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被人设计,和他主动不一样/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揽过许情深的肩膀,想要带她离开。

凌母却是拦在了两人跟前,“远周,你和时吟的事,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个交代?”

许情深双脚像是钉在了地上,有些话,就差捅个明明白白了吧?她握住蒋远周的手在发抖,男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他朝凌母看去,“事情开始之前,不就是你们和我爸说好的吗?对你们许下承诺的不是我。”

“你——”凌母气得唇角发抖,“难道我女儿就白白……”

“妈!”凌时吟高喊出声,她从地上挣扎爬起来,几步走到凌母跟前,“快回去吧,舅舅他们还等着呢。”

凌母的目光再度扫向许情深,蒋远周搂住她转身,凌母自然不甘心,“这位小姐,很多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我家时吟也是受尽委屈,你不妨问问蒋远周,问问他都做了……”

凌时吟猛地扯了把凌母的手臂,“您不走是不是?那好,我走!”

她一条腿摔得疼痛不已,走路的时候有些跛,许情深看着凌时吟快步向前,凌母焦急地追在她身后,“时吟!”

许情深来不及细看,脚步匆忙地跟着蒋远周在走,他走得很快,仿佛这座得月楼即将要变成吃人的怪物,如果晚了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许情深好几次差点没跟上,到了外面,司机见他们出来,将车缓缓开至跟前。

蒋远周不等他下来,便将车门打开了,“走,回家。”

许情深伸手撑住车门,忽然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往后退了一步,突如其来的动作令蒋远周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想装糊涂下去了,蒋远周,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跟谁发生的?”  蒋远周似乎有话卡在喉咙里,“她告诉你的?”

“没有,凌时吟凑到我耳边,只问了我一句小姨的身体怎么样。可是你的反应……”许情深没有显露出歇斯底里的表情,一把目光攫住蒋远周不放,“是你自己告诉我,还是我找个机会,去趟蒋家?”

男人闻言,猛地上前扯住许情深的手臂,她甩了几下没甩开,“放开我,你放开我。”

蒋远周将她推进车内,许情深好不容易坐稳,又朝着他推了把,“你跟她,睡了?”

男人面色绷紧,难看至极,司机赶紧发动引擎,许情深手掌垂在身侧,重复问道,“你跟凌时吟?”

蒋远周上半身往后靠,“那晚我在小楼喝醉了。”

“然后呢?醒来的时候发现凌时吟在你身边?”许情深不得不佩服自己,到了这时候还能理性分析,“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何必瞒着我?男人喝醉酒后,能行事吗?”

蒋远周拧紧眉头,脸上的沉郁浓烈地堆积着,许情深问完这句话,心底猛地一沉,“只是喝醉了吗?酒里面,有没有下药?”

男人单手撑着前额,开了窗,手肘支在车窗外面,“应该有,我爸好不容易逮住的机会,不万无一失怎么行?”

“那你呢,一点印象都没有吗?”许情深问完这句话,却觉有另一种绝望扑面而来,她闭了闭眼帘,“蒋远周,那次我们在一起喝酒,后来差点被一个骑电瓶车的人给撞了,你还记得吗?”

蒋远周脑子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印象,“什么时候?”

“方晟走后不久,你还让我坐在你肩上,我从树上拿了个氢气球下来。”

许情深始终没有等到蒋远周的回答,她知道,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完完全全就记不起来。

有人醉酒,可脑子还是清醒的,也有人喝醉了酒,模模糊糊会有一些片段记着,可蒋远周呢?他哪次记得过醉酒之后的事?所以,只要有应酬的时候,老白都是左右不离身,哪怕他喝一点点酒,都得战战兢兢地护着他。

蒋远周啊蒋远周,他行事这样小心翼翼,最后却还是逃不过这醉酒带来的麻烦。

“还有,凌小姐为什么去医院?”许情深再度问道。

“查主任亲自做的检查……”蒋远周话已至此,不再往下说。

许情深还能不明白里面的意思吗?胸腔内一股火迅速烧上来,说不清是痛,还是怎样非人的折磨,她觉得车内的空气越来越窒闷,好像要将她整个人吞噬掉。

她拍了下车窗,“停车。”

司机朝蒋远周看看,没有他的吩咐不敢擅自停车,蒋远周伸手去抱她,“你要做什么?”

