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把她捧在手心,只对她好/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佳佳往她碗里不住夹着菜。“别跟自己过不去,赶紧吃吧。”

许情深拿起筷子,在碗里拨动几下,“好。”

老白看到蒋远周下来的时候,迎了上去,“蒋先生。”

他一语未发,走向车旁,老白替他将车门打开,他却并未坐进去,蒋远周靠着车子,“给我支烟。”

老白赶紧摸出烟盒,将烟递向蒋远周,男人放到嘴中,抬头看向宋家。

“许小姐不肯跟您回去吗?”

“我没进去。”

老白靠在蒋远周身侧,两道身影并肩倚着车窗,天气还有些凉,蒋远周将身前的衣服拢紧,“她对小姨,肯定是有了隔阂。”

“也能理解。”

“是,”蒋远周目光凛凛落向前方,“不过现在这种都是小事。”

“蒋先生,凌家那边您准备怎么办?”

“这件事,我只看情深的态度,我们俩好就行,至于别人,与我何干?”蒋远周盯着一处说道。

老白知道他心烦,况且有些事急也急不来,索性走一步算一步吧。

许情深勉强吃了些东西,宋佳佳拿过她的碗,“我给你盛饭吧?”

“不用,我饱了。”

宋佳佳坐了回去,“那你待会打算怎么办?要住在这,还是回那边?”

“回九龙苍吧,这种事也不是躲避就行的。”

“这就对了,”宋佳佳双手托腮,“情深,我知道你心里憋屈,这种事,就好比吃了个苍蝇吧,吃都吃了,拉一下肚子就过去吧,是不是?”

许情深真是哭笑不得,“有你这样比喻的吗?”

“本来就是啊,再说吃苍蝇的也不是你一个,蒋远周没吃啊?你问他,现在是不是比吃了苍蝇还恶心呢?”

许情深起身帮着宋佳佳收拾,宋佳佳见状,忙轻按住她的手腕,“不用你帮忙,都什么时候了,你要么现在就回去,好好的,不许哭。”

许情深下楼的时候,没想到蒋远周还在,宋佳佳陪在她身侧,一看见蒋远周的车,宋佳佳忙拍了下许情深的手臂,“真好,不用替你打车了,快回去吧。”

宋佳佳看到蒋远周,打了声招呼。

男人只是表情淡漠地点了下头,她不知道她方才冲着许情深说的那席话,蒋远周全都听见了。许情深跟宋佳佳说了声再见,然后坐进车内。

车子未作逗留,开出了宋家所在的小区。

回到九龙苍,蒋随云也在,看见两人进来,她忙起身上前,“情深,远周。”

“小姨?”蒋远周昨晚送她回去的时候,就吩咐她不用天天往九龙苍跑,也不知道她在这等了多久,蒋远周皱紧眉头,“有这个时间,您在小楼休息不行吗?”

“我成天没事干,也难受啊。”蒋随云看向许情深,她只淡淡说了句,“我先上楼,晚饭我也吃过了,不必喊我。”

许情深快步朝着楼梯口而去,蒋随云想要喊住她,蒋远周伸手拉住她的手臂,“随她去吧。”

“情深,这是怎么了?”蒋随云心里也有了猜测,满面犹疑地望向蒋远周,“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是。”

蒋随云唇色发白,“所以,她肯定恨死我了吧?”

“情深不是这样的人。”

蒋随云目光怔忡地落向楼梯口,最终摇了摇头,“是我的错,我也不能跟她解释什么,只是看她这样,我……”

“您别多想了,”蒋远周唤过一旁的阿姨,“明天开始,别让我小姨过来了,两边跑来跑去身体吃不消。”

“好。”

蒋随云回去的路上,旁边的阿姨朝身后远去的九龙苍看了看,“蒋小姐,您这是自找罪受啊,天天跑来又有什么用?那许情深也是傲,居然对您这样的态度。”

“她没冲着我大声吵闹,已经是最客气的了。”

“可她终究没名没分,凭什么……”

蒋随云声音不悦地打断对方的话,“孰是孰非,我心里最清楚不过,我不要你一昧地偏帮我,情深救了我两次,我没有什么报答她的,却反而这样害她。”这种自责压在蒋随云的心上,折磨得她夜不能寐,她不知道她能做什么事去弥补,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到九龙苍去,最好衣食住行都给他们照顾得妥妥帖帖。

“可她总是这样,您心里能好受?”

