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你的36D,无人能比/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母的面色有些不好看,听到凌慎这话,朝着楼梯口看了眼,“你妹妹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实在搞不懂,要是蒋家她还看不上,那她还想找什么样的人?”

凌慎几步上前,一派闲适地在沙发内坐定,“是你们了解她,还是我更了解她?”

凌母直起身来,“你的意思是?”

“蒋远周如今有女朋友,不假,但这个女人却是蒋家没法接受的。你们只管跟蒋伯父说就行了,就说凌家看的中。”

凌母闻言,轻点下头,“那你妹妹那边……”

“不用管,听我的。”

凌父起身,冲着身侧的女人道,“赶紧打了电话,然后让时吟下来吃饭。”

“好。”

许旺车祸之后,一直在家休养,脊椎受过那么重的伤,之前搬运的活也没法做了。

赵芳华天天在家抱怨,说是上面要免费养着老的,下面还要养着小的,如今倒好,连家里唯一的顶梁柱都要靠她养,这日子是真没法过了。

家里三天两头争吵不断,许旺没办法,只能出去找活干。

许情深下班的时候,直接去了地下车库,蒋远周的车已经发动,正在等着她。许情深打开车门坐进去,司机开了车,蒋远周倾过身,替她将安全带系好。

车子开出去一段路后,许情深才发现这并不是回九龙苍的方向,“我们这是去哪?”

“怎么?你连自己家的路都不认识了?”

“去我家?”许情深正襟危坐起来,“怎么突然要去我家了?”

“这是第一次,正式上门拜访,我们的礼数不能缺。”

许情深绞着自己的手指,抬头朝蒋远周的侧脸看去,她怎么觉得就跟做梦似的呢?蒋远周的一句做他女朋友,她至今都没消化,这就要发展成见家长了?

“我都没准备,是不是太快了?”

“你连我爸都见过了,还快吗?”

许情深一听,更是懵圈了,“那不算见吧?两手空空上门,还见了一场你们父子俩的吵架。”

“怎么不算?我都跟他正式介绍了,你想赖账?”

许情深说不过他,她朝蒋远周挪近些,车内温暖舒适,许情深头一低,将脸轻轻地枕向蒋远周的肩膀。

他侧了下脸,嘴角轻挽,一路上,两人便不再开口说一句话。

来到许家,许情深推开车门下去,司机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拎出大大小小的礼品盒来,一看就是阵仗不小。许情深拨了下耳侧的头发,“这么好的日子,怎么不把老白带着?”

“他有事。”

蒋远周拉住许情深的手往前走了两步,这才感觉到不对劲,顿住脚步问道,“为什么凡事都要带着老白?”

“酸酸他。”许情深忍俊不禁。

蒋远周摆着张一本正经的脸道,“这可不好,万一把他酸死了,以后谁替我做事?”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许情深掏出钥匙开门,进去的时候,听到厨房内传来菜下油锅的声响。赵芳华在里头忙碌着,许情深看向沙发,明显变得拘谨起来。“外婆。”

老人颤颤巍巍地起身,“情深回来了啊。”

蒋远周和司机随后也进来,赵芳华听到动静出门,身上还挂着个围兜,她赶紧放下锅铲,“蒋先生来了。”

“阿姨,您好。”

赵芳华一听,更是不得了了,她擦拭着双手出门,“情深,你们要过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好让我多准备几个菜。”

“没关系,家常便饭就好。”蒋远周示意司机将东西放下。

赵芳华看了眼,忙去找手机,“我打个电话给你爸,让他赶紧回来。”

“我爸去哪了?”

“之前上班的地方没法干了,你爸找工作去了。”赵芳华拨通许旺的电话,但那边的人显然是不想接,连着几通都是这样,赵芳华脸上的怒火几乎要藏不住。

许明川打开房门,裹着大棉袄走来,“姐。”

他朝旁边的蒋远周看看,嘴巴张开又合上,再张开,余光扫了眼地上的东西,这都又上门了,关系应该又又确定了吧?

