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搬回九龙苍吧?/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胸口开始泛出疼痛,许情深拍了几下,再用力将蒋远周推开。

“你做什么!”

男人朝她看看,“没见你咬,这就吃下去了?”

许情深胸前起伏着,“囫囵吃下去了。”

“所以,你乖乖的自己吃不就行了?”

她再度盯向他,看到蒋远周唇角处沾着些许酱汁,许情深神色微微软下去,“你嘴边。”

“嘴边怎么了?”

她侧过身,面向圆桌,蒋远周拿起餐巾轻拭,看到那一点点酱色,他不悦地拧眉,这可关系到他的形象。

服务员又送了几样菜进来,虽然得月楼的菜量都是小份,胜在精致,但这么多菜,就算再叫几个人都吃不完。

蒋远周方才叫了份白饭,他将镶着金边的小碗放到许情深手边,“我不需要你吃多少,一小碗饭,再吃几口菜就行。”

“哪有这样逼着吃饭的!”

“我就是这样的,如果有人真心疼你,不会让你这样以伤心为由饿着,不想吃有不想吃的法子,”蒋远周将一筷子菜放到许情深碗里,“他们看得下去,我看不下去。”

许情深手边的果汁被拿走,“现在开始,只能吃饭。”

她朝蒋远周看去,眼角酸涩,却是想哭,许情深轻呼出口气,拿起了筷子。她小口小口地吃着,第一口咽下去的时候,特别艰难,像是卡在喉咙里似的,上不去下不来。但吃到第三口,胃里的饥饿似乎被唤醒,蒋远周见她肯吃了,没少往她碗里塞东西,她也没再说不要,居然将那么多菜和一碗饭全吃掉了。

“明天开始,我来陪你吃饭。”

许情深感觉自己吃撑了,她轻摇头,“你放心,我以后每一顿都不落下。”

两人走出酒店的时候,许情深头上还兜着那件大衣,她坐进车内,司机轻声询问,“蒋先生,去哪?”

“我要回家了。”许情深接过话道。

“行,送你回去。”

车子一路开进许家的小区,许情深推开了车门,蒋远周也从另一侧下了车。

他执意要送她上去,许情深拉住他的衣袖,“你回去吧。”

“家里有人吗?”

“都这时候了,肯定都在家呢。”

“那好,还是我送你上去。”蒋远周说完,已经率先迈开脚步。许情深见状,只得大步跟上。

来到家门口,许情深看到门框上居然挂了个铜镜,她掏出钥匙要开门,蒋远周比她快了一步,他伸手按向门铃。

里头传来叮咚叮咚的响声,许情深轻道,“我有钥匙。”

蒋远周摆着张冷脸,继续按了下。

坐在客厅内的赵芳华听到声响,浑身的火都蹿了起来,这个时间点,除了许情深,家里人都在,不是她还能有谁?

“吵死了,瞎吵吵什么?”

赵芳华想不予理睬,可门铃声还在继续,吵得她电视剧都看不进去。“自己不会带钥匙吗?有病!”

蒋远周面色铁青,许情深却神态淡然,门被用力拉开,赵芳华猛地看到外面站着两人,嘴里的话硬生生卡住,她怎么不知道许情深还跟蒋远周在一起呢?

许情深朝男人看眼,“我先进去了。”

蒋远周盯着赵芳华,眼神肃杀,赵芳华都快打哆嗦了,她勉强勾了勾笑,蒋远周问道,“你说谁有病?”

赵芳华握紧门把,杵在门口不动,“我以为有人敲错门了。”

“可你方才分明说,自己不会带钥匙吗?”

