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蒋先生,给你找几个漂亮的女人陪陪?/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佳佳一溜烟地走了,把蒋远周留在原地,男人见她走得这样干脆,起初也没怀疑。

宋佳佳是打车来到金门颂的,几个大学的同学都到了,她们之前都跟许情深一个宿舍,也知道她和方晟的关系。

许情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宋佳佳下了车飞奔上前,“怎么在这啊?”

“干嘛约在这种地方?”

“多好啊,热闹,我都怕你被闷坏了。”

许情深轻笑下,“我挺好的,不用担心。”

“走吧,熊熊她们几个都到了。”宋佳佳没给许情深反悔的机会,拉着她的手往里走。

许情深犹在说道,“要不我们改选咖啡厅……”

她的后半句话被金门颂里头的声音瞬间淹没,宋佳佳拽着许情深穿过人群向前,各种震耳欲聋的吵闹声传入耳中,许情深单手捂住耳朵。

经过二层走廊,这走廊就跟玻璃栈道似的,不算宽敞,以至于前面两个搂搂抱抱的男人一挡,几乎就没路了。

许情深拉了把宋佳佳,“还是回去吧。”

“来都来了,怕什么?”宋佳佳倒是一往无前,拉着许情深挤过去,推开包厢门的时候,几个女同学都到了,看见两人进来,她们一一起身过来拥抱。

大家都没提方晟过世的事,只是抱着许情深的时候,都拍了拍她的后背。

她知道她们是在安慰自己,许情深轻点下头,“放心,我没事。”

“都坐啊,站着干嘛!”宋佳佳拉过许情深的手臂,“饿死了,点东西吃吧。”

“佳佳,你怎么想到约这儿来?”熊熊平日里也比较安静,她不知道金门颂是什么地方,到了这才知道这么吵。

“这样才能发泄情绪啊。”宋佳佳拿过单子,哗哗点了一大串,“我们先吃点垫垫肚子,晚点再去宵夜。”

“好,听你的。”

宋佳佳起身点歌,许情深坐在沙发内,身体前倾,两手手肘撑着自己的大腿,旁边的几个朋友也不敢多问,怕她心里难受。

宋佳佳拿了话筒在试音,她几步走到许情深跟前,将话筒递向她,“情深,唱一首。”

许情深忙摆手,“我不会。”

“随便唱唱好了。”

“我真不行。”

宋佳佳一把将许情深拽起来,“你得发泄出来知道吗?有什么难受的,你就吼,你想让身边的人都为你担心死啊?”

“对,情深,唱吧。”

宋佳佳拍拍她的肩膀,然后走了出去,没过多久,她带着四个小鲜肉回到包厢。

“佳佳,你这是干嘛?”

“气氛太闷了,调节调节,”宋佳佳朝着一小鲜肉的肩膀推了下,“跳起来啊,激情呢?”

许情深看着四人很快进入节奏,宋佳佳调了个灯光,晃动的舞影打在脸上,宋佳佳掐着许情深的手臂,“唱啊,张嘴啊。”

她张张嘴,可就是没有声音发出来,“我唱不出口。”

“出息,你就跟着节奏,情深,没关系的,第一下唱出来就好了……”

此时的星港医院,蒋远周的车还在外面,这都等半天了,还是没看到许情深的身影。

男人看眼时间,许情深这段时间状态不好,也没有安排手术,照理说不该在医院留到这么晚。蒋远周回过神来,宋佳佳是刻意来等她下班的,可后来走得这么匆忙,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许情深那时候已经离开医院了。

蒋远周冲司机吩咐道,“去金门颂。”

他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男人掏出手机给许情深打电话,可那边的包厢里头吵得都快翻天了,谁还能听见这细微的铃声?

来到金门颂,蒋远周来了,那自然是大人物,门口有人领着他往里走,负责一二层的葛小姐看到了,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迎向他。“蒋先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我找几个人。”

葛小姐冲着四周满满的人头望去,“这恐怕不好找啊。”

“她们应该会定包厢。”

“那成,我让小弟给每个包厢送点水果去,蒋先生告诉我,她们大概长什么样子,有几个人?”

