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洞房花烛/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佑支着下巴瞧沈薇的睡颜。沈薇侧着身子躺着,一头青丝压在脸下,脸蛋红润润的,小嘴粉嘟嘟的,长而翘得睫毛如两把小扇子在眼睑下映出阴影,鼻端发出轻轻的呼吸声。徐佑瞧得心都醉了,沈小四,薇薇,他心爱的姑娘,终于把她娶到手了。

徐佑宠溺地望着身边熟睡的人儿,玩心大起,拿起她的一束头发在她脸上挠了挠。身边的人儿顿时烟眉蹙了起来,脸在枕头上蹭了蹭。徐佑嘴角含笑,又挠了她几个,这回小丫头的眉蹙得更紧了,脑袋不安分地动了动,好像要把什么烦人的东西甩开。

那可爱的样子让徐佑不由笑出声来,这小丫头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徐佑侧身在沈薇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直接就把沈薇给弄醒了。

沈薇睁开迷蒙的睡眼,还以为是在自个屋里呢,待看清笑得一朵花似的徐佑,才猛地意识到自自己嫁人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这么说刚才是这个蛇精病在骚扰自己了?等看到徐佑手上正捏着自己的一束头发,沈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咱都二十二岁高龄了,都一把年纪了,还玩这么幼稚的恶作剧,真的好吗?

徐佑见惯了沈薇精明聪慧的一面,现在瞧着她迷迷糊糊的样子觉得可新鲜啦!直接一个翻身就把她搂在自己怀里。至于沈薇脸上明晃晃的嫌弃,他就当自个眼瞎看不见。

“坏丫头,不等夫君自个就睡着了。”徐佑点着沈薇的俏鼻子不满地控诉。

沈薇从没和男子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此刻趴在徐佑身上,觉得可别扭了,不由动了动身子想要起来。无奈徐佑的双手紧紧扣在她背后,不让她离开,“放手,让我起来。”一身的酒气难闻死了,沈薇掩着鼻子挣扎着想离他远一点。

“不放。”徐佑眸中含笑,可得意啦!盼望已久的佳人在怀,他怎么舍得放开?

“放不放?”沈薇朝徐佑呲起小白牙,眼底带着威胁。

那张牙舞爪的样子让徐佑眸中的笑意更深了,“不放!”

“真的不放?”沈薇眯起眼睛,眼底闪烁着恶魔的光芒。

徐佑摇头,“不放!”他倒要看这小丫头还有什么招儿?

“我让你不放,让你不放!”沈薇嘴里恶狠狠地说着,芊芊素手就袭上了徐佑那张如玉般好看的脸,扯着他的脸颊揉捏成各种怪异的形状。

开始只是泄愤,渐渐地便起了玩性,咯咯笑着蹂躏起徐佑的脸来。

沈薇玩得不亦乐乎,徐佑只余满心的无奈了,“坏丫头。”他只轻轻一翻身就把沈薇压在身下,眼底带着危险的光芒,“薇薇这是希望夫君我直接洞房了吗?”说着还把身子挺了挺。

“不要。”沈薇的身子顿时僵硬了,那个抵着她的硬硬的东西就是传说中的那啥吗?艾玛,好危险啊!赶紧拿开成不成呀?

“不要?薇薇可真懂得伤为夫的心。”徐佑望着变成小猫咪一般乖巧,可怜兮兮的沈薇,心中越加得意,脸上却作出受伤的表情,还故意又顶了她一下。

“你,你不要乱来啊!”沈薇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厮之前一直挺正常的呀,咋就一秒变色魔了?待看清徐佑眼中的戏谑,沈薇气得呀,在他的腰上狠狠拧了一把。

“你,给我死起来。”沈薇咬牙切齿,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心中丢脸的成分要比羞意多,虽没实战过,但怎么着她也是在现代那个大染缸中熏染过的,怎么就被个古人调戏了?要调戏也该是她调戏他呀!