赵芳华下不来台,心里虽然恼怒的要死,可她比谁都清楚,蒋远周不是她能撒泼得罪的对象。

男人轻摇下头,“她也不过是在这借住几天,你何必这样咄咄逼人?我以为你这样的人,顶多就是贪婪些,我也给过你好处,可没想到你对她还是这样。”

赵芳华的脸色变了又变,“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男人朝屋内看了眼,“本来我看你们一家几口挤在这,住的不舒坦,我还寻思着要不要给你们安排个宽敞的地方,现在想想应该是不用了,因为就算是再大的房子,这个家都容不下她。”

许情深就站在许明川的门口,她静静听着这些话,许旺和许明川也从卧室出来了,蒋远周没再留下多余的话,转身离开。

“妈,妈!”许明川喊了几声,赵芳华才回过神,她手臂无力地将门带上。

她脑子里一直回想着蒋远周的最后一句话,她真是做梦都在想换个大房子啊。

许旺朝她指了指,然后看向女儿,“情深,吃过晚饭了吗?”

“吃了啊。”

“是真的吃进去东西了?”

许情深将肩膀上的包拿下来,“怎么把我当小孩子似的?当然是真的,吃了不少呢。”

许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还是蒋先生有办法,我们怎么劝你都不行。”

她怔了怔,在许情深看来,不过就是吃顿饭,一件小事而已,可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许明川也说道,“姐,我也觉得还是他有办法。”

“你瞎起哄什么。”许情深说着,推开卧室门要进去。

许明川朝着大门口看了眼,“这至少说明,他肯在你身上花心思,这样的人不该是日理万机吗?为什么连你吃饭这种事都要管呢?”

这句话,倒是一下子戳在了许情深心上,是啊,为什么连她吃饭这种小事,蒋远周都要管呢?

许情深回了屋,将门轻关上。

方晟下葬的这天,许情深跟着方家人来到墓园,天气出奇的好,细碎的阳光打在墓碑上,墓碑上的字体清晰深刻,照片是许情深选的,她戴着宽大的墨镜,却仍旧能够感觉到阳光的温暖。

方明坤跪在墓前痛哭不已,还有方家的亲戚,许情深走上前,没有去安慰任何人。她蹲在墓碑旁边,白皙的手掌捧起一堆泥土,轻轻撒在了才栽种下去的松柏上。

许情深选了一颗特别小的苗,也就跟半块墓碑那么高吧。

大家都在劝方明坤节哀顺变,耳边奏着哀乐,许情深还是没忍住,她急忙要擦拭眼泪,手指划过脸庞,留下一道脏污的痕迹。

许情深站起身,抬头远远望过去,两个妈妈就葬在上面,一眼望下来,就能看见方晟。

心间的悲凉在逐渐蔓延开,许情深望着墓碑上的照片,这是方晟的样子,无需用心铭记,看一眼就能令人痛彻心扉。

最伤心的,莫过于英年早逝,二十出头的年纪,这个世界那么大,方晟说要陪许情深走过的地方,还一个都没去呢。

她双手轻轻搓揉下,看到掌心内的泥土随风飘到地上。

方晟,你选择了你的方式解脱,那我也要选择我的方式过下去了。

活着,并且活好,是许情深一直以来未放弃过的。

星港医院。

许情深放下签字笔,导医台的护士过来,推开门说道,“许医生,最后一个病人了。”

“好。”

许情深看眼时间,差不多要吃饭了。她将桌面收拾下,起身离开办公室。

走进食堂,许情深打好饭菜,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坐定,星港的伙食向来都是东城所有医院中的佼佼者,她筷子拨动两下,吃了几口。

对面有个人影坐下来,许情深一抬头,看见是蒋远周,她迅速朝四周看了看。

“干什么?跟做贼似的?”

许情深咀嚼下嘴里的饭菜,“我吃差不多了。”

蒋远周朝她饭盒里看了眼,“我看你没吃几口。”

“那是因为阿姨看我好看,给我打多了。”

蒋远周手臂压在桌面上,“是饭菜不对你胃口吧?晚上跟我回九龙苍,之前按着你口味找的厨师还在。”

“不去。”许情深轻摇头。

“为什么?”

