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我对她,没性趣/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白盯着电梯的方向,“但依着蒋小姐的性子,她应该不喜欢掺和这种事。”

“她是不喜欢,那天还让我别带着情深,是我执意的。”

“凌小姐,还太小了吧?”

蒋远周冷哼,然后轻轻笑道,“不小了,成年了,联姻这种大事能担得起来了。”

老白面色怪异,始终很难将凌时吟和蒋远周想象到一起。

许情深跟着蒋随云进入房间,凌时吟过去将全部的窗打开,“透透气。”

蒋随云坐了一路的车,累了,许情深见她面色发白,“蒋小姐,您要是不舒服的话,先躺会吧。”

她点下头,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许情深搀扶着她躺下,就这样的身体,真是不适合出门。

凌时吟坐在边上,“小姨,那您好好休息,我先回房间,等您好受点了再来。”

蒋随云轻点下头,“好。”

凌时吟出去了,家庭医生替蒋随云检查了下,见无大碍,这才离开。

许情深将行李箱内的衣服拿出来,蒋随云见她忙里忙外的,也不说话,她视线看着许情深站在衣柜前,“许小姐。”

许情深挂好一件衣服,回头看向她。蒋随云双手交叠在被子上,“真不好意思,让你跟我住一间。”

“您别这样说。”

“还是觉得抱歉,”蒋随云欲言又止,但有些话最终卡在了喉咙里头,“待会,你也跟他们出去玩吧。”

“那您呢?您这样……”

“我没关系,我在房间里睡会,明天再玩。”

许情深拿出条披肩,她走向另一张小床,“今天大家肯定都累,还是歇歇吧。”

蒋随云盯着她看,她是真喜欢许情深这样的,只是蒋家门槛这么高,有些事连她都身不由己,这姑娘……以后的路怕是很艰难。

休息了没多久,许情深洗把脸回到屋内,门口传来一阵动静,蒋远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推着餐车的服务员。

“饿了吧?吃点东西。”

蒋随云从床上撑坐起身,“你们不用管我,外面景色那么好,都陪我待在房间里做什么?”

许情深过去,取过床上的毯子,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蒋随云起床,几人走向窗边的餐椅,待蒋随云坐下后,许情深将毯子给她盖到腿上。

蒋随云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嘴角流溢出笑来。

“小姨,这是当地的名菜,快尝尝。”

蒋随云拿着筷子,看向窗外,真是晴空万里,大片的白云聚在头顶,蔚蓝的海水波光粼粼,“我觉得有精神多了,吃过中饭我们就出去吧。”

“您确定?”

“真没事,来就是玩的。”

“好。”蒋远周答应下来。

吃过中饭,几人走出房间,准备下海去玩,蒋随云走到蒋远周身侧,“把时吟也叫上吧。”

“她一个女孩子家的,下什么水。”

“但她朋友不是还没来吗?”

许情深将披肩披到身上,“一起吧,人多热闹。”

蒋远周将这事交给了老白,他带着许情深和蒋随云往前走,见许情深走得慢,他干脆拉过她的手,“待会潜泳,一起?”

“这么冷的天,受得了吗?”

“我倒是还好,每年都会冬泳,你呢?”

许情深没玩过潜泳,倒也有些蠢蠢欲动,蒋随云跟在他们身后,“远周,别让许小姐下水了。”

“为什么?”

“这么冷的天,对女孩子不好。”

蒋远周朝许情深看看,“你月经期已经过了,应该没事吧?”

许情深推开他的手掌,这大庭广众下的,一个大男人将她的月经期记得这么清楚,真的好吗?

“难道小姨是担心……”蒋远周顿了顿,“也是,情深毕竟还没生过孩子,小心一点也是应该的。”

许情深没想到蒋远周能想的这么远,她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你下去玩吧,我在游艇上陪着蒋小姐。”

来到海边,蒋远周带着几人上去,随后不久,老白跟凌时吟也来了。

游艇朝着指定的海域出发,蒋远周起身去换衣服,凌时吟跟着说道,“我也去。”

“你那水平行么?”