蒋随云摇着头,“这不就是我的报应吗?”

“您别这样说。”

车子缓缓向前,迎面有车开过来,司机看了眼,轻按三下喇叭作为打招呼,凌时吟坐在车内,前头的男人说道,“小姐,好像是蒋家的车。”

司机说完,回应了三声。

前面排着长龙,蒋随云坐在车内,凌家的车即将过去,凌时吟看清楚里头坐着的人,“停车!”

司机一脚刹车,车速原本就不快,车子猛地停下来,蒋随云听到刹车声,抬起视线望出去。

“小姨,真的是您。”凌时吟探出头来打招呼。

蒋随云不再如之前那般对她亲昵,她朝凌时吟看了眼,然后收回视线。

凌时吟倒没想到她态度这般冷漠,“小姨,您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着急赶回去。”

凌家后面的车在按着喇叭,蒋随云看了眼,“你还是赶紧走吧。”

“小姨,您之前对我可不是这样的态度,您这是从哪回来吗?”

蒋随云定定看向对面的女孩,“我只是现在才看清楚,凌小姐手段也是不一般。”

凌时吟听到这,脸色微变,司机朝后视镜看眼,忍不住提醒,“小姐,后面车上的人都下来了,我们再堵在这的话……”

“小姨,如果是为那晚的事,那我也是受害者,您可别忘了,这事如果没有您,那就成不了!”凌时吟靠回后车座内,朝着司机道,“开车。”

蒋随云胸口起伏着,半晌说不出话来,旁边的阿姨忙拿出水杯,“喝口水吧,什么事把您气成这样?”

平日里,离她最近的就是这个阿姨了,可这件事,蒋随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凌时吟还是一个小姑娘,可那晚却是只身走进了小楼,而之前,蒋随云分明接到她的电话,说是她对蒋远周只有兄长之情,联姻的事她不同意。这才让蒋随云深切的明白过来,原来她身边的这些人,个个都不简单。

红灯过去,车速慢慢提起来,蒋随云吃力地倚着车窗,她左手放到腿上,手背处的青筋一道道凸显出来。许情深上了楼后,自顾洗完澡,蒋远周在楼下吃过晚饭,走进卧室的时候,并没看到许情深的身影。

更衣室内有舒缓的音乐声传来,蒋远周一步步过去,许情深的手机放在敞开的衣柜内,她跟着那阵男声在轻唱,“还魂门前许个愿,不要相约来世见……”

她嗓音压得很低,许情深不知道方晟从哪听来的这首歌,她在他的遗书中见到了这首歌的歌词,后来翻出来一听,却是听一次就想哭一次。

歌声传到蒋远周的耳朵里,其中有一句叫最丑的是誓言,男人靠在门口,心里复杂万分。许情深正在整理衣物,蒋远周起先不觉得有奇怪的地方,只是听着这首歌曲循环,里头的歌词一个字一个字印刻到他心上,他猛然觉得不对劲。蒋远周快步上前,“你这是要离开?”

许情深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头也不抬。

男人干脆拉过她的手臂,“你总要跟我说清楚,你心里究竟怎么想的?”

“我没在想什么事,只是马上要换季了,把衣服整理下。”

蒋远周从她手里将毛衣拿过去,“这段日子,你怎么使小性子都可以,怎么折腾我也都可以,但我不会让你离开九龙苍,一晚都不行。”

“你这话说的,是不是也太霸道了?”

“跨出去的这一步是最难的,你一旦真做了这样的决定,你就不会再回来,所以我连让你走的机会都不给你。”

许情深手落向旁边的衣柜,摸到堆放的整整齐齐的衣物,心底有莫名的火在往上窜,许情深拉着那排衣物狠狠甩到地上,“凌家那边呢?怎么办?”

“我从来就没考虑过他们,”蒋远周提起许情深以外的人,眸子内很快恢复冷冽和阴寒,“他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结婚,不可能!”