“让我跟万毓宁见面吗?”

蒋远周放下筷子,“放心,你见不到她。”

“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情深,我说过这段日子我会陪你度过,以后,我陪你吃饭,陪你上班。”

她朝他看了眼,没有多说什么,拿了饭盒内的水果起身离开。

下班的时候,许情深走出医院,蒋远周的车就停在路边,老白倚在车门前,看到许情深出来,抬起脚步迎上前,“许小姐。”

许情深率先开口,“我还有点事,我要走了。”

“蒋先生忙了几天,这会在车里睡着了,可他执意要等你回九龙苍,你放心,不过是陪你吃顿饭罢了。”

许情深朝那辆车看去,“好吧。”

她跟在老白身后,走到车旁,老白替她拉开车门,许情深看到蒋远周坐在里面,身子朝左侧的车窗靠着,睡得正沉,许情深放轻动作坐进去,关门声传到耳朵里,都没能将蒋远周吵醒。

车子回到九龙苍,老白朝后面看看,许情深视线落到蒋远周脸上,“把他叫醒?”

“蒋先生恐怕会发脾气。”

“不至于吧,难道平时遇上急事,你也任由他这么睡着?”

老白老实作答,“那倒不会,不过我都让别人去喊他。”

许情深不由朝老白多瞅两眼,不愧是蒋远周身边的人啊。老白轻笑,“许小姐,你可以试试。”

许情深手落到蒋远周肩膀上,轻推两下,蒋远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许情深手落下去,捶在男人大腿上。

蒋远周似乎惊了下,睁开眼,老白迅速转过身,端端正正坐回副驾驶座内。

许情深轻轻柔柔说了句,“到了。”

男人听着耳畔传来的声响,他握了握许情深的手,“接到你了。”

“这都回九龙苍了。”

蒋远周看向窗外,司机下去给两人开车门,许情深站到蒋远周身侧,男人牵了她的手进去。

佣人早就接到了蒋远周的电话,所以屋内收拾得干干净净,客厅和餐厅各摆着一个花瓶,里头插满现摘的鲜花。

蒋远周问道,“晚饭备好了?”

“蒋先生,还有最后两个菜。”

男人点下头,冲许情深道,“我要上楼换套衣服,你呢?跟我一起上去?”

“不,”许情深双手落在餐椅上,“我在下面看会电视。”

“好。”

许情深搬出去并没多久,九龙苍也几乎没变样,她走进客厅,刚将电视机打开,就看到佣人拿着个食盒从厨房出来。许情深觉得诧异,她起身过去,“这是去哪?”

“这是给万小姐的晚餐。”

许情深看向楼梯口的方向,“那你为什么往外走?”

“万小姐住在小楼那边,从这儿搬出去了。”

许情深盯着佣人手里的食盒,“小楼在哪?”

女人朝某个方位指了指,“许小姐之前没见过?”

许情深还真没听过什么小楼,“我跟你一起去。”

“这……”佣人面露难色,“蒋先生吩咐过,除我之外,谁都不能靠近那边。”

许情深越听越觉得奇怪,“你放心吧,他不会说什么的。”

佣人看她今晚回来了,再看万毓宁如今的处境,明眼人一下就能看清楚局势,“那好。”

许情深跟着佣人往外走,经过院子一直往东,视眼变得宽敞,但是寒风也肆无忌惮起来,它们吹刮在脸上,呼呼作响,佣人朝她轻说道,“许小姐,当心,这儿的灯不是很亮。”

“万毓宁,为什么住在小楼里?”

“我也不清楚,但是蒋先生说她发病,需要安静的地方休养。”

许情深轻抿下嘴角,如果单单只是发病,蒋远周不至于这样做,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已经确定了方晟的死跟万毓宁有关,并且万毓宁以药为条件,逼着方晟写下了那封遗书。

佣人大步向前走着,树影婆娑,一道道落在两人的身上,许情深不由问道,“你每晚来送饭,不觉得害怕吗?”

