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谁陷害谁?(许情深手撕万小姐)/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毓宁猛地吃了一惊,许情深为什么会在这?她不是应该搬出去了吗?她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万毓宁朝着蒋远周身侧缩去,那样子,恨不得躲到他背后去,蒋远周示意她不用怕。“没人会伤害你,到家了。”

“三楼的卧室重新收拾好了,我刚去看过,挺温馨的,万小姐肯定能住的习惯。”

蒋远周拉过万毓宁的手,“走,我带你上去。”

万毓宁缩着双肩,一看就是精神不正常的样子,她跟在蒋远周身后,上楼的时候低垂下脑袋,许情深给她让开了道。

来到三楼,蒋远周带万毓宁进入卧室,窗帘和床褥、被单等全都换新,万毓宁走过去,一屁股坐向床沿之后动也不动。在她的世界里,恐怕已经分不清喜欢和不喜欢了。

蒋远周见许情深跟了进来,他迎上前步,“待会不是还要上班吗?把这身衣服去换了。”

“早呢,再说坐你的车,更加不用着急。”

蒋远周朝万毓宁看看,“小楼那边我也让佣人收拾好了,实在不行,我让毓宁住那边。”

万毓宁背对二人坐着,手指掐着自己的手腕,将两人的对话一一听到耳朵里。

“小楼那边挺阴森的,万小姐要真住进去,这病还能好吗?”许情深嗓音轻柔,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都快被这虚伪给惹吐了。

小楼那边里里外外都是监控,换句话说,不光是万毓宁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底下,只要是进入了那块地方,所有人都会无所遁形。

“我再安排几个人过来,守在门口。”

许情深望了眼万毓宁的身影,“算了吧,这样跟关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只要吩咐好门口那边就成,至于这个九龙苍里头,就让她随意吧。”

蒋远周视线盯在她脸上,许情深接触到蒋远周眼里的探究,心想是不是她表现得太过善良了,她随即点下头,“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万小姐这病,有一定的攻击性,让人看着也好。”

“不要,不要把我关起来……”万毓宁听到这,双手胡乱摆动,“我要去荡秋千,我还要打球呢,别关着我。”

许情深轻拍下蒋远周的手臂,“我先下去了。”

“好。”

许情深换好衣服来到餐厅,桌上已经摆好早餐,佣人朝楼梯口看看,“许小姐,我看万小姐这病啊,比上次还要严重,您可要当心啊。”

“我当心什么?”

“我就怕她发病误伤了你。”

许情深轻笑下,没说什么。

傍晚时分,许情深回到九龙苍,她没看到蒋远周的身影,洗完澡下楼,却见万毓宁正坐在沙发内,她双手抱着个抱枕,埋着头。许情深走过去,“万小姐这是怎么了?”

万毓宁似乎没听进去,一语不发。

许情深坐到她对面的沙发内,将电视机打开,里面正在重播着她受访的节目,许情深看得津津有味,佣人也走了过来,“许小姐,您不光人长得漂亮,本事也好。”

许情深轻抿嘴角,说了句谢谢。

万毓宁感觉自己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她许情深一步步在往上走,从此以后,前途光明,而她万毓宁呢,就此要埋葬在淤泥潭中,即便以后能有自己的生活,可她怕是永远都磨灭不掉疯子这个烙印了。

“蒋先生呢?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蒋先生下午时分打了电话,但没说他自己的事,只是吩咐厨师一定要给您做松鼠桂鱼。”

许情深倒是有些吃惊,“不用这样兴师动众,我真的不挑食。”

“您别怕麻烦,那位厨师当初就是为了许小姐请的。”

许情深闻言,关掉电视起身,“等蒋先生回来后再开饭吧,我先上楼睡会。”

“好。”

