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猪一样的队友/嫡女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銮殿上,被沈薇痛揍了一顿的官员,除了被夫人压着告假在家的李御史,全都顶着一张惨不忍睹的猪头脸,悲愤地痛斥嘉慧郡主目无法纪殴打朝廷命官。

满殿的大臣们瞧着他们那张精彩绝伦的脸,心里头可同情了。哎呦喂,满京城谁不知道嘉慧郡主是个泼辣又护短的?上回因为平郡王被关宗人府的事,她都敢大闹御书房。你们这些不长眼的居然弹劾平郡王,她没拎大刀砍你全家都是手下留情了呢。

也有那被这些跳蚤般的御史弹劾过的大臣心中更是暗暗酸爽,哼,成日里上蹿下跳,看这个不顺眼,挑那个的刺,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那张嘴跟个妇人似的,一点子小事都被他们夸得比天大,烦死个人了。现在可踢到铁板上了吧?活该!就得该嘉慧郡主这样的人来治治他们,别成日嗡嗡嗡地烦人。

当然也有部分大臣认为嘉慧郡主太过嚣张,这可不是妇人间的口角之争,殴打朝廷命官这不是没把朝臣放在眼里吗?心中虽不满,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反正被揍的又不是自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前车之鉴都在那杵着了,嘉慧郡主是那么好得罪的吗?圣人之言果然不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们可不想步猪头脸的后尘。

其中一张猪头脸越说越是气愤,“臣乃御史,弹劾官员乃是臣的职责,嘉慧郡主这般公报私仇是何道理?嘉慧郡主乃皇家郡主,却一点皇家的雍容气度都无,观其言其行就是一泼妇,臣恳求圣上替臣做主!”

“求圣上替臣做主!”另外的猪头脸也都纷纷嚷道。

雍宣帝沉着一张脸,其实心里可不耐烦了。尼玛,被个妇人揍成这副惨样还有脸求朕做主?朕是帝王,管的是朝堂大事,谁耐烦给你们处理这些鸡零狗碎的破事?

其实沈小四把这些人揍成猪头,雍宣帝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相反,他心里还隐隐松了口气,他觉得沈小四能忍这么久才出手已经很难得了。听说在西疆时有个不长眼的马贼瞧她长得好看调戏了她一句,当晚她就能带着人把马贼老巢给掀了。

沈小四是什么人?那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又混又滑偏还有能耐,还是个女子,夫君还宠着惯着,有时候他这个做皇帝的都拿她没办法。

“你们想让朕怎么做主?”雍宣帝淡淡地问。他们觉得受了大屈辱,雍宣帝可不这么看,他觉得沈小四只揍他们一顿,让他们丢丢丑,已经是手下留情的了,像她以往只要出手非死即残,现在这区区皮外伤简直就是毛毛雨啦!这估计还是瞧在他这个帝王的面子上的呢。

猪头们一窒,是呀,嘉慧郡主是个妇道人家,又不能贬官降职,处罚也无非是禁足申饬之类的,依嘉慧郡主那厚脸皮估计也不会放在心上。几人对视一眼,很快就有了主意,“圣上,臣等恳请圣上让嘉慧郡主向臣等赔礼道歉。”

话音刚落,大殿里就响起一声嗤笑。猪头们齐齐悲愤地瞪过去,“平郡王这是何意?难不成还要护着嘉慧郡主不成?”

后一句话引得徐佑又是一声嗤笑,他不护着自家媳妇,难道还会护着他们?“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几位大人的脸可真大呀!”徐佑已有所指地道。

众人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那嘉慧郡主好歹也是皇家郡主,还是皇家的媳妇,让她给朝臣赔礼道歉?这不是打皇室的脸吗?换句话说,这是在打圣上的脸呀!

可猪头们却不这么想,或许是被刺激地忘了,也许是根本就把没把沈薇这个异姓郡主瞧在眼里,他们一撩官袍,跪在了地上,“恳请圣上替臣主持公道。”

这是逼迫自己呢?雍宣帝几乎都要笑出来了,语调平淡地道:“平郡王说得没错,你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脸。让嘉慧郡主给你们赔礼道歉,你们是怎么想出来的?是不是还想着让朕给你们赔礼道歉呀?”

跪在地上的猪头顿时惊恐不已,“臣不敢,臣惶恐。”此时他们方想起嘉慧郡主是圣上的亲侄媳,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来。

雍宣帝却冷哼一声,“不敢?惶恐?还有什么事是你们不敢的?御史台是有察百官过失的权利,可你们都做了什么?平郡王结党营私?证据何在?就那些个登门道谢的夫人和管家?连朕都知道平郡王除了和大皇子有些交情,就是跟岳家勇国公府走得近些,哦对了,还有朕,平郡王跟朕的关系也不远,各位达人是不是要说朕也是平郡王的同党啊?”

