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当年的事情/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在黑暗中彼此摸索,许情深今晚主动地都要令蒋远周疯了。

她平日里对这种事不算太热烈,也向来是蒋远周引导了来,可他发现她悟性太好,一旦她占据主动地位,那可真是磨死个人啊!

许情深只是觉得人很空虚,回忆的东西一点点被抽剥出来,就总得要什么东西去重新填塞满了,这才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

卧室内充斥着窸窣声,渐渐地,动静越来越大,还有一重一轻的呼吸声交合。

最后,一道声音有些恼了,“蒋远周,你不会重一些吗?”

蒋远周觉得疯的不是他,而是许情深。

他势必要将她拆下来,然后吃入腹中。

许情深前额渗出细汗,嘶哑着嗓音喊,“不够!”

身体其实早已疲惫至极,蒋远周更是不放过她了,掐着她的双肩让她尖叫,许情深的身子忽然撞向前,原本垫在脑后的枕头滑落至肩膀处,脑袋也撞在了床板上。

蒋远周大掌捞起她的头,弯下腰同她前额相抵,许情深说不出话来了,双手软软地从他肩膀处滑落下来。

男人躺回她身侧,许情深起身缩进他怀里,“抱着我睡。”

蒋远周不禁失笑,心想定是她越来越发现他的男人魅力了,这不才没多久,就让这个女人丢盔卸甲了。

丁然住在人民医院里,身上倒没什么大碍,就是喊腰痛,医生让她住院观察。

丁然妈妈请了假在医院陪她,一步都不敢离开。

阿梅找到病房进去,丁然妈妈满脸的戒备,生怕女儿情绪再波动,“你是谁?”

“阿姨您好,我是许医生的同事,她今天特别忙,让我代她过来探望下丁然。”

对方听到许医生三个字,心下一松,脸上溢出笑来,“快来,坐坐坐。”

“丁然好些了吗?”

“好多了。”

阿梅坐到床边的凳子上,丁然妈妈见她提了一大堆东西来,“这样吧,你先坐着,我去给你买瓶水。”

“那真是太谢谢了,我正好口渴的厉害。”

丁然妈妈很快出去,阿梅视线朝病床上的女孩看了眼,“你能告诉我,许情深是怎么把你劝下来的吗?”

丁然缩起肩膀,“她就让我好好活下来啊。”

“开什么玩笑,你受了那样的欺辱,会因为几句心灵鸡汤就放弃跳楼?”阿梅切中要点,“你还是说实话吧。”

“你究竟是谁?”

“微博上的视频链接是删除了,不假,但我发现的比较早,所以在手机上存了一份,你要不要看看?”

丁然面色发白,双手握向被子,“别这样,我不认识你,你放过我吧……”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和许情深是什么关系,我就把视频删了。”阿梅说完,从包里掏出手机,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还是个孩子,她有的只是害怕,怕走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说她就是视频里的那个主角。

她将被子拉高,带着哭腔开了口,“许医生,她……她说我的这些事,她也都经历过。”

阿梅眼睛里一亮,她站起身来,当着丁然的面把手机里的视频删了,“你做得很好,祝你早日从这件事里面走出来。”

等丁然妈妈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阿梅的身影,她左右看了看,“然然?”

丁然忽然用被子闷住了自己的头,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阿梅走出医院,还没到停车场就给万毓宁打了电话,“喂,毓宁。”

“怎么样?”

“太有价值了!”

“别卖关子,快说!”

“我跟你说,许情深应该也遭受过校园暴力,放心吧,只要去找些她的高中或者大学同学问问就知道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真的?”万毓宁就差在电话那边尖叫开,“阿梅,我太爱你了,简直是天大的喜讯啊。”

丁然的事过去好多天了,殴打和拍视频的几个少年都被拘留了起来,她也回去上课了。

许情深坐在蒋远周的车内,发现这并不是回九龙苍的路,“去哪啊?”

“今晚在外面吃,换换口味。”

许情深心情也不错,今天跟着周主任做了一台大手术,很顺利。她嘴角轻扬,蒋远周已经订好了位子,吃的事也完全不用她考虑。

来到包厢内,蒋远周点了餐,交代旁边的服务生,“再加一瓶香槟,冰镇的。”

“是。”

许情深早已饥肠辘辘,男人起身脱下外套,“今天给你补补,前两天伤了吧?”

“才没有。”她手掌遮住小脸,蒋远周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后扯开,“那总不至于是我不行,要不要按着上次的力度,今晚再试试?”

“不不,”许情深忙拒绝,嘴上乖乖求饶,“蒋先生彪猛,再来一次会出事的。”

蒋远周满意地坐回椅子内,很快,酒菜上齐,许情深拿起筷子开动,蒋远周抽完一支烟,就听到门外传来说话声。“对不起,包厢里有人,你们不能进去。”

“也不看看我是谁,让开!”居然是万毓宁的声音。

万小姐向来张扬,伸手推开服务员后径自进来了,许情深埋首吃着东西,只是听那脚步声,好像不止一个人。

她慢慢抬起头来,目光从万毓宁身上扫到了她的身后。

嘴里咀嚼的东西忽然间失去了味道,那女人也仔细端详着她,许情深手指僵硬地放下筷子,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重,好像有人抓住了她的两只脚,在将她不住往下拖拽。

“许情深!”吴思站到了万毓宁的身侧,“好久不见啊。”

万毓宁一把拉开椅子,“既然都是认识的,坐下一起吃吧。”

“出去!”蒋远周发了声,声音如寒冰一般不带丝毫感情。

万毓宁脸上有些招架不住,但还是示意吴思入座,“急什么啊,远周,吴思跟许情深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关于许情深的一些事,你肯定还不知道吧?”

“我不需要知道,是不是要我找人赶你们出去?”

吴思顺着万毓宁的意思坐下来,“许情深,这是你男朋友?你居然还能找得到条件这么好的?他是不是不知道你当年的事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