徐佑见小狐狸炸毛了,便听话地放开了她,大手顺着她的秀发,哄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都是为夫的错。”

沈薇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自然都是他的错,自己睡得好好的,又没招他惹他。

沈薇翻身下床,见屋里一个下人都没有,皱了下眉就自个整理了嫁衣和头发。两根儿臂粗的红烛无声地跳跃着,把室内照得如白昼一样。

“真的生气啦?”徐佑望着低眉不语的沈薇柔声道。

沈薇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你。”

徐佑轻笑,“多谢夫人大人大量。”目光扫了一眼动过的那桌席面,道:“夫人吃饱了,为夫还饿着呢,为夫好可怜,夫人再陪着为夫用点吧。”他一脸委屈地说道,可你说便说呗,舔什么嘴唇,一个生得那么出尘绝世的大男人你舔嘴唇像什么样子,不知道会引人犯罪吗?沈薇强忍着把这货推倒的冲动,嘟着嘴巴走过去。

徐佑牵着沈薇的手,拉着她坐在自己腿上。沈薇一头黑线,这妖孽不会是准备这样吃吧?徐佑已经拿起了筷子,嘿,人家还真准备这么吃呢。

沈薇刚动了一下,徐佑就拍拍她的头,“乖,为夫是真的饿了,只灌了一肚子的酒。”

沈薇撇嘴,谁信啊!就他那个破身体谁敢灌他酒啊?不过沈薇的心还是软了,抱着就抱着吧,反正他们都已经是夫妻。“菜都已经凉了,让人再重新整治点吧。”

徐佑瞧了瞧乖顺窝在几个怀里的人儿,满足地喟叹出声,“不用,大晚上的不用折腾了,凑合吃两口吧。”这话说得他自个都不相信,要下人干什么的?不就是随时伺候主子吗?只要主子说要吃,就是半夜厨房也得立刻升火。什么凑合吃两口?不过是想赶快填饱肚子品尝佳人罢了。

徐佑吃着,还不忘朝沈薇嘴里喂上几口。沈薇拗不过只好吃了,边吃边鄙夷:这妖孽不是走高冷范儿的吗?这是要改型的节奏了?

吃饱喝足,徐佑扯着沈薇意味深长地道:“天不早了,该洗漱安置了,你先,还是我先?抑或是咱俩一起洗个鸳鸯浴?”他眼底跃跃欲试,看得出他比较倾向于最后一种选择。

沈薇伸手把他推开,“想都不要想。”哼了他一声朝内室走去。

徐佑在后头哈哈大笑,“看来夫人都迫不及待了,放心,为夫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沈薇的脸顿时皲裂了,她迫不及待?是他迫不及待了吧?

外头的梨花等人听到姑爷的笑声,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待听到她家小姐往内室去了,她就想进去服侍,又顾忌着姑爷。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就听到小姐喊她的名字,她慌忙应着推开门进去,对着姑爷行了一礼便进了内室。

沈薇本不想喊梨花的,可没人服侍她连身上那身繁琐的嫁衣都搞不定。

徐佑倒在床上,耳边听着内室传来的水声,满心期待。

沈薇泡了澡整个人都舒服多了,穿着中衣就走出来,一头青丝披在肩头。徐佑瞧着她那被热水熏得红红的小脸,双腿一蹬就从床上起来了,快步朝内室走去。

“哎哎,换水——”沈薇还没说完他就不见了身影,里头传来他愉悦的声音,“无碍,为夫就着夫人的剩水洗洗就行了。”

“这个臭不要脸的。”沈薇的脸更红的,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羞得,估计两者都有吧!

沈薇在床边坐下,然后又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转,转了之后又坐回来,虽然她面上竭力镇定,但仍掩不住她心慌的事实。都说见多识广,可这到底是她两辈子头一回新婚夜,她真的没经验啊!

徐佑出来的时候就看着沈薇皱着小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不由会心一笑,这笑声惊动了沈薇,她一抬头,正看到徐佑赤裸的上身,就见她如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般朝后退去,退了一步反应过来,戒备地道:“你要干吗?”心中暗骂臭流氓,可眼睛却忍不住地偷瞄过去,啧啧啧,这妖孽瞧着挺瘦的,没想到身材这么有料,好像摸一把呀!

望着口是心非的小丫头,徐佑忍不住心底飞扬,大步上前就把沈薇抱在怀里,撩起床帐往床上一扔,沈薇还没来及惊呼,他就欺身压了上去。“夫人,春宵一刻值千金,莫辜负了如此良宵啊!”

沈薇看着这张越来越近的妖孽脸,俏脸又不争气地红了,惹得徐佑又是一阵朗笑。沈薇心中懊恼极了,明明她才是从大现代来的好不,抹不开脸的怎么是她?不行,她要逆袭!沈薇心动不如行动,爪子直接就摸上了徐佑的胸膛,一下,两下,手感还非常不错呢。

沈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没留神衣裳就被徐佑给脱光了。她啊的一声就去拉被子,却被徐佑死死压住动弹不得,“夫人啊,为夫的身体好摸吗?”