蒋远周越过葛小姐往前走,“行,回头把账算在我身上。”

“那就先谢谢蒋先生了。”

金门颂里头的隔音效果向来是最好的,就算在走廊上经过,如果不是开了门,根本就别想听到包厢里的一点点声响。

蒋远周不知道扑了多少次空,他神色不耐地靠在包厢前,打扮帅气的服务员从推车上拿起一份果盘,抬手扣向门板。

随着他开门的动作,门被推开一道隙缝,女人尖锐的嗓音从里面传出来,“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蒋远周耳膜受到极强的冲击力,但这个声音,又是极其熟悉的。蒋远周站到门口,朝着包厢里面看去,一眼并未看到许情深的身影,只是看见几个男男女女在跳舞。蒋远周定睛细看,看见了宋佳佳,她跟前站了个高大的男人,宋佳佳舞姿不协调,都快贴男人身上去了。

蒋远周抬起脚步往里走,总算看见了许情深,她站在角落的高台上,右手拿着麦克风,左手握成拳头,声音被扯得都快撕裂了,“爱到沸腾才精彩……”

蒋远周站在包厢内,服务员知道他找到了人,所以赶紧退出去。

他盯着许情深的几个朋友看,像是看怪物似的,如果不是宋佳佳带着,蒋远周知道许情深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

宋佳佳跳着舞,猛地一回头就看到了蒋远周,屋内很吵,她只能扯开嗓门,“蒋先生,你怎么在这啊?”

蒋远周没有答话,他走向沙发,脱下大衣坐了下来。

哪怕宋佳佳叫得这么大声,许情深都没听见,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根本没看屏幕,节奏也不对,歌词也不对,看在蒋远周的眼里,更多的等同于鬼哭狼嚎吧。

男人搭起长腿,身子往后倚,目光穿过人群望向前,他的眼里看不见别人,所以眼底就只有许情深这么一个身影。

她几乎是用生命在唱歌,歇斯底里,只是让人听不出她是否在哭。

许情深连着唱了几首,嗓子都快哑了,她弯着腰,然后起身,宋佳佳见状,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好多了吧?”

“嗯,好多了。”

“来,跳舞!”宋佳佳将许情深推向前,几个伴舞的男人都是宋佳佳花钱请来的,据说都是可卖艺可卖身的那种,其中一人往后退的时候,撞到了许情深,他回头看一眼,连手里甩动的动作都忘了。

宋佳佳就知道,男人啊,都是肤浅的家伙,一看到许情深这样的极品美色,把持不住了吧?

男人冲着许情深轻笑,一把就拉住她的手,“会跳舞吗?”

“不会。”许情深想将手收回去。

男人握着掌心内的小手,哪肯这样轻易放开,“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坐在沙发内的蒋远周扯动下嘴角,挺好的啊,真能玩,彻彻底底将他当成空气了。

许情深这会嗓子干哑,只想喝水,她挣开手回到茶几前,弯腰拿了杯水,却看到一双修长的腿映入眼帘中,这宋佳佳,究竟喊了多少个小弟啊?

许情深再一抬头,发现男人正冲着她笑,只是皮笑肉不笑,特阴险那种。她手里的水杯没拿稳,砰地掉回桌面上,“蒋……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进来的?”

蒋远周起身,将包厢内的灯全部打开,这气氛被破坏的一干二净,许情深的几个朋友也都面面相觑。

蒋远周冲着那几个男人道,“出去。”

“服务时间还没到呢,”宋佳佳嘟囔一句,不过不敢说的太大声,特没底气那种,“很贵的。”

“出去!”

宋佳佳看着他们走出包厢,旁边的熊熊轻拉她的衣袖,“怎么回事,这人谁啊?”

“好像是情深的前男友。”

蒋远周面色微冷,朝着许情深看去,“你居然敢来这种地方了?”

