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只要我还在,别人就赶不走你/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数了数,不算那批记者,一共出动了十二个人过来,六男六女。

门口的保镖想要上前,被身强力壮的六个男人拦着,蒋远周并未在九龙苍多留人,毕竟,别说是九龙苍了,就算是整个东城,都没人敢闯到他的地盘来对他怎样。

那些记者拍照也拍够了,屋内的几个人出来,她们带着门口的六名男子大摇大摆离开。

许情深踩着脚尖,坐在自己的皮箱上面。

佣人快步上前,拉着许情深的手臂,“许小姐,您没事吧?”

“是啊,许小姐,赶紧跟我们进屋吧。”

许情深轻摇下头,“我没事。”

“外面凉,赶紧进去吧。”

许情深坐在那边,动也不动。“我不走,我就坐在这。”

“您这是……”

“让我一个人待会,你们进屋吧。”

有人在旁边劝着,“许小姐,那些人就是来找事的,别把她们的话放在心上。”

“放心。”

几人见状,只好陪在旁边,许情深朝她们看看,“进屋去,是不是我平时从来不要求你们什么,所以我的话,你们都听不进去?”

许情深抬下头,看着几人脚步缓慢地走进九龙苍。她坐在行李箱上,举目望去,整栋别墅笼罩在夜色中,二楼的窗帘迎风而动,如果不是出了这一场闹剧,这个夜晚如此美好而宁谧。

她尽管从小寄人篱下,却不曾这样被人明目张胆地赶出去过。

许情深知道,那是因为蒋家根本就不能接受她。

她盯看着跟前的别墅,其实,许情深并不在乎它是多大的房子,再大的地方,终究不是一个能完完全全接纳她的家。她只想要一席之地,不容他人侵犯。

远处,一阵汽车飞速而来的嘶鸣声传到许情深的耳朵里,她扭头望去,两盏大灯打过来,她抬手遮住眼帘。

蒋远周没有等司机给他开车门,男人大步向前,到了许情深的身侧,他将她的手拉下去。“是我。”

“你回来的这么早?”

“那些人呢?走了,是不是?”

许情深轻点头,“嗯,走了好一会了。”

蒋远周捏着许情深的手掌,她是匆忙间被赶出来的,一件厚外套都没来得及穿,蒋远周脸色肃冷,搓揉着许情深的手指,“既然他们都走了,为什么不进去?”

“有点丢脸。”许情深艰难地扯动下嘴角。

“丢什么脸?”

“出来的时候,是被人赶出来的,进门的时候,自己还要提着个皮箱,多难受。”

蒋远周看她这样,他蹲下身来,手指一遍遍抚摸着许情深的指尖,“不丢脸,走,回家。”

许情深站起身来,老白走上前,弯腰欲提起皮箱,蒋远周先一步将那只箱子提了起来,另一手拉住许情深的手掌往里走。

门口,两名保镖战战兢兢,蒋远周站定脚步,目光里的阴狠一闪而过,“那些人,就是从你们面前大摇大摆走进去的?”

“蒋先生,他们是那边的人,我们拦不住。”

“拦不住?这话说的真好。”蒋远周语气甚至还带着几分戏谑,不像是即将暴怒的样子,许情深朝他看看,一把握住蒋远周的手腕,“真不能怪他们。”

男人拉过她往里走,进了客厅,什么都没说,又带着许情深上楼。

一脚踏进房间,满眼望去都是狼藉,有些衣服从更衣室被丢到了卧室的地板上,蒋远周往里走,里头的那一间更是惨不忍睹,地上丢满了许情深的衣服、鞋子,以及蒋远周送她的。

男人将皮箱放下来,弯腰捡起其中一个包,“这些东西,你平日里不舍得背,这下好了,轮到她们来糟践了。”

许情深跟着蹲下身来,手落到一件黑色的开衫上。

她的身后,地板的颜色早就被各式各样的衣物给铺设遮挡住,许情深平日里不喜欢太亮的色彩,但蒋远周给她添置的新衣中,却有明显的亮色。

男人一眼掠过许情深的脸颊,看到她身后大片的花色。

许情深还在捡着身前的内衣,蒋远周按住她的手臂,“让佣人收拾吧。”

“也不是多大的事,老这样被人伺候着,我怕生锈了。”

蒋远周是急急忙忙赶回来的,那边还未开席,他比许情深高出一截,两人都是蹲着,男人的视线落到她脸上,“不用猜,你都能知道是谁干的了吧?”