沈薇嗖地收回爪子,却被徐佑抓住,按在自己的胸前,他的眼底闪烁着两簇小火苗,声音也暗哑了起来,“看来薇薇是对为夫的身材很满意了。”

他温热的气息吹在沈薇的耳边,酥酥、麻麻的,沈薇忍不住往旁边躲了躲,“痒。”

“还有更痒的呢?”徐佑说着低头噙住了她的樱唇,炙热而浓烈,沈薇觉得自己都喘不过起来了,脑子晕乎乎的,只能凭着身体的本能蠕动着,迷离着。

当传说中的那啥和沈薇亲密接触的时候,她真的疼得想杀人,马丹,她知道会疼,但没想到会这般疼。这种疼和受伤的疼一点都不一样,沈薇这样不怕疼的人都忍不住抽气。不是说这事很快乐的吗?她怎么只剩下疼了?

她在现代唯一的闺蜜曾笑话她一把年纪了还是个处,跟她说,没事,不疼,也就跟蚂蚁咬一口一样。

马丹,这是蚂蚁咬一口吗?这是毒蛇咬一口还差不多,还是一条长得好看的毒蛇。

“你走开。”沈薇使劲推徐佑,疼得声音都变了。

徐佑好不容易得偿所愿,哪舍得走开?他看着沈薇满是痛楚的小脸,心疼极了,爱怜地哄着她,“乖哈,忍一忍,一会就不疼了,薇薇,乖,乖乖!”

“忍不了。”敢情疼得不是你呀!沈薇竭力控制住自己的爪子,没伸手朝徐佑脸上挠。

“放松,薇薇乖,可以的,一会就好了。”徐佑测过点身,大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的玉背,身体却更加贴紧了她。

其实徐佑也不好受呀,箭在弦上却得顾忌着沈薇的感受不敢动弹一下,啊,还是让他死了吧。

豆大的汗珠从徐佑的脸上滴下,他如神祗般的容颜染上了情欲暧昧,隐隐约约中,沈薇身体深处不由滋生一种莫名的感觉,似乎那疼不是那么明显了。

沈薇的双臂缠上徐佑的脖子,身子不自在地动了动。徐佑好似受到了鼓励,试探般的动了动,眼睛却紧盯着身下的人儿,见她只是微微蹙了眉,便喜悦地再接再励。

沈薇青涩的身体渐渐被打开,徐佑大力征伐着,两个人如麻花一般拧在一起。沈薇如美丽的罂粟在暗夜里盛放着,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她觉得自己是大海中的一只小小船儿,随着风浪起起伏伏,却总是到不了岸边。

室内的动静自然传到了外面,莫嬷嬷还好,未经人事的梨花等丫鬟则羞红了脸颊,一个个捂住耳朵恨不得聋了才好呢。

窗外挂着一轮白月亮,它慵懒地打个哈欠,也悄悄地躲入了云层,好似害羞了一般。

就这般飘荡飘荡,沈薇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她张大嘴巴喘气,只觉得自己是一条快要干死的小鱼。可事实上她的口中发出细细碎碎的声音,那声音让徐佑更加情动,恨不得就此死在沈薇的身上。

风平浪静之后,沈薇累得连脚趾头都不想动一下了,闭着眼睛任由着徐佑帮她清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睡着之前还想着,这妖孽的体力真好啊,以后她有福利了。

徐佑却精神得眼睛发亮,一点睡意都没有。他看着累极睡着的沈薇,眸中是他看不到的宠溺,他把沈薇抱在怀里,让她的脸颊贴在自己胸前,满足地闭上眼睛。

有媳妇真好,无怪世人如此热衷。

第二日一早,沈薇醒来,一抬头正对上徐佑炯炯有神的眼睛,立刻想起昨晚种种,脸不由发烫起来。她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才发现她居然没穿中衣缩在徐佑怀里,两人的腿交缠着,那个硬硬的啥正抵着她大腿。

哎呦,羞死人了!沈薇把脸埋进徐佑的胸膛。

一大早佳人就投怀送抱,徐佑的心情可舒畅了,搂紧怀里的人儿,低声笑道:“要不,咱们再来一场。”

沈薇立刻撤出他的怀抱,这色痞,还食髓知味了。“赶紧起身吧,今儿不是要敬茶吗?”想起敬茶沈薇腾地坐了起来,“什么时辰了?梨花呢?莫嬷嬷呢?怎么没有喊我?”之后才后知有觉想起自个没穿衣裳,慌忙拉过锦被裹住自己。