这下,反而换作许情深哑口无言了,她张张嘴,从衣柜内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回到卧室,许情深躺到床上,拉过那床大被子,眼见蒋远周朝她走来,她忙背过身去,“洗澡睡觉吧。”

宋佳佳平日里虽然无厘头,有句话却说得没错,这件事,就好比吃了个苍蝇,现在就权看她的消化能力了。

可即便心里面、胃里面再难受,至少到今天,许情深没想过离开。

第二天许情深休息,早上醒来的时候,蒋远周已经没在九龙苍了。

刚吃过早饭,许情深还未来得及上楼,蒋随云就来了。

旁边的阿姨拎着菜篮子,里面装满了东西,蒋随云在玄关处换上拖鞋,许情深推开手边的碗要起身,蒋随云快步过来了,“情深,听说你今天休息,太好了。”

许情深朝旁边的佣人看了眼,对方抓了抓头,“蒋小姐一早打电话来,我随口提了句。”

蒋随云让阿姨将菜拿进厨房,“我带了些海鲜,还有西草湖边家养的鸡蛋。”

“蒋远周今天出去了。”面对蒋随云的热情,许情深淡淡说道,她想一走了之,可终究觉得不好,她坐在原位,浑身都跟着难受起来。

蒋随云怔了怔,然后道,“远周不在家也没关系,你今天不是休息吗?”

“我一会也要出去。”许情深说完,垂下视线。

“你要出门?”

“嗯,我想去逛逛。”

蒋随云闻言,喜上眉梢,“正好,我也好久没出去了,我跟你一起去。”

许情深原本就想避开蒋随云,她轻摇下头,“不用了,我约了朋友。”

“蒋小姐,您身体不好,别出门了,”旁边的阿姨劝道,“您需要买什么,告诉蒋先生就好了,直接送到家里岂不是更好?”

“你懂什么?我长期住在小楼,与世隔绝似的,我只是想出去走走。”

许情深不由朝她看了眼,但还是自顾起身上了楼。

过了会,许情深换好衣服下来,司机备好车在等她,蒋随云一个人留在九龙苍,自然也是无聊,她起身跟出去。“情深,我跟你坐一辆车出去,让司机先送你。”

“您要去哪?”

蒋随云嘴角轻挽。“随便,能出门逛逛就好。”

许情深听到这,总不能连同乘一辆车这种事都拒绝,她来到九龙苍外,那名阿姨坐在副驾驶座上,许情深和蒋随云则坐在后头。

车内播放着轻缓的流行音乐,蒋随云想找机会跟许情深说话,但她眉眼淡淡地落在一处,似乎并没有兴趣,蒋随云只得看向窗外。许情深余光看到了女人的手,再仔细一看,蒋随云这阵子肯定又瘦了,露在外面的手指明显成了皮包骨。

阿姨坐在前面,侧着身劝道,“蒋小姐,您这身体……您要在外面忽然犯病了,这可怎么办?”

“你能不能挑些好话说?”

“您这几日身体本来就不好……”

许情深听在耳中,蒋随云有些不耐烦,打断她的话,“你要嫌跟着我麻烦,待会你坐在车上。”

司机和许情深都不便插话,来到绿宝广场,司机将车停在路旁,“许小姐,到了。”

“好。”许情深推开车门,一条腿跨出去,她侧身又朝蒋随云看看,“蒋小姐,您准备去哪?”

“我就附近转转。”

许情深的目光落到她腿上,那两条腿也是细的让人揪心,她最终还是心里一软,“绿宝广场里面什么都有,要不,您也在这逛逛吧。”

蒋随云一听,自然是喜出望外,坐在前头的阿姨听闻,率先打开车门,“这可最好不过了,有许医生跟着,我就不用担心了。”

许情深背着包往里走,其实她压根就不想买什么东西,蒋随云倒是精气神不错,看哪都觉得稀罕。

“情深,我看你衣服也不多,去买几套吧?”

“不用了,”许情深哪有那个心思,“我衣服不少,只是都挂在衣橱里,平时上班穿不到。”

“那鞋子呢?”

“也有,在医院上班,不讲究。”

蒋随云知道她是客气,那件事之后,许情深怎么可能再对她亲切的起来?阿姨陪着走了两层楼,她朝前面一指,“蒋小姐,去坐会休息下吧?”

