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寄人篱下该有的态度/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轻勾勒下唇瓣,白色的毛巾擦过那张线条冷硬的侧脸,“那你说说,什么关系?”

“就像我阿爹和我阿妈的关系。”

蒋远周手指微顿,“从哪看出来的?”

小玲非常非常看不惯蒋远周,因为他太凶,而且对方晟见死不救。

蒋远周见她还小,估计也说不清楚那情情爱爱,他换了种问法,“这姐姐和你方哥哥在山洞里,有没有抱过?”

“有啊。”

许情深眉头锁紧,“小玲,你胡说什么?”

女孩扬高头颅,就是要说,气死他才好呢。

蒋远周握紧手里的毛巾,“亲过?”

“有啊。”

“还做过别的事吗?”

“都有啊。”

蒋远周手里的毛巾丢出去,重重扔在了许情深胸前,他转身大步离开。

老白脸色也不好看,“许小姐,要不是为了你,蒋先生根本不用来这。我就不浪费人在这门口守着了,您要真想救方晟,您就等蒋先生消了这口气再出来吧。”

许情深轻咬牙关,小玲怔怔望着几人离开的背影,她没想到她真能把蒋远周惹毛了。

“姐姐……”

许情深摸了摸她的头,“你赶紧回去吧。”

“那你呢?”

许情深收回站在外头的一只脚,“我没事。”

她欲要回到帐篷内,却忽然间想到件事,“小玲。”

女孩朝她看了看,“嗯。”

“你跟方晟是怎么认识的?他怎么会资助你上学?”

“我也不清楚,阿妈走后,家里就更困难了,我辍学在家半年,后来阿爹说有好心人帮我们……”小玲走近许情深,压低了嗓门悄悄道。“这是我第一次见方哥哥。他那天和阿爹的说话,我隐约听到几句,说阿妈是吃药吃死的……”

“吃药?什么药?”许情深急迫问道。

小玲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记得阿妈一直生病,后来去大医院换了种药吃,没过多久就死了。”

许情深垂在裤沿处的小手不由紧握起来,鼻尖渗出冷汗,她依稀记得方妈妈当年也是这样不明不白没了的。

“姐姐,我去看看方哥哥怎样了,你等我消息。”

“好。”

许情深站在原地,蒋远周并未走远,他的身影在她眼里晃来晃去,许情深闭了闭眼睛,转身走回帐篷内。

山上的石块还在往下滚落,好几块足有半人多高,老白担忧地开口,“蒋先生,路只是暂时封了,星港的医疗队和搜救队可以留在这,您和许小姐先回去吧。”

“搜救工作怎么样了?”

“当地政府也派了队伍过来,人手足够了。”

蒋远周双手抱在胸前,看着一个石块从崖上掉落下来,歪歪斜斜滚停在了他的脚边。“东西和人都留在这,能帮一点是一点,你留意下出去的路什么时候能通。”

“是。”

许情深留在帐篷内,中午时分,老白让人送了食物和水进来。

一直到下午,蒋远周才回到帐篷内,他手里拿了套干净的衣物,一把丢到许情深手里,“换了。”

她外头的衣服覆了层泥土,干涸后挂在身上,又重又腥,蒋远周见她杵着不动,“不想回去了是不是?”

“现在就走?”

“你难道要姓方的留在这等死?”

许情深忙不迭脱掉外套,蒋远周还给她拿了件毛衣,她背过身去,将里头的衣服也脱掉。

男人站在她身后,目不转睛盯着她这番动作,许情深换好衣服后跟着蒋远周走出帐篷,四个年轻的小伙子抬着简易担架站在外头,方晟躺在上面,动也不动。

许情深见他的腿弯曲,手上、脸上的伤口明显没有处理过,她急欲上前,却被蒋远周一把握住肩头。

“他腿断了!难道要这样回去?”这是要把人给活活痛死。

“你有意见?”蒋远周手掌微用力,将许情深往旁边推去,“你要看不下去,我可以把他留在这。”

蒋远周丢下句话后,大步离开。

悬崖村在山的最里头,就算不发生泥石流,车都开不进来。

原本就崎岖的路如今更加艰险难走,方晟伤的不轻,躺在担架上几乎说不出话。

蒋远周身高腿长,体力又好,还有老白跟在他旁边照顾,两个小时的山路后,还没看到他们的车,许情深很难想象搜救队的人是怎么把那些帐篷等物资抬进山里的。

“蒋先生,要不要等等许小姐?”

蒋远周回头一看,许情深累得快要撑不住了,身子边走边打摆。他未作多余的停留,继续往前。

又是一个多小时后,举目望去才看到有绵延的山路,十几辆车停靠在一处空旷的地方,旁边就有个土家菜馆,老白让后头的人都跟上。

蒋远周坐在简陋的餐桌前,许情深一声不吭地坐在他对面。

饭菜很快被端上桌,蒋远周轻拾筷子,这两日大家都没好好吃过一顿,许情深双手捧着碗,方晟就被放在外面,谁都没去管他。

她小心地拿了双筷子,准备起身。

蒋远周头也没抬,“去哪?”

许情深也不隐瞒,“我给方晟送碗饭。”

“身上带钱了吗?”

许情深摸了摸口袋,才想到刚换了身衣服,蒋远周夹了一块炒鸡蛋放到许情深碗里,“自己还在吃着别人的,凭什么还要去给他送饭?”

她脸上一阵青白,双手捧紧了碗,坐在旁边的老白轻抬头,没有插一句话。

“那好,蒋先生,这顿饭钱记着行不行?等我回去后就给你。”

蒋远周忽然啪地将筷子摔在桌上,清脆而刺耳的一声。“寄人篱下,就该有寄人篱下的态度,许情深,难道要我教你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