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两个都爱/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立在窗前,这句话不住在他脑子里窜来窜去。

“喂!是谁在那?”不远处,经过的清洁工阿姨扯开嗓门在喊。

许情深回头看了眼,忙转身离开,“蒋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我会用心工作、努力报答。”

蒋远周不由一笑,将窗户拉上。

许情深走出花园,清洁工阿姨拿着笤帚还没走,“你是新来的吧?”

“对,您好。”

“这个花园不能随便乱进,上头吩咐过,”阿姨指了指蒋远周先前站过的地方,“里面的人喜欢清静。”

“好,我知道了,谢谢提醒。”

下午的时候,有人过来带许情深去熟悉病房。

赵芳华应该是回去了,许情深换上驼色的落肩大衣,拿了包准备去坐车回家。

走出医院后,一辆车按响喇叭,许情深瞅着有几分眼熟,她上前几步,恰好车窗落下,蒋远周坐在后头,“上车。”

“不了,我要回家。”

“你妈才来医院闹过一场,你还有这迫不及待回去的心情?”

许情深站在那动也不动,“但我总不能不回家吧?”

“吃顿晚饭而已,还有车祸的一些事,你得具体跟我讲讲,不然我不好解决。”

许情深听到这,只得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内的暖气适当而温暖,许情深余光轻睇眼蒋远周,他衣服又换了,剪裁得体的西装加白色的衬衣,干净利落,却又令人敬而远之。

车子一路向前,许情深望向窗外,夜色逐渐朦胧,车最终停在了一栋别墅外头。

“不是去吃晚饭吗?”

“别墅这地方一定要睡觉才能用吗?”

司机先下车,从后备箱取了样东西,然后替蒋远周打开车门。

男人接过鞋盒,将它递给许情深,“换上。”

许情深一看,是双银白色的高跟鞋,“我不习惯穿。”

“就穿一晚。”

蒋远周替她将鞋子拿出来,许情深只得脱了靴子换上,男人看了眼,然后弯下腰,替她将牛仔裤的裤沿往上卷了两层。

“走吧。”

许情深踩着高跟鞋,不敢走得快,只得小步跟在蒋远周身后。

进入别墅内,里面只有寥寥数人,看到蒋远周都围了过来。

许情深猛然觉得自己是格格不入的,她扎着丸子头,寻常打扮,就连裙子都没穿。一抬头,迎面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对方穿了条镂空的蕾丝大红裙,白皙肌肤衬得犹如雪花般。

许情深没见过这张脸,但她能察觉到女人眼里的敌意。

对方径自走到蒋远周跟前,脸已经拉了下来,“你为什么把她带过来?”

“阿陵不是有几瓶上好的红酒要出吗?我是冲着这个来的。”

“那她呢?”

蒋远周的视线这才落向旁边的许情深,他神色再自然不过的介绍了句,“情深,这是万毓宁,万小姐。”

庐山真面目终于得以一见,许情深面色微变,万毓宁看向蒋远周,脸上的神色很复杂,“特地带过来给我看的吗?”

“你想多了。”蒋远周朝她看了眼,“怎么瘦了?”

万毓宁摸了摸巴掌大的小脸,她从小就娇气,冷了热了都不行,“最近比较忙,医院的事又不是很懂。”

许情深听在耳中,总觉得有哪不对劲,似乎有点暧昧,又似乎两人间有过什么。

万毓宁的视线落回到许情深面上,“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她,更不想见她。”

“万小姐,我也同样不想见到你。”这是许情深的心里话。

万毓宁冷笑,“我在跟他说话,没你插嘴的份。”

“万小姐家是开汽车修理店的吧?随随便便就能动别人的刹车……”

蒋远周手伸过去,握住许情深的手掌,他指尖在她掌心内轻轻滑动,然后冲着万毓宁道,“方晟呢?”

万毓宁眼神似有避闪,“在楼上呢。”

“这种场合,你以后就别来了,”蒋远周扫了眼四周,“你要真想喝什么酒,告诉我,我让人送去家里。”

“噢。”万毓宁轻声答应,“我去楼上看看。”

她转身上了楼,蒋远周忽然听到身旁有人在笑。他垂下眼帘,正好遇上许情深的一双笑眼,“真有意思。”

“把话说完整。”

“蒋先生没看出来吗?万小姐心里有你。”

蒋远周目光在她脸上扫了圈,许情深继续说道,“但她心里也有方晟,究竟爱哪个多一点,她自己都很矛盾吧?”

许情深看到男人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也是,聪明如蒋先生,他自己还能看不出来?

“但有一点我不明白。”

蒋远周身子站到她跟前,“什么?”

“我出车祸的时候,明显有人指引我去找你,我相信这人就是万小姐。”

蒋远周伸出手,替她将大衣领子抚顺,“是,那又怎样?”

“她既然对你有心,为什么还让我送上门?”

蒋远周忍俊不禁,讳莫如深的眸子瞅向许情深,“她让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将你推入更惨的境地,只是美色难挡,我没能经过这一关。”

许情深的视线透过蒋远周的颈侧望向前,她看到方晟正从二楼下来,他明显变了,不光是穿衣打扮,就连跟随了他二十几年的眼神,都不再是许情深所熟悉的了。

要不要这么狗血?

旧情人见面,她是该掩面而泣呢?还是扭头就跑?

许情深脚底犹如扎了钉子似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所幸万小姐和方晟都没过来,只是没过多久,大家就坐到了一张桌子上。

每个人跟前都摆了好几个高脚杯,第一瓶酒开了之后,许情深看到侍者往蒋远周的杯子里倒了些,他执起酒杯轻晃,眼看那明艳的色泽润过杯璧。

“要喝吗?”他忽然将杯子凑向许情深。

许情深摆了摆手,“不喝。”

蒋远周只是闻了下,便将杯子放回桌上。

“蒋先生,您对这酒不满意吗?”

蒋远周面无表情道,“只是觉得这样试酒太沉闷了,要不,玩个猜酒游戏吧?”

那名叫阿陵的男子拿来了纸和笔,“那还是老规矩吧,玩一个?”

“好啊,我先来。”万小姐浅尝一口杯中的酒,细细品味,然后将年份和产地写在纸片上,对折过后交给侍者,“把它给蒋先生,如果我猜中的话,我看中的酒,蒋先生全部埋单。”

蒋远周接过那张纸,看了眼后,压在自己的酒杯底下,“可以。”

猜猜明天会发生些啥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