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怀孕/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室温暖的暧昧,被叠叠笼罩着。

许情深在脸上抹了把,将凌乱的头发拨开,蒋远周替她拉过被子,她眼帘轻掀下,“不用盖,我还要去洗澡。”

蒋远周闻言,顺势朝她后背一趴,“要洗澡的话,带上我。”

许情深脸还枕着枕头,“凌家和蒋家一起布了那么大一个局,可如今两头都静悄悄的,我总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他们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许情深觉得累,先闭上了眼睛,这累不光是身体上的。

一段不被对方家里承认的感情,想要修成正果,那真是堪比九九八十一难。

“对了,今天你小姨来医院,说是之前的药吃着不管用,检查报告倒是还好,我给她换了药。”

“好,”蒋远周唇畔在她背后摩挲,“你是小姨的主治医生,你决定就好。”

“嗯。”

又是几天后,这日许情深在门诊室内,刚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她拿了包打算去吃饭。

门外传来敲门声,许情深头也没抬,“请进。”

蒋随云推开门进来,旁边跟着阿姨和一名护士,那位护士见许情深没看这边,轻笑说道,“许医生,蒋小姐来了,您看她客气的,我跟她说您在里头,她还非要敲了门才行。”

许情深直起身,有些意外,“怎么来星港了?难道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不是,”蒋随云见她满面担忧,忙微笑说道,“换了药之后,好多了,晚上也比之前睡得好。”

阿姨也是笑意盈盈的,“是啊,昨天下午还睡了个午觉呢。”

“那就好。”许情深心里一松。

“这是蒋小姐带来的饭菜。”

许情深看到阿姨将保温饭盒拿过来,她原本是要出门的,“不用这么麻烦……”

“不麻烦,”蒋随云精神看着是不错,“医院里面重复的那些菜色,非把人吃腻了不可。”

许情深见饭菜都送到医院了,坚持拒绝也不好,她只好坐回椅子内,“你们呢?吃了吗?”

“我们吃了再过来的。”

蒋随云将多层饭盒打开,菜色很是丰富,有糖醋小排、芡实炒虾仁、百合西芹,还有一个蚝油生菜。许情深拿起旁边的筷子,“做了这么多。”

“可不是嘛,这些都是蒋小姐亲自下厨做的。”

蒋随云坐了下来,让阿姨去外面等着,“星港对面不是有超市吗?你去逛逛,看家里缺什么。”

“好。”

见许情深拿着筷子不动,蒋随云催促道,“吃啊,多吃点。”

许情深吃了口菜,神色也有些小心翼翼的,她很不习惯别人对她的这种好,特别是知道了某些事情后。

“好吃吗?”

“嗯。”许情深点下头,却是味同嚼蜡。

蒋随云唇瓣轻挽,似乎这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你要喜欢,小姨明天还给你做。”

“不,”许情深忙开口道,“不用了,医院伙食很好,别麻烦了。”

“情深,我知道有些事你没法放开,也没法原谅我,我也认了。”蒋随云望向许情深,目光温柔,“不过我等得起,这样也好,我现在觉得我有事做了,每天反而不胡思乱想了。”

而她所说的有事做,就是变着法的要对许情深好。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挺奇怪的,许情深是属于那种越是接触得久了,就越招人喜欢,尽管她对蒋随云还是不冷不热的,但心性好,这一点也是蒋随云能够看得透彻的。

一顿饭吃的很不是滋味,许情深放下筷子,拿了饭盒要去洗。

蒋随云按住她的手腕,“放在这,收拾好了我带回去。”

她也知道许情深对她心有芥蒂,所以没有多逗留,阿姨从超市回来后,两人就离开了。

下班的时候,许情深没有接到蒋远周的电话,走出星港医院,却看到他的车停在路边。许情深以为是司机过来接,她快步过去,拉开后车座的门一看,车里竟然只有蒋远周。

男人朝着副驾驶座的位子上轻拍,“坐这儿来。”

许情深闻言,坐到了前面去,“今天你开车?”

“要不你来?”

许情深往后靠了靠,蒋远周见她目光望向窗外,忍不住轻叹上前,“你这记性怎么主刀的?”