“姐夫。”

蒋远周唇一勾,居然答应了,“嗯。”

许情深拉过许明川,“爸怎么还不回来?”

“姐,你是不知道,爸妈吵架了,都冷战好几天了。”

“为什么啊?”

“还不是因为工作的事,爸连找了几份都不行,他这个年纪,要么就是体力活,但你也知道爸……”

赵芳华拽过许明川,不让他再往下说,“赶紧下楼买点熟菜,我再烧个汤,我们一会就开饭。”

“好。”

许情深从包里掏出手机,给许旺打个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通了,许情深只说了她跟蒋远周在家,许旺一个劲说着马上回来,她朝蒋远周看看,“先坐吧。”

没过一会,许明川和许旺都回了家。

赵芳华张罗着,将熟菜放进盘子后端上桌,许情深坐到许旺身侧,“爸,别出去找工作了,再休养个半年,实在不行,就做个保安,轻松点。”

“那种工作能赚几个钱啊,”赵芳华把家里的酒拿出来,“明川还在上大学,需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许家的餐厅很小,其实就挤在客厅里头,如今桌前坐满了人,蒋远周脚长手长,坐在那连腿都伸不开。“叔叔没想过做点生意吗?”

“生意?”赵芳华坐到椅子内,“做生意都要本钱,我们都这把年纪了,担不起风险。”

许旺一语不发,赵芳华朝他手臂撞了下,“今天算是你未来女婿上门,你就摆着这一张苦瓜脸?”

许情深和许旺都是一怔,许旺忙端起酒杯,目光在许情深和蒋远周的脸上扫来扫去,“真,真的啊?”

“爸,还没到……”

蒋远周用手里的酒杯同许旺轻碰了下,“是。”

是什么是?许情深去拉蒋远周的衣袖,却被他握住了手,蒋远周目光盯视着许旺,“我让老白出去租了个店面,叔叔您看,开个药店怎么样?”

许旺没反应过来,许情深也没听懂。只有赵芳华反应极快,“药店?那敢情好啊,据说药店很赚钱!”

许情深将手抽回去,“不行。”

“不可以,”许旺也摇头道,“工作的事,你们就别操心了。”

“前三年的租金,我已经付掉了,进药品的事,我这边会安排,店里请了两个医师,叔叔您只需要坐在里头收收钱就行。”

赵芳华激动的不行,蒋远周继续道,“三年以后见分晓,如果可以赚钱,那就继续开着,如果不行,再换个别的生意做做。”

“开店不是小事,”许情深手握向蒋远周的臂膀,“我们再商量下行不行?”

“我不是和你商量,”蒋远周唇瓣处挂着笑,视线落向许家夫妇,“我是在问叔叔阿姨的意见。”

赵芳华踩了下许旺的脚背,许旺痛的脊背挺直,蒋远周喝了口酒,缓缓启唇,“以后情深休息的时候,也可以让她去店里帮忙,那地方宽敞。”

“开药店不是简单的事,投资成本更是不小,”许情深双手放到桌上,“我不是很同意……”

“我都说了,你反对无效,”蒋远周那是压根没将她的话放到耳朵里,“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让老白过来,带你们去认认地方,开张的时候,我跟情深也一起过去。”

“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赵芳华端着酒杯的手在抖,“其实我看着情深爸爸出去,我也心疼,但没办法,家里接二连三出事……不赚钱怎么行?”

蒋远周轻笑,“那以后,就不用再愁了,用钱能解决掉的麻烦,其实就是小事一桩。”

许情深狠狠夹了筷子菜,那也要有钱才行啊,蒋先生!能把钱说成小事一桩的,恐怕也就只有这等段位的土豪了。许明川听着,一手端起酒杯,在旁边插话道,“那是不是就说明,从今以后家里人吃药可以不用花钱了?”

