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谁惹你了,你找谁去/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闷哼声,蒋远周在黑暗中捕捉到她的唇,“我恼怒什么?”

“您心里比我清楚。”

蒋远周扯过她的手腕,拉着她开始往里走,许情深脚步趔趄跟他上了楼,回到主卧,蒋远周又将房间内的灯全部打开。

许情深轻挡视线,蒋远周一步步逼近而来,她站在原地并没后退,蒋远周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向旁边的大床。

男人单手撑在许情深颊侧,另一手落到颈间,慢条斯理地解开一颗扣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许情深举起双手,“我错了还不成吗?我不该说实话。”

蒋远周轻点着头,性感的古铜色肌肤一点点在他指尖释放出来,“你既然觉得你能把我看透了,那你干脆再把我好好看一遍吧。”

“蒋先生,万小姐跟方晟的事和我没关系……”

蒋远周现在不想听到那两个人的名字,他开始动手撕扯她的衣服。

一样自己的所有物忽然成了别人的,若说没有丁点恼怒,那是不可能的。

许情深双手护在身前,“蒋先生,我可不是你的发泄桶,你要再这样,我可就喊人了。”

“喊人?”蒋远周似是听到了什么新鲜的词,他嘴角一勾,这样的氛围,暧昧丛生,她要真敢喊,他就佩服她。

“楼底下还有人,你敢喊,喊一个试试?”

蒋远周说完,手掌落到她腰际,指尖顺着衣角才钻进去,许情深就扯开了嗓门,“啊,救命啊——”

男人的手愣是顿住片刻,没想到她真能喊。

许情深趁机一把按住他的手腕,“蒋先生,我就是个小医生,不像您,有头有脸,您平时多严肃一人啊,有些声音还是不要被别人听去的好。”

蒋远周目光落定在她那张一开一合的小嘴上,“我还偏就不信。”

许情深毕竟是个女人,脸皮还能厚的过他?

两人拉扯着,许情深在体力方面自然不是蒋远周的对手,男人脱掉西装外套,上身就留一件白色衬衣,性感的胸膛敞在外,最后一颗扣子扣着,一股迷乱气息扑面而来。

而她呢,也没好到哪里去,全身也就剩下件毛衣挂在肩上,蒋远周将她压入大床内,轻喘着气,“再叫一个。”

许情深心里是不情愿的,虽然男欢女爱她不排斥,但蒋远周今儿的这通火烧的她很不舒服。

“蒋先生,要不我给你出个好点子吧,你把方晟抓起来,把他暴打一顿,不就什么气都能消了吗?”

蒋远周开始在她身上用力咬着,许情深的挣扎更明显了,双手双脚都用上,男人掐住她的腰将她拉向自己。

两人很快缠在了一处,身下的被单尽显凌乱,一道道褶皱不堪重负……

许情深承不住那股子重力,却偏偏吞不下一口气,她嗓音婉转沙哑,“啊——”

蒋远周顿住,胸膛处起伏的厉害,他缓缓有所动作,许情深却是一瞬不瞬盯着他的脸,她就是故意的,“啊,啊——”

声音逐渐高亢,完全能够穿透墙壁,传到楼底下去。

蒋远周不信治不了她,他一手将她抱上身,另一手扯过洁白的床单环住两人的身子,“喜欢喊是吗?这地方不够宽敞,我给你换一处。”

许情深双手缠着男人的脖子,蒋远周将她带到阳台上,那儿摆了张软皮的沙发,许情深偏头看去,沙发旁就是白玉色的栏杆,一道道有序隔开,透过缝隙能清清楚楚看到九龙苍外站着的保镖。

“你想做什么?”

“给你一个自由发挥的空间。”

许情深掌心贴向蒋远周压下的胸前,“你觉得我不敢?”

蒋远周捏了捏她的脸皮,“我看看,好像不算太厚。”

他抱住她的肩膀,外面没有暖气,风从被单的间隙往里钻,许情深冷得动了动腿,蒋远周往前撑,她微微吸了口气,余光看到门口的保镖站得笔直无比。

许情深下巴轻抬,颈间呈现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嗓子里冒出一阵细哑的声响,“嗯……”

拉长的音调,然后被刻意拔高,“啊——”

门外的一名保镖身子一震,如临大敌般朝四周看看。

蒋远周狭长的凤目轻眯,居高盯着身下的这张脸,许情深抬手,食指弯起在他脸上轻刮,“蒋先生,我看你这脸皮也不怎样嘛。”

堂堂蒋先生何时被人这样调侃过,蒋远周拉过她的手放到嘴边亲吻,身下还未有明显动作,许情深就配合着嗯嗯啊啊喊了起来。

嗓音一阵高过一阵,轻重交合,婉转地缭绕至远处,撩人无比。

这下,门口的保镖都听见了,两人面面相觑,扭过头在找声音来源。

蒋远周面色微变,伸手捂住了许情深的嘴,“这九龙苍可就你住着,你喊成这样,不怕丢脸?”

许情深拉下他的手,“怕?怕,我就不喊了。”

她那几嗓子,其实真害得蒋远周差点没绷住,他额角淌过细密的汗珠,凑过去欲要亲吻,却不想被许情深捂住了嘴。

“蒋先生,我不是专门和你作对,我只是不喜欢这样。”

“怎样?”蒋远周的声音透着沙砾般的质感。

“您若真想要我,心里就不能想着别人,”许情深手指拂过他额前,指尖擦碰过男人的碎发,“我更不是你的发泄物,你要真有气,谁惹你了,你找谁去。”

“你这张嘴,是不是太能讲了?”

蒋远周处在激烈的边缘处,他倒不是怕丢人,只是许情深喊出来的这道声音太过磨人,他不能让别人听了去。

他没有抱着她再回房间,待到平息之后,蒋远周头埋在许情深颈间,不由轻笑出声,“许情深,我看你真是什么都不怕。”

男人抬起头,目光专注地盯向她,“你跟我说说,你这样无坚不摧,究竟有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将你击垮的?”

许情深全身酸痛,仿佛被重物碾过似的。

她想来想去,然后看着蒋远周半开玩笑道,“只要有朝一日,蒋先生别伤我就行了。”

蒋远周细看她的表情,明媚中带着笑意,可这话在不知不觉间,宛如在他心头丢掷了一颗尖利的石头。

推荐好友四四暮云遮的美文《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他与她缠绵,激烈粗俗的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西装裤一穿,这男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装君子。

世人都道陈家四少陈漠北只钟情于一个女人,并为她守身如玉。

程诺咬着苹果哼哼,“没那金刚钻,自然揽不了瓷器活。”

这话落到陈漠北耳朵里,他眼底邪气四溢,简简单单四个字:“口是心非。”

……

一场豪赌,让程诺彻底认识了陈漠北,她冷汗直冒,“我这手不值钱,就是煮了也没几量肉!四少你高抬贵手!”

“手太贵了抬不起来!”男人精致面容透着邪气,“伤了我的人想全身而退从来没有先例!”

程诺欲哭无泪,“你要剁了你就赔大了!”

“我赔得起!”

草泥马,我赔不起!

她和他的相遇,是一幕绝壁禁播的暴力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