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迫不及待想见他/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手指一抖,半截香烟被弹落在地,零星烟火淹没于脚边的积水中。

他大步往前过去,依稀可见搜救队背着一人正在下来,蒋远周站在山脚下,那人是在半山腰被挖出来的,她此时伏在搜救队队员的背上,一动不动,很显然没了气息。

蒋远周喉间蔓开苦涩的烟味,苦的舌尖发麻。

搜救队将人放到地上,蒋远周蹲下高大的身影,老白握紧手电,一束亮光打在女人身上。

遍体的泥黄色令人分辨不清对方的面目,但胸口有红色的字样若隐若现,蒋远周用掌心拂开,看见上头印着星港医院几个字。

“许情深!”他语气有些慌,手忙脚乱去摸她的脸,手指一层层将女人面上的泥土抹去,直到出现一张别人的脸。

蒋远周怔怔盯了半晌,老白在旁道,“蒋先生,不是许小姐。”

他宽厚结实的肩膀瞬间往下垮去,脸上却没有丝毫轻松的神色,掌心内牢记着刚才摸到的冰凉触感,蒋远周握起双拳,“抬到帐篷里去吧。”

“是。”

夜色浓重,许情深不知道相隔很近的地方,蒋远周正在派人来救她。

方晟脱掉外套给她披上,“穿起来。”

“不用,我不冷。”

“乖,穿好。”方晟说完,去拉她的手。

“那好,我自己来。”

小玲摸爬着来到方晟旁边,“方哥哥,看得见吗?要不要点上蜡烛?”

“不用了,”方晟听见许情深穿衣传来的窸窣声,他双手伸出去将她抱在怀里,“我们之间太熟悉了,不用亮光,我也能知道她长什么样。”

“方哥哥,你们会结婚吗?”

许情深听到耳边的呼吸一窒,她想将方晟的手拉开,男人却更用力地抱紧了,“情深,我不想被冻死。”

小玲其实也害怕,她双手抱住膝盖,就想听到说话声,“方晟哥哥,你肯定很爱许姐姐吧。”

“你才多大,你懂什么是爱?”

“我当然知道,不是非要陪在身边才叫爱,我妈妈就最爱我了。”妈妈死后,每当小玲想念她,阿爹都是这样告诉她的。

许情深到底不适应这样的氛围,她脑袋微动,目光轻抬,“我们会被救出去吗?”

“会。”

搜救队还在继续,小玲的爸爸也上了山,老白拿了桶纯净水让蒋远周洗手,男人一遍遍搓揉修长好看的十指。

中年男人凭着丰富的生存经验在山上寻找自己的女儿。

不知过了多久,天际隐约有鱼肚白显露出来,山间一层朦胧扩散开,蒋远周站在那一动不动,头上、肩上全湿了。

中年男人脚下一个踩空,身子往下滑,慌乱之余一把抓住根树枝,好不容易站稳后,他看到树枝上扎着块红布,那是他给山洞口做的标志。

男人脸上涌起希冀,“小玲,小玲!”

声音透过被堵住的洞口往里面挤,隐隐约约,却依旧清晰。

小玲猛地坐直身,往前扑了几步,“阿爹,阿爹,我在这!”

中年男人朝不远处的搜救队求救,“我女儿在这,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蒋远周潭底迸出亮光,忽然提步就要上去,老白忙伸手抓着他的手臂,“蒋先生!”

“我有预感,许情深应该也在那。”

“您……”老白拉不住他,只得让搜救队下来,替蒋远周绑上安全绳。

方晟听到外面的动静,轻拍下许情深的脑袋,“有人来救我们了。”

上崖的路非常难走,脚下泥泞不堪,蒋远周的好几步都陷了进去,他来到早就被掩埋掉的洞口,弯下腰小心翼翼出声,“许情深,许情深?”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蒋远周嗓音微颤,“许情深,给我出声!”

许情深原本是昏昏欲睡的,她只觉得好像在做梦似的,她怎么听到了蒋远周的声音?

“许情深!”男人喊得着急、用力。

她从方晟怀里挣脱出去,往前爬了几步,“蒋,蒋远周,是你吗?”

声音虽然微弱,但蒋远周三个字,却是他听得最清楚的一次。男人眼里有惊喜漾开,“人就在这,快!”

搜救队趴在那,精准地找出洞口位置,“蒋先生,洞口被填埋了,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挖通,要不您下去等吧?”

“不用,你们干你们的活,不必管我。”

许情深双手摸到泥沙,她焦急开口,“其余的人呢,还好吗?”

蒋远周想到了那名护士,他知道许情深这会肯定害怕极了,他刻意放轻松口吻道,“别人都好好的,就你最没用,差点被活埋。”

许情深心里一松,她感觉到有一只手从黑暗中朝她伸来,轻轻将她纳在怀里,方晟抱紧了她。

洞口的泥土和砂石被一点点挖开,蒋远周守在那,“许情深,你还好吗?”

许情深轻挣扎,压低了嗓音,“方晟,快松手,你别这样。”

“情深,为什么迫不及待想见他?”

“我没有……”

方晟双臂箍紧,“我看得出来,我也感受得到。”

蒋远周望向远处的荒芜,他弯下腰来,腰际被绳子勒的发痛,“肯定吓坏了吧?许情深,我没来救你的这段时间,你想我吗?”

许情深心头被轻轻敲击了下,方晟的呼吸声就在她耳边,她咬紧牙关没有作答。

蒋远周问的几句话,许情深都没回答,男人忽然眼光微凛,口气急迫开口,“许情深,你没事吧?”

许情深觉得空气越来越窒闷,“我,我没事。”

洞口一旦被扒开,她就可以获救了,可这次没有别的地方给方晟躲了。

老实告诉我,这样的蒋爷你们爱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