“我不想待在这,我要下去。”

“我不会让你离开。”蒋远周抱住她的双臂在使劲收拢。

许情深抬起脚,挣扎间,一脚踹在了前面的椅背上,“松开!”

“不松!”

许情深到底不是蒋远周的对手,她冷静下来,目光垂落,盯着椅背上的脚印,“酒,是小姨给你喝的吧?他们知道你对别人都有戒心,所以让她出面。”

这就是蒋远周之前疏离蒋随云的原因。

男人喉间轻滚下,“是。”

“她事先肯定知道……可居然,还是帮了他们。”许情深轻声说出这样的话,眼里浸润着说不清的失望和难受,蒋远周下巴抵向许情深的脑袋,“我知道你肯定会受不了,但瞒着你的时候,我更难受,情深,我从没想过要去跟别的女人有什么事。我倘若真是那样的人,他们也不必这样费尽心机……”

道理,许情深自然都懂,也不需要蒋远周多解释一句。可心里这关能不能接受,又岂是单单靠着理智就行的?

司机加速,车子很快回到九龙苍,许情深呆坐在里面不动。

蒋远周将她拉下车,然后搂住她的肩膀往前走,许情深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傀儡,一步步跟在边上。男人感觉到手掌底下,她的双肩很僵硬,可他不敢松开手。

两人走进屋内,许情深鞋子也不脱,蒋远周蹲下身按住她的腿,他让她坐到旁边的矮椅内,许情深看着他将自己的靴子脱下来。她弯腰按住男人的手掌,然后自己脱下了另外一只,“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

“蒋先生和许小姐回来了。”佣人看到他们,率先打声招呼。

蒋随云匆匆忙忙从客厅内过来,脸上带着笑,只是神情有些憔悴,“不是在外面吃饭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蒋远周跟她打过招呼,“小姨。”

“吃饱了吗?”蒋随云问道。

许情深一声不吭,蒋随云指了指厨房,“我炖了汤,还有玉米,给你们盛一碗?”

“不用了,”许情深拒绝道,“谢谢蒋小姐的好意。”

蒋随云听到这,脸色刷地变白,她上前来到许情深身边,手掌握向她的肩头,“情深这是怎么了?”

许情深明白,蒋随云这几天一直往九龙苍跑,变着法给她和蒋远周做吃的,她几乎是弃她的身体于不顾。许情深一早就明白,蒋随云这是在内疚,可许情深之前没想到的是,这么大的一件事里头,蒋随云居然起了那样的作用。

她当晚被接去小楼,是蒋随云将她拦在外面,如果她执意冲进去的话,看见的是不是就是蒋远周和凌时吟躺在一起?

许情深没法拿之前劝慰蒋远周的话,来劝说自己,真的,她没法大度成那样。

蒋随云说喜欢她,让她喊她小姨,说把她当成一家人。许情深听闻,心里被塞满了感动,她原本就是个极易被温暖的人,甚至有几次,蒋随云将吃的东西送到她手里,许情深觉得她从小就缺失的那份母爱,好像正在通过蒋随云弥补回来。

可事实呢?

蒋随云要成全的,还是蒋远周和凌时吟。

她心里是有内疚的,但内疚并不代表没有伤害过,蒋随云同意下来那件事的时候,终究没有想到过她许情深。

许情深肩膀轻动,蒋随云的手落了下去,许情深勉强轻笑,“没什么,只是吃饱了,不想再吃别的东西。”

“小姨,您先回去吧。”蒋远周抱紧身旁的许情深。

蒋随云站在原地,脸上有些不知所措,“那我明早再来。”

“不用了,”拒绝的,还是许情深,她口气客气极了,“蒋小姐身体不好,还是在家好好休养吧。”许情深话里面的疏远很明显,蒋随云也察觉到了,她朝蒋远周看了看。男人朝一旁的阿姨说道,“把我小姨送回去吧。”

“好。”

蒋远周带着许情深上楼,回到卧室,她一语不发从他怀里挣开。

得月楼。

凌时吟推开包厢门进去,里头喧闹声不绝于耳,凌父见到她,随口说道,“去了这么久?”

