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不是他的对手/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修长有力的手臂箍住许情深的后颈,她就连往后退或者朝两边避闪的余地都没有。蒋远周一手撑着伞,高大的身影有绝对的压迫感,许情深思想清晰,知道这是在大马路上,蒋远周肆无忌惮,甚至还要她的回应。

他勾着她,时而攻城略地,时而温柔地退出,绘着她完美的唇线,老白坐在副驾驶座内,透过模糊的车窗往外看,当真美如画啊。

借着蒋远周结束缠吻的间隙,许情深将脸躲开,生怕他还要来,她忙将小脸枕向他肩头。“我,我饿了,赶紧去吃晚饭吧。”

这种匪夷所思的、完全出乎蒋先生做事风格的事,许情深觉得有这一次就够了。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她见识到了什么叫惊掉下巴。

蒋远周每晚倒不强求她留在九龙苍,可许情深提心吊胆啊,休息天的傍晚,她和宋佳佳买完菜回去,看到小区的楼道口停着几辆大车,看样子,像是有人家里要装修。

许情深拎着菜上楼,心里还在想蒋远周今晚不会来了吧?耳边一道咋呼的声音将她的神一把拉回去,“哎呦喂!你你你,你们是谁啊!”

许情深差点被摆在门口的箱子给绊倒,再一看,这不就是她们的家门口吗?

屋里几个身影忙碌来忙碌去,宋佳佳面色大变,“喂,你们怎么进来的?谁啊?”

这时,宋佳佳和许情深住的房间内走出来一抹身影,头发灰白,面容却格外的英俊,他食指轻掩鼻息处,似乎很看不惯这儿的环境。老白看到两人回来,避开脚边的箱子过去,“许小姐。”

“这是在做什么?”

“蒋先生知道您在这住的不舒服,我方才看过了,房间太小,需要重新布局。”

宋佳佳一声尖叫,“什么!”她丢掉手里的塑料袋朝卧室内冲,“我的资料啊,我的东西啊,喂,翻哪里去了!”

“你们——”许情深跟着进去,屋内狼藉不堪,塞满了东西。

还有两个人正将宋佳佳房间内的东西往外搬,宋佳佳扑过去一把抱住,呼天抢地的,“这是我的命根子!”

“宋小姐,您这玩意不值钱,床头新摆的两个花瓶,您看喜欢吗?”

“喜欢个球,我把它砸了!”

老白嘴角勾翘,“这是蒋先生送的,一个能换闹市区的一套房子,宋小姐想清楚了。”

宋佳佳忙直起身,两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我去,天上掉下来个土豪啊,等等,让我先去上两柱高香。”

许情深看到这,头疼的厉害,老白从兜内掏出张房卡递给她,“装修期间,您和宋小姐可以先住国际酒店,有什么需要直接签蒋先生的单就行。”

“不就是要让我回去吗?搞这么大的动静。”

老白脸上漾起抹欠揍的笑来,“蒋先生说了,他要许小姐自愿。”

许情深磨着自己的牙尖,心里一群咒怨的小人飘过,算了,她许情深修养好,别计较,千万别计较!

宋佳佳彻底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差点乐疯了。

她成日里笑得合不拢嘴,见人就说有大馅饼掉下来,住进国际酒店的这两天,一到晚上就压着许情深睡觉,说她简直是一尊金佛,吵得许情深苦不堪言。

这天,宋佳佳约了大学另一个好友吃晚饭,许情深也要参加。

用餐的地方是一家小餐馆,女同学开心地跟许情深叙旧,话说到一半,门就被推开了。

某顶级餐厅的服务员陆续进来,将一道道精美无比的菜肴端上桌,只点了两百块钱的几人吓懵了。

“许小姐,蒋先生说在小饭馆吃不卫生,您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许情深脸色变了又变,忽然拿起桌上的包往外走。

来到餐馆外面,许情深看到蒋远周的车就停在马路对面,黑色的线条冷硬霸道,高大的梧桐树挡去路灯橘色的光,让那辆车更添几许神秘感。

许情深快步过去,司机见状忙下车,并替她将车门利索打开。

许情深弯腰坐进去,蒋远周的大衣脱放在边上,正好被她坐在身下,她也不管了,“蒋先生,我还能回九龙苍吗?”

蒋远周的视线从一份医药报告书中抬起,脸上表情藏匿的很好,“想回来了?”

“是,很想,特别特别想。”许情深抓狂的表情隐匿在皮肉下。

蒋远周合起手里的资料,伸手捏了捏许情深柔软的下巴,“你啊,那你当初还多此一举要搬走?”

许情深薄唇微启,算了,她不是他的对手,玩不过他。

“开车。”蒋远周声音愉悦道。

“是。”司机动作熟练地发动引擎。

许情深朝窗外看眼,“等等,我朋友们还在里头,我晚饭还没吃呢!”

“我也饿着。”

许情深天真地将视线落到蒋远周面上,“那么多菜,我一口没动呢。”

“我饿几天了。”蒋远周将报告书往旁边一丢,单手撑住座椅,上半身一点点朝许情深倾过去,她缩在角落内,绷直了脊背,蒋远周的目光越来越放肆,从上至下地看她,“我已经饿疯了,算算日子,好一阵没进食了。”

他还真把她当猎物呢,带回九龙苍后顾不得晚饭,不知餍足地狠狠吃了一顿。

许情深尽管是被潜规则后进的星港医院,但该守的规章制度,她一条都不敢违背。

这日轮到她值班,吃过晚饭回门诊大楼,走廊内的电子显示屏上闪着红灯,许情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神色一紧,快步往前,白色衣角朝两侧冷酷敞开,许情深来到电梯口,正好和需要救治的患者遇上。

“许医生,车祸患者,情况危急……”

旁边的家属哭哭啼啼,许情深朝伤者看了眼,“肇事司机呢?”

“没有看见……我是去万家的路上,正好……正好看见我妈出了车祸,医生,我妈不会死吧?”

许情深眉头微挑,“万家?”

与此同时,她看到伤者左手心里攥着一个药瓶。

“对,我妈是万小姐的管家,请您一定救救她。”

整个东城,能被称得上一句万小姐的,恐怕就只有万毓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