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想要搬走/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九龙苍,许情深下了车,老白从庭院里出来,“蒋先生,许小姐。”

许情深嘴角轻挽,如沐春风,“你好。”

老白有些呆怔,眼睁睁看着许情深进去,他朝走来的蒋远周道,“许小姐,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

“是对你热情了,不习惯?”

“好像有点这个意思。”

蒋远周不客气地轻笑,“你犯贱。”

老白摸了摸鼻子跟上前,“万小姐今天又打电话来了。”

男人迈开修长的双腿往里走,年后,天气还未转暖,路上斑驳着一层凉意,透过人的脚底往里钻,“也就你还去搭理她。”

“她打了家里的座机。”

“又怎么了?”

“还不是为停卡的事吗?”

蒋远周迈上台阶,步子顿在汉白玉的雕花柱前,“她现在已经是方晟的人了。再说我的钱,也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

“还不就那样,养成习惯了。”

“那这习惯不好,真得改改。”蒋远周说完,径自往里走。

来到主卧,许情深抱着电脑窝在沙发内,蒋远周脱下外套走过去,一眼扫过电脑屏幕上的租房信息。

“这是做什么?”

“找房子啊。”许情深头也不抬。

“你?”

“是啊,”许情深将页面往下拉,“现在钱还没凑够,等过几天发了工资就差不多了,我想先租个小单间,租金都是平摊的,负担没有那么重。”

“单间?”蒋远周坐到她身侧,看了眼电脑上的照片,“就那么个小房间?还要跟人共用洗手间和厨房,跟我这九龙苍能比吗?”

“条件是不能比,但我当初说的就是暂住,”许情深将其中一家信息记录下来,“反正我大多数时间都在医院,回去就睡个觉而已。”

蒋远周眉角轻挑了下,没有多说什么,许情深也庆幸他的干脆。

只是等到发工资的时候,就不对劲了。

到手的钱只有一半,许情深找到财务,对方的回答是,“蒋先生吩咐了,另一半钱用来支付你的房租以及伙食费。”

许情深掂了掂手里的钱,就这么点,哪够她外出租房的?

九龙苍。

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保姆的手艺很好,一道松鼠桂鱼刀工了得,热腾腾地端上桌,松仁撒在红色的酱料里,令人食欲大增。

蒋远周倒不是很喜欢这种甜腻的菜,之前带许情深出去吃饭,知道这合她的口味。

只是半顿饭过去,都不见许情深戳一筷子,“为什么不吃鱼?”

许情深将筷子在碗里恨恨戳动几下,“我给的伙食费那么少,怎么吃得起这样大几百一盘的菜?”

蒋远周闻言,不由失笑,“没关系,保姆做什么你就吃什么,反正伙食费不会给你涨。”

“蒋先生,”她眉头紧锁,一眼看去就知道有烦愁,“我想租个离医院近点的房子,现在万小姐和方晟的关系也已确定,相信不会再找我的麻烦,我可以搬出去了。”

“不会找你麻烦?”蒋远周拿过旁边的冰水,用手掌心捂着水杯,“订婚宴上让你出丑,还找来你的高中校友,这些都是谁做的?”

“你那天肯定也把她吓得不轻了,相信她不会再胡来。”

“住在九龙苍,哪里让你觉得不舒服?”蒋远周反问。

许情深目光轻抬,语气和表情都没有太多的变化,“我不想被潜规则下去。”

“看作简单的男欢女爱不行吗?”

“但我们显然不是这样。”

蒋远周也不跟她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他小口喝了碗汤,这才说道,“那等你攒够了房租钱,再来和我说吧。”

“你把我工资扣成这样……”

男人拉开椅子起身,轻耸了耸肩膀,“就像你说的,一盘松鼠桂鱼大几百,你总要分担点。”

这个无赖!许情深冲着他的背影狠狠瞪了眼。

许明川和许情深的关系,打小就好,他也会时不时过来找她。

许情深下了班出去,许明川乖乖在医院门口等她,脚边摆了盆文竹,看到姐姐过来,他赶忙挥手,“姐。”

“来了好一会了吧?”

“没多久。”

许情深从包里掏出五百块钱给他,“够不够啊?”

“够了够了,姐,你自己还有吗?”

“放心吧,有。”

许明川将那盆文竹抱给她,“我妈肯定不同意我和同学们彻夜去爬山路,我们帐篷都买好了。对了,这是我在路上买的,送你放办公桌上。”

“不管怎样,你自己要注意安全。”许情深将文竹接过手。

“姐,我知道啦。”

许情深站在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跟前,比他矮了一截,“走吧,我请你去吃晚饭。”

“不用了,”许明川忙摆手,“回家吃就好,你在外面也不容易,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他说到这,一只手伸到了口袋里,掌心捏着那个钥匙,“姐,你想不想自己租房住?”

“当然想,再等等吧……”

许明川从兜里掏出手机和门卡,在许情深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塞到她手里,“给你。”

“这什么东西?”

“我……我同学家多了套房子,给你住。”

许明川说话都结巴了,许情深眸子一瞬不瞬盯着他,“人家随随便便租出去都是钱,为什么要给我住?”

“那个……因为他跟我是兄弟!”

“你还是跟我说实话吧,谁给的?”

许明川憋得脸都红了,“姐,我肚子好痛,哎呦,受不了了,我走了!”

那小子一转身就跑了。

能跟许明川扯上关系的,除了方晟还有谁?

许情深面无表情盯看手里的门卡,回到家,保姆正好从厨房走出来,“许小姐,您今晚想吃什么菜?”

“随便吧。”

“蒋先生比较讲究,你帮我看下今晚和明天的菜单吧?”

有钱人就是矫情,许情深将包放到沙发上,走了过去。

稍后,许情深直接上了楼,蒋远周回来的时候她还在楼上洗澡,男人刚要坐到沙发上,就看到了那个敞开着的包。

蒋远周拿起后往旁边一丢,里头的东西哗啦啦洒出来好几样。

串着钥匙和门卡的钥匙圈掉到了蒋远周的脚边,他弯腰捡起一看,门卡上印着保利花园几个小字。

蒋爷,有人要多管闲事,揍扁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