“怎么了?”

“安全带。”男人说着,已经替她系好了。许情深轻拉一下,“好,回去吧。”

蒋远周从仪表盘上取过一叠宣传资料放到许情深手里,“你先看着。”

“什么东西?”许情深翻开资料,看到居然都是房产信息,“看这个干什么?”

“买房。”

“你不是有地方住吗?”

“那你的意思是,以后的新房就在九龙苍?我以为你会希望换一处。”

许情深握紧手里的资料,怔怔盯向男人,“新房?”

“嗯,买完房办好手续,还要装修,我不喜欢买精装修的,等到入住还要一段时间,我算了算刚刚好。”

许情深侧过身,目光没有从男人的脸上挪开,“怎么就刚刚好了?”

“我们总要结婚的。”

她菱唇微张,“你……你真的想到了那一步?”

“你没想过?”蒋远周闻言,朝着许情深睇了眼,“那你跟我在一起,为了什么?”

许情深手掌摸向自己的颈后,“不是没想过……”

“那既然我们想到了一起,就得准备起来。”

蒋远周驱车向前,来到售楼处,许情深张望眼,“算了吧,九龙苍挺好的,而且以后的事……不用考虑的这么早。”

男人似乎没将她的话听进去,“下车。”

许情深被他拉下车,然后跟着他走进售楼处,门口有销售过来迎接,许情深被蒋远周带进去。

偌大的售楼处内,电子屏上显示着楼盘所在的位置,蒋远周轻扫了眼,“能实地看一眼吗?”

“可以可以。”销售打个电话,让人将车开到门口。敞篷的观光车能同时容纳七八个人,许情深坐在后排,车子绕过售楼处,很快来到别墅区内。

“蒋先生,我现在就带您去看地段最好的那几栋。”

蒋远周嗯了一声,许情深余光落向蒋远周的脸,傍晚的风带着天气即将转暖的预兆吹拂到人的脸上,很舒服。让她更加觉得舒服的,是看在眼中的那副精致眉眼。

许情深忍不住问自己,这个男人,他说要跟自己过一辈子?

就是这个人,是吧?

答案必须是肯定的。

许情深心里溢出酸酸涩涩,蒋远周朝她看了看,然后一把握住她的手掌,“饿不饿?”

她轻摇下头,蒋远周看眼时间,“看完这边我们就去吃饭,天也不早了,等改天你休息,我们再去别的楼盘看看。”

“好的。”

别墅区的风景自然不用多说,许情深下了车,有些恍惚,蒋远周拉过她的手往前走,她不敢跨步太大,感觉就像是走进了一副画中。

经过前面的小桥,蒋远周捏了捏她的手掌,“这儿也不错,吃过晚饭可以陪你散步。”

那样的一幕,想想都觉美得惊人。

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在一起了,心中的芥蒂难以消去,生活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彼此都不想让对方增添难受。蒋远周带她进了别墅,毛坯的房子,更加显得空旷宽敞。

住在哪,许情深其实都不介意,只要心里舒适就好。蒋远周问着她的意见,她笑着说道,“随你。”

“我想让你亲自挑。”

“那就再看看,不急。”

“好。”

许情深对房子的感觉不大,却莫名其妙爱上了跟蒋远周一起看房子的过程。那就好像他们真的即将要结婚,就像寻常的小夫妻一样,满怀喜悦去憧憬着未来的小家。

离开售楼处,两人来到停车场,许情深拉开车门,“回家吧,不早了。”

“好。”

随后的日子,许情深也跟着蒋远周去看了另外几栋,只是都没定下来。蒋随云偶尔也会来星港,送过一次蛋糕,说是顺路经过,来看看许情深。

这日,旁边科室的医生敲开了许情深的办公室,“一波刚走,现在体检的人肯定少,要去吗?”

