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把她丢下/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缩了缩脖子,蒋远周的双手改为紧抱住她的肩膀,两人踏出酒店,风夹着雪花犹如一把尖锐的刺刀飞过来。

“蒋先生,蒋先生!”身后,有人大步追出来。

蒋远周回头一看,见是万家的管家。

他打了把伞,跟在蒋远周身侧,“外面这么大的雪,我送您。”

男人拥紧许情深,司机已经将车开到门口,管家一路送到车前,“蒋先生,您担待了小姐这么些年,就再担待她最后一次吧,以后有了方先生,相信她脾气会慢慢改过来的。”

蒋远周将许情深塞入车内,他颀长的身子立在车身一侧,也挡住了许情深的视线,“外面风大雪大,你也进去吧。”

管家跟了万鑫曾二十几年,也是看着蒋远周从一个男孩,成长为如今的蒋先生,“今天的场面,就连市长都来了,没人丢得起那个脸啊。”

蒋远周一条腿跨进车内,“说过的话,收不回去了,走吧。”

他完全坐进去,司机替蒋远周将车门关上。

车轮碾压过一片浓郁的白,许情深看到那名管家还笔直地站在原地,蒋远周落下一半的车窗,许情深忙将西装外套拢紧。

男人掏出一支烟,由于风大,点了几下都没点着,他干脆背过身,手掌拢起,许情深看了眼,见他薄唇间轻咬着那支细长的香烟,鼻梁高挺,冰蓝色的火焰令蒋远周的五官又深刻了三分。

他轻吸一口,然后身子往后靠,“知道这件礼服什么牌子吗?”

“我不识牌子。”

“这个牌子,是专门定制的,以高端的品质著称,”蒋远周一把视线落向许情深,话语里挑动几分嘲弄,“这样穿一次就坏掉,真是闻所未闻。”

许情深迎上他的目光,“也许是赶制得太急呢?”

“我明天非找他们算账去,但如果要是人为的话……”

许情深心里猛地咯噔下,蒋远周用力握住她的手掌,“手这么凉,冻到了吧?”

“回去后我就把礼服脱给你,你不会怀疑是方晟弄坏的吧?”

“你也听到了,我和那家酒店的老板是朋友,要不……调个监控看看?”

窗外的寒风呼啸而入,吹得许情深半边脸麻木,蒋远周抽完一支烟,手肘支在车窗上。

许情深忽然倾过身,上半身几乎压在他身上,“我冷,把窗关了吧。”

说完,手指轻按车窗锁。

蒋远周看着茶色的玻璃一点点往上升,她出门时喷了香水,那股味道和着新鲜的空气钻入他鼻尖,男人伸手扯掉她的外套,大掌往她背上探去。

许情深的拉链完全敞开着,蒋远周手掌游走,礼服从她的双肩坦落,男人手掌顺着许情深的腋下往前钻。

她着急起身,蒋远周顺势将她压进座椅内。

“别……”

蒋远周将她的后半句话吞进喉间,许情深嘤咛声,司机权当没听见没看见,专注开车。

许情深的高跟鞋在挣扎间掉落,蒋远周身材高大,压得她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男人手指插入她秀发,大拇指在许情深的太阳穴处轻轻按着。

他从她唇上离开,嘴间沾染了她口红的艳色,这样一张脸,这样一副神情,于女人来说魅惑十足。

“许情深。”

“嗯?”她轻应声,心有忐忑。

“还要跟我装糊涂吗?你失踪的半小时里,方晟在哪?还是就像万毓宁说的一样,你们是在偷情?”

“你胡说什么?”

蒋远周手指落到她腰间,掐她的力气由轻到重,“礼服拉链好好的,为什么会坏掉?谁动了!”

许情深就知道,那些说辞能瞒过在场的所有人,可唯独瞒不过蒋远周,“没有谁动过。”

“我让你嘴巴不老实!”蒋远周坐起身,脸色铁青,一脚踢向驾驶座,“停车。”

司机立马减速,将车靠边。

许情深手忙脚乱想要将礼服穿上去,蒋远周扯过那件西装外套,“你下去吧。”

“你是开玩笑吗?”

男人斜睨她一眼,“在酒店我没有当面戳穿你,是因为我也要面子,许情深,身上的这件衣服既然被方晟脱下来了,为什么不让他给你穿好再走?”

“我说了,跟他没关系!”

“走!”蒋远周莫名的火气涌上心头。

许情深这样子根本没法下车,她杏眸盯着蒋远周,狭仄的空间内,司机目光别向窗外,连呼吸都是多余的。

她手忙脚乱开始在自己的包里翻找,也顾不得身后的风光了,许情深拿出手机,两个肩膀裸露在外。“好,我可以下车,但蒋先生至少给我十分钟时间,让我找好人才行。”

蒋远周挑高眉头,“你想找谁,方晟?”

“聪明。”

许情深按出一个个数字键,然后打开免提键。

电话很快被接通,那头传来一片嘈杂声,方晟的嗓音倒是格外清冽,“情深?”

许情深吸了口气,“是我,方晟,你听我说,我礼服的拉链坏了,蒋远周认定我和你有私情,现在要把我丢在大马路上,我这个样子不能见人,我让他给我十分钟的时间,方晟,能麻烦你把我送回家吗?”

蒋远周的脸色越来越差,身上,每一道肌肉线条都绷紧了,像是头蛰伏的豹子,尖牙毕露,蓄势待发。

“情深,我这边乱套了,过不来,要不我让司机来吧?”

许情深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女司机吗?”

那头,好像是万毓宁的声音,催促着传来,“方晟,快来啊……”

方晟紧接着在电话里回了句,“不是。”

不是女司机。

许情深扯动下嘴角,笑容有些怪异,“算了,还有……祝你订婚愉快。”

她挂断通话,车内恢复死寂一般,许情深忽然将那个手机递到蒋远周的面前。

她语气激动,嗓音的颤抖带着怆然,“蒋远周,你听到了吗?他要是真能在他最关键的这一天,跟我私会,他要真有这个心的话,会舍得置我于不顾吗?你要把我丢下,那就丢吧,像是丢一件东西一样,丢吧……”

噗——

我们情深姑娘这情商,不得不佩服啊,看你蒋爷吃不吃这一套吧,嘎嘎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