许情深一巴掌拍向他脑袋,“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我说的实话嘛。”

酒过三巡,桌上的气氛也热闹起来,许明川凑向许情深,“爸妈都冷战好几天了,晚饭也不在一个桌上吃,这下好了。”

许情深朝着对面看去,许旺笑意盈盈正和蒋远周说着什么话,赵芳华起身,说柜子里还有花生,去炒两盘出来。

旁边的男人仰脖,半指高的酒杯内,酒一下喝去了大半,许情深手掌落向蒋远周的腿,“少喝点。”

喝醉酒之后的蒋远周,没人架得住。

“放心,我酒量好得很。”

许情深也不知道蒋远周这是哪来的自信。许旺喝着喝着,忽然拉住了蒋远周的手,“情深跟着我,没过几天好日子……”

“放心,”蒋远周认真道,“以后她跟着我,每天都是好日子。”

“对对对……”

许旺说了什么话,许情深已经听不进去了。她握紧酒杯,满脑子都是蒋远周那句让许旺放心的话。心甜的像是用蜜冲调过似的,许明川凑过来,“前方高能,看来我要自备狗粮。”

许情深轻踩他一脚,“请问你吃什么牌子的狗粮?”

“……”

吃过晚饭,许旺和许明川将两人送到楼下。回去的时候,赵芳华拉着母亲正在拆封礼品,除了好酒、好烟之外,还有些滋补的东西,赵芳华对燕窝、鱼翅等不感兴趣,她拿过一个沉甸甸的盒子,“这是什么?”

“应该也是吃的东西吧。”

赵芳华将盒子打开,惊得双目圆睁,伸手捂住嘴,许明川凑过身一看,“我去!”

里面躺着金八件,纯金打造的碗、碟、筷子、摆件等。许明川用手指点了点,拿起其中一样,掂在手里,“很重。”

赵芳华笑得合不拢嘴,“这蒋家的人,出手就是大方啊。”

回去的路上,许情深没忍住,问着身边的人道,“那些礼品,都有什么啊?”

“又不是送给你的,你这么心急做什么?”

“我总要知道,会不会超过他们的承受范围。”

蒋远周将车窗打开些,外面有凉风争先恐后钻入,男人手落向颈间,将领带左右扯松,一只手伸过去包裹住许情深的手掌。蒋远周看了眼窗外,然后转过头来,一双眸子在路灯的碎影下掠过,“什么才是他们的承受范围?”

“比如太贵重的就不行。”

“还有什么,能比你更贵重?”

许情深哑然,“你——”

真是一言不合就上撩啊,偏偏许情深还特别吃这一套,那也不怪她啊,试问哪个女人不吃这套呢?

蒋远周脸上倒是一副再认真不过的表情,“你爸放心把你交到我手里,冲着这一点,他们值得我给最好的东西。”

“在你眼里,我真有那么好吗?”

许情深听多了一些毫无营养的夸赞的话,说她漂亮,说她长得好,可她还没自信到那种程度,蒋远周如果是一个仅仅依靠美色就能拿得下的人,今时今日,就不会再有她许情深什么事了。

她想,蒋远周这么会说情话,一定又要酝酿什么甜言蜜语了。

她竖起耳朵准备听,却看到蒋远周凑到她耳边来,“在我眼里,你的36D无人能比。”

许情深第一时间拢紧外套,抱住胸前,一张强装出镇定的脸别向窗外。

药店开张的那日,蒋远周带着许情深过去,门面宽敞豪气,是两间店铺打通了,上面还有一层。

许旺精气神很好,一男一女两名医师都是有了些岁数的,许情深提步往里走,柜台内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药,每一个类别都分得清清楚楚。

二楼是休息区,里头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药店就在许家的小区对面,那儿是个商业楼,四周都是住宅区,最重要的是,这是周边开出的第一家药店。

蒋家。

蒋随云端着糕点从厨房出来,她来到茶几前,见蒋东霆正在下棋,“姐夫,尝尝。”

“家里又不是没有佣人,不用你忙来忙去的。”蒋东霆头也不抬。

“我在家也没什么事可做。”

蒋东霆拿了块绿豆糕,刚放到嘴里,就见管家进来了。蒋东霆拿起旁边的帕子,轻拭手指,管家几步上前,“老爷,今天是许家的药店开张。”

“我看看。”

管家将一叠照片递向蒋东霆,男人接过手,一张张翻看,“许家的药店?住在那种地方的人,还能开得起这样一家像模像样的店?”

