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撕进大牢里/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雅来得很快,连同沈薇之前留下的奴才,簇拥着她,呼啦啦一大群,显得特别气派。

何章铭看着徐徐走来的妻子,这么多年的苦难并没有磨掉她良好的教养,裙不动钗不摇,脊梁挺直,步子不大不小,不急不慢,端庄优雅,却每一步都好似踏在何章铭的心上。他的心情复杂极了,不得不承认妻子和田姨娘间的差距简直是天上地下,他的心里好似有一只小手在那拨呀拨呀,不舒服极了。

“雅儿!”何章铭不由自主地朝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想要去抓沈雅的胳膊。

沈雅却在他两步开外停住了脚步,深深福了一礼,“今日与君一别两宽,此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她面容平静,声音平淡,眼底没有一丝波澜。沈薇在旁边嘴角翘了翘,为她姑母点了个赞,不愧是千金贵女,没给祖父丢脸。就是莫嬷嬷也在心中点头,这位沈家的姑奶奶倒也不是太没用。

“姑母,咱回吧!侄儿来接您回家了。”沈薇笑吟吟地上前。

一句话差点没让沈雅的眼泪掉下来,回家!是啊,她终于可以回家了!回家了应该高兴才是!她深吸一口气,眨了眨眼睛把泪意逼回去,回了沈薇一个清雅的微笑。

跟在沈雅身旁的何琳琳也对着他爹福身一礼,然后跟着一起转身朝外走。

何章铭出声了,“站住!沈氏可以离开,琳姐儿是何家的闺女,她不能走。”

“对,对,琳姐儿不许走。”闻讯赶来的何老娘拦在何琳琳面前,刚要去抓她的手,月桂一个箭步挡在她身前,“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干什么?”

何老娘一见是这个丫鬟,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反应过来又觉得脸上挂不住,“琳姐儿姓何,决不能跟姓沈的走。”她剜了沈雅一眼,目光中满是恨毒。哼,走了也好,这个丧门星搅家精走了她给儿子娶个更好的。

看着拿着棍棒拦在面前的何府下人,沈薇真是啼笑皆非,战场上的真刀真枪都拦不住她,区区几根棍棒还能把她怎么着?

“谁也没说表妹不是何家的闺女呀,只是本公子今儿心情好,要接表妹去别院认认门,毕竟以后这云州的别院可就是表妹的嫁妆了。”沈薇漫不经心地道。

“那也不行,你不是要走吗?那就一个人走。琳姐儿必须留在何府,哪里都不能去。”何章铭如一条阴狠的毒蛇盯着沈雅。

沈薇眉毛扬了扬,把目光看向眼神闪烁的何老娘,“何老太太也这样觉得吗?”

何老娘脸上一讪,刚要开口就被儿子抢过话头了,“娘的意思自然和我一样,琳姐儿,快到爹身边来。”一副死活都不让何琳琳走出何府的架势。

“老二。”何老娘顿时急了,瞪着儿子训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虽然你和琳姐儿她娘和离了,但琳姐儿终归还是侯府的外孙女吧,她表哥接她过去玩几天不是人之常情吗?”

她拼命朝儿子使着眼色,那可是一座别院啊,值老多银子了,侯府大方给了琳姐儿,那还不就是她何家的了?丫头片子早晚是别人家的人,带再多嫁妆过去也是便宜外人,到时给打几口箱子,做几身衣裳就行了。那座别院还是留着给大孙子吧。

怎么何章铭的脑回路跟何老娘不在一个频道上,没能明白他娘的良苦用心,瞪着血红的眼睛就是不让他闺女走。

沈薇轻笑一声,也不强求,“既然何大人不愿意那就算了吧,表妹,你也别怨表哥绝情,那别院说给你是因为你是咱忠武候府的表小姐,是祖父唯一的外孙女,大家心疼你才想着补偿一二。现在何大人执意要断了这门亲戚,那表哥也只能说抱歉了,毕竟那座别院少说也能值个千把两,咱忠武候府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哪能就随便给个外人?”她面带歉意地对何琳琳说。

何琳琳面无表情,对着沈薇行了一礼,“表哥的话在理,琳姐儿不怨。”然后抬步朝他爹走去。

眼瞅着到手的别院就要飞了,别说何老娘急了,就是跟着一起来的何老大夫妇和抱着儿子查看的田姨娘都在埋怨何章铭。那可是值千把两银子的别院啊,就是不住租出去,一年也有不少银子的进项了。不就是人家侯府要接琳姐儿去过几天吗?又没说不送回来了,也没有出了这云州城,他这么紧张做什么?