雍宣帝的一声声责问似惊雷般敲打在每一个人的心上,不仅那几张猪头脸心中骇然,其余的大臣都纷纷跪地请罪,“圣上息怒,圣上息怒啊!”

“息怒?朕如何能息怒?朕给了你们权利,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朕的?你们,你们真是太让朕失望了。”雍宣帝简直是痛心疾首,“既然都闲得没事干,那就全都给朕出去巡察去!退潮!”冷着脸直接就拂袖走了。

好半天,大殿中的诸臣才回过神来,相互扶着慢慢站起身,然后面面相觑。圣上好久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了,看来圣上这回是气得不轻了。

也是,御史虽有弹劾百官的权利,可你怎么也得有点眼色吧?圣上都留中不发了你还不明白圣上的态度吗?没眼色那你弹劾的罪名总得是真实的吧?这两样都不占你还上蹿下跳,这不是纯粹找死吗?

找死就找死吧,偏还连累到别人。御史台其他的御史看向猪头脸们的目光可愤怒了,巡察御史是那么好做的吗?路上辛苦就不说了,还得跟各地的官员勾心斗角,哪里有呆在京中舒服?

几张猪头脸也是后悔不已,怎么就被富贵迷了眼出了弹劾平郡王的昏招呢?怎么就鬼迷心窍告嘉慧郡主的状呢?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只好灰溜溜地回府了。巡察就巡察吧,总好过被罢官吧?

沈薇得知被她揍成猪头的几个告状不成反被撵出京去做巡察御史,那双好看的凤眼立刻完成了月牙,头一回觉得圣上还是很明理的。她攀着徐佑的肩膀邀功,“瞧见没?本郡主出马一个抵俩,那些贱皮子就是欠收拾,揍他们一顿就老实了。”

徐佑嘴角抽搐了一下,何止是抵俩,直接就干翻了一群,他的薇薇一如既往地彪悍啊!于是徐佑道:“为夫多谢薇薇了。”还半真半假地给她行礼。

沈薇傲娇地哼了一声,那小模样可招人了。

“哎,你说这是谁瞧你不顺眼呢?”与其说是弹劾,不如说是试探,试探圣上的态度,试探徐佑的反应。

“还能有谁?”徐佑淡淡地道。太子已经没了,成年的皇子只有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个了,他跟大皇子的交情颇好,那剩下的便只有二皇子了。

“他有那么蠢吗?”沈薇觉得这不像二皇子的手笔,撇去秦相爷和淑妃娘娘,她对二皇子自身能力还是挺认同的。颇有见识能力的二皇子会使这样的昏招?

虽说当下有资格一争那个位置的是大皇子和二皇子,但明眼人谁瞧不出大皇子几乎没有一争之力,连沈薇都不看好他。

二皇子在这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一心当好差就行了,太子之位妥妥地就会落在他头上。以他的聪明,不会意识不到这一点的。

徐佑道:“他是不蠢,可架不住别人蠢。”那些自以为是卖好的人可不就是蠢吗?

沈薇了然一笑,非常明白徐佑的意思,感叹了一句,“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还真的挺同情二皇子呢。

被沈薇同情的二皇子正在府里大发雷霆呢,“不是让他们都安分些的吗?招惹平郡王做什么?”

近来他在父皇身边呆得多了,有些看清平郡王是父皇的人,他做得任何事情都是父皇的意思。跟平郡王过不去,不就是跟他父皇对着干吗?别说他现在还不是太子,就是太子他也没这个胆子呀!

更何况他们不仅招惹了平郡王,还招惹嘉慧那个泼货。都被揍成那副样子了,还有脸到父皇跟前告状,还妄想嘉慧给他们赔礼道歉,别说父皇生气,就是他也不能乐意呀!嘉慧再有不是,那她也是皇家的人,给个朝臣赔礼道歉,这是把皇家的脸面扔地上踩。

长史张继也深知此事行得不妥,忙道:“殿下息怒,他们也是好心——”

话还没说完就被二皇子冷冷的眼神止住了,“好心办坏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赶紧让他们走得远远的,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回京城。”

多瞧他们一眼他就上火,今儿他父皇临去时看向他的冷冷目光好悬没把他吓死,没说父皇以为这事是他主使,就是朝中的大臣哪个不是这样以为的?毕竟只有他有做这事的动机。

可他冤枉啊,他明明没做呀!大哥手上一点势力都没有,就算生下父皇的头一个嫡孙又如何?笑到最后的那个才是真正的赢家,大哥对他来说一点威胁都没有,他又不蠢,动他干吗?相反,他还要善待大哥呢,不然哪看出他的宽厚和友悌?