“那自然是有蒋先生的一份。”

蒋随云看了眼蒋东霆丢向桌面的照片,却是没敢说话。

“所以你们信吗?这个女人要进蒋家,真是什么都不图?”蒋东霆将棋盘上的棋子全部推开。“我们蒋家,还从来没有出过自己选个女人就能随随便便结婚的事。”

“老爷,还有一件事您可能不知道。”

“还有什么事?”

“蒋先生有意,让那位许小姐做副主任。”

蒋随云嘴唇被茶水烫了下,她立马感觉到不妙,果然,蒋东霆顿时发了火,“一个连主治医生还没当上的女人,要升副主任?天大的笑话,他以为规矩都是他定的?考核也都是他说了算的?”

“您先别动怒,毕竟这事还没成。”

“蒋远周啊蒋远周,他是中了什么毒?居然连原则都不顾了?”

蒋随云忙跟着说道,“姐夫,您先别生气,事情或许不是这样的。”

“之前一直没管,是觉得这样不明不白的女人,在他身边待得时间不会太长,没想到,他不止捧起了她,连带她的家人都提拔了。事已至此,再放任下去只能养虎为患,远周不小了,不能再这样浪费时间。”

蒋随云听到这,心里蓦地一沉,“姐夫,您想做什么?”

“随云,你是远周的小姨,你肯定也要为了他着想。”

回到小楼后,蒋随云心不在焉,立马给蒋远周打了个电话,那边还有开张的鞭炮声传来,蒋随云不好多说什么,只说蒋东霆知道了药店的事,顺便再吩咐了蒋远周几声。

许情深走到他身侧,挽住蒋远周的手,“谁的电话?”

“是小姨。”

“有事吗?”

蒋远周轻摇头,“没事。”

两人重新回到药店内,店中央排了长长的一条队伍,都是来免费量血压的老人。晚上,蒋远周在隔壁的酒楼定了一桌,等到歇业后,老白带着众人走进包厢。

赵芳华脸上掩不住的喜色,“今天还是头一天啊,生意就这么好。”

许情深拿起手边的茶壶起身,第一个就给赵芳华倒。

“都是自家人,还这么客气干什么?”赵芳华乐呵呵道。

许情深自顾给许旺也斟满茶水,然后回到原位,“爸,妈,我有个想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你说。”

“等药店走上正轨后,我提议,把每个月赚到的钱拿出三分之二,先把蒋远周垫付的那些药钱付掉。以后,进药这边还是他帮忙,等结算的时候,直接找你们就好。”

蒋远周轻呷口茶水,伸手握住许情深的手掌。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赵芳华的脸色终究有些绷不住,许情深却是坚持,“店里的药本来就是投资,卖出去就是赚了钱,这本金总归是要给人家的。”

这一点,许旺倒是很赞同,“情深说得对,就这么办。”

许情深坐回蒋远周身侧,朝他笑了笑,赵芳华还等着蒋远周开口拒绝,可男人对许情深那般了解,既然这样能让她心里舒服,他又怎么舍得扫了她的兴?

“好,”蒋远周轻笑,“你说了算。”

许情深点头,心里宽慰不少。

几天后。

傍晚时分,蒋远周要出门应酬,许情深回到九龙苍,见他换了衣服下楼。

老白就等在客厅内,蒋远周快步上前,经过许情深面前时顿住脚步,捏了捏她的脸,“今晚自己吃饭,我晚点回来。”

许情深拉下他的手,“知道了。”老白跟着蒋远周出门,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到了门口,蒋远周回头,看到二楼卧室的灯亮了。

他唇瓣轻扬,“老白。”

“在。”

“找个时间,你也谈恋爱吧。”

老白嘴角轻搐,“蒋先生,我明天一早就要来九龙苍,下午还要陪您出差。”

“你的意思,是怪我连谈恋爱的时间都不给你了?”