“是谁?”许情深明知故问,不等蒋远周说话,她又笑道,“但我觉得不至于,这毕竟不是多体面的事,搞出这样大的阵仗,脸上无光吧?”

“那些记者,跑出来串串戏而已,我爸不会让这事登出去的,事情搞大了,我以后的相亲市场可就砸了。”

这一点,许情深倒是早就想到过。

蒋远周站起身,将许情深的包放进衣柜内,他居高临下盯着她看,“他不过是想给我个警告,之前对于我的事,他都没管,如今他要插手,他就是要告诉我,我想要自己的生活,没有那么简单。”

许情深双肩垮下去,蒋远周重新蹲下身来,“但我也要让他明白,我只要我自己选的人。”

她抬了下头,感觉肩膀被蒋远周轻推了下,她蹲在那,双腿本就发麻,身子往下倒的时候,蒋远周伸手扶了把她的腰。许情深人往后躺,手掌撑在那些衣服上,蒋远周顺势压向她。

“你看,别人给我们把场地都准备好了,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太浪费了?”

许情深一抬眼,头顶的灯光有些晃眼,她忍不住失笑,“你能别把破坏,说成是大好的事吗?”

“人生需要自娱自乐。”

蒋远周手掌钻进许情深的毛衣,“只要我还要你,别人就赶不走你。”

她盯着头顶的这张脸,迷魅、俊朗,稍稍一个侧颜,都能将人秒得渣都不剩。许情深抬起手掌,摸了摸男人的脸颊,“那要是有一天,是你不要我了呢?”

“那也一定……是你先不要我的。”

许情深嘴角不由展开,女人啊,就算知道这是甜蜜的情话,即便淬了毒,也会开开心心地饮下去。

蒋远周俊脸埋在她颈间,许情深将手落到他脑后,他出门前也是精心打扮过的,头发触摸在掌心内,并不如昨晚那般柔软。更衣室的门敞开着,蒋远周双手掐向许情深的腰,手掌再用力下去,几乎就能一手握住。

许情深倒抽口冷气,往他手掌上一拍,“老白他们都还在楼下。”

“那又怎样?他不敢随意进我的房间。”

蒋远周拉扯着许情深的衣物,起先,她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但没想到居然是要来真的。

在这方面,许情深从来没有抗议成功过一次,蒋远周在脱衣方面又是速度型。许情深被压回那堆衣物内,身后是几件夏天的裙子,背部贴在上面,冷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别过脸,冷冷的触感开始大力摩挲着她的后背,她抬起手,指尖触碰到一块标签,许情深好奇,翻看了眼。她惊得目瞪口呆,立马用力去推搡着蒋远周,“等等,等等!”

“等什么?”男人嘶哑着嗓音,不满出声。

“我身底下那件还是新衣服!”

蒋远周搂住她的腰,“衣柜里还挂着那么多,不差这一件。”

“你太暴殄天物了。”

“有钱有资本,怕什么?”蒋远周吻住许情深,下压的时候,她背部磕在地面上,那一团布料被拼命碾压。

许情深还想将衣服从身体底下抽出来,蒋远周见状,止住了她的动作,“不用这样舍不得,就算弄脏了,你要不想丢,还能洗。”

男人将她上半身捞起来,在她耳边说道,“今晚已经很糟糕了,这儿被弄得乱七八糟,既然这样,何不干脆享乐?”

