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前面地狱,后面天堂/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弯下身,微热腻人的气息在许情深的脸上散开,他在她嘴角处细碎亲吻,许情深想要开口讲话,但她的嘴被堵住,压根说不出什么来。

男人推着她来到一张桌子跟前,许情深双手撑住桌沿,他让她背对他站着,许情深趁机开口,“这么说来,你还是要看伤者的情况,如果她本来就没有大碍呢?”

“如果她原本就能抢救过来,你是不是觉得白跟我睡了?”

“是。”

蒋远周左手掐住她的腰,另一手在跟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敲了下,“你说你是医生,哪个科的?”

“外科。”

“动手术刀的?”

许情深的视线定格在电脑屏幕上,那名伤者被送进医院后一路都有监控,蒋远周的脸埋在她颈间,呼吸喷灼在她裸露在外的颈子上,那种感觉,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密密麻麻爬过。

“你看,伤者的家属至今未出现,手术单上也就没人签字,这种生死垂危的手术谁敢做?”

蒋远周的手指顺着她衣角往里钻,她腹部的皮肤柔滑无比,以至于男人掌心内不明显的薄茧触过,都能令她浑身战栗,陌生的快感让她的身体诚实听话,完全不受控制起来。

监控定格在手术室内,男人的手指顺着她肚脐处往上走,许情深一把按住。

“做什么?”蒋远周朝她下巴咬了口。

她一个吃痛,闷哼,“晚上有的是时间。”

许情深一门心思都在那手术台上,她可不想一辈子背负一条人命。车祸发生的太突然,她被许明川推走之后才来得及后悔。

首先,她是一名医生,其次,她不想永远良心不安。

但当时的情况下,哪容她细想那么多?

监控下,一堆医护人员围着手术台。

“脑挫裂伤,需要紧急做开颅手术、做引流、做脑部积血放干净……”蒋远周薄唇轻启,一大串流程慢条斯理说出来,听得许情深心惊肉跳。

她裤腰处猛地一紧,然后一松,拉链被拉开的尖锐声异常明显。

主治医生的手术刀上沾着血,头顶的大灯晃得人目眩,许情深感觉到一双大掌压住她的后背,让她配合着往下压。

视线离那电脑屏幕更近几分,意识到男人强自推挤她的动作,她忽然挣扎起来。

她不是他的对手,干脆猛地一肘子往后。

蒋远周吃痛,单手捂着心口,上前一步后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扳向自己。

“蒋先生,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许情深心里其实积压了一把浓浓烈火,可又不好发出来。对着手术台的直播,寻欢作乐,她都怀疑这男人是不是有什么变态嗜好!

“现在是什么时候?”男人反问,“前面地狱,后面天堂,夹在中间的欲火焚身,多好?”

地狱指的是生死未卜的手术,天堂……就是蒋远周即将享受到的欢愉吧?

那么中间的呢?

许情深一想,那指的不就是她吗?

“蒋先生……”

他上前抱住她亲吻,这男人……真是直接到令人发指啊。

许情深缩着双肩,动作是有所抗拒的,蒋远周咬着她的耳朵发问,“知道这是在哪家医院吗?”

“不知道。”

“星港医院。”

许情深绷紧的上半身慢慢打开,星港,整个东城规模最大、资源最好的私立医院,多少有名的医生挤破脑袋想要进去?

蒋远周一把抱起她,让她坐向桌沿,“你呢,你在哪家医院。”

她喉间艰难吞咽下,“区人民医院。”

男人轻笑开,眼角眉梢处不知点缀了怎样的意思,嗓音犹如涂了蜜一般,性感而磨人,“先享受,待会再说别的。”

中间,蒋远周许是觉得不尽兴,又把她丢到了床上。

精疲力尽下来,许情深看了眼电脑,手术还在继续。

蒋远周穿好衣服从更衣室出来,“走,下楼吃点东西。”

许情深走下二楼,客餐厅连铺着昂贵的精工玉石,纹理清晰雅致,色泽温润舒适。蒋远周站在餐桌前,修长的身形高过旁人一截,他此时正亲自开着一瓶酒。

“坐。”

许情深拉开餐椅入座。

蒋远周倾过身给她倒了杯酒,“还在担心手术的事?我说没事就没事。”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许情深。”

“呵——”男人不客气地笑出声。

“你觉得我不配这个名字?”

“倒也不是,许情深,情深……你想做个深情的人?”

“如果名字能代表一切的话,我情愿叫许有钱,或者叫许有权。”

蒋远周执起红酒杯,目光盯向对面的女人,“你喜欢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

男人肆意扬起的笑微敛,“那你还留着你的第一晚做什么?它应该很值钱。”

许情深并没有觉得多不堪,只是心里泛起一丝涩涩的酸意,但她嘴上却不以为意道,“它不是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吗?”

“你也说了,如果人抢救不回来,兴许你的献身意义就没那么大了。”

“那……”许情深从方才就在盘算着一个念头,她眸光轻闪,坚定开口,“蒋先生,您的星港医院缺医生吗?”

蒋远周手指把玩着高脚杯,“不缺。”

“那再多一个外科医生的话,应该也养得起吧?”

这女人,是不是平日做事,也有这么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辣劲儿?

蒋远周手指在桌面轻叩,那声音一道道捶在许情深的心间,差点就将她那些勇气全给敲打完,“养是养得起,但你得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许情深端起桌上的酒杯,她狠狠抿了一大口,腮帮子微微鼓着,她不懂得什么优雅,所以更不知道什么叫浅尝辄止。

她一点点将红酒往下咽,目光对上蒋远周,直到最后一口酒滑过喉咙,“那我用一整晚的时间来证明,够不够?”

“我要说不够呢?”蒋远周手掌轻掐住自己的下巴,食指在薄唇处来回摩挲。

许情深没有立马答话,倒是蒋远周自己觉得不对劲了,短短不过两次亲密接触,接下来还有一整晚的时间,他这么性急做什么?

竟已经在想着后面的事了。

更新基本都在每天早上九点左右~

亲们记得来看

还有,今天是520吧,表白啦,我爱你们,么么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