“别小瞧我,我可是专门找教练学过的。”

许情深和蒋随云坐在甲板上,她朝蒋随云挨近些,“冷吗?”

“还好,这儿空气不错。”

“是啊,有时候真该出来多走走。”

蒋远周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好了泳衣,黑色的泳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上身的布料紧紧贴着,腹肌的轮廓清晰展露。游艇已经停下来,有救护员和教练过来,蒋远周接过器具戴到脸上。

许情深刚要起身,就看到一抹娇小的身影走到了蒋远周身后,凌时吟穿着粉色的比基尼,身材已经发育丰满,露在外面的肌肤透着莹白。这样的女孩,洋溢着满满的青春气息,一颦一笑都是简单自然的,她冷得直跺脚,“哎呀,真怕待会下去受不了,还没到水里就跑上来了。”

蒋随云不由失笑,“我坐在这,风吹过来都跟用刀在脸上刮着似的,你们真的可以吗?”

蒋远周比了个Ok的手势,凌时吟双手在臂膀上搓揉几下,“没问题,远周哥哥,你一会可得保护我啊。”

蒋远周做着热身运动,许情深坐在那,看着阳光折射在海面上,一道道将男人圈拢在中间,他双臂向上抬,猛地一个纵身往下跃,一头扎入了海面中。

凌时吟朝着许情深和蒋随云挥手,“许姐姐,小姨,我也去啦。”

“去吧。”蒋随云轻笑道。

许情深走到白漆护栏前,几人很快没了身影,她专注地盯着海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蒋远周的动作较凌时吟来说,熟练得多,他潜入海底下,腿和臂配合的相当好,成千上万的鱼群从对面而来,男人蹬水和划水结束后身体成一直线向前滑行,犹如化作了一条矫健的海鱼。

凌时吟下去没多久,就感觉到冷得难受,双腿双手僵硬不说,勉强的深潜令她耳膜发出强烈的痛感,头也开始晕了。

她看到蒋远周就在不远处,可她不能张嘴呼喊,凌时吟小腿猛地一抽,心跟着着急起来,整个人在水下开始剧烈挣扎。紧随其后的救生员见状,赶紧游了过去,拽住她的手臂带着她快速游回水面。

几人逐一冒出头来,蒋随云起身走到许情深旁边,“看到远周了吗?”

“还没。”

许情深话语方落,就看到蒋远周也跃出了海面,凌时吟正在大口大口喘着气,蒋远周飞快朝她游了过去,他摘下脸上的器具,“怎么回事?”

“抽,腿抽筋了。”凌时吟吓得面色发白。

“谁让你跟下来的?”蒋远周脸色骇人,水珠顺着男人有型的侧脸正往下淌。

凌时吟嘴角哆嗦着,“我以为没事。”

“以为没事?刚才要不是有救生员跟着,你就死在海里了。”

“凌小姐,先上去吧?”救生员见她冷得瑟瑟发抖,忙要带她回游艇前。

船上的人扔了救生圈下来,凌时吟缩紧双肩,蒋远周见她套上救生圈,他冲那两名救生员道,“你们先回去吧。”

“这?”

“回去!”

凌时吟双手抓着救生圈,忙要解释,“上次出海,我是跟我哥一起去的,教练也说我可以单独下水了。”

“凌家的小姐跑到这冻死人的海里来泡着,你也是真不怕啊。”

女孩唇色发青,水下的身体都快不听使唤了,她何时受过这样的罪,凌时吟看到蒋远周嘴角处的漫不经心,也看到了他眼里的疏离。凌时吟从小在那样的家庭长大,自出生起,就被家里父母带至各种各样的场合,她从小见得就多,虽然年纪小,可心思活络。

聪明如蒋远周,肯定会怀疑到这次的见面,不止巧合那么简单。

况且,他今天还带着许情深。

凌时吟抱住双肩,冷得连说话声都在颤抖,“远周哥哥,你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我妈逼着,我在家吹着暖气多舒服呢?”

“那你什么都知道了?”