许情深来到主卧,将手机随手放在旁边,她躺到床上,衣服也没脱,心想着蒋远周一会就能回来。她是真困,以至于脑袋刚贴上枕头不久,便沉沉睡了过去。

万毓宁上楼的时候,佣人并未留意。她顺着楼梯一级级往上走,却并没有直接去三楼。

主卧的门是关着的,万毓宁放轻脚步来到门口,她将手轻放在门把声,然后旋开。

屋内静谧无声,万毓宁踩着门口的地毯进去,脚步声更加轻了,一眼望去,她就看到许情深躺在大床内。万毓宁走到床边,慢慢俯下身。

她带着仇恨的目光盯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而许情深呢,安安稳稳地睡着,兴许还在做着什么美梦。但倘若这个世上没有许情深的话,她原本正在享受的一切,都属于她万毓宁。

万毓宁咬紧牙关,慢慢探出双手,手掌很快摸到许情深纤细的脖子。

许情深警觉性向来高,她几乎是猛地惊醒过来,脖子里冰凉的感觉像是盘踞着一条毒蛇,许情深一瞬不瞬盯着万毓宁看。

“万小姐,原来你没疯。”

万毓宁不作回答,手指却有收拢的迹象,许情深嘴角勾扯出抹弧度,也没有丝毫要反抗的意思。

她指尖轻用力,但很快就惊醒过来,依着她的力气,她不可能将清醒着的许情深掐死在这,但她如果真的出手了,蒋远周势必会将她扫地出门。

“抓老虎,抓大老虎——”万毓宁松开手,直起身,许情深坐了起来,“万小姐,你就不怕装疯卖傻到最后,真傻了?”

万毓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好像真的在找什么一样,许情深嘴角溢出冷笑来,眼看着她走到门口,最终消失在视眼里。

万毓宁走出去没多久,就碰到了上楼的佣人。

“万小姐,您怎么在这?我送您回房间吧?”

“我找人啊,找人。”

“找谁呢?”

万毓宁歪着头笑道,“我爸,他跟我捉迷藏呢。”

佣人叹口气,“走吧。”

许情深坐在床上,身边放了一颗定时炸弹,要说没有危险,那是不可能的。可要想以后都能过得顺顺利利,她就必须挺过这段时间。许情深看眼窗外,夜幕降临,天空笼罩着一层蒙蒙的黑色。

她探出上半身,将抽屉打开,随手翻出一瓶红药水。

蒋远周回来的时候,万毓宁正老老实实坐在餐桌前,男人走过去,“晚饭吃了吗?”

“没呢,许小姐说要等您回来。”

“她人呢?”

“说是去楼上睡会。”佣人朝坐着的万毓宁看眼,“万小姐也是,老早就在喊饿了,可非说人没到齐。”

蒋远周轻笑下,“准备开饭吧,我去趟楼上。”

来到卧室,房间内没有开灯,一片漆黑,蒋远周摸索着来到床边,许情深还在睡着,男人蹑手蹑脚坐下来,然后一把将她抱住,他凑过去亲吻,可鼻翼内却钻入一股奇怪的味道。

蒋远周忙拍亮床头的灯,再一看,却是大惊失色,“许情深!”

他握住她的肩膀摇晃两下,许情深猛地醒来,睡眼惺忪地看向蒋远周,“是你啊,回来了。”

望出去的视线接触到白色羽绒被上的大滩红,许情深吓得坐起身,却发现衣服的颈口处也有,蒋远周至今心有余悸,方才那一瞬间,许情深就像是躺在血泊中,他心都快跳出来了。

许情深摸向颈间,再摸了摸四肢,没有疼痛感,她将羽绒被拉起放到鼻子跟前,“是红药水。”

“谁干的!”