“是,殿下,下官明白了。”张继恭敬说道,心里明白那几个恐怕这辈子是别想再进京了。

二皇子哼了一声,怒道:“约束好下头的人,没有本殿下的命令不许擅自行动,再出这种纰漏,就别怪本殿下不留情面。”

艳阳天,杏花吹满楼。

负伤的沈太傅一直没有出现在朝堂上,这都半年过去了,听说沈太傅的伤好了大半了,却是再也不能下床了,顶多是坐在轮椅上被奴才推着到外面晒晒太阳。

当然这只是听说,没有谁亲眼瞧见。但大家推测这说法十有八九是真的,沈太傅要是痊愈了,能不赶紧归朝吗?有他在朝堂上站着,圣上看在他救驾的功劳上,待沈家自然不会差了。可若他长久不露面,再多的情分也有淡薄的一天,时间一长,圣上还能想起他是谁不?

沈太傅那么精明,自然知道怎样对家族最有利,到现在他都没上朝,看来身体是真的不行了。

像是为了证明大家的猜测似的,没过几天沈太傅就上了致仕的折子,请辞太傅一职。

满朝哗然,那是太傅啊!文臣之首,谁舍得辞?就是爬也得老死在这个职位上。

雍宣帝没批,只说让沈太傅安心养伤,大手一挥,又指了两位太医过去。哎呦喂,这下可让朝臣们嫉妒得不要不要的,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龙宠是人家沈太傅拿命换来的。

这一日,沈薇心血来潮领着丫鬟在府里做胭脂,沾了满手都是红红的花汁,就瞧见暗卫小迪匆匆而来。

沈薇一瞧她脸色便知道有事,梨花和桃枝对视一眼,立刻领着丫鬟下去了。

沈薇净了手才道:“说吧,什么事?”

小迪上前一步,低声禀报。

刚说了几句,沈薇就猛地抬起头,紧盯着小迪的脸,“你确定没有看错?”

小迪摇头,“没有,郡主,属下在那转悠了好几天,那庄子上确实有个年轻人,长得跟那位挺像。”她的手指了指皇宫的方向。

沈薇点点头,兴奋地手都有些颤抖,本来抱着有鱼没鱼撒上一网的想法,没想到还真捞到了一条大鱼,真是天助我也!哈哈,看来我的运气真好,连老天爷都站在我这一边。

“快去,喊大公子回府,就说有要事相商。”沈薇扬声吩咐道,这事若是真的,那就太大了,她得跟徐佑好好商量一下。

徐佑回来的很快,进屋的时候脚步可匆忙了,“怎么了?”瞧见沈薇好好的,他才放下心来。

沈薇瞅了他一眼,打发江黑江白守在外面,才道:“咱们不是在秦相府密室发现个疑似并肩王的老者吗?这事我跟苏先生提过一嘴,他便跟我说瞧着二皇子不大像圣上,反倒像秦相爷死去的爹,怀疑二皇子的身世。我觉得这不大可能,二皇子跟淑妃还是挺像的,就没把这当一回事。事后我又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就使人盯着秦相府,没想到还真有所发现。小迪,你接着说。”沈薇对着小迪吩咐。

小迪点点头,肃穆道:“属下接了郡主的指令,就在相府外头布了三班人马,监视了大半个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可是有一天,属下接到消息,说是有个眼生的管事模样的人从相府后门出来,直奔东大街车马行租了一辆马车出城了,尾随过去的人一路远远的跟着,见那辆马车一直朝东走,最后停在山脚下,那管事下了车进山了,咱们的人也跟了上去。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居然看到了一个村庄,那管事进了村中最大的那个院子,半个时辰后又出来了。咱们的人觉得奇怪,就悄悄的摸过去,发现这院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年轻后生,另外一个是个老头,喊那年轻后生少爷。咱们的人没敢惊动他们,立刻就回来禀报了。”

瞧了面色凛然的主子一眼,小迪又接着说道:“属下接了消息就悄悄的潜进那个山中的小村子,属下瞧见那位少爷就惊呆了,他的长相跟咱们,嗯,像极了。属下没敢耽搁就赶紧回来禀报了。”

“怎么办?要不咱们把他劫出来?”沈薇瞧向徐佑,眼底满满的跃跃欲试。

徐佑沉吟了一会,却摇了摇头,按住沈薇的手道:“先别妄动,这事太大了,咱俩兜不住,我现在就进宫,这事绝不能瞒着圣上。”

------题外话------

谢谢152**5940的2朵花花和WeiXinab325962d4的1朵花花。

<豪门重生之百草医仙>内容简介:

女主连翘,本是豪门千金,前世却被亲人生生害死,

原来她只不过是她同父异母弟弟妹妹的人体器官供应者而以。

含恨归来,她已不再是普通的凡间女子,原来她还是……

音子申明:本文异能带玄幻。复仇,斗极品,破案,治病,经商,盗墓,修仙,全能女主,超级帅男。值得期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