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心疼谁呢?/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救护车和消防车几乎是同时到达车祸现场。

交警也已出动,开始指挥着车辆,给后面的救援队伍让出一条路来。

最惨烈的,莫过于被压在大巴车下的。许情深站在猎猎寒风里,已经感觉不到冷。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虽能做到临危不乱,但也到了强撑的底线。

星港医院的医护人员陆陆续续加入进来,消防员砸开了大巴车的车窗,将伤者一个个往外送。

交到许情深手里的,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肚子右侧斜插着一块碎玻璃。

最糟糕的是,他已经陷入昏迷。

而最最糟糕的是,还有一大波比他伤得更重的人在等待救援。

许情深抱着孩子从护栏的间隙内挤出去,她留在这也没用了,医院那边还需要人。

蒋远周的车就在不远处,后面的车子陆陆续续被拉开,许情深见蒋远周挂了电话,她忙上前道,“回星港吧,这个孩子需要马上治疗。”

“好,走。”

蒋远周替她拉开变形的车门,倒车出去时,许情深目光不由落向前方,“也不知道这孩子的家人……”

后半句话,却是哽在了喉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来到星港,许情深第一时间进了手术室,随后,重伤患者一个个被送进星港。

从手术室出来后,许情深就没再看到蒋远周,整个星港犹如进入了一级备战区。

中午时分,许情深一口水都没喝上,新送来的伤者已经到了门口,她大步上前,“什么情况?”

“肝破裂,病人出现呕血。”

“送进手术室。”

“等等……”一旁的中年男人忽然冲过来,用力拉住许情深的手,“我老婆怀孕了,动手术的话,孩子……”

“现在都什么情况了。”许情深嗓音嘶哑,冲着男人说道,“保命要紧!”

“不能没有孩子,我们等了将近二十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啊。”

许情深心急如焚,“您别这样,从片子上来看,还有其它脏器损伤……”

“不行!”男人冲过去抱住病床上的妻子,“肯定还有办法的,你们这医院不行,我们要转院!”

“许医生!”不远处,护士推着另一床的伤者过来,“刚送来的,情况十分危急,大出血。”

“送手术室——”许情深回头朝着躺在病床上的孕妇看了眼,她吩咐旁边的护士道,“赶紧联系妇产科,尽量劝说他们做手术,不能拖。”

“好。”

许情深顾不得那么多了,耽误一秒就有可能是一条人命。

她自己都记不清楚,她究竟在手术室待了多久,再次出来的时候,她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了。她扶着墙壁向前,护士送来了水和饼干,她匆匆吃了几口。

一直到傍晚时分,许情深才忙完最后一台手术。

患者家属握着她的手,一个劲说着感谢的话,可许情深已经没有力气多说一个字。

她瘫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休息会。

许久后,她才感觉到冷,许情深起身往前走,听到不远处有悲痛欲绝的哭声传来。

她加快步子向前,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伏在病床上,许情深只觉手脚开始冰凉,她视线越过男人,落到了那名孕妇的脸上。

“快,快救救我老婆,她还有的救,我不要孩子了,救命——”

许情深将手里的矿泉水瓶捏得咯吱作响,她三两步上前,猛地拉拽了下男人的肩膀,“你——”

对方一个趔趄,在看清楚许情深后,男人忽然砰地跪下去,“医生,救命啊,我老婆不能出事!”

旁边的护士走到许情深身侧,拉了拉她的衣袖,“没用了,今天医院里的伤者太多,他又不肯配合。”

许情深难以置信地看向病床上的女人,监测仪上,生命体征已经消失,她弯腰推开那名壮硕的男人,冲着护士说道,“抢救!”

结果,其实并不能够改变。

男人跪在手术室外面,不住磕头,前额都给磕出了血。

许情深出来的时候,男人一下爬了起来,着急要问,却又怕得到最坏的结果,“医,医生……”

许情深摘下口罩,右手紧紧握了下,然后摇头。

“不——”男人抱头痛哭。

她忍着鼻尖冒出来的酸涩,脚步僵硬地向前挪动,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能够宣泄。许情深回到门诊室,将门砰地关上,人靠着门板站定的瞬间,眼泪不知不觉淌了出来。

老白来到蒋远周的办公室,男人在窗前站着,屋内就开了盏台灯,只是窗外很亮,光束透过蒋远周的侧脸扑面而来。

今天的星港,走了多少条人命?

老白走向蒋远周身侧,“蒋先生。”

蒋远周没有应答,老白自顾往下说,“万小姐和方晟往梅岭湾去了,那儿是山区,很难跟,要不要截下来?您亲自过去趟?”

蒋远周觉得疲倦,两根手指轻轻按动眉宇间。

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然问了句,“许情深呢?”

“许小姐那边也不怎么好,一名病人家属不肯配合,许小姐……没能将她抢救过来。”

蒋远周目光抬起看向前方,“她人呢?”

“把自己关在了门诊室。”

蒋远周双手撑向窗沿,看了会,然后转过了身。

老白朝他看眼,“要去梅岭湾吗?”

“不去。”

“蒋先生,”老白见他迈起脚步向前,忙紧随其后,“这方晟好像是安排了要跟万小姐独处,梅岭湾那边没有我们的人,医院的事我可以帮您盯着,万小姐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