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最有威胁的第三者/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手里照出去的灯光微晃动。

许情深抬眼看他,“晃什么!我还没说不能救,蒋远周,蒋先生!”

蒋远周喉间吞咽下,接触到许情深的眼神后,他莫名一阵心安,他将手电的光打在蒋随云脸上。

许情深动作极快,针头落到蒋随云人中处,狠狠扎了进去,她双目紧闭,一动不动。许情深拔出针头,夜色中,蒋远周蹲下身,能看到蒋随云人中出溢出的一点红。

可她仍旧没有丝毫反应,许情深拉起蒋随云的手,将针头对准她的手指。

凌时吟捂住嘴的双手松开,“这样……真的行吗?”

许情深将针头扎进了蒋随云的手指,连着扎了两根手指,蒋远周忽然听到耳边传来阵极轻的嘤咛声,他赶紧将灯光照过去,蒋随云眼帘微动,嘴里说了句,“好痛。”

“小姨!小姨!”

许情深趴过去,朝着她人中再使劲一掐。蒋随云皱眉,缓缓睁眼,“我的手……”

“快,刚才的药呢?”许情深催促道。

家庭医生反应过来,从药瓶内倒出两颗药丸放到许情深手里,她见蒋远周一动不动,催促道,“把小姨扶起来啊。”

“好。”蒋远周拉着蒋随云让她坐起身,许情深给她喂了药,她吃力地吞咽下去,“我这是怎么了?”

“小姨,你刚才晕倒了,”凌时吟轻拍胸口,这才缓过气,“多亏了许姐姐救你。”

“是吗?”蒋随云抬手按向太阳穴,“情深,谢谢你,你这次真是救了我的命。”

“这是我应该做的。”

“许姐姐,小姨这样没事了吧?”

老白也弯下身来,“救护车应该马上就到了,把蒋小姐送去医院看看吧?”

“我不去医院,”蒋随云轻语,她看向旁边的蒋远周,“去医院做什么?又不是吃药开刀就能好的事,我去够了,顶多就是观察,在那个充满消毒水的房间里睡一晚,再原样送回。”

“小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心思开玩笑?”蒋远周口气低沉,一颗心至今还是悬着的。

“酒店就有医疗室,要不……”

许情深率先起身,“去酒店的医疗室吧,做个检查,也好放心。”

蒋远周抱着蒋随云起身,凌时吟回头跟朋友说了声,然后也跟了去。

蒋随云这病……

她这会恢复了精神,躺在病床内,许情深靠着窗看过去,蒋远周握着蒋随云的一只手,满眼的担忧至今未褪。这让许情深想起了当初的方晟,也是这样拖着一副无法医治的病躯,受尽折磨。

凌时吟推门进来,提着个购物袋,给每人送了杯咖啡。

许情深拿在手里,说了句谢谢,凌时吟坐向床边,“小姨没事吧?”

“没事,”蒋随云说道,“老毛病,只是发作的时候吓人罢了。”

在医疗室逗留了个把小时后,蒋远周带着蒋随云回到房间。

男人全程阴沉着脸,看上去什么骇人,许情深洗把脸出来,凌时吟跟蒋随云说了几句,然后起身,“远周哥哥,我先走了。”

蒋远周一语不发,蒋随云拍下他的手腕,“时吟跟你说话呢。”

“我不想说话。”

“没关系。”凌时吟又走到许情深跟前,“许姐姐,要麻烦你照顾小姨了,今天真是多亏了有你。”

“没事,放心吧。”

凌时吟回到自己的房间,闺蜜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见她进来,忍不住吃惊道,“不是蒋家小姨病了吗?你怎么不陪着?”

