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离开他的世界/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吃完早餐后走进医院,门诊室外面除了排队的病人,就只有护士了。

护士见到她,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但也没有开口说要赶人,许情深坐在外面的椅子内,等着医生来上班。

蒋远周的车子在停车场内停好,老白下去,给他打开车门,蒋远周站到外面,阳光明媚照人,落在他的手背上,细碎的金黄色跳跃着。

“蒋先生,这儿没有办公室,我让人把资料拿到会议室去了。”

“好。”蒋远周难得过来一趟,要不是这边出了点问题,他也不至于这么早赶来。

老白跟着蒋远周进去,到了会议室后,蒋远周让他留在了外面。

许情深在门诊室外坐着,好不容易等到医生上班,她敲门进去,那名医生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见到她进来时,他看了眼,“你是来推销药的?”

许情深一听,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江医生,我等您很久了。”

“你也是胆子大,医院前不久下了规定,凡是看到医药代表都要轰出去,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许情深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规定,“我不知道这件事,也没人拦我。”

对方笑了笑,“可能因为你长得好吧。”

许情深闻言,眉头微蹙,但还是忍着不适坐下来,“江医生,我们的药……”

江医生抬起手,“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让我怎么跟你谈?医院正在严打。”

许情深听到这,眸色微暗,双手紧紧抓着放在膝盖上的包,她不擅长强人所难,更不擅长死缠烂打,“既然这样,那我先告辞了,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来拜访您。”

江医生没想到她这就要放弃了,他之前接触的那些医药代表,可跟狗皮膏药没什么两样。“等等。”

许情深原本要走,听到这话便顿住了脚步,“江医生,还有什么事吗?”

“你如果有耐心的话,可以等我,下班后我可以跟你谈一下。”

许情深一听,忙不迭的点头,“好,我等您。”

江医生拿起旁边的签字笔,冲她挥下手,“出去吧,别妨碍我看诊。”

许情深走到外面,又去旁边的几个诊室试了下,只是都吃了闭门羹。

离江医生的下班时间还早,许情深不想在这浪费时间,她快步走出去,去了另一家医院。

蒋远周待在会议室里一直没出来,老白出去安排吃饭的事。

回来的时候,他在医院里兜了圈,却并没有看到许情深的身影。

老白回到会议室门口,他确定他刚才没有看错,那个人肯定是许情深。

只是,她怎么会来吴姜?难道是病了?

可就算是病了,东城那么多家医院,许情深根本没必要跑到这儿来。

许情深在外跑了一天,筋疲力尽,肚子饿的难受,她在外面的面包房先吃了一块小蛋糕,垫垫肚子,然后快步朝着医院而去。

江医生的病人已经看的差不多了,许情深等在外面,江医生穿着白大褂出来,看到她时,脸色明显有些不悦,“你怎么在这等?”

“我刚过来的,想着您也该下班了。”

江医生朝四周看看,面色谨慎,“你去停车场出口的方向等我,我大约二十分钟后到,我的车牌是……”

“好。”许情深记下来,“我去外面等您。”

蒋远周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满身的烟味,老白朝里面看了眼,会议桌上的烟灰缸内放满了烟头,屋里开了暖气,没有通风,所以空气显得污浊且浓重。

蒋远周到了外面,手在鼻子跟前轻挥,老白忍着被呛住的难受,“蒋先生,您抽了不少烟。”

“还好。”蒋远周外套,似乎连自己都受不了,“回去吧。”

“您饿吗?要不要去中午那家酒店吃点东西?”

“不用,时候不早了,直接回东城吧。”

“好。”

从地下车库上去的时候,前面就有不少排队的车辆,蒋远周闭目养神,车子就跟蜗牛似的前进着。

大门口还在有序地收费,在这儿没有权力高低,进了停车场就要缴费才能离开。况且出口只有一个,谁都不能抢行。

许情深站的位子,就在医院外面的路边,后头就是建设银行。

一辆车凭着通行证开出去,许情深看眼车牌号,确定就是江医生的车。

男人拐过弯,将车停在路旁,然后落下了车窗。

许情深早就将资料等东西准备好了,她生怕耽误了江医生下班的时间,她快步上前,把袋子递过去,“江医生。”

男人没有伸手接,却是径自说道,“上车。”

许情深怔了下,“去哪?”

