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一个,已经被她吃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白心领神会,转身就把门带上。

许情深避开蒋远周的手,“为什么不给我安排看诊?”

“你不是问过星港介不介意多养你一个医生吗?这样多好,工资照样给你开,你也轻松。”

“所以,你没打算让我看诊?”

蒋远周往后退了步,靠着那张宽敞气派的办公桌,她胸前还有些未清理干净的痕迹,看许情深颈部红成那样,蒋远周知道她那地方肯定也遭殃了。

“医生的首要职责是什么?”

“救死扶伤。”

蒋远周朝她胸前一点,“那自己受了伤呢?”

“我都上过药了。”

男人倾起身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前,他大掌毫不犹豫罩向她,许情深忙推阻,却被蒋远周一记狠狠拍在了手背上。

她痛得不住甩着手,蒋远周乘势将她的拉链拉开,她里面穿了件打底毛衣,男人将她的领口拉开,朝里面看了眼。

果然红透了,跟煮熟的虾似的。

“那家人开口了,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等加起来,需要六十万。”

许情深小嘴微张,“这么多?”

“他们开了个证明,那女的在外企工作,也算个小领导,平时工资不低。”

“我会将她的病看好,尽量不让她留后遗症。”

蒋远周单手撑着桌沿,眼帘轻抬看向她,“你可以给她留点后遗症,她让你头疼,你也让她下半辈子都头疼好了。”

“不行,”许情深皱眉摇头,“你不觉得整件事情中,她是最无辜的吗?”

“不觉得,”蒋远周拉开抽屉,里面摆满了药盒,男人手指拨弄几下,拿出盒药膏,“你既失身,又丢了自己的男朋友,你才是最无辜的。”

“蒋先生,你喜欢往别人伤口里撒盐吗?”

“是,我还喜欢看别人的伤口,把衣服脱了。”

许情深往后退了步,被蒋远周一把抓住手臂,“矫情什么?又不是第一次看,没什么新鲜的。”

蒋远周拉起她的毛衣往上,许情深按捺下原本想要挣扎的心思,他将她上半身的衣服脱掉,就留了个文胸。

男人目光盯在她胸前,白如美玉的地方红的醒目,蒋远周看到那处起伏,黑色的文胸将它托出最完美的形状,他呼吸逐渐浓重,眸色也越来越深。

蒋远周嗓音嘶哑,“把它也脱了。”

“不行,往下没受伤了。”

男人指尖在她胸前小心翼翼涂抹,清凉感缓解了烧灼的疼痛。蒋远周迟迟不肯挪开手指,那一晚他只顾尽情,怎么忘了多注重下细节?

“蒋先生,可以了。”

蒋远周充耳不闻,许情深干脆说道,“怎么,万小姐的没让你看够?”

“你可真会说话,”男人另一手搂住许情深的腰肢,让她贴紧自己,他俯身在她耳畔吹了口气,“她的看上去就没你的汹涌,我喜欢你这样的。”

男人可真是最直白的生物啊。

许情深推不开他,气氛自然是尴尬的,蒋远周目光微垂,“有36D吧?”

他的关注点继续往下,落在许情深盈盈一握的腰上,“一尺九的腰,绝配。”

许情深再也硬扛不住,她伸手遮住胸前,蒋远周继续着这个话题,“等下次,我绝对不会关灯,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这姿势……”

他越说越污,许情深伸手捂住蒋远周的嘴,“蒋先生,这是医院。”

她面色凝重,似是生气了,蒋远周拉开她的手,“你对万毓宁什么感觉?恨之入骨?”

“我希望她和方晟没有结果。”

蒋远周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大方点,你应该学会祝福。”

“我没那么崇高。”许情深拿起桌上的毛衣,欲要穿起,蒋远周扯住她一片衣袖,“屋内也不冷,这么急干什么?”

“蒋先生,我先前找到你是不得已,但我不是卖的。”

许情深说完,将毛衣套进了脖子内。

“我没说你卖,只是男欢女爱,工作之外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我们可以因为被彼此的身体吸引而再上一次床。”这算什么?赤裸裸地邀约吗?

“不必了,”许情深说道,“我可能冷淡,对这方面不是很喜欢。”

“我看你不止那方面冷淡,你对什么事都很冷淡。”蒋远周走到她身前,然后绕着她旁边慢慢走了一圈,“刹车被动手脚、患者家属来闹、还有刚才发生的泼粥,哪一件事,你不是冷冷静静的?”

“大哭大闹没用,蒋先生,我就这么问你一句吧,刚才我要来哭诉,我说万小姐把我烫成了这样,你会替我出气吗?”

蒋远周很理所当然地轻耸肩膀,“我不是把他们赶出医院了吗?”

许情深微微愣住,来不及细想,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一把用力推开。

她下意识将一条手臂伸进袖子,可半边身子还露在外面,万毓宁推门而入,目光触及到她背部的雪白,蒋远周扯住许情深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万毓宁惊呆了,随后赶来的方晟也进入办公室内,许情深赶紧穿好衣服,心咚咚的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你怎么还没走?”蒋远周先声夺人。

有些事,一目了然,万毓宁也是聪明人,她嘴唇蠕动下,没有吵闹,视线却穿过蒋远周身侧,落向那隐隐透出来的身影。“我说怎么还有医院把病人往外赶的道理,原来许小姐在这呢。远周,她身上的伤你肯定看得仔仔细细了吧?要多少医药费尽管说,我赔。”

方晟上前扣住万毓宁的手臂,“走吧,司机都到门口了。”

“星港医院的门槛那么高,有着二十几年临床经验的夏老师都没能进来,倒还不如许小姐一个晚上,轻轻松松!”

方晟薄唇紧抿,脸色冷峻,许情深从蒋远周的身后站出来,“万小姐,这不是旧社会,星港的录取规定不是死的,蒋先生能录取我,就说明我有可取之处。”

蒋远周倚向办公椅,手指摸了摸高挺的鼻尖。

他嘴角不由自主勾起笑,他为什么让许情深来星港,她自己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

可是你看看她,脸不红心不跳,把这可取二字咬得多么重。

万小姐闻言,冷笑了下,“一脸狐媚,我看这就是你说的可取之处吧?”

“那么万小姐,你得把你身边的男人一个个看好了,一个已经被我吃了。”

蒋远周听到这,一双眸子陡地深邃,里面渐渐涌起波澜。怎么?她胃口倒是不小,吃了一个,还想吃另一个?

而同样变了脸色的,还有万毓宁和方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