就算再怒火冲天,这位蒋先生也不忘先身心满足了再说。许情深闻言,干脆闭起眼帘,肆意地享受他对她的好。

老白还站在楼下的客厅内,时不时望向门口,餐桌上摆着的饭菜都凉了。

佣人朝他小心翼翼看眼,老白将视线落到她身上,“去问问蒋先生他们要不要下楼了?”

“好。”

佣人来到二楼,主卧的门是敞开着的,她刚要抬手敲门,就听到一阵可疑的动静从里头传来。

她竖起耳朵,喉间轻滚了下,然后逃也似地下楼了。

老白见到她,开口问道,“怎么样?”

“蒋,蒋先生说……说洗完澡就下来。”

老白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约莫个把小时后,老白还等在客厅内,许情深缓缓下楼,见到老白时说道,“你怎么还在这?”

“等蒋先生商量些事。”

“他在洗澡。”

老白抬起腕表看眼时间,“你确定,蒋先生一直在洗澡?”

“什么意思?”

“一个小时前,我让佣人上楼……”

许情深轻咳下,手掌捂向颈后,“哪个?”

老白朝不远处一指,许情深望过去,那名佣人忙背过身,拿了餐巾在桌上不住擦啊擦。许情深脸色发烫,“他又洗了一遍,你等会吧,这次很快。”

老白没往深处想,恋爱经历不多的人,果然是纯洁啊纯洁。

翌日。

不过是清晨时分,阳光懒洋洋地钻出云层,细碎而温暖,东城的一景一物都被勾勒出极致。

蒋家的保姆车开出去,驶出大门外,蒋家虽然只有蒋东霆和蒋随云,但家里养着的人多,蒋东霆对吃穿向来讲究,菜都要到指定地点去采买,而且必须赶早。

车上坐着几人,正兴高采烈说着昨晚的事。

前方,冷不丁一辆车子横冲直撞而来,司机低咒声,打过方向盘,可却是左右避闪不及,最终还是被对方狠狠撞停下来。

后车座的三人捂着额头,“怎么回事啊?”

“怎么开车的啊?”

司机推开车门,刚要下车跟他们理论,就看到对方车上下来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手里分别拎着一个高高大大的桶。

司机拦了下,“你们做什么?”

其中一人将他使劲推开,司机趔趄几步,一下跌坐到地上。

车内的几个女人也下来了,只是还没开口,就迎头被泼了一身,油漆的味道令人作呕,而且是被人从头浇到脚。

“啊——”

尖叫声顿时炸开,头发黏糊糊的全贴在了脸上。其中一名男子冷笑开口,“你们不就喜欢乱糟糟的吗,蒋先生说了,除非你们不出门,以后但凡只要跨出大门一步,就每天送你们一份大礼。”

蒋家。

车子开了回去,管家跟着蒋东霆走到屋外,几人相继下车,蒋东霆皱起眉头,空气内弥漫着刺鼻的味道,“怎么回事!”

“是蒋先生让人做的。”

蒋东霆脸色变了又变,气得转身进了屋。

连着几天,蒋家的人只要出门,都能享受到相同的待遇。蒋东霆忍无可忍,据说发了不小的火。

这日,蒋远周刚接上许情深,准备回九龙苍,就接到了蒋随云打来的电话。

“远周,回家了吗?”

“正要回去,小姨,有事吗?”

蒋随云拿着话筒,身子倚靠在沙发内,“你跟你爸到底怎么回事?蒋家这几天可是太热闹了,进进出出的全都是五颜六色的油漆人。”

蒋远周嘴角愉悦地勾起,“家里太沉闷了,我找到个新乐子,不是挺好的吗?”

“你啊,是不是跟你爸置气呢?”蒋随云平时都在小楼里头,很多事,蒋东霆也不当着她的面说,那晚的事她至今不知道。

“没有,我跟他置什么气?”

