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姐夫,救救我姐/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休息室内。

万毓宁坐在梳妆镜前,阿梅拿了包进来,“毓宁,怎么还不换衣服?新郎官等着你出去敬酒呢。”

“阿梅,你把门关上。”

阿梅关了门走过去,一看万毓宁脸色苍白,双手还紧紧捂着肚子,“你别吓我,怎么了这是?”

“肚子难受。”

“啊?”阿梅蹲下身来,“那快去医院吧。”

“应该没有大事,”万毓宁深吸两口气,“你帮我把礼服拿过来。”

“好。”

“阿梅,刚才戴戒指的时候,你看到许情深了吗?”

“看到了,”阿梅替她将婚纱的拉链往下拉,“和蒋远周在一起。”

万毓宁盯着镜子里的脸,“阿梅,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方晟兜里那个烟盒,应该就是许情深送的。”

“那又怎样,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你别胡来。”

“怕什么?”万毓宁手掌落向自己的小腹,“我怀了孩子,我谁都不怕,但现在肚子有点痛,待会敬完酒我就去医院看看,阿梅,你帮我把许情深喊过来吧。”

“喊她做什么?”

“我给她个机会,让她推我一把。”

阿梅陡地睁大双眼,“毓宁,这可不行,这不是能瞎闹的事。”

“我没有瞎闹,事关孩子,没人会怀疑我的话,况且今天又是这样的场合。”

万毓宁朝着阿梅推了把,“你是我闺蜜,连你都不帮我!”

阿梅闻言,脸色变了变,“行吧,她来之后你别真的上手,这休息室也没监控,你做个样子就行了。”

“我知道,我还能拿我自己的孩子开玩笑吗?”

婚宴现场。

许情深坐回位子上,许明川一张八卦脸凑过来,“你们干啥去呢?”

“没什么。”

许情深看眼时间,“明川,我们走吧。”

“现在?晚饭还没吃呢。”

“我们也算来过了,不失礼节就好,你要想吃好的,我请你出去吃。”

许明川知道她是不想待在这,他忙点点头,“好吧。”

姐弟俩起身走了出去,婚宴外的大草坪上灯火通明,蒋远周正和几个人说着话,许情深刚走下台阶,就有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男人走过来。

“许小姐。”

她目光疑惑盯向两人,“你们是谁?”

“休息室那边有人想见你,请你跟我们过去下。”

“谁要见我。”

“方先生。”

“姐,”许明川轻声说道,“他找你肯定有事,说不定是要和姓万的悔婚呢。”

许情深站在原地没动,“他既然有话说,怎么不自己过来?”

其中一个男人上前步,似乎不想让别人听到他们的对话,“方先生有些不舒服,想请许小姐帮忙。”

许情深心头微跳,看来方晟是又犯病了。

“许小姐,赶紧吧。”

“好,我跟你们去。”许情深不疑有他,大步跟着两人离开。

不远处的蒋远周刚才还看到姐弟俩站在那,一个晃神回头,却只看见了许明川。

男人撇开几人走向许明川,“你姐姐呢?”

许明川哼唧了几声,想蒙混过去,“她说去洗手间。”

“刚才那两个男人是谁?”

许明川吞咽下不安,这蒋远周好歹也是姐姐带回家吃过饭的人,那应该算是男朋友了。“他们说……有事让我姐去趟休息室。”

“谁找她?”

“不,不知道啊。”

蒋远周比许明川还要高,他目光睇向跟前的男生,就这段数还想在他眼皮子底下扯谎,“能让你姐姐去休息室的,要么是万家的人,要么就是方晟,”男人手指朝远处一指,正好方晟走出来,“新郎官在这,那找你姐的人就是万毓宁了。”

“什么?”许明川大惊失色,回头看了眼,“他不在休息室吗?他怎么会在这。”

蒋远周面色一紧,瞬息洞察了所有的事,聪明如许情深,能这样轻易让她受骗,还不是因为关心则乱?

“那难道是那个万毓宁把我姐姐骗去?她要干嘛啊?”许明川急得就差跳脚了。

“这是你姐姐自动送上门去的,怪得了谁?”

许明川没想到蒋远周态度这样冷漠,“她不是你女朋友吗?你快救救她。”

蒋远周眼波微动,老白见状上前,“要不要我过去趟?”

“多管闲事。”

“姐夫,你真的不打算救我姐姐吗?”许明川情急之下,马屁赶紧拍上。

蒋远周面色极为奇怪地朝他看了眼,这许家姐弟还真像,该服软的时候比猴还精。

“你先回位子上坐着,你姐姐会去找你。”

“好好好。”许明川忙不迭点头,转身就朝着酒店内而去。

蒋远周掏出手机,递向身边的老白,“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赶紧过来,就说方晟要给我们敬酒。”

“是。”

许明川回到婚宴现场,心里越想越气愤,万毓宁抢了许情深的人不说,还三番两次要害她,仗着家里有钱为所欲为,姐姐那是吞了多少委屈?

许明川朝桌上扫了眼,趁着别人不注意,将一瓶牛奶拿下来后放在腿上,他从兜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撕开口子后倒进牛奶中。

这是他来的路上就买好了的,是专为万毓宁而备的。

那头,许情深跟着两人即将走到休息室的门口,她抬头看了眼,望见顶头的监控犹如一只巨大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不放,她目光落向那扇紧闭的休息室大门。

她心里始终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在肆意冲撞。

明天最后一天公众,8月1号上架,对你们和对我来说都是好消息,我终于可以撒开手写了,你们也可以美美地开看了,首更2万,保你们看得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