何老娘一瞧那位侯府公子和她的前儿媳是真的不再管琳姐儿,更加焦急了,上前两步就把何琳琳拽了过来,一把推到她娘沈雅身边,“你这孩子咋就那么实诚呢?你爹说得那是气话都听不出来吗?这一分别还不知道何时再能见面,可怜见的琳姐儿,去吧,跟你娘和你表哥去玩几日,过两天让你爹再去接你。”她拉着袖子佯作擦泪,一副慈祥无比的样子。

何琳琳依旧没有说话,对着何老娘行了个礼就面无表情地站在她娘身边了,微翘的嘴角透出几分凉意。她祖母这哪是为她着想?分明是舍不得那座别院。

为了那座别院,何老娘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她儿子没反应过来之际,直接就把沈薇一行人“赶”了出去,“既然已经和离,那四公子和琳姐儿她娘就赶紧走了吧,老二他心里头难受,你们就别留在这招他了。”

哈哈哈,真是神来一笔啊!沈薇都没想到能这么轻松就出了何府,她还以为得打出来呢,最不济也得武力震慑一番吧。现在居然是被人家忙不迭地“赶”出来的,何老娘这老太太真是太可爱了有木有?猪队友有木有?沈薇心里暗搓搓地腹诽着,心花怒放。

等何章铭回过神来沈薇一行人已经只剩下个背影了,他不满地朝他娘质问道:“娘,您怎么能放琳姐儿跟着走呢?”不把琳姐儿捏在手里他心里总是不安。

何老娘白了儿子一眼,没好气地道:“你没听那位四公子说吗?要是琳姐儿跟侯府断了亲,那就一点好处也沾不上了。值千把两银子的别院不要啦?你呀,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舍得,你老娘我还舍不得呢?”

何章铭脸色一僵,提起银子他也很没底气呀!可他更担心沈氏把琳姐儿偷偷带回京城怎么办?

何老娘见状,气消了一些,语重心长地道:“老二呀,琳姐儿不过是去个别院,你担心什么?好歹你也是个知县,这云州咱们总比他们熟吧?要娘说,琳姐儿跟着过去才好呢,沈氏若真的狠得下心不管琳姐儿,咱们不啥也得不到吗?现在日日在她跟前杵着,她还能狠得下心吗?少不得要为琳姐儿的将来谋划一番,琳姐儿得了好处,还不等于是咱们得了好处?”

“对,对,还是娘看得长远,有见地。”何老大夫妇连忙拍起何老娘的马屁,何老大咳嗽了一声,对何章铭道:“老二,你听咱娘的准没错。”

何老娘心中得意,十分欣慰大儿子夫妇的听话孝顺。她虽是个乡下老婆子,但却嫁了个病病殃殃的丈夫,是以何家她说了算,她一生中最得意的便是做出送小儿子去念书这个决定,当初邻里都笑话她心比天高呢,瞧瞧现在她可不就成了知县大人的娘?也过起了使奴唤婢的好日子。

想到这里她又道:“他们不是还要要回嫁妆吗?有琳姐儿在中间缓和着,他们还能把你往死里逼不成?”

何老娘压根就没想着还嫁妆,一句话没有,全都花用了,他们又能拿她怎样?

何章铭先前还有些犹豫,听到后一个理由他就释然了。是呀,他总归是琳姐儿的亲爹,琳姐儿跟外家处得好,就是看着琳姐儿也得给自己留几分体面吧?