“家里的车开出去就遭了秧,这几日买不到最新鲜的菜,我这胃口都快被折磨没了。”

蒋远周听闻,噤声不语,半晌后才勾起薄唇,“明天吧,明天让阿姨给您剁了新鲜的馅,包饺子吃。”

“好啊。”

蒋随云又说了几句,这才挂上。

旁边一名上了年纪的阿姨站着,笑眯眯道,“蒋先生还不承认呢?”

蒋随云摇头轻笑,无奈说道,“这孩子啊,我要不开口,他还玩上瘾了。”

“这说明,蒋先生心里是真有那位许小姐。”

蒋随云点着头,“是,这也是好事。”

车内,许情深见蒋远周挂断通话,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乐子?什么置气?”

蒋远周把玩着掌心内的手机,“你很好奇?”

“是啊。”

“不告诉你。”

许情深拍向蒋远周的肩膀,倒有几分撒娇的意思,“说不说?”

“真没什么,是小姨的电话,你看我小姨那么一本正经的人,能有什么好玩的事?”

“说起蒋小姐,她的检查安排在明天。”

蒋远周将手机放回兜内,“那就有劳许小姐了。”

许情深忍俊不禁,“不客气。”

男人轻握住她的手,然后看了眼许情深腕部的手表,他只是觉得自从身边有了许情深,时间居然过得这样快。

第二天。

许情深来到星港医院,蒋随云晚一些时间到,她径自去了许情深的办公室。

“情深。”

许情深抬头,放下手里的笔,“蒋小姐。”

蒋随云从身边人手里接过一个纸袋,“这是花茶,给你放在办公室泡着喝。”

“谢谢。”许情深接过手,“走吧,我带您去做检查。”

“好。”

三人一道出去,进了电梯,许情深询问着蒋随云的近况,来到检查室的门口,两人换了鞋子进去。半晌后,蒋随云做完检查,到门口的椅子内坐着,许情深还在里头等报告。

导诊台的一名小护士见状,端了水送过来,“蒋小姐,喝水。”

蒋随云接过手,客气道,“谢谢。”

那名小护士回到导诊台内,旁边的同事不由问道,“那不是蒋小姐吗?之前带她来做检查的都是周主任,如今怎么变成……”

“嘘,”护士示意对方别乱说话,“哪位医生带过来不都一样吗?别多嘴。”

“怎么一样?这许医生才到医院一年多吧,出尽了风头不说,如今还成了蒋小姐的主治医生,这不科学啊。”

许情深拿了报告,门并没有完全关上,敞开了一道细缝,那些话正好都传到她耳朵里来,她倒并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有些话听多了,反而会产生免疫。

蒋随云端着水杯,却是一口没喝,许情深刚要出去,就看到蒋随云站起身来,她穿着素色的旗袍,白净的底面,只在背部勾勒出一抹简单的水墨画。

蒋家也是名门望族,从小学到的那些规矩,蒋随云至今没忘。所以她每一次出门,必定都打扮的妥妥帖帖,绝不肯敷衍了事。

她走到导诊台前,将那杯水放到桌上。

小护士一看,赶紧问道,“蒋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你们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的主治医生变成了许情深?”

“不不不,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蒋随云似乎完全没将对方的话听进去,“许医生是我们自己人,也是蒋先生的女朋友,她带我做个检查而已,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

许情深分外吃惊,她忙打开门,两名护士见到她走出来,脸色更加发白。她几步走向蒋随云,当做完全没听过刚才的话,“蒋小姐,报告出来了,情况挺好的,放心吧。”

“都跟你说过几遍了,跟着远周喊,难道一声小姨就这么难叫出口?”

