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不是给他的礼物/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下班后并未回九龙苍,而是去了老城区的精品一条街。

里头的东西虽然不比奢侈品牌,但胜在精致,不少都是老匠人手工制作,如果仔细淘的话,很容易能发现宝贝。

兜了一圈,许情深最终在朝西的柜台前站定,她手隔着玻璃橱窗一指,“我想看看这个。”

老板将一个烟盒模样的东西拿出来,雕刻的花纹大气而凌然,许情深打开盖子细看,老板微笑说道,“这底部还有个小开关,旋开之后能放药丸。”

“怎么想到这样设计的?”

“之前有客人专门定制过,他有心脏病,药不离身,但嗜烟如命,这样就能携带方便。”

许情深手指抚过上头的纹路,几乎是一眼相中,“多少钱?”

“您如果诚心要的话,我可以给您打个折。”

不出十分钟,许情深买好东西离开。

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走进了那家店里,直奔柜台而去,“刚走出店门的那人买了什么东西?也给我来一件。”

九龙苍。

蒋远周抬起腕表看眼时间,都快七点了,许情深还没回来。

一个电话打进来,男人手指在屏幕上轻划过,“喂。”

“蒋先生,许小姐在精品街买了个烟盒,我这就把照片发给你。”

通话刚掐断,照片就发送过来了。

蒋远周放大一看,唇瓣不自觉地轻漾起,果然懂得他的品味,虽然不是多名贵,但好歹让他能看上眼。

许情深也算聪明,知道惹恼了他后,要投其所好,买些东西来讨好他。

许情深回来时,看到蒋远周正起身往餐厅走,她目光扫过餐桌,面露讶异,“这么晚了,你还没吃?”

“你呢?怎么回来这么晚?”

“噢,”许情深拉开椅子,“有点事,耽误了会。”

蒋远周十指交叉而握,抵着自己坚毅有型的下巴,视线一瞬不瞬盯住许情深不放,“我以为你去购物了。”

她握住筷子的手紧了紧,埋首用饭,没看蒋远周一眼,“我成天在医院里上班,购什么物。”

蒋远周跟前的碗里头,堆着一口没动的白饭,他撑起身的瞬间,忽然明白过来了。

烟盒这玩意,要送肯定是送男人,如果不是给他,还能给谁?

答案毋庸置疑,过几日就是方晟大婚的日子,旧情人奉上一份精心挑选过的礼物,这足够煽情了吧?

“你不吃饭了?”许情深抬头看他。

“你多吃点,也就这几天能让你有胃口了。”

许情深轻咬筷头,眼看蒋远周拿起外套后开车出了门。

第二天,还在上班的许情深接到了方明坤的电话,说是希望她能过去吃顿晚饭。

许情深不敢越矩,忙开口拒绝,“方伯父,我下班后还有事,就不过去了。”

“情深,你到底是和我们越来越不亲近了,不知不觉间,连对我的称呼都改了……”

“不,我没有……”

方明坤叹气声浓重,“情深啊,方晟马上要结婚了,我知道是他对不起你,但你好久没来家里了,就当给你干妈上柱香吧好不好?”

话都说到这了,许情深哪还有拒绝的理由,手里的签字笔在检查单上胡乱画了几笔,许情深最终点头,“好。”

接近下班的时间点,许情深给蒋远周发了条信息,就说要去宋佳佳那一趟,吃了晚饭再回去。

蒋远周那头没有动静,更没回过来一个字。

许情深买了些水果来到方家,方晟的家里头虽然不比万家经济条件雄厚,但条件也不差。

方明坤听到门铃声,过来开门,许情深打过招呼后往里走。

一百八十平米的房子,如今就只有方明坤一个人住。客厅里头摆着方妈妈的遗像,许情深过去乖乖上了香,刚鞠好躬起身,正好方晟开门进来。

“爸……”

男人接下来的话在看见许情深后卡在喉间,方明坤从厨房出来,方晟握紧手里的钥匙,“你怎么把情深喊来了?”

“我好久没见她了。”

“现在是特殊时期,你怎么这么糊涂?”方晟转身就要走。

方明坤追出去步,“你来都来了,总要吃了晚饭再走,情深是我的干女儿,你要避嫌,我不用!”

方晟朝许情深看了眼,最终还是没走,一桌子的菜都是方明坤亲自做的,他拿出瓶白酒,给几人倒上。

方晟并没久留,喝过杯酒便起身要走,方明坤开口喊住他,“儿子啊,你就真的不会后悔吗?”

“爸,你喝多了。”

“这样真的不值得啊……”

方晟拉开椅子,许情深见状,从包里掏出了那个烟盒,“方晟,祝你结婚快乐。”

男人盯着那个烟盒看眼,然后艰难而缓慢地接过手,“谢谢。”

方明坤眼看儿子出了家门,他狠狠灌了杯酒,许情深劝不住,只能看他借酒消愁。

“干爸,方晟跟万小姐都有孩子了,您该高兴啊,别这样。”

“高兴?”方明坤单手撑着前额,忽然苦涩地大笑出声,“我能高兴得起来吗?方晟他不能有孩子啊,不可以……”

“干爸,您这话什么意思?”许情深听着奇怪,皱眉问道。

方明坤伸手抹了下双眼,赶忙摇头,“没事,多喝了两杯,我说胡话呢,情深,你快吃,多吃点。”

方家的小区外,一辆黑色豪车低调地隐匿在黑暗处。

同色的车窗落下一半,坐在后车座内的男人点了根烟,依稀可见他指尖的烟星忽明忽暗。

路上有一道道斑驳的影子交错,灯光昏暗却令人沉醉,半个多小时后,一抹身影出来了。

“蒋先生。”副驾驶座上的老白小声询问,“要让许小姐上车吗?”

“跟上去。”

车子缓缓启动,许情深专注向前,丝毫没发现身后的异样。

蒋远周盯着她的背影轻笑,“老白,你说她现在是不是很失落?”

“看着,情绪是不高。”

“应该是伤心欲绝吧。”

老白如实回答,“没看到许小姐哭,好像不至于吧?”

“那她心里百般的不舍,你看出来了吗?”

老白斟酌着用语,“还……行吧?”

蒋远周眉头漾出浮躁,忽然一摆手,“撞过去!”

老白上半身一挺,“蒋先生,您说什么?”

“撞过去!看得心烦!”

司机听到这话,踩着油门的脚往下用力压,车子嗖的飙了出去。

推荐好友汐奚的美文《晚安郁先生》

乔南撞上郁锦安源于一场意外。

她打不过他,斗不过他,跑不过他。他说往东,她不敢往西!

直到有一天,他说:“这辈子,你还有一个翻盘机会。”

“什么?”

“嫁给我,从此后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

……

起初乔南不过以为自己就是谈了一场恋爱,只不过她幸运谈到一只大BOSS。

同BOSS谈恋爱也是有好处的,比如:

“老板,身体不舒服请假一天?”

“可以,晚上内裤照常洗。”

“……”

又比如:

“老板,最近物价飞涨,工资不够花。”

“加薪,今晚来我家。”

“……”

后来乔南才明白,这只高冷禁欲系BOSS坏得不要不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