春色被遮,徐佑略有些遗憾,“是我让她们不用喊你的,早着呢,你要是困就再睡一会,敬茶不过是个仪式,府里没那些破规矩,而且圣上早就交代过了,咱们下午再进宫谢恩。”

还早?沈薇撩开床帐瞧了瞧外面,压根就不相信他的话,“快点起吧,让长辈们等着可不像话。”王府没那些破规矩?她要是相信才是傻子呢,即便真的没有,就看晋王妃那个样,也会立时给她弄出规矩来。

徐佑却没有动,只支着头笑着望着她。

沈薇顿时牙疼了,没好气的瞪了徐佑一眼,哼,当她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这妖孽还光着呢,她是不好喊梨花进来服侍。可她的衣裳却在那边的箱子里,瞧这位大爷的模样是不打算帮她拿了,哼,以为这样她就没办法了?

沈薇抽出枕巾直接就裹在自己身上,越过徐佑光着脚和两条大长腿就跳下了床,她背对着徐佑翻找起自己的衣裳。

很奇怪的,经了昨夜的坦诚相见,沈薇在徐佑面前裸露也不像之前那般害羞了,这也许和她不是本土人士也有些关系吧。

沈薇飞快地穿上中衣,又找到徐佑的中衣扔到床上,随手把昨晚扔在地上的衣裳拾起来放一边去。一回头瞧见徐佑仍窝在床上,“还不快起,你等什么?”

徐佑却理直气壮,“自然等夫人服侍为夫穿衣裳。”

“你自己不会穿?长手做什么的?”沈薇送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已经娶了媳妇了。”徐佑振振有词,一副我就赖定你了的样子。

沈薇气得牙齿痒痒,若不是顾忌着这是新婚头一天,她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让他什么明白什么是夫君守则。

沈薇认命地走过去,拿起中衣往徐佑身上套,“来来来,大爷,请起床穿衣吧。”还得去敬茶请安呢,她可没空跟这妖孽耗在这里。

沈薇压根就没服侍过人,整个穿衣过程都手忙脚乱,徐佑却一点都不嫌弃,反而还十分享受。

衣裳穿好了,沈薇的额头上也沁出了汗珠,她把徐佑推到一边,扬声就喊早就等在外头的梨花和莫嬷嬷几人。

“见过姑爷,小姐。”众人一齐请安。

沈薇没什么感觉,莫嬷嬷却纠正道:“不能再喊小姐,以后要喊夫人。”

沈薇瞥了一眼徐佑,道:“行吧,今儿起就改喊夫人吧。”她才十五就成了夫人,感觉好老哦。“嗯,也不要喊姑爷,依着王府,也喊大公子得了。”沈薇想了一下补充道。在人家的地盘上喊姑爷,似乎有些打脸啊!

众人齐齐应是,有条不紊地忙开了。

桃枝指挥着端着热水的小丫鬟往内室去,莫嬷嬷帮沈薇找今儿穿的衣裳,梨花则扶着沈薇去洗漱。

“莫嬷嬷,赶紧帮我梳妆。”沈薇自内室出来就坐在镜前催促道。

莫嬷嬷自然明白新婚头一天给长辈敬茶的重要性,二话没说就帮沈薇梳头上妆。莫嬷嬷早摸清了沈薇的习惯,没有用粉,只描了眉毛,点了樱唇,又在两颊上了些胭脂。就这般简单地描画沈薇的脸立刻生动起来。

首饰依旧简约大气,整个头上只插了一根碧玉簪子,却一点都不显寒酸,耳坠依然是珍珠的,只是换了一种花型。

梨花早捧着衣裳等在一旁了,依旧是红色衣裳,上头用金线绣着祥纹和鸟雀。

徐佑出来的时候,沈薇刚装扮好,她冲着徐佑灿然一笑,询问,“可还妥当?”

徐佑眸中是满满的惊艳,眉梢一挑,说道:“自然极妥当,我徐某人的夫人哪会不妥当?”那骄傲的样子,沈薇忍不住笑了。

小厅里已经摆好的早饭,徐佑拉着沈薇坐下,“先吃饱了再去。”

沈薇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在她的计划中可从不包括饿肚子这一项。

------题外话------

谢谢潇湘霓儿的3颗钻石和6朵花花,谢谢138**8063的8朵花花!

如果真的喜欢这本书,请支持正版好吗?如果不能,请默默的别让和和看到好吗?真的很心塞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