许情深蒙圈,蒋随云轻笑,“别喊我蒋小姐。”

“好,”许情深嘴角扯动下,“小姨。”

蒋随云应声,“走吧,去你办公室,这次的药就别开了,家里还有些。”

“嗯。”许情深点着头,跟着蒋随云离开。

回到办公室,许情深给蒋随云倒水,“蒋小姐……”

一语说出口,许情深觉得不对劲,她朝蒋随云看了看。蒋随云双手放到桌上,“情深,方才我可不是为了替你解围,才让你改口的,你是远周认定的人,不管蒋家怎样,我第一个认你。”

许情深拿着水杯的手轻颤抖,她将杯子放到蒋随云手边,“小姨,谢谢您。”

“有些话,你不必放在心上,只要跟你在一起的这个男人立场足够坚定,那就什么都够了。”

许情深唇角轻扬,点了点头。

送走蒋随云后,许情深看还有些时间,便出门去坐了地铁。

来到药房,许旺正在忙着收钱,排队咨询的有好几人,近期天气不好,感冒的人比较多。

许情深走进柜台,穿上一旁的白大褂,许旺看了眼,“情深,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嗯,来看看生意怎么样。”

许旺收完了钱,坐回椅子内,脸上喜滋滋的,“从早到晚的,几乎没怎么停过。”

两名年轻的女孩子趴在柜台前,压低嗓音道,“有验孕棒吗?”

“有。”许情深指着柜台内,“有两块的,也有十五块的。”

“有什么区别吗?”

“这还用问吗?”女生旁边的好友笑道,“当然是买贵的了,就拿十五块的,验出来怀孕之后,拿过去给你老公个惊喜!”

“好。”女人笑道,“来两个吧,双保险。”

许情深将验孕棒拿到收银台前,许旺熟练地开始收钱。

一拨人走后,许情深坐到许旺旁边,“爸,晚饭吃了吗?”

“一会你妈送过来。”

“你跟妈,最近没吵架了吧?”

许旺收拾着桌上的东西,笑呵呵道,“哪有时间吵架,回家都老晚了。”

“那就好。”

药店外面,又过来几个男人,抬头看了看,似乎确定是这间店后,这才迈起大步进来。

许情深对面还有别的顾客,她直起身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为首的男人从兜里掏出一个药盒,啪地拍到桌上,“我老婆吃了你们卖出去的药,现在送医院急救了,你们怎么解释?”

许旺一听,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他每天战战兢兢的,最怕就是听到出事二字。

许情深拿起药盒看了眼,“住院?因为什么住院?”

“你还问得出口?当然是吃坏了药!”

“这是吃肠胃炎的,你老婆服用了几顿?”

男人扬高嗓门,“这家药店是新开的吧,草菅人命啊!大家都来看看——”

对方带了好几名彪形大汉过来,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店内的其它客人不由抬起头看向这边。男人朝着同伴示意,对方拿出一罐小型喷漆,打算在墙上喷字。

许旺慌忙摆手,“别这样,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就在这时,药店的玻璃门被推开,又是一拨陌生人走了进来,他们径自走向柜台,其中一人压着闹事人的肩膀,“吃药吃坏了是吗?想要怎么解决?走,上楼聊聊。”

“谁要跟你们聊?放开!”

许情深看到即将有肢体冲突,她拉着许旺往后退了步,几人被相继制服,并且被推搡着往二楼方向走。

许情深屏息凝神,余光扫过去,看到拿着喷漆的那名男人,腰间被一把尖锐的匕首给抵着。

她吞咽下口水,几步走出柜台,然后跟了上去。

休息室内,分别站着两拨人,许情深走进屋内,其中一人拦了把,“许小姐,当心。”

“你们都是什么人?”