蒋远周的车还停在队伍中央,老白往外看去,居然再度看到了许情深。

许情深听到对方让她上车,她弯下腰说道,“江医生,文件袋里有我的手机号码,要不去对面的咖啡馆谈也行……”

“我就想知道你们这个回扣,除了钱还能有什么?”

许情深倒是被问住了,“您是对这个点不满意吗?”

“不,我不缺钱。”

许情深直起身,脸上的表情也慢慢有了变化。

老白将车窗降下来,司机问道,“是暖气太高了吗?”

老白没说话,蒋远周的目光也盯着外面,老白回头朝他看看,不确定他是否看见了许情深。

江医生敲了下座椅,面上表露出不耐烦,“你还愣着干嘛?”

许情深一下就将后背挺得很直,“我只是推销药品而已,不知道为什么让你有了别的想法。”

江医生上下打量她一眼,“你真不懂?”

“真不懂。”

后面的车内,蒋远周忽然问道,“那是什么人?”

老白当然知道他问得不可能是许情深,“看着应该是医院的医生,方才他直接出去了,肯定有通行证。”

蒋远周没再说话,老白小心翼翼又问道,“要不要我下去看看?”

车内静谧无声,老白落在门把上的手只得收回去。

不远处传来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不算很清楚,“都做了医代了,装什么清高?一看你的样子就不像是什么良家妇女。”

许情深嘴唇蠕动下,手里还拿着那个文件袋,她想破口大骂,可如今的情势下,终不想得罪更多的人。

“你上不上?”对方再度催促。

许情深咬紧唇瓣,抬下脚步似乎要走。江医生见状,身子朝着副驾驶座倾去,他伸出了手。“把资料给我。”

许情深朝他看了眼,心里虽有疑惑,但还是将东西递了过去。

江医生接过手,也没看,却是直接朝着许情深砸了回去。她避让不及,文件袋摔在她肩上,一角还划过了许情深的下巴,里面的东西全部掉落出来。

江医生踩了油门,车子径自离开,许情深看眼脚边的狼藉,没有弯腰去捡,只是觉得一天的时间就这么白白浪费了,有些可惜。

她穿过马路去对面坐车,时候不早了,她得马不停蹄赶回东城才行。

前面的车流疏散些,蒋远周的车也终于可以开出医院。

老白望向窗外,车子经过许情深方才站着的地方,因为要转弯,所以车速很慢,老白朝地上仔细看了眼,他收回视线,然后冲蒋远周道,“蒋先生,许小姐做的好像是医药代表。”

他回过头,看到蒋远周眼帘紧闭,脑袋往后枕,车内弥漫着那股来不及散去的烟味。

对于许情深的事,蒋远周好像真的选择了漠不关心,至少这件事放在以前的话,那个医生肯定会遭殃。

老白见他不说话,也不好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他欲要转过身时,听到蒋远周开了口,“一个医生,却在私底下接触医药代表,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做医生?”

老白听出了蒋远周话里的意思,“话虽这样讲,但到底没有真凭实据,需不需要调查清楚再……”

“不需要。”蒋远周冷冷说道。

老白不清楚蒋远周这样的态度,是因为那名医生接触了医药代表,还是因为他对许情深另有所图,甚至将文件袋往她身上砸。“好,回头我来安排。”

蒋远周仍旧枕在那,似乎想要睡会,老白这样的角度望去,只见他下颔骨深刻的犹如一刀刀雕琢出来似的,线条比之前还要冷冽,也就是从这样的角度看,才发现蒋远周最近是瘦了。

他闭口不谈许情深,当真是她的事情,他再也不管了。

许情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开门进去,许旺和许明川都不在家,主卧的门敞开着,许情深经过门口,看到赵芳华正在里头翻箱倒柜。坐在床沿的老人朝她看看,“情深回来了。”

她不好不打招呼,只能走过去步,“嗯,外婆,妈,你们在做什么?”

赵芳华头也没回,“还能做什么?收拾下东西,搬去药店住。”

“搬去药店?”