“这些算什么啊,”佣人将食盒挎在臂弯内,“比起这些,我倒是更害怕万小姐。”

“怕她做什么?”

佣人将衣袖往上捋,许情深看到了几个血肉模糊的牙印,她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送一顿饭,万小姐就发一次脾气,问我蒋先生有没有让她出去的意思,我自然是实话实说……”

许情深轻咬牙关,“你为什么不和蒋远周说?”

“我哪敢啊,万小姐说的没错,蒋先生迟早有天会放她出来,到时候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我不想丢了这份工作。”

许情深抬头看向不远处,那是一栋乳白色的小楼,楼顶的塔尖处有一圈细小的灯光,它伫立在宽敞的草坪上,更加显得阴森恐怖。

两人来到跟前,佣人打开玻璃门上的锁,她冲许情深说道,“许小姐,您就站在这吧,我怕万小姐见到您又会发疯。”

“好的。”

佣人拎着食盒进去,许情深的视线被一个巨大的屏风给挡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她只是听见万毓宁的声音传出来,“这些都是什么菜,我不吃!”

“万小姐,”佣人还在劝着,“这可是家里的厨师刚做出来的。”

“蒋远周呢?他人呢?”

佣人将食盒内的菜拿出来,“你要不吃的话,又得饿肚子,蒋先生说了,你的情况他一句不想听,所以我也不能将你的情况传到他耳朵里啊。”

一阵声音传到许情深的耳中,应该是她打碎了什么东西,佣人紧接着道,“万小姐,啊,你别这样——”

许情深从地上捡了块鹅卵石,她掂了掂分量,然后丢进屋内,“万毓宁。”

很快,有脚步声从屏风后面出来,万毓宁看到许情深站在外面,由于离玻璃门很近,所以门是敞开着的,她仔仔细细盯着许情深看了半晌,“你为什么会在这?”

“蒋远周接我过来的。”

“不可能,”万毓宁看向许情深的身后,并没见到蒋远周的身影,“他会接你来九龙苍?”

“是啊,”许情深轻笑,“今晚的饭菜看过了吗?他刻意吩咐了厨师给我做的,至于你的那一份,不过就是从我的碗里拨出去的。”

佣人走了出来,许情深让她去不远处等着。万毓宁恼羞成怒,“方晟死了,你还有心思站在这?你不应该去陪他吗?”

“万毓宁,你看我现在,活得多好,”许情深在门口踱了几步,“我可以安安心心地上班,没事的时候来九龙苍看看你,话说回来,你怎么被关着?在我的印象当中,只有畜生才会被关在笼子里。”

“你——”

许情深站定在万毓宁的跟前,“你就这样被关着吧,也挺好的,失去了自由和尊严,不过就是个精神病患者。”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许情深!我要杀了你!”

许情深没有丝毫的害怕,她目光定定看着万毓宁,“你有今天,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代价吗?”

“你也知道你害了我!”

“我几次三番被害,我弟弟的手指,我妈妈的命,还有方晟的死,这些都是我的代价。”

万毓宁朝着她走了步,许情深垂下眼帘,盯着门口处的地毯,“蒋远周不是吩咐了吗?你不能踏出这儿一步。”

女人的脚硬生生刹住,许情深好笑地摇头,“想不到啊,骄纵跋扈的万小姐也有怕的人,要换在以前,你肯定把蒋远周的话当成耳旁风,可如今……你知道他心里没你,不得不怕了吧?”

“许情深,你别太得意,过不了多久,我就会从这走出去的。”

“蒋远周说,让我搬回九龙苍,你说我要不要答应?”

万毓宁张大了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佣人走到许情深身侧,“许小姐,蒋先生肯定换好衣服了,您快回去吃晚饭吧。”

许情深偏了下脑袋,朝着万毓宁嘴角浅勾,“万小姐要一起吗?”