“我不是医生,陪着也没用。”

“不会啊,这时候你就应该表现得体贴人,你要陪在病床前,别人才能看到你的好。”

凌时吟回到床前,脸上的笑彻底收敛起来,她踢掉高跟鞋,人顿时矮去不少,只是整张脸却并不显稚嫩,“你懂什么?蒋远周和我心知肚明,我们这次并不是游玩途中偶遇,而是通过小姨,被安排了见面。如今她出这样的事,我要再上赶着往前凑,蒋远周难免会将怒气都发泄在我身上。”

闺蜜似乎被一语点醒,“也是啊,要不是为促成你们,蒋家小姨根本不用来这样的地方。”

“所以,明天你跟我在这留一天,我们两个单独玩。”

“好。”

酒店房间内,蒋远周和蒋随云说着话,许情深坐向一旁的沙发内,起先还是端端正正的,后来觉得累,干脆抱了个抱枕,身体往后倚靠,再后来,就变成整个人蜷缩着,睡着了。

蒋随云冲旁边的男人道,“我这病,谁都治不了,你是不是又冲着家庭医生发火了?”

“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她却束手无策,我不知道我养着她做什么?”

“本来,她的职责就是给我检查身体、安排我准时服药,再定期送我去医院,别的事……她也做不了。”

“可许情深做到了。”

蒋随云听到这,低低笑出声来,“是啊,这是她第二次救我了。”

“一般医生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都不敢随意施救的,我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胆子,想到用疼痛刺激法。”

“她要没胆子,那个莫小军的手术,她能接吗?”

蒋远周视线望过去,看到许情深歪着脑袋,睡熟了。“小姨,你也知道?”

“有关星港的新闻,我都不会错过。”蒋随云看眼时间,不早了,“你带情深回去睡吧。”

“不是说好了让她陪你吗?”

蒋随云摇头,“看这样子,你跟凌家丫头也是不可能的,让家庭医生陪我就好,反正你们就在对面,快去吧。”

“以后这种事,你别参与了,让我爸自己来跟我说。”

“你啊,”蒋随云轻叹,“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小姨,您只管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我从小没有母亲,您就是……”

蒋随云看不得他这样,“远周,小姨没事,我还要看着你结婚生子,给你带孩子呢。”

“是。”

蒋远周来到许情深身边,她还在睡着,男人弯下腰,在她耳朵处吹了口气,她感觉到了痒,却只是缩了缩脖子。蒋远周见状,一口咬向许情深的耳朵。

她惊得睁开眼来,蒋远周揽住她的腰将她拉起身,“走,回房睡觉了。”

许情深噢了声,自然地跟着蒋远周往外走,两人跟蒋随云道过晚安,走出房间的一瞬,走廊内有风吹拂到面上,蒋远周来到对面,随着门滴的一声被打开,许情深回过神来。她回头朝着蒋随云的房间一指,“我今晚不是跟……”

蒋远周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猛地扯进屋内。

许情深听到房门被踢上,她抬起腿,脚步还未跨出去,双肩就被蒋远周给握住了。

她几乎一步都没走,就被蒋远周推到了旁边的墙壁上,男人将房卡插进去,走廊内的灯亮起,许情深抬头看了看,还未出口,就看到蒋远周低下头来。

许情深没动,男人的唇瓣印到她唇上,没有再深入,就退开了。

这可不像是蒋远周的作风啊,许情深朝他看看,蒋远周手掌固定住她的脸,再度吻来,他一下下啄着她的唇瓣,如此反复,不厌其烦。

两人亲昵地靠着,许情深却反而不适应这样的温存,她别开脸,蒋远周将她的脸扳回去。

屋内的暖气温暖舒适,许情深手掌落到蒋远周的腰际,他手臂圈紧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箍在怀里,“今天多亏你了。”

“你忘了,我是医生啊。”

“我妈过世的早,那时候失去的痛苦,大部分在记忆里面都模糊了,这几年,小姨的身体每况愈下,她只要有一点不对劲,我就觉得惊心动魄。我没法想象她离开我的话,我会怎么办。”

许情深手掌在他背后轻拍了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蒋远周埋下头继续亲吻,许情深回应着。两人抱着彼此走进屋内,一头栽进了大床,许情深双手抓着蒋远周的衣领,“你跟我睡在一个房间,怕是不方便吧?”

“怎么不方便?”

许情深目光对上他,“你这样,是不是太不把凌小姐放在眼里了?”