“我也不知道,刚才睡得太沉了。”

蒋远周嘴里的话是脱口而出的,但几乎不用想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他朝许情深看了眼,然后起身往外走。许情深见状,忙掀开被子跟出去。

男人几步来到走廊上,许情深追在后面,“算了,也没怎么样。”

“这还叫没怎么样?是不是真要换成血,你才知道害怕?”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楼梯口,蒋远周大步下去,万毓宁手里握着筷子,一口菜还没动,听到脚步声她不由抬了下头,却听到佣人惊呼出声,“啊,许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蒋远周气势汹汹,大步来到万毓宁跟前,“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万毓宁握紧手里的筷子,目光朝许情深看去,她惊慌失措地摇头,“别打我,不是我,不是我。”

佣人来到许情深跟前,“许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红药水罢了。”

“还不是你,这里除了你万毓宁,还有谁能做出这种事?”

确实,别人完完全全没有这个动机,万毓宁吓得站起身来,缩在那一动不动,她盯向蒋远周身后的许情深。她不住摇头,但是没用,谁让她现在是个疯子,而这种事,完完全全是疯子行径。

可万毓宁心里却清楚,这事肯定是许情深自己做的。

但她没法说出口,一方面,蒋远周不会相信,另一方面,她如今认人不清,难道还能指着许情深辩解不成?

万毓宁只能哭,她眼圈通红,伸手抓向桌沿。佣人也是看不过去,“是万小姐做的,我方才见她从主卧那边过来,我也没多想,没想到她能做出这种事。”

蒋远周深呼出口气,“带万小姐上楼!”

万毓宁手里的筷子一松,掉到了桌面上,许情深走到蒋远周身侧,“你跟一个疯子计较什么?”

万毓宁感觉自己的脸,被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扇了一巴掌,蒋远周朝对面的万毓宁看眼,许情深又说道,“换件衣服洗个澡就是了,没什么大碍。”

“毓宁,你要再这样的话,我真要锁着你了。”

“不,不,不要!”万毓宁坐向椅子内,双手抱住头,许情深让佣人赶紧盛饭,她上楼换了套衣服,没多久就下来了。

万毓宁哪还有胃口,她没想到自己搬回来的第一天,就着了许情深的道。

几人坐在餐桌前,那盘松鼠桂鱼放在许情深的手边,她也确实喜欢吃,蒋远周几乎没怎么动筷,他询问一旁的佣人,“万小姐的药吃了吗?”

“吃过了。”

万毓宁盯着眼跟前的菜色,她知道她任性不起来,如今,她也过上了这样寄人篱下的生活。

许情深和蒋远周回到卧室的时候,被子和被褥还没换,蒋远周坐向一旁,“喊佣人上来收拾吧。”

“这就是随手的事,不用麻烦别人。”

许情深将被子抱到旁边,掀起被褥,蒋远周盯着她的动作,嘴角处没有了方才的冷冽,“我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

“不相信什么?不相信我对万毓宁的不计较?”

“不是,是不相信你回来了。”

许情深朝他看看,“我是回来了。”

她走到蒋远周跟前,“有些事,我不想瞒你,我在电视上看见万鑫曾的死讯,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万毓宁肯定要回到九龙苍了。我当时心里是愤恨的,脑子里有一瞬间的冲动,所以我回来了。”

蒋远周眉间逐渐皱拢起来,“为了她回来?”

许情深弯下腰来,目光同蒋远周对上,“我想先回来,这样的话,她就没法住进九龙苍了。”

男人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笑不得,“我跟你说过,我可以给她安排别的住处。”

“万毓宁现在彻底疯了,她和我的事,就算过去了。”许情深轻描淡写地说着,也不想刻意去描述自己多么的不计较。她视线定定落在蒋远周的脸上,“住回来的第一天,我才有所体会,我不为别人,只为自己。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体检报告的事,我也不会走,如今方晟的事过去了,万毓宁的事情也过去了,对于未来我没有考虑很多,与其为将来的每一步精打细算好,不如交给自己,一步步脚踏实地去走出来吧。如果最后结果是好的,那是我幸,但倘若结果不尽如人意,那也是我的命。”

“在我这,我不会让你有坏的结果。”

许情深方才的那席话,除了对万毓宁的不计较是违背自己良心说出来的,其余的,倒都是实话。

在回九龙苍的这件事上,她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有时候有些事无须细想,合不合适,时间会给你最美好的答案。

翌日。

蒋远周一早就出门了,这个年还未过完,有些亲戚长辈都需要去拜访。

许情深刚洗漱完,外面就传来敲门声,她走过去将门打开,佣人站在外头道,“许小姐,有人来见万小姐。”

这个时候,还有谁能想着万毓宁?