佣人老实,赶紧出声拦了句,“万小姐不能离开这。”

“噢,我忘了,万小姐有病,会攻击人。”许情深往后退了步,“那我们还是走吧。”

“许情深,你知道蒋远周为什么把我关在这,方晟害我的事,你不会不知道,你们串通好了是不是?你承认吧!”

万毓宁余光扫过不远处的监控,她冲佣人说道,“你走开,去那边等着。”

许情深知道她为什么将佣人支开,她嘴角轻挽,“去吧,我和万小姐说完几句话就走。”

佣人回到刚才的位置,万毓宁迫不及待道,“方晟的遗书,你是第一个看到的吧?”

“是。”

“如果不是因为你事先知道,凭着你对方晟的感情,你怎么会相信蒋远周?”

许情深轻笑,“我是事先就知道了。”

万毓宁心底陡地燃起希望,许情深当着她的面,肯定不会设防,只要她承认,她就可以让蒋远周调出监控,看看许情深究竟是怎样一副嘴脸。

“你们这一计用得真好,看看我如今的处境,我都不得不佩服。”

许情深接过万毓宁的话,“我们没用什么计,我看到遗书的时候就知道,方晟的死跟你有关。而且我相信蒋远周……”

“你相信他?面对爱人的枉死,你凭什么相信蒋远周?”

“我就是信他,”许情深垂在裤沿处的手指,在腿上轻敲两下,“万小姐失望了吧?没能听到你想要的答案。”

从许情深还未走到这栋小楼跟前,她就已经发现了,屋内屋外布满监控,“万毓宁,如果我哪天回了九龙苍,你就该走了,就算装疯卖傻都没用。”

许情深往后走了几步,佣人见状,走过来要锁门。

佣人在门上按了个开关,玻璃门缓缓开始合上,许情深抬起右手,朝着万毓宁轻挥。

“我不会放过你的!”万毓宁扑上前,双手捶打在玻璃门上,佣人加了锁,许情深等她过来后,跟她一起走回去。客厅内,蒋远周早已换好了衣服,许情深跟在佣人身后进去。

男人轻抬眼帘,“去哪了?”

“去小楼了。”

蒋远周站在沙发前,“看到万毓宁了?”

“嗯。”许情深觉得屋内热,将外套脱下来,神态自然的好像是在家里,“她是不是真疯了?”

“她有没有对你怎样?”

“那倒不至于,她不能出来,我也不会进去,所以打不起来。”

蒋远周拉起她的手,“吃晚饭吧。”

许情深坐到餐桌前,最近,蒋远周陪她的时间确实不少,而百分之八十都是在饭桌上。他给她夹菜,不该属于蒋远周的温柔统统显露了出来,许情深味同嚼蜡,她脑子里想着蒋远周同她说过的,让她跟他再在一起的话。

许情深不敢再深究,蒋远周凑近她问道,“心不在焉,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

男人单手撑着侧脸,狭长的凤目紧盯着许情深不放,“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路?”

“想过。”

蒋远周眼底微亮,“说说看。”

“努力上班、评职称、攒钱,成家。”

男人朝着许情深靠近些,“前三样,我都可以帮你。”

“我也可以帮我自己。”

她这也算是间接地拒绝他了?蒋远周干脆将话挑明,“你就没想过搬回九龙苍?”

许情深口气坚决道,“从九龙苍出去的时候,我告诉给自己一句话,不论以后身处怎样的困境,除非我喜欢这个男人,不然我不允许自己再住进……”

蒋远周听到这,冷着语气打断,“你是想说,你对我连喜欢都算不上?”

“我如果不喜欢你,我今晚就不会跟你过来。”

蒋远周这心脏一下收紧,一下放松,整个人有些慌,“把话说说清楚,别吊我胃口。”

“关键是,我也说不清楚……”

“难道你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懂?”