“好。”蒋随云逛了会,明显体力不济。

许情深去买了几杯果汁,几人坐定下来,蒋随云冲阿姨道,“我有些饿,楼下不是有甜品店吗?”

“好,我这就去买。”

许情深眼看着阿姨离开,她双手捧住果汁杯,目光不自在地看向四周。

“情深,”蒋随云有了跟她独处的机会,她迫不及待开口,“我知道你心里怨怪我,也知道你和远周都难受,我……”

“算了,那件事就别提了。”许情深两手紧握,蒋随云闻言,忙点了点头,她一把握向许情深的手腕,“我当时听你喊我一声小姨的时候,我真是感动,情深,无论如何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心喜欢你和远周在一起,可是……”

这话听在许情深耳中,到底是矛盾的,如果真有那样美好的希望,蒋随云又怎么成了那些人手中的一把利剑,她将她和蒋远周伤的体无完肤,至今不得痊愈。

许情深将手收回来,然后放到腿上,“您别这样说,您现在保重自己的身体最重要,我和远周的事,您无需操心。”

“情深,你怪我、恨我,都是人之常情,我不知道蒋家和凌家接下来还会做什么事,但我保证,我不会再糊涂第二次了。你给小姨次机会吧,让我好好待你,我知道你从小缺爱,你把我当成……”

许情深双肩颤抖,脱口而出的话有些激动,“蒋小姐!”

蒋随云的话被她忽然打断,以至于她不得不将未说完的那些咽回肚子里,许情深平复下情绪,这才继续说道,“我是从小没了妈妈,但是这种爱,却是别人无法弥补给我的。蒋小姐,您不必太过自责,我知道这件事上,您也有您的不得已,我真的没事,您放心。”

蒋随云怔怔地看着她,那般神色,就好像受了巨大的打击,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一样。

很快,阿姨买了小蛋糕上来,只是一看蒋随云的样子,她吓了跳,“蒋小姐,这是怎么了?”

蒋随云低垂下眼帘,从她手里接过东西,“没事。”

阿姨朝着许情深不满地看了眼,买来的蛋糕蒋随云也没吃,过了会,她重新起身道,“再逛逛吧,然后回家吃中饭。”

“好。”许情深答应着,意兴阑珊地跟在蒋随云身后。

经过一家女表店,蒋随云走了进去,柜台内的服务员热情地打着招呼,“您好。”

蒋随云走过去,让许情深坐到旁边,她朝着柜台内仔细看着。

服务员问道,“需要我帮您推荐下吗?”

“不用了,谢谢。”

许情深朝四周张望下,蒋随云指了指柜内的其中一款,“这个给我看看。”

“好。”服务员将手表拿出来,“您眼光真好,这是朗月系列的机械女表,刚到不久的货。”

蒋随云拉过许情深的手,“试试。”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这……不用了,我不买表。”

服务员要给她戴上,许情深忙抽回手放到膝盖上,“我有手表,不需要买。”

“试试吧,你手腕细,戴这种经典款式肯定好看,而且女孩子就要戴一款上点档次的表,把手给我,试试还不行吗?”

许情深握紧手掌,还是摇头,“真不需要。”

服务员拿着表,神色逐渐变了,“这……到底是试还是不试?”

“试。”蒋随云朝许情深看看,“我要不是如今瘦得手不好看了,我自己肯定就买了。”

她拉过许情深的手,服务员见状,将手表戴到许情深手腕上,“太适合了,你们看看。”

蒋随云脸上露出满意,“情深,你喜欢吗?”

“不喜欢。”

“你跟远周在一起后,小姨还没送过你一件像样的东西,你放心,这手表也不贵。”

许情深将手表摘下来,“真的不用,我们走吧。”

蒋随云的视线落到那块表上,却是舍不得,阿姨见她们暂时很难达成共识,便转身出去上趟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许情深站在外面,蒋随云还在店里,阿姨走进去,看到蒋随云跟着服务员去结账了。她来到蒋随云身侧,“她不是不喜欢吗?”