凌慎手里夹着烟,目光落向前,看到凌时吟的腿上有水渍,还有些许的脏污,他眸色微凛,“怎么了,摔跤了?”

“没有。”凌时吟拍了下腿,坐回原位。

凌母的脸色很不好看,直到一行人吃完饭,坐上自家的车回家,凌母这才问道,“既然遇上了远周和那个女人,为什么不让我当面说清楚?”

凌时吟一言不发,手掌在腿侧摩挲,那一下摔得不轻,至今还隐隐痛着。

“什么?你们遇上了?”凌父扬高音调说道。

“是,我当时看到时吟就坐在地上。”凌母朝着凌时吟轻推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软弱?”

坐在前排的凌慎透过内后视镜看向女孩,凌时吟的视线从窗外收回,“妈,许情深是个聪明人,您方才说的那些话就已经够了,何必一定要点破?”

“远周那样护着她,我当然应该把话说得够明白。”

“明白什么?”凌时吟沉下嗓音,“是我跟蒋远周说的,我不会纠缠他、不会拿那晚的事来做文章,至少,我要让他这样以为。至于您,为了自己的女儿气愤不过,也是正常的,我拦您一把有什么不好?结果都是一样的,许情深心里还能不清楚?”

凌母张了张嘴,又似乎觉得有些道理。可想来想去,心里还是有疙瘩,“这件事,家里会为你出面,时吟,你不至于这样。”

“怎么出面?”凌时吟反问,“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逼着他娶我是吗?妈,你以为这种事是受法律保护的?如果真这样的话,许情深比我还要早一步。”

“但至少,凌家有权有势,不比那个许家。”

“您再有权有势,压得过蒋远周吗?”

凌慎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视线望向远处,目光内透着多于同龄人的阴沉。

凌母恼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同意蒋家?”

“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从蒋远周睁眼看到我的那刻起,他对我肯定是深恶痛绝的,事已至此,我只有两个目的。第一,让他深信这件事只是两家联姻耍出来的手段,与我无关,第二,他现在就算不爱我,也不能恨我或者讨厌我。我也是‘受害者’,这样,他以后才能有接受我的可能性。”

凌母越听越乱,“你的意思,你不争取?”

“当初我是听了蒋伯父的提议,我相信有些事情他会办好的,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你以为这样,远周能回头?”

凌时吟不想听,将脸别向窗外,她心里清楚,蒋远周怎么可能肯乖乖听了蒋东霆的话来娶她?在他看来,一个女人的贞操……应该没有那么重的分量。

第二天。

许情深中午没去医院食堂吃饭,她走到星港外面,打算透口气,然后再给宋佳佳打个电话。

刚走出医院,就看到一辆车被拦在星港外面,许情深不以为意,想要绕道走。没想到却有人推开车门下来喊她,“许小姐!”

许情深回头一看,竟然是蒋家的管家。

她站在原地,管家快步上前,“总算是见到你了。”

“找我有事吗?”

“许小姐,你看蒋先生……总是拦着我们,是这样的,老爷想见见许小姐。”

许情深望着管家脸上堆起的笑意,她口气冷淡道,“不好意思,我待会还要上班。”

“不耽误您多少工夫,医院这边,老爷会打招呼的。”

“既然这样,让蒋伯父先跟蒋远周打个招呼吧,他如果同意,我可以去。”

管家微微敛起了神色,“许小姐,你这样……”

“我知道找我是为了什么事,你帮我带句话给蒋伯父,就说蒋远周和凌小姐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需要再听人说一遍。”

“许小姐知道了?”管家掩饰不住吃惊,但再看许情深的反应,似乎又不像,“你确定蒋先生没有跟你隐瞒?”