熊熊听到这,慌忙替许情深解释,“我们只是来唱歌的,那几个帅哥情深也没碰啊。”

话音刚落定,外面就传来敲门声,蒋远周不耐烦地看过去,“进来。”

葛小姐推开门,确定蒋远周是在这,她率先进去,然后朝着身后招手,“都进来吧。”说话间,好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鱼贯而入。

许情深数了数,一二三四……

这是做什么?

那几人站到墙边,摆出相同的模特姿势,单手叉腰,大长腿一前一后站着,抹胸连衣裙的布料又少又短,胸前还有闪耀的亮片。

宋佳佳挥挥手,“我刚点过人了,你们肯定进错房间了吧?”

蒋远周面上有些不自然,刚要挥手让她们出去,就听到葛小姐笑道,“蒋先生,这几个可是金门颂里姿色最好的,您还记得吗?上次您来,也是她们陪着。”

包厢内的气氛,瞬间就降到了冰点,许情深喉间吞咽下,蒋远周脸色铁青,“胡说什么!”

葛小姐听着他口气不对,立马噤声。

其余众人也觉得尴尬,都说男人喜欢逢场作戏,原来是真的啊。宋佳佳脸色更是难看,方才蒋远周还管她们让男人伴舞的事,那他自己呢?

“我什么时候找她们陪过?”蒋远周口气不善地问道。

葛小姐朝着几个女人看眼,目光最后落到许情深脸上,“上次老白安排了人过来,当时蒋先生也在,不过是我说错了,她们陪得都是那些人,和蒋先生无关。”

“真善变啊,”宋佳佳小声说道,她不敢看蒋远周,便抬起眼帘看向天花板,“老主顾了吧,那还不要帮着隐瞒?”

“蒋先生,对不起。”

“行了,出去吧。”许情深说道,“蒋先生不是那样的人,这回老白没跟着,我们就是私人聚会而已,用不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走吧。”

许情深一语化解了尴尬,她坐回沙发内,蒋远周紧接着也坐下来。

站着的几人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许情深朝宋佳佳说道,“唱起来啊。”

“噢噢,好。”宋佳佳过去点歌,将灯光也切换回去,许情深整个人埋在细碎的五颜六色的光里面,她朝着蒋远周挨近,“你怎么来了?”

“我听宋佳佳说,她约了你在这见面。”

“这不像蒋先生的作风啊,你不至于特地找到这边来吧?”

蒋远周两根手指在眉宇中间捏了下,“我,我说过陪你吃晚饭,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蒋远周,我今晚想喝酒。”

男人抬高视线朝她看去,“喝酒?”

“是啊,”许情深侧着头看他,“不醉不归那种。”

“开什么玩笑,”蒋远周显然是不赞成,“要喝可以,去九龙苍喝。”

“那还有什么意思?”许情深盯着男人的脸仔细看着,然后一点点凑近,“我知道了,蒋先生是知道自己酒品很差,怕惹出什么笑话吧?”

“笑话?”蒋远周推开她的脸,“我酒量很好。”

“那不就得了,”许情深嗓子到这会还是痛的,“今晚放纵一次,醉得彻彻底底,明天开始,我就重生了。”

蒋远周拿过旁边的外套,“那好,现在就走。”

许情深点头,她起身走向几个朋友,虽然知道她们是来陪自己的,但许情深并不想和她们一起喝酒。待会她可能会失控吧,她们肯定会以为她想不开,又要劝她。

宋佳佳拉紧她的手,“别啊,不是说好跟我们在一起吗?”

“改天我再单独约你们。”许情深轻拍宋佳佳的脸,“乖啊。”

“去吧,情深,”熊熊拉住宋佳佳,“我们继续玩,晚饭我请了,我看情深今天挺高兴的,让她去吧。”

宋佳佳闻言,轻点头,“那好,记得随时跟我联络。”

“好。”

许情深跟着蒋远周出去,坐到车上后,蒋远周问道,“去哪?”