凌时吟手掌在臂膀上轻握,“我爸妈那点心思,我能不知道吗?我跟他们说了,我跟你不可能,我把你当成哥哥一样,可他们就是不听。这次的事,虽然没有明说,可我猜得出来,这不是给我们安排的相亲吗?可我不答应怎么行?我爸管我管得严,非给我禁足不可,所以我就偷偷拉着我闺蜜一起来,就当是来玩了……”

蒋远周听在耳中,面上总算有了笑意,“我也搞不懂,两家长辈怎么会把我跟你扯在一起。”

凌时吟轻笑,“因为家境都不错呗,远周哥哥,你还是幸运的,你看看我,我还有两年才大学毕业啊,我在我爸妈眼里都是剩女了……”

男人听闻,嘴角的弧度越发深了,看来是他多想了。

凌时吟见他这样,心里才微微一松,她别过脸,掩住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冻死了,我们快上去吧。”

不远处,两名救生员上了游艇。

老白快步上前,“蒋先生和凌小姐没事吧?”

“凌小姐腿抽筋了,蒋先生让我们先上来。”

许情深望向远处,既然凌小姐差点出了意外,蒋远周为什么不让救生员将她带过来?游艇离那边有些远,许情深根本就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蒋远周一手抓住救生圈的绳子,凌时吟都快冻僵了,“远周哥哥,你既然喜欢许姐姐,为什么不把她带回家呢?”

“我自己选的人,不需要经过家那边的同意。”

凌时吟听得懂蒋远周话里的意思,他选的和蒋东霆选的,绝对不会是同一个人,所以他只需自己看中就好。

“我觉得,你跟蒋伯父还是不要正面起冲突的好,毕竟是父子关系,而且许姐姐夹在里面很难做……”

蒋远周修长的手臂在水中滑动,凌时吟看着海面被劈开,男人一手拖着她,丝毫不显吃力,凌时吟的视线落到蒋远周的手臂上,肌肉结实、古铜色的肌肤呈现出别样的性感……

男人抬头,看到许情深正在冲他招手。

凌时吟抱紧身前的救生圈,“远周哥哥,我们这次出来,也算是小姨安排的,我们别让她太为难。”

蒋远周停了下来,将凌时吟拉到自己身前,“怎么个不为难法?”

“其实,小姨性子那么好,有些事是她做不来的,蒋伯父让她出面,还不是看着我们都无法拒绝她吗?相亲相亲,关键还是看你和我。”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凌时吟被冻得不行,牙关紧咬,说出来的话像在打架似的,“你要跟家里说不同意的话,反而不好,我来说吧,我就说我对你没感觉,性子合不来,我相信我爸妈不会勉强我的。”

蒋远周听着凌时吟说话这样爽快,倒也觉得她跟别人有几分不一样。“好。”

“关键我还是女孩子,我可不要被人拒绝。”

蒋远周拉过救生圈,“上去吧,看你被冻坏了。”

来到游艇跟前,几人合力将凌时吟拉上去,蒋随云取来毯子给她裹上,凌时吟冻得话都说不出来,整个身体颤抖得不行,蒋随云赶忙催促,“快,快去洗个热水澡。”

许情深见蒋远周还没有要上来的意思,男人冲她轻摆下手,“等我,再有一圈就回来了。”

“你当心点。”

蒋远周点下头,重新潜回了海底下去。

海面上开始有浪,拍打着游艇,蒋随云不由担心起来,“远周会不会有事?”

“蒋小姐放心,他肯定没事。”许情深倒是不急,站在甲板上,望着辽阔的海域同天际连成一线。

蒋随云站在那,扑打过来的腥味撞入她的鼻翼间,“不会要变天了吧?”