“是谁?”

“说是凌家的人,但我并不认识。”

“人在哪?”

“已经在客厅了。”

许情深轻点头,“好,我马上下去。”

既然门口能放行,就说明身份方面不会有错,许情深换好衣服下楼,远远看到一个女孩坐在客厅的沙发内,微卷的头发到颈间,一件粉红色的斗篷披在肩上。

许情深穿着最简单的毛衣和牛仔裤,她几步过去,“你好。”

凌时吟回过头来,这是她们两人的第一次照面,许情深打量着女孩,很年轻,应该来说,很小吧,顶多也就二十的样子。许情深来到沙发前,她头发用皮筋扎成了丸子头,前额处有几许细碎的发,精致的脸蛋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当红的明星,凌时吟有些发呆,然后慢慢起身,“你好。”

“你是来找万小姐的?”

“噢,是,”凌时吟的视线仍旧盯在许情深的脸上,“过年前,我的司机在九龙苍外面不小心把她撞了,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万小姐没什么大碍,恢复得挺好的。”

“那,您是?”

佣人端了茶水过来,轻笑开口,“这是蒋先生的女朋友。”

“我是许情深。”

“原来你就是远周哥哥的女朋友?”凌时吟杏眸内一亮,“姐姐,你真漂亮。”

许情深莞尔,“万小姐在三楼,不过目前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你一个小姑娘,还是别单独上去了。”

“没关系,待会我让佣人陪着就好。”餐桌上还摆放着凌时吟拿来的东西,一看就是高档品,“对了,远周哥哥呢?”

“他出去了,说是要拜年。”

“我们凌家跟蒋家的关系向来不错,只是我和远周哥哥差了好几岁,他也总不带我玩,再加上我还在读书,所以平日里走动很少。”

许情深不善跟人攀谈,再加上凌时吟的目光太过炙热,说话的时候总是盯着她,眼睛也不眨,她觉得很不自在,“我马上还要去上班,我让佣人陪你去见万小姐吧?”

“好的,”凌时吟双手放在腿上,“我以后喊你许姐姐可以吗?”

“凌小姐,你太客气了。”能跟蒋家攀上关系的,自然不会是一般的家庭,只是这凌小姐相较万毓宁而已,也太没架子了。

“你是远周哥哥的女朋友,那就是我姐姐。”

许情深笑了笑,示意佣人过来,“你带凌小姐上去吧。”

“是。”

凌时吟再度起身,她个子不高,所以显得整个人更加小巧,她深深望了坐着的许情深一眼,然后跟着佣人上楼。

万毓宁还没起,但早就醒了,佣人也没敲门,直接带着凌时吟往里走。

“万姐姐?”

万毓宁听到声音,蹭地坐起身,佣人拦在凌时吟跟前,“凌小姐,您还是别过去了。”

“没关系,我跟万姐姐以前关系不错,她不会伤害我的,你到外面等我吧,我马上就出来。”

“您是不知道,昨天她把许小姐泼了一身的红药水,吓死了,都以为那是血呢。”

“我没有!”万毓宁怒喝出声,“那是她自己弄得,她陷害我!”

凌时吟朝着佣人看眼,“行了,去外面等我吧。”

“好,那您当心。”佣人转身往外走,听到凌时吟在询问万毓宁的伤势情况。

房间内就剩下两人,凌时吟端详着万毓宁的神色,“我听她们说,你疯了。”

万毓宁双目无神,抬起眼帘看向年轻的女孩,“我爸死了,我之前求你的事,你办到了吗?”