“不敢,”老白郁结万分,“是我自己时间不够。”

“那你羡慕吗?”

老白拉开车门的手抖了抖,“不羡慕。”

蒋远周没有坐进去,面无表情朝他看了眼,“为什么?”

“我看蒋先生跟许小姐腻腻歪歪的,说话口气都变了,太甜蜜了让人Hold不住。”

蒋远周轻笑下,“你是不羡慕我,你是嫉妒。”

说完,他弯腰坐进了车内,老白将车门关上,自从这蒋先生陷入了热恋期,你说他,恋爱就恋爱吧,老是去中伤别人做什么?这样可是非常不地道的。

许情深洗完澡,换了衣服后出去,方才一直在浴室,所以并没听到楼下的动静。

卧室门猛地被人推开,许情深吓了一跳,眼见进来的几人却是陌生脸孔,她心里一惊,“你们是谁?”

对方并不说话,四下开始翻找什么东西,很快有人找到更衣室,许情深追过去,就看到其中一人推开衣柜,将许情深挂在里头的衣服全部丢了出来。

“你们到底是谁?再这样的话我要报警了!”

门口,九龙苍的佣人匆匆忙忙进来,“许小姐!”

许情深看到一名女子拉过她放在墙边的行李箱,随意塞了些衣服进去,她扣上皮箱,然后起身走到许情深面前,“请许小姐搬出九龙苍。”

“我凭什么听你的?”

“许小姐要是自己不肯走,我们只能请你出去了。”

身后的佣人走向前,愤愤不平道,“你们也太猖狂了,这儿可是九龙苍。”

“你要看不过,你就给蒋先生打电话。”

佣人一听,冲着许情深低声道,“她们一冲进来,就把电话线给剪了。”

许情深看向脚边的皮箱,“能这样闯进来的人,肯定不简单,蒋家也是名门大家,这样赶人的话,传出去是不是太难听了?”

“既然许小姐明白,还是识时务一点,自己走吧。”

“蒋远周没让我走,我是不会走的。”

“这样的话,那就得罪了。”女人拖着皮箱快步往外走,很快,另外几人上前,推搡着许情深将她带到了楼下。

九龙苍的几个佣人被聚在一起,看到许情深下来,无一不透露着担忧,“许小姐。”

客厅内还站着好几人,拎着皮箱的女人径自出去,许情深被身侧的人推了下肩膀,“走吧。”

她从未想过,她会以这样的方式被赶出门。许情深往前走了步,一脚踏进院子,远远看到门口也有一拨人。

两名保镖很显然被控制住了,那伙人出去后,其中一个佣人反应过来,“快,手机呢?赶紧给蒋先生打电话。”

许情深到了门口,提着皮箱的女人将东西扔出去,箱子在地面上滑动,最终撞停在路牙石上。

身后,一人朝着许情深背后狠狠推了把,她趔趄几步出去。

“许小姐,快走吧!”

许情深站定在路上,也不知道那批记者是从哪冒出来的,他们举高相机对着她狂拍,许情深动也不动,丝毫不避闪。

“请问,你为什么被赶出来呢?”

“就是,是因为跟蒋先生分手吗?”

“开口说句话吧!”

许情深朝几人看了眼,相机对准她的脸,在夜色中打出来的光令她眼睛都睁不开。许情深闭起眼帘,推开身前的相机,“我跟蒋先生很好,你们尽管拍吧,这样的照片,你们敢登出去吗?既然蒋家喜欢联姻,这样的丑闻要是被哪家千金小姐看见了,人家还肯嫁吗?”

“这位小姐,你被这样扫地出门,是不是觉得挺有脸的?”

“既然跟蒋先生没有结果,为什么还要赖在九龙苍呢?”

他们说话越来越难听,许情深撇开众人,走到自己的皮箱前,将箱子放正摆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