“就是起风了而已。”

在蒋随云的眼里,蒋远周始终是那个没长大的孩子,她一生未嫁,除了被这幅病躯拖累,大多数的精力全扑在了蒋远周身上。许情深见她忧心忡忡,不由开口宽慰道,“您定下心来,真的不会有事。”

“远周之前没到过这儿来……”

“小姨,”凌时吟换了衣服快步走来,“水底下都快冻死人了,而且水压很强,待会让远周哥哥快上来吧。”

“是啊,”蒋随云听到这,越发担心,“老白,你赶紧看看远周在哪,让他上来。”

许情深双手撑着栏杆,一脸的闲适轻松,她生长在东城,几乎没怎么出去过,这样的景色怡人,心情不该有任何的沉重。“你们都别急,他应该快上来了。”

“许小姐难道不着急吗?”蒋随云轻问道。

许情深摇头,“不着急。”

“为什么?”

“他无所不能,包括上天入地……”

凌时吟扑哧笑出声来,“原来许姐姐还是远周哥哥的迷妹啊。”

“是啊,我崇拜他,他给了我足够相信他的力量。”

蒋随云听闻,面上的凝重散去些,“你说得对,出来玩,不能把神经绷得太紧了。”

蒋远周窜出海面的时候,倒是吓了许情深一跳,众人拉着他上来,男人几步上前,蒋随云赶紧吩咐,“快去洗洗。”

男人径自走到许情深跟前,拉起她的右手,将一样东西放到她掌心内。

“这是我在海底给你找到的红珊瑚。”

许情深看着手心内的东西,她目光圆睁,“红珊瑚?”

“是,好看吗?等回东城之后,用这原料给你打一串手链,肯定好看。”

凌时吟也凑了过来,“哇,真好看,红珊瑚生长缓慢,很珍贵的。”

“但据我所知,红珊瑚只生长在几个海峡,台湾海峡、日本海峡、波罗地海峡、地中海……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许情深不解问道。

“巧合吧。”蒋远周抹了把脸上的水。

许情深仔细看了眼,“这一看就是上品,发了啊,明天租条船来,我们专门下海去打捞红珊瑚吧?”

男人摸了下鼻子,“行了,想给你个惊喜,你就不能有智商暂时下线的时候?”

蒋远周说完,老白给他披上条厚重的毯子,他转身进去冲澡,许情深手指摩挲着那块红珊瑚,老白忍不住笑道,“蒋先生之前让我猜你的反应,我说,许小姐一定会欣喜若狂,连连夸赞他厉害。”

“夸还是要夸的,”许情深嘴角藏不住的笑意,“这东西哪来的?”

“我前两日特地去拍卖会上拍来的。”

许情深将它收好,“我很喜欢。”

凌时吟也适时插了一句,“远周哥哥真有心。”

蒋随云坐到旁边,头隐隐作痛,她记得蒋东霆的吩咐,说要制造机会让蒋远周和凌时吟单独相处。可许情深也在这,再加上蒋随云打心里也喜欢她,她总觉得这样做,实在对不起她,但想到回去还要跟蒋东霆交代……

蒋随云头痛的不行,许情深见她面色发白,忙过去搀扶住她,“快到里面去,不能多吹风。”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晚饭定在了酒店一楼的海鲜自助餐厅内,凌时吟接了个电话,说是闺蜜马上到酒店。

“小姨,我就不跟你们玩了,我朋友还有十几分钟就到。”

“那一起来吃晚餐吧?”

凌时吟朝蒋远周看了看,那一眼,似乎只有他们两人懂,毕竟在某件事上,他们已经‘达成共识’。

“你们先吃,我还要等等她呢。”

蒋远周揽过蒋随云的肩膀,“时吟有她自己的朋友,她们也是出来玩的,你让她朋友跟着我们,多尴尬?”

“是啊小姨,”凌时吟挥下手,倒是落落大方,“我先去接她。”

“好吧。”

许情深和蒋随云先回房间,她坐在床沿等着蒋随云,电视内正在播放着美食节目,蒋随云从洗手间出来。

许情深视线从电视机上收回,“您还好吧?”

“挺好的。”蒋随云坐了下来,“我以后喊你情深吧。”

“好啊。”

“情深,你救过我,可我今天这一天……心里特别难受。”

“为什么?”

蒋随云欲言又止,许情深端看着她的神色,明白了过来,“是因为凌小姐吗?”

“你知道?”