“往前开有家川菜馆,”许情深开始指挥,“前面路口右转弯。”

蒋远周听着她嗓音不对劲,“唱个歌吼成这样,回头还要吃辣的,你受得了?”

“没事。”许情深坐回蒋远周身边,这个时间点,恰好是用餐的高峰期,来到目的地,许情深推门进去,饭店倒是很大,只不过坐满了人,也没有包厢,许情深走向前台,“有位子吗?”

“有有有,里边请。”

服务员带着许情深和蒋远周进去,两人坐定下来,服务员将菜单递给蒋远周,他朝许情深看了眼,“你点。”

“好。”

许情深点菜的时候,蒋远周开始打电话了。许情深点的菜不多,她耳朵里钻入蒋远周的声音,“喂,老白,我跟许情深在辣妹子川菜馆,你现在过来趟。”

许情深将菜单还给服务员,蒋远周打完电话抬头,看到许情深撑着下颔正一瞬不瞬盯着他看,“干什么?”

“你是不是到哪都缺不了老白?”

“是你说要不醉不归,你想过让谁送我们回去?”

许情深理所当然道,“有司机啊,再说了,我不会醉到一点意识都没有的,我不用麻烦别人。”

蒋远周表示怀疑,服务员很快搬了一箱啤酒过来,还拎着两瓶海之蓝。男人手落向自己的领带,来回扯松几下,“大冬天的,喝啤酒?”

“我挺喜欢喝啤酒的。”许情深拿出一瓶,打开瓶盖,给两人各自倒上。

老白很快赶过来,并找到两人的正确方位,他瞅了眼地上和桌上的酒,“蒋先生,许小姐。”

蒋远周示意他坐,“我去下洗手间。”

许情深喝了口啤酒,老白朝她看眼,“许小姐,你酒量怎样?”

“我没喝醉过。”

老白一听,那就是酒量惊人的意思了?“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

“喝个酒而已,你们不用这样小心翼翼的。”

“许小姐有所不知,蒋先生也算公众人物,可他喝醉酒之后非常非常难弄,希望许小姐待会手下留情。”

许情深轻笑,“放心吧,有我在呢。”

菜很快上齐,冒着红油的川菜,光是闻这味道就受不了了,许情深让服务员给老白添一副碗筷,老白先用筷子将上面的辣椒夹走,许情深见状,按住老白的手背,“你干什么?”

“蒋先生吃不了这么辣的。”

“这是川菜。”许情深夹起块红彤彤的水煮肉片放到蒋远周碗里,“老白这紧张你的程度,不对劲啊,让我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胡说八道什么。”

许情深端起一指多高的酒杯,“来,干杯。”

蒋远周拿起玻璃杯同她轻碰了下,许情深一仰脖,整杯酒都喝下去了,蒋远周见状,也是一饮而尽。

老白在边上看着,不动声色,蒋远周嘴唇上被咬伤的地方还没大好,一碰到辣,那就是火辣辣的痛。

许情深和蒋远周喝着酒,老白就看到两人的酒杯在他面前不住相碰,桌上的酒瓶在开始增多,他有些不放心,“蒋先生,少喝点,身体要紧。”

许情深正将白酒打开,蒋远周冲老白道,“别多嘴。”

“就是,别多嘴。”许情深给自己和蒋远周倒上酒,好不容易上了一盘凉拌菜,老白用另一双筷子给蒋远周夹着,许情深看在眼里。“你们太过分了。”

老白闻言,赶紧要给许情深也夹一份。蒋远周见状,拧眉看去,许情深拉开自己的小碗,“算了,我自己有手。”

老白乖乖放下筷子,那两人又喝上白的了,许情深喝酒之前,用酒杯在桌上轻敲两下,然后再同蒋远周碰杯。

她被一口白酒呛得倒吸口冷气,许情深别过脸,蒋远周知道她心里难受,才会这样。他陪她喝了大半杯,其实他平日里也就应酬的时候会碰点酒,在九龙苍的时候,他都是滴酒不沾。

蒋远周看着她,陪着她。

老白就眼看着两人的杯子一次次相碰,几杯白酒下肚,老白猛地想起万毓宁流产的那次,许情深被蒋远周灌了酒,最后差点没醉死,这样看来,她的酒量应该也没多好吧?

