的节奏吗?咳,大家族就这点不好。

“开城门。”眼瞅着这群功臣就要来到城下,沈侯爷大声吩咐道。

沉重的城门徐徐打开,少年兵们满脸兴奋,却依然保持着整齐的军容,没有人下队,也没有人说话。让城头上的家长们更是心中充满了自豪。

听完儿子讲述剿匪的经过,方大锤脸上现出动容,大手摸着儿子的脑袋无比自豪,“好儿子,有出息。”

方忠礼也十分高兴,“这都是四公子教得好,我们四公子说了,能用计谋的就不要用蛮力,别想着什么以少胜多,那都是没办法的事,牺牲太大了。任何时候都以生存为第一前提,只要人还在就有机会胜。”

方大锤仔细琢磨,越琢磨越觉得对,只要人还在就有希望,人都死光了还说什么反击?能得四公子教诲,小三命真好。

沈薇回到侯府把事情的经过给她祖父交代了一番,沈侯爷啧啧了嘴,这丫头是个胆大的,她一手缔造的娃娃兵们也是群胆大包天的,区区三人就敢闯土匪窝,居然还真让他们成事了,这让他说什么好呢?即便他带兵剿匪也想不到要这样干。

“黑平的那个卫所离凤凰山可只有二十里,他们就没过去看看?”沈侯爷不大相信,卫所那些人都是死猪?这么大的动静都不过去看看?

沈薇嘴巴一撇,鄙夷说道:“去了呀,不过是到了第二天才去。那个千户可真是个怂包,不过是几具尸体就吓得回去了,带齐了兵马才敢上山。”她特意留了暗卫察看情况。

“他就没追查这事?”沈侯爷不相信,做过的事总会留下痕迹,若是他,定会四下察看。他们带了这么多物资,走不快,真有心要追查总会寻到痕迹的。

沈薇道:“那就只能说明他们心中有鬼了,现在我基本可以肯定卫所和土匪有勾结。”不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还纵容土匪发展出这么大的势力,没勾结才有鬼呢。而且暗卫传回的消息称,凤凰山土匪被连窝端的消息根本就没传出去,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平静。

“即便是他们追查也不怕,咱们顶多属于越境作业,可做的是好事呀,到时咱们反咬上一口都够他们喝一壶的。凤凰山的土匪存在了那么多年,和你卫所比邻而居都相安无事,这里头是几个意思啊?可别找什么土匪人多势重的借口,一群半大孩子都能做到的事,你卫所正规军办不到?朝廷养你们这样的废物干什么?”

“借口我都想好了,咱们边城方将军的小儿子被凤凰山的土匪掠上山了,咱们得营救不是?咱们可是顾忌着两边的关系,连正规军都没派,就派了些半大的孩子,看他们还有脸说啥不?”沈薇洋洋得意,狡黠无比的样子。

沈侯爷笑了,笑容里带着赞赏,小四这丫头不仅胆子大,主意也一个一个的,即便是个丫头,他也高兴啊!嗯,以后得立下家规,丫头小子一样教,丫头出息了也是侯府的助力啊!

转眼就到了沈雪出嫁的日子,几天前她就开始蹦跶,想把她娘刘氏弄出小佛堂,理由还挺充分:女儿出阁,当娘的不在场,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沈老太君深以为然,立逼着让人把刘氏放出来。听雪姐儿说她娘在小佛堂受了不少罪,刘氏到底是她的亲侄女,她还是很心疼的。

许氏心中虽不愿意,却被逼得没有办法,这到底是亲婆婆,她作为儿媳,哪敢忤逆。

沈珏却是坚决不同意,理由也很充足,“让刘氏去小佛堂悔过是祖父也是赞同的,现在要放她出来,必须有祖父的命令才行。”

他一口咬定必须祖父发话才成,老太君气结,可又没有办法。跟沈珏商量道:“珏哥儿你看,你祖父远在西疆边城,而你五姐姐出门子的日子就在眼前,这也来不及呀!又不是要放她出来,不过是你五姐姐出门子那日出来应应场面。”

沈珏不为所动,他可不傻,刘氏出来了,再想把她送回去可就难了。到时她只会有无数不回去的理由,什么新姑奶奶回门主母不在不好看啦之类的,或者干脆就装病,她病得人事不知,你能拿她怎样?

与其到时再与她斗智斗勇,干脆现在就不让她出来。姐姐说了,自己是男子汉,不可过多陷入后院琐事。苏先生也说过类似的话,说天上翱翔的鹰怎能把脑袋朝鸡笼子里钻?

老太君说不动孙子,就朝她儿子发脾气。沈弘轩的心情异常复杂,尤其是知道薇姐儿在西疆他就一晚也都没睡好过,可面对着母亲的哭诉,他又有些心软,自小到大,母亲最疼的就是他了呀!

“珏哥儿——”沈弘轩刚开了口,就被儿子那脸色的讥诮堵得说不下去。

“父亲可是忘了刘氏是因何进得小佛堂?我姐姐现在可正在大觉寺为祖父祈福呢,父亲要放刘氏出来可曾想过我们姐弟的心情?难道我们姐弟在父亲心中就那么不重要?”祈福两个字沈珏说得特别重。

沈弘轩哑然了,他看着眼前不卑不亢的儿子,不得不承认阮氏给他生了一对好儿女,想起那个温柔绝色的女子,他心里好似被什么揪了一下似的疼。

罢罢罢,不放就不放吧,珏哥儿既然坚持,那就随他吧。

“母亲,刘氏还是继续留在小佛堂吧,有大嫂在,雪姐儿丢不了面子。”沈弘轩一锤定音。

儿子都这样说了,老太君还能说什么?憋屈地直捶大腿,可又有什么办法?那是她自个的儿子。

沈雪则是气得火冒三丈,“贱人,贱人,全都是贱人。”好不容易大的不在,可小的也这么难对付。爹爹也是的,还说疼自己,连这么点小事都不答应,哼!

“奕哥儿看到了没有?咱们姐弟在府里都快没有立足之地了,你可得给我好生有出息,姐姐和娘可都靠你了。”沈雪在屋里如困兽般走来走去,抓住弟弟的肩膀狠命叮嘱。

沈奕虽觉得他姐姐有些魔怔了,但仍是听话地点点头。沈奕到底才九岁,自刘氏进了小佛堂,他是很不自在很惶恐,身边的奴才也开始偷奸耍滑,但被五哥喝斥过之后就好了。五哥还经常检查他的功课,有不懂的也会给他讲。

渐渐的他觉得娘亲在不在都一样,甚至更自在些。而且五哥和四姐姐也不想娘亲说的那样包藏祸心,对他挺好的。

沈雪出嫁那日,刘氏到底没有出来,沈雪是带着不满和仇恨出阁的。

------题外话------

感谢忆浓的2朵鲜花,wuyufe2009的1朵鲜花和WeiXin9431d5bf09的9朵鲜花!

上班上的和和的小腿都水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