“我猜的,蒋小姐,这没什么好难受的,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就好,如果凌小姐真的和远周有这个缘分,有我跟没我其实一样。”

蒋随云眉头舒展开,“你真是个看得透的孩子。”

“关键是您啊,您要玩得高兴,别让他白来这一趟。”

蒋随云嘴角轻挽,“是,你说的太对了。”

没过多久,蒋远周过来了,一行人先去餐厅用餐,吃过晚饭,许情深和蒋远周陪着蒋随云去海边走走。

许情深拿着个手电,灯光打在海面上,耳边呼啸着海浪声,蒋随云走在蒋远周身侧,她倒下去的时候,毫无征兆,旁边的男人下意识想要捞一把,却没接住。

“小姨!”

许情深脚步猛地一顿,回过头,就看到蒋远周慌忙蹲下身,他扳过蒋随云的身体,“小姨,小姨,你怎么了?别吓我!”

跟在后面的家庭医生和老白也快步赶来,许情深跑到两人身边,二话不说先跪了下来,她推开蒋远周的手,蒋随云摔倒的时候整个人趴在沙滩上,许情深先用手将她面上的沙子清理干净,以免堵住鼻息。

家庭医生也到了跟前,她放下随身携带的药箱,从里面拿出药来,“快,赶紧给蒋小姐吃下去。”

“人都昏迷了,这样怕是不行,”许情深朝着老白吩咐,“赶紧喊救护车。”

“小姨没事吧?”蒋远周伸手握住蒋随云的手,“你们赶紧救她!”

家庭医生将药丸拿出来,拧开水,她将蒋随云的嘴巴撬开,可是她根本没法吞咽,水顺着面颊往下淌。

对方显然也急了,许情深将手电的光开到强档,照在蒋随云的脸上,“这样下去不行,救护车什么时候能到?”

“最快也要二十分钟。”

“我带小姨去医院。”

“不行!”许情深按住蒋远周的手腕,“你急糊涂了是不是?她这样能移动吗?”

“那你说怎么办?”蒋远周语调不由拔高,似乎即将丧失理智,“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她……”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凌时吟看清楚了跟前的几人,再一看地上躺着的蒋随云,她大惊失色。“小姨!”

许情深额角冒着汗,问旁边的家庭医生,“平时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倒是有过几次痛到认人不清,但从未晕厥过,之前都是吃了药休息会就能好。”

“小姨,你怎么样了?”凌时吟蹲到蒋远周身侧,满面担忧。

许情深看眼时间,蒋随云这样的状况是最难弄的,蒋远周面色铁青,一个字一个字从口中吐出,“难道只能这样干等着?”

家庭医生吓得不敢接话,许情深朝她看看,这确实不能迁怒到任何人身上,“这样的情况下……确实没有别的办法。”

“我养你是做什么吃的!”蒋远周暴怒出声,许情深感受到男人眼底滚滚的怒火在迸射出来,家庭医生一阵哆嗦,赶紧压下脑袋。

“远周哥哥,你别对许姐姐发火,谁又想看到小姨这样呢?”

蒋远周没力气去解释说他并不是在冲着许情深动怒,而许情深,也不需要他多说,她心里自然是懂的。

她着急观察着蒋随云,生怕再有更严重的状况发生。救护车始终没来,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许情深摇下头,“再这样等下去,一旦脑部供氧不足,可就真的危险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慌了,包括蒋远周,他握紧双拳,目光盯着躺在地上的人。

“不管了,”许情深朝着家庭医生道,“有针管吗?”

“有。”

“给我。”

家庭医生将未开封的针管取出交到许情深手里,“可是没有注射的药物。”

“不用。”许情深打开包装,她将手电塞到蒋远周手里,“拿好了。”

她弯下腰,手指轻按向蒋随云的人中处,着急之下,也随了蒋远周的称呼,“如果能让小姨醒来,就没事,但如果醒不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题外话------

我在织一张网,织啊织,织啊织,看到最近甜蜜了吧?亲们,多享受下甜蜜,(*^__^*)嘻嘻……

我不说,你们就跟着我往后看吧,我继续织啊织,织啊织~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