“噢,好。”许情深从抽屉内拿出单子,跟着那名女医生往外走。

对方扬了扬手里的单子,“我最怕的就是妇科检查了,痛啊。”

许情深忍俊不禁,“医院一年一次的福利,你就珍惜吧,专为我们女同胞量身定制。”

“我待会问问,做个B超就得了,我每次看到她们拿出那工具,都要吓晕过去了,不对,**也要查。”

两人进了电梯,出去的时候,那名女医生又忍不住道,“体检这玩意,其实查来查去也查不出个什么,只是医院既然给了福利……”

“寻个安心嘛,”许情深接过话,“身体健康当然是最好的。”

“是啊。”

进B超室前,许情深还在喝水,跟她一起来的女医生从检查室出来,“你准备好了吗?快进去吧。”

“好。”许情深将纸杯丢进垃圾桶内,然后大步过去。

躺下去的时候,许情深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腹部一片冰凉,检查的仪器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按来按去。

半晌后,那名大夫朝她看眼,“可以了。”

“没问题吧?”

对方摇下头,“正常。”

“谢谢。”许情深接过对方递来的纸,擦拭着腹部。

“报告单会送到门诊室,不用特地过来取。”

“好的。”许情深整理好衣物,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翌日。

蒋随云从小楼离开的时候,蒋东霆的车也跟在了后面。

阿姨手里拿着保温盒,“蒋小姐,您干嘛一大早跑去医院?再说您送的是早餐,人家肯定是从九龙苍吃过了啊。”

“吃过就吃过,里头是虾饺,什么时候都能吃。”

阿姨嘀咕句,“其实我真搞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样,您说您喜欢许小姐,可她呢?”

“你是不是早饭没吃饱?”蒋随云拧了下眉头,“这张嘴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阿姨别过身,一声不吭抱紧手里的保温盒。

车子即将来到星港,蒋东霆的车超了过去,将前面的车拦停。蒋随云看了眼,微吃一惊,“姐夫?”

司机下来,让蒋随云和阿姨都上了蒋东霆的车,车子直接开到星港对面。蒋随云意外地跟着蒋东霆下车,“姐夫,您来这儿做什么?”

“先带蒋小姐进去坐着。”蒋东霆朝司机指了指。

“是。”

那名阿姨刚要跟进去,就被蒋东霆拦住,“等等,你去趟星港。”

“姐夫,您要做什么?”蒋随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想要上前阻止,“我还要去医院拿药。”

“会给你拿药的时间。”蒋东霆示意下,司机拦在蒋随云身前,“请吧,蒋小姐。”

许情深刚进门诊室不久,蒋随云身边的阿姨就匆匆忙忙来了,“许医生,许医生!”

“怎么了?”许情深看她这样,被吓了一跳。

阿姨将保温盒放到桌上,“我和蒋小姐一早就来了,在对面的商场等了会,没想到她现在不舒服,您跟我去看看吧?”

“是头痛吗?”许情深边问边跟着阿姨往外走。

“是。”

“厉害吗?实在不行的话,我安排人一起过去。”

阿姨快步在前面走着,“应该不用,您先看了再说吧,反正就在对面。”

许情深不疑有它,跟着阿姨去了星港对面的咖啡馆。

这儿开业的倒是早,只是人并不多,阿姨在前面带路,一眼望去,也就寥寥几人,空气中弥漫着现煮的咖啡味道,很香。

来到一间帘子隔断的小包厢前,阿姨杵在门口,“就在里面。”

“那你还站着干什么?”许情深说完,手臂将那道帘子掀开。她看到蒋随云坐在蒋东霆身侧,苍白着脸,似乎在发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弱不禁风了。

许情深说不清此时的心情,好像被人兜头浇了盆冷水,冻得透心凉。

除了失望,心头多余的地方一片空白。

许情深转身要走,蒋东霆唤住她,“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想听。”许情深丢开手中的帘子。脚步刚抬起,蒋东霆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时吟怀孕了,就算你不想听,这也是事实。”

许情深脚步猛地刹住,她想转身离开,可腿却不听使唤地换了个方向。

走进去后,蒋东霆让她坐到对面,蒋随云脸上几乎是灰白的,“姐夫,你,你说时吟怀孕了?”

蒋东霆眉角轻扬,“是啊。”

许情深手脚冰凉,垂着眼帘盯向桌面,蒋随云身子一沉,往后无力地靠去。

“这是检查报告。”蒋东霆将东西推到许情深面前,她没有伸手接,更加没有看一眼。

“您不应该来告诉我,蒋远周知道吗?”

