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玩我?/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语塞,但这样的结果不算太出乎她的预料,蒋远周是生意人,女人的几滴眼泪算什么?

蒋远周将手机放到她面前,许情深的目光下意识往下落,“之前的那个视频,是我……”

“等等。”蒋远周一双眼睛充满审视般望向她,“既然说你单恋方晟,说话的口气是不是得配合下?”

他的手伸向她领子,“还有这件厚重的外套,脱了。”

许情深推开他的手,“这跟穿什么衣服有关系吗?”

“当然有,你明知方晟有女人,还恶意毁他名誉,难道让你说几句勾引挑逗的话就不行了?”

许情深一把拿起桌上的包,眼里的情绪藏匿不住,即将喷发出来,“蒋先生,我已经答应了配合你,这么玩我你觉得很好是吗?”

“是,之前你确实让我玩得很好。”蒋远周看到女人的面皮被他撕开了第一层,里面有晦暗的、哀戚的、不由自主的一些东西正在冒出来。

许情深攥紧手里的包,“你们都要讨万小姐的芳心,我不能、也无权反对,但请你想想,我去求你的那一晚,是我刚经历过死里逃生。如果我撞得不是一辆小车,而是一辆大货车,我还能有命吗?但即便那样,你还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吧?万小姐撒撒娇,说几句软话,一条人命啊,救得过来就救,救不过来花点钱摆平就是了,是吗?”

蒋远周被她的这句话给问住了,许情深退到门口,然后一把拉开了门。

“站住。”男人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许情深充耳不闻,这会,她反而不需要别人的同情,真的,只有心疼你的人才会同情你,可是……

从小到大,她就没被人好好心疼过。

许情深快步离开,到了酒店大堂,她站在旋转门的跟前,看着一拨贴上上流社会标签的男男女女簇拥而至,浓烈的香水味充斥着她的鼻翼。许情深拉紧领口走出去,夜凉如水,风冷得像是从寒酷的冰窖转了一圈兜回来。

蒋远周出来的时候,老白开了车在门口等他。

男人坐进后车座内,老白看他眼,“蒋先生,回九龙苍吗?”

“看到她了吗?”

“许小姐往北走了。”

“跟上去吧。”

老白没再多问,发动引擎后开出了酒店,许情深就在前面几百米处慢慢走着,也没有要打车的意思。

“蒋先生,要开过去吗?”

蒋远周没有答话。

他落下车窗,风挟裹着针刺般的凉意蹿入,他这才察觉外头有多冷。

“蒋先生?”老白再度询问意见。

见他还是不说话,老白干脆加快些速度追上许情深,他按了按喇叭。

许情深停住脚步一看,猛地转过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疾步而走。

老白怔愣,目光透过内后视镜看向男人,“蒋先生,这条路可是禁止掉头的。”

“谁让你掉头?走!”

许情深回到家时不早了,她开门进去,主卧内隐约传来电视机声,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将灯打开。

尽管是自己的房间,但她还是差点被一个行李袋给绊倒。她抬头看向四周,房间并不大,也就十平米左右,放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以及一个小小的书桌后,几乎没了多余的空地。

卧室的门再度被推开,赵芳华披了件睡衣站在门口,“怎么才回来。”

“噢,医院有些忙,加班了。”

赵芳华见许情深正将行李袋往角落塞,她撇了下嘴,“明川房里的东西太多了,我把他不穿的衣服放你这。”

“好。”

“对了,发工资了吗?”

许情深直起身,腿已经碰到床沿,她只能勉强挤向前,“还要过两天。”

“噢,发了之后别忘了给我,情深,你看你爸现在换了工作,他的车也给你开了,你别觉得我们偏心明川,我可一直都把你当成亲生女儿。”

许情深面有疲倦,点了点头,“妈,我知道。”

“你早点休息吧。”赵芳华往后退了步,将房门带上。

许情深坐到床上,在她年幼的时候,她一直不肯喊赵芳华一声妈妈,直到后来懂事了些,她才改口。不是因为她喜欢赵芳华,而是在这个家里面,爸爸已经被继母和弟弟拴住了心,她想要过下去,就必须学会讨巧卖乖。

第二天早上,许情深正在厨房准备早饭,手机铃声在卧室响个不停,她快步走过去接通,“你好。”

“是许情深吗?我是星港医院的周主任,今天八点半之前,你要过来报道。”

“星……星港医院是吗?”许情深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好好,谢谢,我一定到!”

她顿觉雀跃无比,昨晚的不愉快全部烟消云散。

八点不到的时候,许情深就到了医院,一直等到八点半,这才有人过来将她领到门诊室。

星港医院的门诊室宽敞大气,走廊外的大厅排满了等待的病患,电子显示屏上,许情深的名字已经打了上去。

她看到办公桌上放着一套崭新的白大褂,上面印着天蓝色的星港医院几个小字。许情深嘴角藏不住笑意,刚要穿上,就见有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她看了眼对方挂在胸口的名牌,“周主任,您好。”

周主任上下打量她一眼,“你现在是住院医师,有异议吗?”

“没有。”

“那就好。”周主任将一份病历拿给她,“你是蒋先生安排进来的人,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这是患者的详细报告,从现在开始,她由你来负责。”

许情深赶忙接过手,打开一页后细看。

“9号送来的,做了开颅手术,之前遭遇过一场严重的车祸。”

许情深的手有些发抖,她本想今天过去探望,却没想到这个病人直接由她负责了。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由于肇事司机逃逸,这家人的家属一直没出现,还欠着医院大笔的医药费。”

许情深心头微刺,肇事司机四个字像是针扎似的往她心口使劲戳,尖锐的针端透过了她的心脏,却还在不顾一切地往里钻。

九龙苍。

蒋远周下楼,老白跟上前,“医院那边安排好了,病人也到了许小姐手里,蒋先生,您说许小姐会承认自己是肇事司机吗?”

男人轻笑,似有嘲讽,“事情都已经给她摆平了,你觉得她会那么傻?一旦承认,那样的经济后果,她承担得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