许情深屏息凝神,像在对待一场战役,心里分明被人戳出了一个个巨大的口子,可她却不允许自己当着不相干的人面前流泪。“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她话语清冽,目光直勾勾落向管家,“男欢女爱,酒后犯下的事不能算数。况且,凡事还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吧?蒋先生酒后犯下的糊涂事,在我这都是家常便饭了,蒋伯父不必为我担心,更加不必将我接去安慰,这点承受能力,我还是有的。”

管家面色惊诧,好像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许情深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上班了,告辞。”

说完这话,她快步回了星港,许情深并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去了小花园。她浑浑噩噩地坐到长椅上,伸手捂住白皙的脸孔,阳光透过指缝间往里钻,许情深双肩轻耸,难受地哭出声来。

强装的坚强被狠狠撕扯开,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在乎,怎么可能像她方才说的那般看得开?

人人都想往她的伤口上撒一把盐,人人都期待她听到后的反应,人人……都想让她从蒋远周身边离开,又是人人……都恨不得将她除之而后快。

只是许情深不懂,她做人做事向来懂得隐忍,可偏偏为什么却挡了这么多人的道?

她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到,蒋东霆会用怎样的口气来跟她说话,然后再告诉她,如今蒋凌两家的事已成定局,她可以挪位了。

许情深压下脑袋,嘴里咬着哭泣声,她没有一个好的家世去跟别人抗衡,所以,他们就选择了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蒋东霆应该也知道,这不足以能让蒋远周娶凌时吟,但她这一关呢?她自己能过的了吗?

许情深擦干净眼泪,抬头看着上方,眼睛被阳光刺得睁都睁不开,她却还要倔强地张开。

只因为她身边的人是蒋远周,所以她要谈一场恋爱,那么难。

许久后,许情深才收拾好情绪回到医院内。

下班的时候,蒋远周打了电话过来,许情深没有接,走出星港,她远远就看到了蒋远周的车。

老白下来,他见到许情深快步穿过马路,显然不想跟他们同乘一辆车。

他回到车内,“蒋先生……”

“跟上去。”

许情深顺着马路向前走,蒋远周的车则在她身后跟着,她掏出手机给宋佳佳打电话。

宋佳佳找到了工作,此时也刚下班,“喂,情深?”

“佳佳,你在哪?”

“快要到家了,”宋佳佳听出她情绪不对劲,“你怎么了?”

“佳佳,我想去你那。”

“好啊,你过来!我去买菜。”

“不用了,”许情深嗓音微哽,“我就想跟你说说话。”

“好。”

许情深挂上电话,站在路边有些茫然,走出去几步后,她停了下来,转身望去,蒋远周的车就离她十几步开外。许情深快步迎上前,司机见状,忙停下车来。

车窗落下去,许情深面无表情来到车旁,“别跟着我了,我不会一个人消失掉,我去宋佳佳那。”

“不行,从现在起,只要出了医院,我都得跟着你。”

许情深咬了咬牙关,她将车门打开坐进去,“那好,把我送到那边你再走,这样总放心了吧?”

老白吩咐司机开车,许情深面色严肃,“我要真想走,你还能怎样呢?”

“是不能怎样,但总能这样一步步跟着你。”

“蒋远周!”许情深侧过身看他,蒋远周眸光同她对上,“我爸给我打了电话,我知道管家去找过你了。”

“是吗?”许情深嘴角勾起嘲讽,“那他一定会说,我事到如今还不肯离开你,是别有居心,对你有所图吧?”

“我从来不管别人怎么说,只是你跟管家说的那席话,让我很欣慰。”

许情深喉间轻滚,眼圈逐渐发烫,“我那么说,仅仅是因为不想被纠缠。”

“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说的这些话,但既然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你就要说话算话。”

许情深朝他看看,没有接话,她望着窗外,车子开到宋佳佳家小区的时候,宋佳佳就在单元门口等着。

看到她下车,宋佳佳快步迎上前,“情深。”

她还要跟蒋远周打招呼,却被许情深一把抓着手,快步往楼上而去。宋佳佳边走边说道,“我以为你是跟那位闹矛盾了呢,但现在一看肯定不是啊,那我就放心了。”

“你怎么知道不是?”