“我又换了一款。”蒋随云从包内掏出银行卡,递过去。

阿姨看到那块表被装进盒子里,款式和之前的差不多,只是表盘内多了一圈碎钻,再一看标价,居然四万多。

之前的那一款,她记得是八千多,她朝着等在门外的身影看去,怪不得看不上呢,原来是嫌太便宜。

付完款后,蒋随云拎着袋子出去,许情深见她出来,她上前道,“我已经打电话给司机了,车子就在楼下,我们回去吧。”

“好。”

回到九龙苍,蒋远周居然在家,许情深进屋后上了楼,蒋远周拉开椅子,让蒋随云坐下来,“小姨,你怎么也出去了?”

“出去走走嘛,总待在家会闷出病来的。”

“买什么东西了吗?”

“给情深买了个手表。”

蒋远周朝着桌上的纸袋看眼,“你给她买的?”

“是啊,待会你替她带上去。”蒋随云说完,又匆忙站了起来,“我带来的海鲜也不知道处理好了没。”

“小姨——”

蒋远周喊了声,但蒋随云还是匆匆忙忙进去了,男人拿过纸袋,他朝着身侧的阿姨道,“小姨身体不好,你们还由着她出去。”

“我也拦不住蒋小姐,方才明明脸色那么差了,还非得要去买个东西,说是送给许小姐。”

蒋远周知道蒋随云这是愧疚,“她要买,那就让她买。”

“这个道理我也懂,可许小姐挑三拣四的,她又不是不知道蒋小姐身体不好。”

男人听到这,脸色不由往下沉,“你这话什么意思?”

“要不是看蒋小姐辛苦,有些话我也不会说,起初蒋小姐选了一款手表,许小姐可能是觉得便宜吧,死活不肯试戴,后来服务员都要甩脸子了,您看看,最后买的那款四万多呢。”阿姨口气不满,压低了嗓音道,“这几天,蒋小姐都是开开心心来,可许小姐哪次给过一个笑脸?我都怀疑,许小姐是不是故意这样折腾人。”

“胡说什么你!”蒋远周一掌拍在桌面上,怒火从深邃的潭底深处往上烧,“许情深要是这样的人,我蒋字倒过来写!”

那名阿姨被吓了一大跳,双手捂住耳朵,蒋远周拿了纸袋子,大步凛凛上到二楼。

走进主卧,许情深恰好在整理床头柜内的东西,蒋远周走过去,颀长的身子往床边一坐,“你的东西忘拿了。”

许情深看眼,蒋远周将纸袋子递过去,“小姨送你的。”

她坚持不要,蒋随云却还是坚持要送。

人啊……

许情深心头溢出悲哀,蒋随云这样坚持,无非就是想要自己心里舒服。她觉得只要许情深肯拿了她的东西,那么将来原谅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许情深感念于蒋随云之前对她的好,相较别人而言,许情深其实要脆弱敏感得多,但她心里也是惶恐、多虑的。她不敢再要别人那些无缘无故的好了,真的。

蒋随云终究不是她的亲小姨,如果哪天她离开了蒋远周,那么,她们就是一点点关系都没有了。

许情深心中特别清楚,没有一个人会毫无缘由的对另一个人好,即便有,在权衡利益的时候,她这种不是亲情关系的人,总会被第一个舍弃。

就好比上次的事一样。

许情深想到这,毫不犹豫接过蒋远周手里的纸袋,然后将它放进床头柜。

这样推来推去毫无意义,如果收下,能让蒋随云不再牵肠挂肚地要给她补偿,那她收下就是。

蒋远周原本以为她会说不要,他朝着她侧脸看去,“你都不看一眼吗?”

不就是服务员给她试戴的那一块吗?

许情深摇下头,“不用,我早就看过了。”

------题外话------

亲们,《迷性》出版喽,现在起开始团购,出版名为《不负时光不负你》,这名字,美得要命了吧,哈哈

想要团购的亲,加入群140370093

《迷性》网络连载名又叫《聿少的专宠新娘》。就是聿尊和陌笙箫,这男主不用我介绍了吧,就是喜欢女学生的那个!

签名版,欲购从速,谢谢大家支持哦跟之前一样,三套、五套、十套的有特殊奖品,详细的亲们进群嗨哦。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