“跟她有什么关系?”

许情深手指在他胸前轻戳两下,“下午潜泳的时候,你跟凌小姐单独说了不少话吧?说什么了?”

男人握住她的手,将许情深的手指放到嘴边轻咬,“你猜猜。”

“蒋先生的心思,深如海底,我可猜不到。”

“凌时吟说,知道我们不合适,等回东城后,她会跟家里人说,以后别安排这样的见面。”

许情深不由低笑,“你们两个泡着海水,就把相亲的结果定下来了?”

“我就说你心思剔透,怎么会看不出,原来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没装糊涂,一直都很剔透。”

蒋远周摸了摸她的脸,许情深眨着眼睛朝他看看,他没来由地觉得心疼,小姨让她跟着她睡,许情深同意了,潜泳的时候没让她下水,她也是二话不说同意了。她心里更是比谁都清楚,要换成他的话,他肯定不会给任何人留着面子。

第二天,天刚放亮,许情深和蒋远周就收拾好了东西。

蒋随云也起来了,见到两人进来,她垂首穿上拖鞋,“再玩两天吧,跟着我出来,只是让你们担惊受怕了。”

“不了,小姨,要玩的话随时都可以,海边风大,赶紧回去吧。”

在蒋远周的面前,自然是什么事都得给蒋随云让道,老白安排司机将行李拿到车上,然后一行人去了餐厅。

凌时吟跟闺蜜要下来了,她来到蒋随云桌前打过招呼。

“时吟,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去?”

“不了,我朋友昨晚才到,我们还没玩呢。”凌时吟面色坦然,一点都没有相亲失败的样子,看来真如蒋远周所言,不过也是被家里逼着过来应付一趟的。

“那好,自己注意安全。”

“放心吧。”

吃过早餐,众人相继上车,蒋随云觉得闷,让司机将窗户敞开道缝。

“小姨,下个星期你要去医院做检查,还有,药也差不多了吧?要重新配了。”

“我知道。”

蒋远周坐到她身边去,“以后,让情深做你的主治医生,你去医院的时候,直接找她就好。”

许情深原本正在神游,听到这话,猛地回神,慌忙摇头,“我资历不够,蒋小姐原本是哪位主治医生?”

“是周主任。”

那就更不行了,许情深着急说道,“周主任算得上星港一把手了,经验丰富,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经验丰富又怎样?畏手畏脚,我不喜欢,”蒋远周毫不留情说道,“越老越怕,也是越老越喜欢保守治疗了。”

许情深知道这是一幅多重的担子,蒋远周虽然对她是信任至极,可她却担不起啊。“但是我……”

蒋随云面露微笑,点着头道,“我也觉得不错,情深是自己人,总归方便些。别再说你资历不够了,莫家那个孩子的手术我了解过,那可是连周主任都不敢接的。”

许情深张了张嘴,蒋远周起身,又坐回到第二排的位子上,他拉过许情深的手,轻拍两下,“就这么决定了。”

回到蒋家,蒋远周带着蒋随云下车,见许情深待在车上不动,他朝她伸出手来,“下车。”

“我也去?”

“是。”

司机拎着蒋随云的行李箱进去,厚重的大门足有十几米高,一左一右两个佣人从里头将门打开。蒋远周上前搀扶着蒋随云,许情深心情忐忑地跟在他身侧,进了门后,一辆黑色的观光敞篷车开过来。蒋远周让蒋随云坐上去,许情深被他抓住手拉上去,她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阵仗,进了家门居然还要坐车的?

车子缓缓向前,景致伊人,穿过一座桥,许情深望向旁边,桥下的水干净清澈,石块堆砌成的坝上爬满了苔藓,许情深忽然开始紧张,双手用力交握。

也不知开了多久,当她再抬起视线时,就看到一堵朱红色的墙壁出现在面前,高高的墙头上栽满了花树,阳光打在上面,自成一幅美丽壮观的风景。

车子稳稳当当停妥,蒋远周带着蒋随云下车,许情深也紧随其后,

蒋家的小楼可要比九龙苍的那一栋,考究多了,独门独院,铺在地上的砖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

许情深跟着进去,门口有人快步过来,“蒋小姐,怎么才去了一晚就回来了?玩得怎么样?”