可到了这一步,老白没法劝,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凶猛。桌上的菜倒没怎么动,许情深撑着侧脸,看在眼里的身影开始模糊,“蒋远周,你输了,还是我输了?”

蒋远周一声不吭,看来是酒劲上头了,老白不免担忧,“许小姐,差不多了的话,我们走吧?”

许情深脑袋往下压,手臂枕在餐桌上,老白见状,赶紧起身去结账。

走出饭店的时候,老白一手拉着蒋远周,另一手扣住许情深的手臂,司机也过来帮忙。

两人就是脚步有些趔趄,并没什么出格的举动,老白松口气,到了车前,司机过去打开车门,许情深趴在一旁,抬头看向不远处,忽然丢下众人快速往前走。

“许小姐!”老白率先开口。

寒冬的天,大晚上的冷得惊人,许情深走到马路旁,胃里翻搅似的难受,许情深弯下腰想吐,可就是吐不出来。

老白冲着司机喊道,“还杵着干什么,去把她拉回来。”

“是。”

司机车门都没来得及关,他快速来到许情深身后,“许小姐,我送您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会走。”许情深站在那,脑子里意识尚存,至少还知道看交通信号灯。等到对面的绿灯亮起,许情深抬起脚步往前。

“许小姐,许小姐——”

蒋远周朝四周看看,然后循着声音望去,他推开老白,快步走过去。

许情深经过斑马线,快要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忽然一辆电瓶车从停着的汽车旁边蹿出来,司机身手矫健,一把拉住许情深,但电瓶车主吓坏了,赶紧刹车,车轮砰地撞在路牙石上,整个人都摔了下去。

“哎呦喂,你没长眼睛啊!”

蒋远周眼看着这一幕,心都悬了起来,老白跟在他身后走过斑马线,司机也被吓得不轻,“许小姐,您没事吧?”

许情深蹲下身来,“是不是你闯红灯?”

“什么红灯啊?”

“你不知道什么叫红灯?红颜色的灯,懂不懂啊?”

对方揉着膝盖,“我开的又不是汽车,需要什么红灯?我哪知道你忽然出来,你赶紧送我去医院,我腿可能摔断了!”

许情深抬起手掌,啪的一巴掌拍向对方的头顶,那年轻男人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很显然被许情深给拍懵了。司机惊讶地睁大双眼,他本来想拉一把的,可是没拉住。

“如果刚才你碰上的是汽车,怎么办?你恐怕已经粉身碎骨了吧?”

“呸!”年轻男人摸了摸头,“汽车会走斑马线?”

“那说不定人家跟你一样,不只不看红绿灯,还就喜欢挑斑马线开呢?”

蒋远周来到许情深跟前,男人揉着腿,老白面色严肃,只想赶紧解决这件事,他掏出钱夹,“说吧,要多少钱?”

男人听了,眼睛一亮,“我还要去医院拍片,腿肯定摔坏了,你给个三千吧。”

老白翻开钱夹,许情深见状,一把将老白的钱包抢过去,塞进了自己兜内。她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冲着那男人看了看,然后伸手去按他的腿。男人鬼哭狼嚎起来,“哎呦,痛啊!”

“我是医生,星港医院的医生,知道星港吗?东城首屈一指的……”许情深酒劲上来,面色酡红,拉过蒋远周的衣角,“这是星港的老板,知道星港吗?东城首屈一指的……”

男人面色变了变,他是不是遇上了几个酒鬼啊?瞧,话都说不清。

“你满口酒气,喝大发了吧?赶紧赔钱,大冬天的我还要去医院呢。”

许情深又要去按他的腿,“摔断了是吧?我给你检查检查。”

“走开。”男人将她的手推开,许情深手一挥,“把他按住,这个病人不肯配合,太坏了。”

蒋远周听闻,坐到了男人的另一边,他伸手想去抱住他,老白喊了声,“蒋先生!”

