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过年/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年关将近,物业在九龙苍外面挂了一排喜庆的灯笼。

蒋远周将车停在信号灯前,许情深一眼望出去,有些出神。

“除夕那天我要回蒋家,九龙苍这边已经安排好了人。”

许情深放在腿上的两手交握,赶忙接了口,“我也要回家的,你不用安排人过来。”

她不得不这样说。蒋远周自立门户后,鲜少回家,可过年不一样啊,连蒋先生都要回去热闹热闹,这般一比较下来,她还真是个没人要的。

蒋远周目光透过内后视镜朝她看了眼,“家里打过电话让你回去了?”

“啊?嗯。”许情深忙不迭点头。

来到医院后,许情深刚换上衣服,许旺的电话就来了。

她心下微喜,大步来到窗边,“喂,爸。”

“情深,要过年了,除夕那天回来吃饭吧。”

许情深眼角上扬,“那我明天就回去。”

那边,顿了顿,许情深心里猛地咯噔下,“爸?”

“你妈说了,大过年的是要吃顿团圆饭,所以……”

“爸,你的意思,是让我除夕回来吃顿晚饭,仅此而已是吗?”

许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许情深轻闭眼帘,“算了吧,医院最近特别忙,除夕也要加班,我就不回去了。”

说完,许情深将电话挂断,心里没觉得有多难受,只是空落落的,不舒服。

蒋远周是小除夕那天回去的,走时,老白将收拾好的东西拿到车上。

许情深坐在客厅内看电视,蒋远周走到她跟前,“我走了。”

“噢。”她嗓音低低的。

“我可能要初五左右回来,九龙苍这边随你安排,你也可以把你家人接来。”

许情深面色不自然地轻笑,“你真会开玩笑。”

老白拿了件大衣进来,“蒋先生,都准备好了。”

蒋远周转过身,老白替他将大衣披在肩头,男人走出去几步,回头看了眼,许情深的视线定定落在他身后,被蒋远周发现后,她又忙盯着不远处的电视看。

没来由的,蒋远周心里竟滋生出些许不舍。

许情深望着蒋远周离开了九龙苍,她鼻尖漾起一股酸涩,连她身边最后的一个人都回家了。

第二天,新来的保姆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走进九龙苍,许情深几乎在楼上睡了一天,直到傍晚时分才下去。

九龙苍就跟往常一样,连副对联都没贴,许情深走进院子,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

她大步过去,真以为自己看错了,“明川?”

“姐!”许明川挥了挥手,“快让我进去。”

许情深给他开了门,“你怎么会来这?”

“你居然真的住在这,”许明川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姐,你和蒋远周现在什么关系啊?”

“我问你怎么会来这的?”

“噢,方晟哥给了我地址,他让我来陪你吃年夜饭。”

许情深停住脚步,“方晟?”

“是啊,”许明川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姐,快带我进去参观参观。”

许情深将他的手臂推开,“你到这儿来,爸妈知道吗?你回去吧。”

“姐,你就别硬撑了,我才不要在家吃年夜饭,无聊,我要陪你。”许明川说完,一把抓住许情深的手腕往里拖。

而东城的另一处,也是热闹极了。

整个酒店都被蒋远周包了,VIP包厢内,巨型圆台前坐满了人,蒋远周的手边摆着几个空酒瓶,男人的手臂随意搭在旁边的椅背上,他被灌了不少的酒,手指夹着的那根烟只剩了半根。

对面,堂弟将新来的女友带在身边,难免腻腻歪歪的,喝了几口酒,本性毕露,搂着女孩子就要亲。

蒋远周狠狠吸了口烟,眼看着小半根烟燃尽,可涌起的欲望却怎么都按捺不住。

早知道,他昨晚就该用力多要许情深几次,有时候,这种念头一旦蹿起来,那真是挡都挡不住。

散席的时候,都快晚上十点钟了,蒋远周醉醺醺离开酒店,司机扶着他上车,男人意识全无,嘴里只是念叨着,“回九龙苍。”

“蒋先生,您要去九龙苍?”

“九龙苍。”蒋远周重复了一遍。

车子缓缓开出去,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后,这才来到九龙苍。

司机欲要搀扶蒋远周进去,却被他一把推开,“走。”

男人脚步趔趄,跌跌撞撞往里走,大门又没关,他身子轻轻一撞就开了。

姐弟俩的晚餐还没结束,许明川撑着下巴,“姐,这酒……好喝。”

“行了,少喝点,待会还要把你送回去。”

许明川抬抬眼帘,忽然看见一个身影从不远处走来,蒋远周走路摇摇晃晃的,许情深也听到了动静,她回头一看,吓了一大跳,“你今晚不是不回来吗?”

蒋远周身上酒气很重,他走到餐桌前,许情深忙起身,然而男人并没给她说话的机会,扯过她的手臂将她纳入怀中后重重吻了下去。

许明川张大了嘴,看蒙圈了。

许情深别开脸,“蒋……唔……”

蒋远周吻了几下,松开嘴,许情深面红耳赤,“你别……”

男人再度吻住她的嘴,许情深使劲将他推开,然后坐回了椅子内,蒋远周见状,一把抱住她的肩膀,湿腻的吻落到她脸颊上。空气内蹭地烧起一把名叫欲望的火,许情深还在躲避,蒋远周干脆用手扳住她的下巴,手指一用力,她薄唇微启,男人张开嘴含住……

好污!

许明川狠狠吞咽下口水,这可比他看电视激烈多了,艾玛,这男人是不是太彪猛了,好歹顾忌顾忌他这个旁观者啊。

许情深知道蒋远周肯定醉的不轻,不然许明川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他能看不见?

她力气敌不过他,等到蒋远周结束,埋在她颈间喘着气,许情深这才在蒋远周胸前推了把,“我,我弟弟在。”

蒋远周脑袋动了动,英俊无比的脸轻抬,许明川轻咳两声,挥挥手,“嗨。”

蒋远周眉头忽然紧锁起来,他别的都思考不进去,但对面坐着个男人,却是他一眼就看见的。

许情深听到蒋远周猛地一声,暴怒出口,“老白,把他拖出去埋了!”

许明川手里的叉子哐当掉在地上,“哈基玛——”

(备注,哈基玛,韩语‘不要’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