凌时吟轻摇头,“刚打好关系,人还没来得及进去,就听到了关于万伯父的噩耗。”

“万姐姐,我见到远周哥哥的女朋友了,人很漂亮,也很有礼貌……”

“你懂什么!”万毓宁出声呵斥,打断凌时吟的话,“心机婊,绿茶婊!”

凌时吟皱了下眉头,“刚才佣人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我觉得如今你住在九龙苍里,还是安分点的好,这样对你也好。”

“你们为什么没人相信我说的话?那是许情深陷害我。”

“你又没有什么证据,我听了,我肯定站在许姐姐这边,更别说是那些亲眼看到的人了。”

万毓宁惊怔,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是啊,凡事都要讲究证据。

“我看你身体恢复的挺好,我也就放心了,我先走了。”

“等等——”

凌时吟回头朝她看看,万毓宁小心翼翼道,“你能再帮我个忙吗?”

凌时吟果断地摇头,“万姐姐,你如今的精神状况太差了,如果你让我帮的忙是要害别人的话,我办不到。”

她快步出去了,万毓宁也不敢喊得大声,只能看着凌时吟开门离开。

佣人进屋朝她看了看,再将门关上。

万毓宁来到窗户跟前,很快,她看到许情深和凌时吟有说有笑地走出大门,凌时吟的司机将车停在门口,女孩朝着许情深挥了挥手,然后上了车。

莫小军经历过大手术,需要在医院住段时间,许情深进去的时候,看到他已经能抓着父亲的手慢慢走动了。

“恢复的很好,不错。”

“小军说,都快忘了走路是什么滋味了。”

许情深看着他一步步挪动双腿,小军妈妈来到许情深身旁,“许医生,有个大企业的人昨天找到我们,说是愿意承担小军所有的医药费,以及全部的后续治疗。”

许情深面露犹疑,“小军的医药费,星港已经全免了,对方说是什么公司了吗?”

“没有多说,我也说了,星港免了我们的医药费,那人说等小军出院后,我们再详谈,就说什么可以资助小军完成学业,以后进他们公司上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也是好事,”许情深没有放在心上,“我还要去查房,你们照顾小军吧。”

“好,许医生慢走。”

下班后,许情深先去了趟方家,方明坤过来开门,“情深来了。”

“干爸。”

她换上拖鞋走进去,屋子内打扫的很干净,方明坤去了厨房泡茶,许情深跟着来到厨房门口,“干爸,您别忙活了。”

“不忙,不忙。”方明坤端着茶杯出来,交到许情深手里,“你刚下班吧?待会别着急走,我来炒两个菜。”

“不用……”

“要不你帮我切菜?”

许情深点下头,“好。”

她坐了会,然后跟着方明坤进到厨房内,许情深在砧板上切着土豆丝,刀一下下落在上面,传来清脆的动静声。

方明坤熟练地打开火,下油锅,“情深,你最近怎么样啊?”

“挺好的,干爸,你呢?”

“你也别担心我,我很好,我昨天做了个梦,梦到方晟了。”

许情深正在切菜的动作顿住,抬起头来,方明坤继续说道,“他跟我说,他很好,前所未有的轻松,他说我们现在怎么样,他都能看见,我们但凡有一点点不开心,他都能感受到加倍的痛苦折磨,所以情深,你要好好的。”

“干爸,我很好,我是不放心你。”

不过许情深看到方明坤的精神状态不错,家里也是收拾得井井有条,太多伤心的话没必要去反复提及,跨过去就好。

吃过晚饭,许情深就回了九龙苍。

蒋远周还没回来,万毓宁据说是一天都没下楼,昨晚的事情之后,估摸着安分了些。

许情深回到卧室,将门打开,她朝外头看了看,确定走廊内空无一人。许情深从包里拿出两大瓶药水,她去洗手间取了个盆出来,将药水统统倒进去,再戴上橡胶手套,然后用毛巾蘸了药水在门板上擦拭。