许情深认真地朝他看着,心里的感觉,她怕是已经懂了。可有些话,说出来后就得负责,蒋远周身后是整个蒋家,许情深刚送走方晟,一场失恋等于一场生死,许情深不想以后再有第二次。

被人掏空心窝子的感受,并不好,如果摆在面前的注定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那么,到底要不要开始呢?

许情深手掌撑向前额,“我头疼。”

“说好好的,怎么又头疼了?”

“好疼,是不是被风吹到了?”

蒋远周拉下她的手,见她皱着眉头,他凑过去要吻她,许情深忙别开脸。

有时候,冲动说来就来,蒋远周见她躲,更加不想按捺,他右手擒住许情深的肩膀,整个上半身都腾空起来。许情深没想到他会这样,她背部抵着餐桌,蒋远周找到她的唇瓣,精准地吻下去。

她推搡起来,身后的餐桌轻晃动几下,蒋远周狠狠吻住她,许情深照着他嘴上咬了口,他痛得倒吸口冷气,蒋远周没有立马松开,而是回咬了一口。

许情深嘤咛出声,将男人推开,她捂着嘴,一语不发,拿起包往外走。

来到外面,老白正朝着许情深走来,见到她时,吃惊地打声招呼,“许小姐,你吃好了?”

许情深朝他看看,老白见到她嘴上的痕迹,“这?”

她伸手擦了下,痛得皱起眉头,许情深就算不说,老白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蒋先生肯定不是故意的。”

“连这你都要替他解释?”

“许小姐,蒋先生这段日子……”

“这段日子怎么样?”

老白又开始后悔了,人是蒋远周咬得,他插一脚干什么啊,“蒋先生这段时间也挺不容易的。”

许情深摸了摸自己的嘴,“我回去了。”

“我让司机送你。”

眼看着司机将许情深送出九龙苍,老白回到大厅内,蒋远周拿着冰块站在餐桌前,老白一看,嘴角肿着,“蒋先生放心,我已经安排司机将许小姐送回去了。”

男人将冰块放到桌上,冲着老白挑眉,“明显吗?”

老白看了看他的伤,“明显,一看就是被人咬的。”

“我没想到她还能咬人。”

“许小姐心情还没恢复,现在肯定没有心思谈风月之事。”

蒋远周事后也想到了这点,当时也是他冲动,可他终究被拂了面子,“你懂什么!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上了楼,老白被暴击一万点,他这是给蒋远周分析事实,可他怎么就能对他人身攻击呢?没有女朋友,那还不是……还不是因为蒋远周天天将他带在身边,连个正常的假期都没有,他倒是想去谈恋爱呢。

几日后。

宋佳佳打来电话,她知道许情深近来情绪不好,但也不能让她总这样闷着。

宋佳佳拉了几个朋友,非约着许情深出去,她在医院门口等着许情深,只是等来等去不见她的身影,倒是看到了蒋远周的车。

司机轻按喇叭,蒋远周落下车窗,“是在等许情深?”

自从上次许情深发烧,蒋远周不理不睬之后,宋佳佳就断定许情深是和方晟旧情复燃了,她点下头,漫不经心回道,“是啊。”

“去哪?”

“金门颂。”

“金门颂?”蒋远周皱起剑眉,那可不是个好地方。

宋佳佳翘首以盼,蒋远周直接说道,“不许带她去那样的地方。”

“蒋先生,情深都多大了,她需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我说了,不许去!”蒋远周冲司机道,“在这等着,一旦看到许情深,就把她拉到车上来。”

“你怎么这样?”宋佳佳不满地嘟囔,兜里的手机传来震动声,她掏出来一看,微信是许情深发来的,上面写着,“我到金门颂了。”

宋佳佳轻笑,收起手机,朝着蒋远周挥挥手,“蒋先生慢等,我有事先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