何章铭和何老娘想得挺好,但他们却没想到沈薇就是个不会给人留面子的。在沈薇看来,都已经和离了,那自然是把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面子?那是个什么东西?沈薇表示没有见过。

第二日,何府众人看着这乌泱泱好几十清一色玄衣壮汉全都傻了眼了,这,这是要干啥?抄家?

何老娘心头猛跳,尖着嗓子大喊:“关门,关门,快关门。”企图把沈薇等拦在外面。

桃花立刻上前,双手只轻轻一推,那大门就开了,反倒是关门的四个何府下人齐齐摔倒在地上。

沈薇一笑,那笑容在初阳升起的清晨是那么的耀眼,她背着手徐徐迈进何府,“何老太太这是干吗?咱们昨儿不是都说好了今天来搬嫁妆的吗?想必府里都准备好了吧?二管家,莫嬷嬷,拿着姑母的嫁妆单子跟何老太太好好对对,不是咱们的东西咱不要分毫。”言下之意就是属于她的东西哪怕一根草也得带走。

“何老太太请吧!”莫嬷嬷缓步走向何老娘,那边二管家也朝着何章铭而去,“何大人,这是我们姑奶奶当初的嫁妆单子,官府也有备份,你要不要过目一下?”

沈雅的嫁妆何章铭自然是见过的,当初他还咋舌忠武侯府的富有,只是个庶女就这么多的嫁妆,也曾暗自窃喜过。

可此时面对这二管家递过来的嫁妆单子,他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打心眼里说,他是个读书人,自诩君子,是不想占着和离妻子的嫁妆的,可要让他归还,他心里又十分不愿。他再不通庶务也知道若是没有沈氏的嫁妆撑着,何府就是个空壳子。

何老娘看着朝她走过来的莫嬷嬷,跟见到厉鬼似的,一边往后退一边喊道:“什么嫁妆?没有,没有嫁妆!沈氏嫁过来都快二十年了,以她今日要吃燕窝,明日要炖熊掌的抛费劲儿,就是座金山银山也早花用完了。”要嫁妆那无疑是割她的肉,她怎会允许?

莫嬷嬷道:“我们姑奶奶当初嫁过来可是十里红妆,光是收益好的铺子就有五六间,光这五六间铺子的收益就够我们姑奶奶日日吃熊掌燕窝也花用不完的。何老太太这是不愿意还嫁妆了?”

何老娘的脸色都变了,警惕地看着莫嬷嬷,防贼似的,嘴上嚷着:“什么五六间铺子,我没见到,我们家没有沈氏的嫁妆,你走开,不要来我们家。走开,走开。”

何章铭见状脸色更加难看了,他觉得特别难堪,哪怕当初凑不齐银子进京赶考都比不上此刻的窘迫。他真想大喊一声“搬走,搬走,全都搬走”。可喉咙却似被什么堵住似的,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沈薇哪里不知道何氏母子俩的贪婪,嘴角露出一抹讥诮,如玉的容颜也冷了下来,“看来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了,还等什么,直接搬吧!”

沈薇手一挥,玄衣壮汉便如狼似虎般朝各个房间涌去。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出去,出去,不许进。”何老娘尖叫着扑过去拦,可她哪里拦得住,反倒被其中一个壮汉顺手推了一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何章铭的脸色也是大变,几步走过去扶起他娘,阴毒的目光射向沈薇,“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本官要具本上奏圣上,忠武侯府仗势欺人,本官定要找个说理的地方。”

沈薇冷笑一声,“民宅?何大人,你这是官邸吧!为何闹成现在的局面你自个心知肚明,你若是乖乖把嫁妆交出来,本公子即刻就带人走。可惜你舍不得,那本公子就只好自己拿了,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是天经地义吗?”

姐就是仗势欺你怎么着?那是姐有势可仗,你仗一个给姐看看!

还具本上奏圣上?一个小小的知县还妄想抵达天听,做了近二十年的官了还这么天真,难怪升不上去啊!