做完这些后,许情深去洗了个澡。

她在卧室内看会电视,没过多久,听到下面传来了汽车喇叭声。

蒋远周是在伯父家吃的晚饭,他喝了些酒,进客厅的时候,脚步有些趔趄,此时,佣人匆匆忙忙从楼上下来,“蒋先生,不好了,万小姐在房间里自残呢。”

蒋远周猛地一惊,大步跟着佣人上楼,卧室门是敞开着的,许情深能听到脚步声,可蒋远周迟迟没有回屋。

她走了出去,随后来到三楼。

万毓宁的房间内传来繁杂的响声,蒋远周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用脑袋撞着墙壁,前额撞出了淤青,眼睛直勾勾的,一点神都没有。

蒋远周抱住她的肩膀,冲着旁边的佣人道,“怎么不拉着她?”

“她说,她说这是在治病,脑袋里有怪兽,要撞死它。”

“然后你就任由她这样?”

“不是不是,拉过了,她不听……所以我刚才下楼去喊别人。”

蒋远周手掌捂住万毓宁的额头,她又安静下来了,缩在他怀中,男人身上有醇香的酒气,万毓宁闻了闻,忽然张开双手抱住蒋远周的腰。

蒋远周拉着她站起身,万毓宁头埋在男人肩膀处,双手死死抱着他不撒手。

许情深走进房间,蒋远周眼睛一抬就看到她了,他忙要推开万毓宁,可对方就是不肯松手。许情深看在眼里,怒火一寸寸燃烧起来。“万小姐这是怎么了?”

“远周,头好痛,好痛,有人要杀我——”

万毓宁自从疯了之后,这一招屡试不爽,因为谁都不会去和个疯子计较什么。许情深走向佣人旁边,跟她耳语几句,佣人听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万小姐这是发病了是吗?”许情深走过去,“这样可不行,会出事的。”

她用力去拉万毓宁的手臂,蒋远周也将万毓宁抱着她的两手拉开,许情深冲男人道,“把她弄床上去。”

他们一人一边,扣住万毓宁的肩膀将她按倒在大床内,佣人很快拿了个药箱进来,许情深示意她过来按住万毓宁的肩膀。

她走到床头柜前,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针筒,动作熟练地敲开药水,“下次再有这种事发生,告诉我,万小姐不是情绪不稳定,而是精神异常,安慰有什么用?一针镇定剂搞定。”

许情深将针筒内的空气推挤出去,然后回到床前。

“不要,我不要打针,我不要!”

蒋远周朝许情深手里的针筒看了眼,“安全吗?”

“医院开出来的,能不安全吗?”许情深居高临下盯着万毓宁,“一针打下去,万小姐什么烦恼都没了,睡一觉,明天的太阳依旧美好。”

“远周,我饿,我饿——”万毓宁急的舌头都快捋不直了,她不相信许情深让她住在三楼,是出于她的一片好心,她肯定是想寻着机会对付她。“好饿,我难受,我想吐。”

许情深冷笑下,她知道万毓宁这会根本就没疯。

佣人在旁边说道,“万小姐一天没吃过东西了。”

许情深原本也是吓唬她的,她松开手,“既然这样,先给万小姐弄点吃的,看情况再说,如果她情绪还是激动的话,只能打镇定剂了。”

万毓宁从床上坐起身,一把拉住蒋远周的衣袖,刚要开口,就听许情深抢先道,“困了,远周,我们回房吧。”

------题外话------

亲们,微博的活动参与起来哦,真的好棒的活动,一共送出12套书呢,只需要加我:圣妖—潇湘

很多亲都踊跃参与转发了,么么哒

明日精彩预告:

28——房门外的偷窥,这是你的特殊嗜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