“这还不简单吗?人都是他亲自送来的。”

在别人看来,有些事就是这么简单,许情深走进屋内,餐厅的桌上正在煮着火锅,宋佳佳拉过许情深,“也没买什么别的菜,吃火锅方便,来,边吃边说。”

许情深坐到桌前,宋佳佳给她倒满饮料,“情深,你要心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就跟我说。”

宋佳佳说完,给她碗里夹着牛丸,许情深抬头,看到宋佳佳不住忙碌着,“来,金针菇,是你喜欢的,还有虾滑,赶紧趁热吃……”

许情深觉得热气钻入了她的眼中,她手掌遮在额前,可已经来不及了,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她垂下脑袋,宋佳佳见状,吓了一跳,“情深。”

她抽出纸巾塞到许情深手里,许情深忙擦拭下双眼,“没事。”

“情深,我从来没见你这样过。”就算她一个人提着皮箱在街上孤独行走的时候,宋佳佳也从未见过许情深脸上,有如此落寞痛苦的表情。

“佳佳,有些事压在我心里很难受,我不知道找谁说。”

“你说吧,我听着呢。”

……

楼下,蒋远周的车停在原地,老白倚在车前,“蒋先生,要不要先送您回去?”

“不用了,她待会还要回九龙苍。”

老白见状,也就不再多说。

宋家的餐厅内,火锅在咕嘟咕嘟冒着泡,翻滚的各种丸子相互撞击着,宋佳佳握紧筷子,她深深看了眼许情深,“这……”

许情深双手捂住脸,然后放到桌上。宋佳佳面色同样严肃,“情深,这件事再清楚不过了,蒋远周没有背叛你们的感情,烂俗一点来说,他是被人设计了,这跟主动同别人上床不一样。”

“我知道。”

“那个凌时吟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暂且不说她。情深,事情都发生了,逃避也逃避不过去,现在摆在你眼前的就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在一起,要么分手。但要分手的话,你不觉得亏吗?不止如了那些人的愿,自己心里还难受的要死。”

许情深没有说话,宋佳佳继续道,“你知道他是被设计了,知道他们是想分开你们,更知道蒋远周对你的感情,唯一的难关……就看你能不能接受……”

楼下,蒋远周等了许久,总觉得心里忐忑,他抬起脚步准备上楼。

一名女子跑到了他的跟前,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宋家门口,女人拿出钥匙开门进去,走进屋内后,她脚踢了下,算是关门了。蒋远周手掌轻推,门并未关上,留了条隙缝。

他看到许情深就坐在里面,宋佳佳跟那名租客打了招呼,她抬头见许情深面色仍旧沉重,宋佳佳该说的也都说了,旁的那些安慰的话她也找不出来了。

宋佳佳拿起手里的杯子,以一副满不在意的口吻说道,“情深,这样折磨的还是你自己,想开点!男人嘛,大把大把有的是,你看你这么漂亮,还有,那晚的事跟蒋远周的小姨倒真脱不了关系,大宅院里人心复杂啊!”

许情深盯着一处出神,“是啊,对于她……我看我以后很难真心相待了,要说心里没有一点点怨,那肯定是假的。”

“可不是吗?太过分了。”

宋佳佳说完,眼瞅着许情深情绪似乎更差了,她赶紧说道,“你也是,你说说,你跟着蒋远周那么久,为自己考虑过吗?”

“什么?”

“你傻啊!”宋佳佳恨其不争,“就不说你们现在的感情有多好,万一以后被蒋家逼得无路可走呢?你身边没有自己的钱怎么行?”

许情深没有答话,倒不是因为赞成,而是觉得没必要,她从来就没想过这些。

“你看看你家里,你那个老爸,你那个后妈!情深,赶紧给自己铺后路啊,钱才是最可靠的。”

蒋远周落在门板上的手垂了下去,宋佳佳见她心不在焉,便拍了下许情深的手背,“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还有那个什么小姨,她既然做了这种事,就压根没把你当自己人,你以后用不着对她好。”

许情深头痛欲裂,敷衍地点了点头,“对。”

------题外话------

亲们,《迷性》出版喽,现在起开始团购,出版名为《不负时光不负你》,这名字,美得要命了吧,哈哈

想要团购的亲,加入群140370093

《迷性》网络连载名又叫《聿少的专宠新娘》。就是聿尊和陌笙箫,这男主不用我介绍了吧,就是喜欢女学生的那个!

签名版,欲购从速,谢谢大家支持哦跟之前一样,三套、五套、十套的有特殊奖品,详细的亲们进群嗨哦。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