蒋随云笑着,一看就是性格随和的人,“挺好的。”

刚进屋,蒋随云就让佣人沏茶,那佣人也是蒋家的老人,看着许情深面生,忍不住问道,“这位小姐是?”

蒋远周接过茶杯喝了口,“是我女朋友。”

许情深刚到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他这话一出,好几个人聚了过来,蒋随云平时毫无架子,也惯着她们,“行了行了,赶紧做饭去。”

“不了,小姨,我们马上就走。”

“都回家了,还不吃顿饭吗?”

蒋远周站起身来,“我要去我爸那一趟。”

蒋随云面色有些不自然地看向许情深,“现在?”

“是。”

“远周……”蒋随云欲言又止,“千万别惹你爸生气。”

“您放心。”

蒋远周带着许情深出去,到了外面,许情深却站在观光车前不动,“要去见你爸?”

“是啊,怎么了?”

“现在……不合适吧?”

蒋东霆千方百计给蒋远周安排相亲,就是因为在他眼里,蒋远周自己谈的女朋友压根就不能算数。蒋远周朝许情深看了眼,“总有一天要见,择日不如撞日。”

他拉着她的手上车,许情深想,她总不能这个时候跳车吧?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来到蒋家的楼前,许情深还未来得及细看,就被蒋远周带下了车。

男人的步子跨的很大,许情深朝他侧脸看了眼,他隐忍了一路的怒气总算是藏不住了。

许情深拉住他的手臂,蒋远周朝她看看,只是脚下跨出去的速度不减。

走进客厅内,蒋远周紧握着许情深的手,管家见到两人,笑眯眯上前,“蒋先生来了。”

门口的人一早就通报过了,蒋远周视线落向客厅,蒋东霆正在那下棋,只是没有对手,在蒋远周看来,不过是孤芳自赏。

两人走过去,许情深是觉得尴尬,她清了清嗓门,“伯父,您好。”

蒋东霆抬起头,岁月并没有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刻下明显的印记,他目光淡淡地扫过许情深,“你好。”

没有吃惊,没有怒火,语气甚至平静到好像之前就认识许情深一样。

蒋东霆将一颗棋子落到棋盘上,眼睛盯着手里的黑子,“远周,这位小姐是谁?”

“我女朋友。”

这下,蒋东霆重新抬起了双眼,许情深被他盯视着,浑身不自在,男人身子往后靠。“站着做什么?许小姐,请坐。”

许情深面色微变,蒋东霆话语倒还算得上亲切,“你是星港的许医生吧?”

“是。”

“请坐。”

许情深走到沙发跟前,两腿僵硬地往下坐,“谢谢。”

蒋远周却不想陪着蒋东霆在这做戏,他怒火中烧,口气咄咄逼人,“爸,你知不知道小姨出去差点没命?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能不能别再把小姨扯进来?”

“这是什么话?随云觉得闷,要出去走走,你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想让我跟凌家丫头见面,现在好了,也如你的愿了,只是我对她没兴趣。”

蒋东霆把玩着手中的棋子,自始至终没再看许情深一眼,“没兴趣,也还有别家的姑娘。”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蒋东霆嘴角轻轻勾勒下,“许小姐是不错,年轻貌美,你这样的年纪,自然会看中女人的外表多一些。”

“我不止看中她的外表,我喜欢她这个人。”

蒋东霆手里的动作微顿,冲着管家吩咐,“让厨房多备几个菜,既然是远周第一次把女朋友领回家门,不能怠慢了。”

“是。”

“不用了!”蒋远周冷声打断,“我们不在这吃,今天回来就是告诉您一声,我的终身大事,我自己已经落定了,不需要您操心。”

父子俩这样剑拔弩张,其实在许情深看来,蒋东霆倒是还好,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相较而言,蒋远周则要激烈不少。

“既然你自己落定了,又把女友带上了家门,怎么,一顿饭的时间都留不住你?”蒋东霆微笑,视线看向许情深,“许小姐,你第一次来,就让你看笑话了。”

“没有,是我不好意思,冒昧登门了。”

蒋东霆脸上摆满笑意,“许小姐有什么喜欢的口味吗?”

