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停掉的宠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心底一个柔软的地方被狠狠击打了下,别人欺负她,无外乎是因为没人能护她,如果那一年的许情深碰到了蒋远周,她想,该有多好呢?

她不惧怕他提的任何条件,如果能有一个人足够保护她,她愿意跟着他。

蒋远周弯腰将她搀扶起身,两人上了车,车子驶上高高的坡度,轰的一下就上去了。

好好的一顿晚饭,又被搅了。

蒋远周率先打破车内的静谧,“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要帮那个女孩?”

“嗯。”

“当年,报警了吗?”

许情深轻摇头,“没有,太害怕了。后来一直挺后悔的,所以丁然的事情出来以后,我让她报警……但我没想到,其实都没什么用。”

“未成年人四个字,就是最好的保护伞,”许情深嘲讽地摇了摇头,“顶多是拘留教育,还能怎样?”

“你的照片呢,拿回来了吗?”

许情深装出一把轻松的口吻,“拿回来了。”

“谁帮你的?”

“我自己。”

蒋远周将信将疑,“就靠你一个人?”

许情深双手交握,不安地搓动,“嗯。”

“怎么拿回来的?”

她沉默片刻,好像在斟酌要不要跟蒋远周提起。

男人也不催她,许情深松开了握紧的双手,“我知道,罗静看不惯我,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说不定第二天就会拿着手机里的照片到处给人看。我谁都不敢告诉,趁着家里人都睡着后,我拨通了那个打听来的电话号码。”

“我约罗静见面,她自然是不肯,我说她要今晚不出来,我明天就去勾引她男朋友……”

许情深说到这,自嘲地轻摇头,“那时候,我急得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了。罗静在电话里答应了,我偷偷出了门。”

“我比她早到约好的地点,我手里一直攥着一块石头,蒋远周,你知道吗?我和丁然一样,在同学们面前都算比较乖巧的孩子,我想到自己要伤人,就害怕地不行。但等罗静来的时候,我反而心定了,我是从她背后袭击的,我用石块狠狠敲击了她的头部。”

许情深话语落定,眼睛狠狠闭起来,“她倒下去了,血流出来挡住她的视线,我不知道她看没看见我,我从她身上搜出那部手机,我把它砸的稀巴烂,手机卡都砸碎了。我跟她说,如果她再逼我,我就跟她同归于尽,然后我就跑了……”

“罗静有段时间没来学校,但我一直都活在忐忑中,我生怕警察会忽然把我抓走,还怕照片有备份,一直到今天,我还是害怕。我没敢打听过罗静的事。”

蒋远周听完,把她的手攥在掌心里,“那,方晟呢?”

“他那时候就读的学校离我比较远,这件事,他至今不知道。”

蒋远周轻按下喇叭,穿过车流,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走,重新找个地方吃晚饭去。”

几日后,万家。

万毓宁和方晟坐在一侧,万毓宁亲热地正给他夹着菜。

万鑫曾喝了口酒,“毓宁,听说远周这几天小动作挺多的,害得好几个人没了工作。”

“我怎么知道!”万毓宁没好气地道。

“我打听了下,是几个年轻的女人。”

万毓宁不着痕迹看了眼旁边的方晟,“我也有所耳闻,据说是许情深念书的时候被人欺负,蒋远周这是替她出头呢。”

“胡闹。”万鑫曾摇了下头,不再言语。

方晟全程面无表情,仿佛没将万毓宁的话听进去。

吃过饭,万毓宁约了阿梅出去逛街,她心情不顺畅,就开始买买买。

衣服挑了一堆也没试,同款式的包包拿了几个,鞋子在地上摆成一个圆,万毓宁从钱包里拿出张卡,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毕恭毕敬地接过去,万毓宁见阿梅盯着那些衣服和包,两眼发亮,她自己倒没什么兴致,“你待会挑几件喜欢的,拿去。”

“真的?谢谢毓宁。”

万毓宁戴上墨镜,见方才的那名服务员快步过来,“不好意思,万小姐,你这张卡不能使用。”

“不可能,”万毓宁皱眉,一把摘掉墨镜,“知道这是谁的卡吗?蒋远周的卡会不能用?”

“应该是被注销了。”

万毓宁菱唇微张,“不可能!他当初给我的时候说过,这张卡我能无限度地用下去。”

服务员面色有些尴尬,“万小姐,您还是换一张吧,我们试了好几次,确实不能用。”

万毓宁望向铺了满地的奢侈品,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笑话,被摆在这任人嘲讽。

为什么?是因为她把吴思带去揭了许情深的旧伤疤吗?

……

正月十五,是元宵节。许情深下班后在停车场上了蒋远周的车。

“我让老白去你家里安排了下,今晚我们过去吃饭。”

“什么?”许情深以为自己听错了,“回,回我家吃晚饭?”

“对啊,吃元宵。”

“别去了吧,那地方估计你坐一会都受不了。”

蒋远周轻笑,“那就去试试。”

车子来到星港附近的酒店,许情深朝外面看眼,“这又是做什么?”

“吃晚饭。”

许情深被搞蒙了,“那你怎么又说去我家。”

蒋远周示意她下车,许情深以为他方才就是开了个玩笑,两人吃过晚饭又在酒店的休息区打了会球,离开的时候都快晚上十点了。

许情深拢紧衣领钻进车内,蒋远周发动引擎道,“你猜,你爸妈会不会在等着我们吃晚饭?”

“什么意思?”

“晚饭消化掉了吧?走,吃宵夜去。”

蒋远周一路将车开到了许情深家的小区,他让她挽着手上楼,来到家门口,许情深要去找钥匙,蒋远周却率先按响了门铃。

里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了来了!”

门很快被打开,赵芳华腆着笑脸,“我们情深回来了啊,来来,蒋先生请。”

蒋远周睁眼说着瞎话,“不好意思,医院有台重要的手术,忙到这个点了。”

“没关系,病人最重要嘛,快进来吧,我们也没吃呢。”

许情深目光望过去,看到不大的餐桌上摆满了好菜,饮料、酒备得齐全,筷子和碗碟整整齐齐放置好。

真好笑,许情深牵动嘴角,她在这个家里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被人等着吃晚饭的滋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