玄衣壮汉的动作可快了,他们都是沈薇花钱雇来的,本就花了大价钱的,再加上忠武侯府这块金字招牌,自然十分听话了。而且又是向流言中的何知县讨要嫁妆,现在云州城里哪个不知道何知县是个借着夫人起势却又宠妾灭妻的无耻小人?别管面上怎么样,心里都是瞧他不起的。动起手来自然就不留情了。

凡是嫁妆单子上记载的全都拿走,那些粗苯的家具不好带,那就砸吧砸吧当柴烧,反正不能便宜了无耻小人。在搬家妆的过程中,他们还非常不小心的打坏了不少东西。

何老娘心疼极了,疯了似的朝沈薇撞去,“你这个天杀的,老娘跟你拼了。”

连沈薇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被桃花抓住反剪了胳膊押在一旁,何老娘疼得哎呦哎呦直叫唤。

“你,沈小四你快放开我娘!”何章铭愤怒着看着沈薇,试图冲过来了。有欧阳奈这个高武力值的保镖在,何章铭自然是只能在原地急得直跺脚,“我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官跟你没完。”他做人虽不大能拎得清,但却是个孝子,极孝顺爹娘的。

“沈小四是你叫的吗?”沈薇的目光越加凛冽,之前你是侯府的娇客,自然千好万好,现在都和离了,没有任何关系了,谁允许你喊沈小四的?你有那个资格吗?

“何大人可真会睁眼说瞎话,没瞧见是你家老太太先冲撞本公子的吗?本公子没打落她一口牙已经算是给面子的了,哼!”

何章铭脸色一僵,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可看着满府被玄衣壮汉翻弄地鸡飞狗跳的模样,他恨不得上前阻止,仅存的理智却告诉他那是无用的,他只能用淬了毒的目光凌迟着沈薇。

“这是怎么了?土匪啊,强盗啊,我要去衙门告你们去!快放下,你不能抢我的东西?”何家大嫂披头散发尖叫着把手里的梳妆盒往回夺。

握着梳妆盒另一端的玄衣壮汉嗤笑一声,“什么你的东西?这是人家侯府姑奶奶的陪嫁。”啧啧啧,可真是不要脸,连弟妹的陪嫁都往自个屋里扒拉,咋有这种人呢?

梳妆盒子自然落入了玄衣壮汉的手中,何家大嫂心疼得嚯嚯的,转眼又瞧见被押在一旁的婆婆和小叔,顿时惊恐起来,“不要,不要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所有事情都是他们做的,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她转头就要往回跑,却一不小心跌倒在地上,索性双手抱着头缩在地上不起来了。

也不怪何家大嫂这般害怕,平日里因为小叔是知县,她走出去多少商家太太奉承着她,给她送好东西。时间久了她便觉得小叔就是这云州的土皇帝,可谁知她心中高高在上的当官的小叔此刻却被人看押在一旁,她能不害怕惊恐吗?

紧接着何府其他的主子也都狼狈着跑过来了,他们哪里见过这如抄家一般的情景?都如何家大嫂一样不知所措,如惊弓之鸟一样惶惶不安着。

沈薇冷冷地看着,就好像看地上挣扎着的蝼蚁,她一点都不同情他们。

玄衣壮汉们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不过一个时辰就把沈雅的嫁妆全都收拾完毕了。沈薇用折扇朝着何章铭点了点,“何大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本公子告辞了,你好自为之吧!”她对着何章铭诡异地笑笑,带着人抬着嫁妆浩浩荡荡出了何府。

沈薇一走,何老娘就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冲进自己的院子,冲进卧房,直奔内室而去。她掀开床地板朝里头摸去,心顿时凉了半截,完了,她存了一辈子的棺材本全没了!五千两银子啊!

她不死心,又钻入床底,翻出一个陶罐子,里头也是空空如也。她承受不住打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她准备带进棺材里的玉镯子金钗子,金耳环等全都没了,这些天杀的啊!