“我说了,不用,”蒋远周冷冷打断蒋东霆的话,“爸,我跟您打了二十几年的交道,我还不了解您吗?和蔼可亲这词您装不出来。”

蒋远周双手交握,狡黠的像是一只狐狸,“我怕许情深待在这,一不小心就中了您的圈套,您要真觉得她不错,把妈留下的那对宝贝拿出来,送给您的未来媳妇。”

“你们现在不是男女朋友吗?总还要谈的过程吧?”

蒋远周食指轻对,唇瓣若有若无勾起,他朝许情深看了眼,这话既像是在说给蒋东霆听,又像是直接对许情深的告白,“不需要,过程就是结果,您要真同意,我现在就把结果给你看。”

蒋东霆面色终究往下沉了。

蒋远周站起身来,“我最后说一句,以后别把小姨扯进来,她要有个三长两短,蒋家可就没有能管得住我的人了。”

男人走到许情深身边,拉了她的手,许情深赶紧起身,“伯父,再见。”

她急急忙忙跟着蒋远周出去,蒋东霆闭起眼帘,握紧手中的一把棋子。

管家眼见两人离开,他朝蒋东霆看了看,蒋东霆气得一甩手,手里的棋子噼里啪啦砸向茶几。

“老爷,我看这许小姐,人挺好的。”

“好?”蒋东霆眼里的嘲讽藏匿不住,“她要真那么好,远周就不会把万毓宁赶出九龙苍了。你知道万家那个丫头如今在哪吗?”

“在哪?”

“被丢在了精神病院,无人过问。”蒋东霆轻摇头,“如果没有一定的手段,这位许小姐能在九龙苍住得这样稳妥?”

管家闻言,不再言语。

许情深跟着蒋远周快步出去,到了外面,老白还守在车旁,蒋远周带了许情深上车,“走,回家。”

许情深没再多言,只是点了点头。

凌时吟回到凌家的时候,天色昏暗,司机将车开到门口,她裹着大衣下车,快步往里走。

走进玄关,她换了鞋子进屋,凌家父母见到女儿回来,赶忙让佣人准备开饭。

“宝贝,快过来。”

凌时吟面上有些不悦,穿着拖鞋过去,“哥呢?”

“你哥在楼上。”

“快跟我们说说,见到远周了吗?”

凌时吟坐进沙发内,“见到了。”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凌时吟反问。

“你这丫头,当然是问你们相处的怎样。”凌母面上爬满了焦急。

凌时吟一脸的自然,“挺好的啊,远周哥哥带了女朋友来,很漂亮,是个医生。”

“什么?女朋友?”

凌时吟看向一旁的座机,“妈,我回来的路上已经给小姨打过电话了,就说是我的意思,我们性格不合,做不来男女朋友。”

“你胡说什么呢你?”

凌时吟站起身来,“我先上楼洗个澡,累死了。”

“时吟,你把话说清楚啊。”

蒋随云傍晚时分,确实接到了凌时吟的电话,她把话说的也清楚,就说和蒋远周只是兄妹感觉,感谢蒋家的抬爱。蒋随云当时心里倒是一松,替许情深高兴,也顿觉凌家的丫头性格直爽,都是好姑娘。

凌家。

凌时吟把话匆匆交代完毕,然后准备上楼,在楼梯口恰好碰上凌慎。“哥。”

“玩得怎么样?”

“挺好的。”

凌慎拦在她身前,“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蒋远周,你要真没那心思,跑过去做什么?”

凌时吟抿了抿嘴角,“我不喜做插足的事。”

说完,她就上了楼,凌慎微微一笑,几步走到客厅内,“妈,您给蒋伯父打个电话,就说……时吟对蒋远周很满意,我们蒋凌两家,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家人。”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