蒋远周怔了怔,忽然将男人用力一推,对方猝不及防的连上半身都倒在了地上,蒋远周顺势往他身上压去,“快,给他检查。”

司机慌了神,朝老白看看,老白伸手扶额,这都什么事啊?

许情深坐在地上,在身边四下找了找,手掌摸到一个石块。她拿在手里,老白忙跟着蹲下身,“许小姐,您当心,这可是石头啊。”

“这是我的检查仪。”许情深按住男人的腿,对方简直快吓抽过去了,“你们有病吧?谋杀啊?别装醉啊,哪有人喝醉了这样的啊,放开我,救命啊——”

许情深用石块在男人的腿上轻敲两下,“咚咚,咚咚。”

“我他妈又不是木头,还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放开我。”

“是,”蒋远周接过他的话,“应该是嘘嘘,嘘嘘。”

你妹的啊!

男人伸腿要踢,老白见状,用脚踩着对方的脚踝,他知道他拉不开耍酒疯的两人,只能催促道,“许小姐,您快点。”

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慢点,”蒋远周又说道,“我们是开医院的,一切要以细致为主,专心,专业。”

“……”

“我没病,放开我!”

许情深敲了几下,坐直身,“哪就腿断了?不是好好的吗?瞎凑什么热闹啊,医院每天那么多病人。”

老白踩着的脚挪开,蒋远周也端端正正地坐回路牙石上,电瓶车主本来就只是擦破了点皮,双手双脚得到自由,他蹭的坐起身,两手朝着屁股拍了拍,推起电瓶车一溜烟地跑了。

许情深和蒋远周坐着,老白弯腰,“许小姐,地上凉,起来吧。”

许情深双手插在兜内,摸到样东西,她掏出来一看,是个钱包。她将它打开,看到里面塞满了一整排的卡,还有现金,许情深手指拨动几下。老白以为她要还他,便伸出了手。

许情深嘻嘻地笑着,“好多钱,发财了。”

说完,将那个钱包揣回了兜内。老白神色颇为不自然地将手掌收了回去。

许情深站起身来,却并没有原路折回的意思,她转身向前,前面是个小花园,四周栽满了树,她走到一棵树前,抬头定定地往上看。

老白示意司机跟过去,他眼见蒋远周起身,忙一把搀扶住他,“蒋先生,快回家吧,天越晚就越冷。”

“她人呢?”

老白刚要说话,不远处传来司机的叫唤声,“许小姐,您当心。”

两人扭过头,许情深抱着树干正要往上爬,可是她使不上劲,司机在旁边劝,“您这样会弄伤自己的。”

许情深听不进去,蒋远周大步来到她身后,司机见她还在尝试,他摸不着头脑地问道,“您是不是要取什么东西?”

她伸出手指朝着树上指了指,几人同时抬头,蒋远周看到树杈上挂了个氢气球,好像是个葫芦娃吧?应该是哪个小孩不小心撒了手飘上去的。

司机笑道,“许小姐要喜欢这个,我们回去的路上就能买。”

“不要。”

“那我替您上去拿。”司机说完,捋起衣袖就要往上爬。

许情深一把将对方拽下来,“这是我的。”

司机越发失笑,“我没想和您争。”

许情深抓着他的衣袖不放了,“我先看到的,我先看到的。”

老白直接崩溃了,这就是蒋许二人的酒品?一个比一个差,喝了酒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他是伺候不住了。

蒋远周盯着许情深的背影,忽然走上前,他来到她身后,许情深只顾盯着上头,猛地感觉双腿被人抱住,膝盖后弯处好像有东西抵过来,紧接着,她整个人腾空而起,许情深往下一看,她居然坐在了蒋远周的肩膀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