再瞧瞧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稍微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连那张黄花梨的案桌都没了,只余几把杨木椅子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完了,全完了,她攒了一辈子的家底全都完了,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呦!何老娘忍不住痛哭起来。

不止何老娘的院子如此,何章铭的,何老大的,甚至何章铭几个姨娘那里也是这般。一时间府里人人惊慌哭泣。

“娘,老二,出大事了。”何老大和二儿子何天辉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跑回府来,一瞧满府跟遭了强盗洗劫似的,顿时大惊,“老二,这是咋了?咱娘呢?”

何章铭摇了下头没有说话,他看到大哥和侄子衣裳上都带着血迹,忙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何老大顿时回过神来,一拍大腿道:“老二呀,弟妹娘家人来收铺子,把掌柜和伙计全都赶走了,我不服,上前理论了几句,就被他们打成这样了,你侄子过来护我,好悬没被打断了腿。老二呀,这可咋办呀?没了铺子上的收益,咱这一大家子可怎么过活。”

何章铭这才注意到二侄子走路一瘸一拐的,不由关切询问,“辉哥儿没事吧?”

何天辉摇了摇头,“二叔,我没事,已经在街上医馆看过了,没伤到筋骨。”眼睛一闪小心翼翼地问道:“二叔,可是二婶的娘家人来过府里了?”若不然,府里也不会成这般光景。

何章铭面色一黑,飞快地点了下头。此时去里头看了一圈的何家老大也出来了,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惊慌,“老二,老二,听说弟妹的娘家侄子带人把弟妹的嫁妆全搬走了?那咱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随后又埋怨起来,“我早说过你这样做会出事的,把个田姨娘捧上天,弟妹到底是正室,大面上的敬重总得给吧。你偏不听,咳,这以后的日子可咋办啊?眼瞅这你大侄媳妇就要临盆了,这,这——咳!”何老大叹了一口气蹲在地上。

何章铭的面色更黑了,他望着打碎的花瓶,倒地的桌椅,恨得牙齿痒痒。忠武侯府,沈氏,沈小四,你们给我等着,我要告御状,告御状!

可惜何章铭连状子走没来及写,就有官差找上门来了,说有人告他利用职权强占人家铺子,逼出了人命。知府大人已经收了诉状,传他过去问话。

这下何老娘也不心疼她的银子首饰了,扯着小儿子的袖子哭着求着不让官差把他带走,可最终何章铭还是跟官差走了,直接就被关入了大牢。

何老大探得弟弟被关入了大牢,何家众人更加惶恐不安了,何老娘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怒骂不止,跟个疯婆子似的,短短一日她就苍老了好几岁。

“老大呀,你赶紧再去瞧瞧你弟弟有没有受苦,问问他咱们怎么把他救出来。”何老娘哭过之后强忍这悲痛又站了起来。别的见识她没有,她就知道二儿子是全家的顶梁柱主心骨,费再大的劲她也得把二儿子弄出来。

何老大却面露难色,“娘,这事不好办啊。”

“咋了?好歹你弟弟也是个做官的,还能没几分香火情?”何老娘不以为然地道。

何老大道:“娘,这事古怪着呢,我跟那牢头求了许久,人家都没让我进去看上一眼,说是知府大人特意交代了不许探监。还是我用了身上的一块玉佩贿赂了牢头,人家才给我透了两句话,说二弟估计是得罪什么人了,若是有门路不妨朝上头使使劲找找关系。”

“沈氏,一定是沈氏!她的心咋就那么毒呢?老二跟她总是夫妻一场吧。可怜我的儿呀!”何老娘顿时咒骂起来。

何老大却皱起了眉头,不大相信,“不能吧?弟妹不是那样的人,何况还有琳姐儿呢。”

“怎么不是她?除了她,你二弟何曾得罪过谁?我早说过她就是个黑心肝的,瞧瞧她把咱们何家祸害的。老天爷啊,你也开开眼,怎么不一个响雷把那个歹毒的妇人给劈死?”何老娘指天骂地,活脱脱一个乡下泼妇的样子。

谢谢沈晓文sxw的钻石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