“还不知道,”蒋东霆盯着跟前的人道,“因为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

“时吟的孩子,可是蒋家未来的长孙,一定要留下来。”

许情深口中泛出苦涩来,“所以,是时候让我走了是吗?”

“许医生,有些事再拖下去可就真的不好了,这一个月来,凌丫头也是受尽委屈,但如今既然怀了孩子,这事就没别的商量余地了。”

许情深脑子嗡嗡作响,手掌在桌面上撑了下,“既然是你们蒋家的事,你直接跟蒋远周说吧,不用通过我。”

“情深……”蒋随云见她起身,不忍心地喊了句,蒋东霆坐在那一动不动,“你想要什么条件,可以尽管跟我提。”

许情深不着痕迹地勾勒下嘴角,这一幕,倒是不陌生,电视上经常会出现,果然灵感来源于生活啊。

“我要蒋远周这个人,你能给吗?”

蒋东霆锁紧眉头,许情深深吸口气,她怕在这多留一步都能窒息,蒋随云试图跟着说些什么话,可许情深哪里能听得进去,她大步走出了咖啡馆。

蒋随云站起身来,看着许情深的身影越走越远,她拿过桌上的检查报告,“真的吗?凌时吟怀孕了?”

“我们蒋家就要双喜临门了。”

蒋随云将检查报告丢回桌面,脸色僵硬,蒋东霆朝她看看,“走吧,回家。”

她轻摇下头,蒋东霆扫了她一眼,“你看看你这样子,还成天乱跑做什么?走,回小楼。”

阿姨进来搀扶着蒋随云,她似乎一下没站住,吃力地坐回椅子内。

许情深逃也似地回到星港,进了门诊室后,她将门反锁,脑子里一片空白,可心口像是被人撕裂了一道口子,痛得她只能撑着身前的桌子,直不起身。

这一个月来,她和蒋远周过得很难,很不好受,每一天都是格外小心,他们生怕迈不过那个坎,可谁都在竭尽全力,这下好了,连努力都不需要了。

有些事,上天自然会给你安排,不论是善意的,还是玩笑的。

许情深抬起手指轻拭眼角,最后忍不住,只能轻咬着自己的手背。

回到小楼后,蒋随云坐在院子内的藤椅上,藤椅底下铺了层垫子,阿姨替她拿了床薄被出来。“您先休息会,不过天气凉,待会就得上楼。”

蒋随云挥下手,阿姨见状,转身回了屋。

一直到中饭时间,阿姨走近藤椅,看到蒋随云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她心里一惊,嗓音颤抖喊道,“蒋小姐?”

见她没有声响,阿姨推了把,“蒋小姐!”

蒋随云似乎从睡梦中惊醒,睁开了眼,阿姨不住拍着胸口,“您吓死我了。”

“有什么好害怕的,你以为我死了?”

“您别乱说话。”

“几点了?”

“该吃饭了,管家来电话让过去。”

蒋随云抬起手掌遮住眼帘,“我不想吃。”

“那怎么行?”

“你把手机拿来,我想给远周打个电话。”

“好。”

蒋远周来到小楼的时候,快到傍晚了,他远远地看到蒋随云坐在藤椅内,那椅子在轻轻晃动着,那样的角度望去,蒋随云就像是一个老者般,身形消瘦。甚至给了蒋远周一种错觉,就好像是张纸片躺在了椅子上似的。

蒋远周快步过去,“小姨。”

蒋随云扭过头来,“远周,你来了。”

男人走到她身侧,旁边有椅子,蒋远周坐了下来,“天都快黑了,怎么还坐在这?”

蒋随云端详着跟前的男人,他心情看上去不错,看来凌时吟怀孕的事,他至今不知道。蒋随云嘴角轻挽,“不想回屋。”

“那也不行,你身体受不了。”

“没关系的,”蒋随云坚持,“自从换了新药后,好多了。”

阿姨从屋内出来,“蒋小姐,您早上到现在一口东西没吃,快进去吧,晚饭做好了。”

蒋远周听到这,脸色蓦地一沉,“为什么不吃东西?”