“很显然,他们是来闹事的,放心,我们是来替你解决麻烦的。”

对方还不肯认账,“谁说我们是来闹事的,我老婆确实还躺在医院里面,我告诉你们,要是出了人命……”

“这话,你可以直接去找蒋先生说,许家的药店有蒋先生护着。”

许情深听到这,心里早就明白过来了。

只是心头微微一凉,这就是有权有势人的优势吧,一计不成,立马就能调转矛头来对准她的家人。

如果不是一声蒋先生护着,今晚的事要如何收场?才开张不久的一家毫无背景的药店,怕是从此就要在这条路上黯然歇业了。

对方几人面面相觑,许情深身侧的男人亮了亮刀子,“走吧,其余的事,蒋先生会处理,你们只管回去交差就是。”

许情深看着几人灰溜溜地离开,刚说过话的男人朝她看了眼,“许小姐,没吓到您吧?”

“没有,谢谢你们。”

“许小姐不必太过担心,只要药店的灯亮着,门外兄弟们的眼睛就都亮着,没人敢在这儿撒野。”

许情深点了点头,“好。”

蒋家。

餐桌上,蒋随云不住给蒋远周夹着菜,管家接了个电话,从远处走来,他朝蒋远周看了眼,男人一抬头,视线正好同他撞上,“这是怎么了,一张脸比阴天还要吓人。”

“蒋先生夸张了。”

蒋东霆放下筷子,“怎么了?”

管家弯下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蒋随云看到蒋东霆的脸色沉下去。

蒋远周拿起筷子,往蒋随云的碗里夹菜,“小姨,别只顾着我,你也吃。”

蒋东霆双手交握,蒋远周见他一语不发,不由轻笑道,“爸,还没吃两口,就饱了?”

“你是打定心思,要跟我作对到底是吧?”

“您这话我就听不懂了。”

蒋东霆身子往后靠,“你以为,许家的药店一日安稳,就是终身安稳了?”

“您试试啊,”蒋远周丝毫不畏惧,话语间云淡风轻,“见招拆招,你讨不到便宜。”

“蒋远周!”

“爸,别白费力气了。”蒋远周嘴角一勾,如今,蒋东霆退居二线,蒋远周的名气更是远远压过他,“您要不相信,您就试,东城……只认一个蒋先生。”

蒋东霆只觉喉间一股腥甜窜上来,差点被蒋远周气得个当场吐血。

“你以为,我真的拿他们没辙?”

“有我在,许情深、许家,谁都动不了!”蒋远周身子往前倾,右手握成拳放在桌面上,“几次下来,爸,您不会不清楚,您确实不能拿我们怎样,您别再咄咄逼人,要不然的话……”

“要不然怎样?”

“我完全可以带着许情深去民政局,然后公开婚讯,你信不信,我给你个措手不及?”

蒋东霆蹭的站起身来,一脚踢开椅子,“你再说一遍?”

“您虽然年纪大,但并没有耳聋目盲,我不需要重复,”蒋远周说完,也跟着站起身来,“我还是那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爸,您永远做不了那只黄雀。”

蒋远周拿了椅背上的大衣,抬起脚步往外走。

蒋东霆指着他的背影,半晌说不出话,蒋随云哪里还能吃得下东西,忙起身道,“姐夫,您千万别生气。”

“倒真成了他的天下了!看看,你们看看。”

管家搀扶着他,让他坐回位子上,“老爷,保重身体要紧。”

蒋远周坐了观光车出去,大门口,老白站在车旁正在抽烟,看到蒋远周出来,忙掐熄上前,“蒋先生。”

“你还没吃饭吧?”

“我不饿。”

“走,回九龙苍喝酒去。”

老白眉眼舒展,替蒋远周将车门打开,“药店那边的事,您知道了?”

“能把我爸气成那样,就说明你找的人挺靠谱。”

老白笑着将车门关上,那是,蒋远周交给他的事,他哪次不是完成的漂漂亮亮?

蒋随云见蒋东霆面色阴沉,她拿了披肩,也准备回小楼。

蒋东霆手一挥,“备车。”

“老爷,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

“要再这样下去,他只会越陷越深,”蒋东霆推开手边的碗,目光直直落向前方,“备车,去凌家。”

------题外话------

望天,明天的章节预告,我就不写了

因为我怕你们看到了,会跳起来疯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