“就是没有胃口而已。”

“走,进屋吃晚饭。”蒋远周说着,想要去拉她。

蒋随云感觉自己身体很重,躺下去了好像就起不来,但她不想被蒋远周看出异样,“拿到外面来吧,给我盛碗粥。”

“这……”

“去吧。”蒋远周说完,朝着蒋随云挨近些。

她手掌伸出去,落在蒋远周的头上,手指穿过男人浓密的发丝,“远周,你真是长大了。”

蒋远周不由轻笑,“可不是吗?就您,还把我当孩子。”

“小姨不知道还能陪你走多远。”

“瞎说什么?”蒋远周冲她看看,“您还要亲眼见着我结婚、生子,我还指望着您给我看孩子呢,所以,你要赶紧养好病,不然到时候连孩子都抱不住。”

蒋随云勉强扯动下嘴角,眼里却满是心疼。结婚、生子?那也要他能娶到称心如意的人才行啊。蒋随云累极,靠过去将头枕在蒋远周的肩膀上,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没有力气了,她不敢再去面对接下来的事。

蒋随云的罪孽,随着凌时吟的怀孕而更加加重,她无法释怀,无法原谅自己。

阿姨端着碗出来,“蒋小姐,当心烫。”

蒋远周接过碗,阿姨又进屋取了几样小菜出来,蒋随云伸手,“我自己来吧。”

她的手伸到蒋远周跟前,男人眼里被猛地刺了下,看到她手背上的青筋就好像蜈蚣一样,一道道绷起,蒋远周喉间干涩,“我来。”

“我又不是病得不能自理。”

“我小时候是您给我喂饭的,现在换成我来。”蒋远周说着,舀了一勺粥送到蒋随云嘴边。

她吃下一口,眼眶却忍不住泛红,胃里面堵得难受,但蒋随云还是勉强吃下小半碗。

“情深呢,回九龙苍了吗?”

“还没有,”蒋远周把碗放到旁边,“我来之前给她打过电话,说是待会要回趟许家。”

“是吗?”蒋随云不放心地看向蒋远周,“让人跟着她吧。”

“放心,我知道。”

蒋随云胡思乱想了一天,她知道许情深得知那个消息后肯定受不了,蒋随云试探问道,“她,她情绪还好吗?”

“一直都那样。”

蒋东霆当着她和许情深的面说了凌时吟的事,自然希望这件事蒋远周也早早知道,蒋随云看着男人的侧脸,“远周,你说情深会有原谅我的那一天吗?”

“当然,”蒋远周轻笑下,“她心地善良,有些事慢慢就会淡化,您放心好了。”

如果只是那一晚,也许……蒋随云坚持不懈的话,兴许能等到这么一天吧。

可如今她知道,她肯定是等不到的。

蒋随云轻声咳嗽起来,她弯起腰,脑子里像是被人用针在刺。

“是不是冻感冒了?”

蒋随云摆下手,半晌后方气息不稳地躺回去,“远周,你晚饭还没吃吧?”

“嗯。”

“你让情深过来吧,我们一起吃顿晚饭好不好?”

“刚才不是说了吗?她要回许家。”

蒋随云视线望出去,一片模糊,她伸手抓着蒋远周的手腕,“就这一顿晚饭,行不行?我想听情深喊一声小姨,特别想。”

“这……”蒋远周犹豫下,“那我打个电话。”

许情深接到蒋远周电话的时候,刚走出医院,“喂。”

“下班了吗?”

“嗯。”

蒋远周朝许情深看看,“到小楼来吧,一起吃顿晚饭。”

“不了。”许情深毫不犹豫拒绝。

蒋远周望见蒋随云眼里的期盼,他再度开口道,“我看小姨身体好像不怎么舒服,你顺便来看看?”

许情深手掌抚向前额,精疲力尽,“我不去,挂了。”

男人有些难以置信,盯着手机屏幕,才发现通话真的被掐断了。

------题外话------

明天开始**了~

我总算一步步铺垫好了,累得我啊,好想在坑里往上爬啊~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