赵芳华直起身,走到门口,当着许情深的面将皮箱拖出来,“是啊,你看明川也大了,总不能成天跟他爸挤一个床吧?药店二楼反正能睡觉,我跟你爸搬过去。”

许情深提着手里的包,只觉有千斤重,她沉下了嗓音说道,“妈,你别折腾了,我昨天就想好了,我搬去药店住,反正我的行李也不多,明早拎过去就好。”

“你搬过去?”赵芳华站直身,双手叉着腰,“那你自己跟你爸说去,省得他以为是我赶你走的。”

“好,我跟他说,”许情深说完,提起脚步,“我先回屋去收拾下。”

“嗯。”赵芳华眼见她回了许明川的房间,她一脚踢向旁边的皮箱,然后又将整理出来的衣物塞回橱柜内。

第二天早上,许旺先去药店,没过多久,许情深拖着皮箱过去。

许旺见到了大吃一惊,“这是做什么?”

“爸,我想搬到药店来住。”

“胡说什么呢你,这儿哪里可以住人?”

“二楼就行。”

“那里面就是个仓库,塞满了东西……”

许情深打断许旺的话,“没关系的,至少会让我觉得很自在,爸,你别担心我。”

许旺知道她在家里,赵芳华肯定不会有好话好脸色,他走出柜台替她拿着行李,“那你先在这住两晚,爸给你租个房子。”

“不用了,等我找到正式的工作后再说吧。”

许情深又出去跑了两天,只是并不顺利,自从江医生的事情之后,她每去一家医院都会被拒绝,而给出的理由更是重新揭开了许情深的伤疤,一名治死过病人的医生来做医代,开什么玩笑?鬼知道她的药有没有问题呢?

接下来的几天,许情深都留在药店内帮忙。

方明坤来的时候,正好药店没什么生意,许情深喊了声干爸后迎出去。

许旺让他们去楼上坐着,方明坤跟在许情深身后上楼,看见了摆在角落里的床后,大吃一惊,“你不会就睡在这儿吧?”

“嗯,睡在这挺安静的。”

“情深啊。”方明坤叹口气,无奈地摇了下头,“有什么难处你不能跟干爸说呢?”

“干爸,我自己能解决的,就不想麻烦您了,等哪天实在过不下去,我肯定会找您帮忙的。”

方明坤听到这,脸色才算缓和些,许情深搬了张凳子过来给他坐,男人从兜里掏出串钥匙,“还记得方晟让我给你买的房吗?”

“干爸……”

“你上次答应过我的,先放在我这,但现在你总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吧?情深,方晟走之前就交代了我这么一件事,这钥匙一直放在我这,我心里很不好受。”

许情深喉间轻滚,不知道怎么接话,方明坤又继续说道,“你住在这,让别人怎么看得下去?那房子一直空关着,也是浪费,你真的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干爸老了,平日里也就你经常来看我,我还指望着你给我送终呢。”

“干爸,您别说这样的话。”

方明坤拉过她的手,将钥匙放到她掌心内,“房子是给你的,你若坚持不要,那也是放在那。”

许情深攥紧手里的钥匙,方明坤继续说道,“房子里什么都有,你只要住进去就好,还有,你把东西准备下,我们去办理过户手续。”

“不,不用,”许情深忙开口,“在谁的名下都一样,别这么麻烦。”

“那我们一人退一步,房子那边,你要住进去。”

许情深摩挲着那张门卡,最终点了点头。“好,谢谢干爸。”

方晟当初看中的房子,离这边有些远,许情深拿了钥匙后去了一次。

房子并不大,正好够住,屋内收拾得干干净净,餐桌上的玻璃花瓶内插着一束干花,屋内到处都是香水百合的味道,不算浓郁。

抛釉的地砖在灯光的照射下显露出它特有的纹理来,房子里真的什么都有,就连毛巾牙刷等这样的小物件全都准备好了。

许情深并没有立即住进去,毕竟那儿比较远,药店内的一名医师正好辞职了,许情深就留了下来。

怀孕三个月的时候,许情深除了孕吐的反应之外,肚子几乎没有变化。

躺在小床上,她感觉到仪器在腹部滑来滑去,周边安静的只有医生敲打键盘发出的动静声。许情深抬头望着天花板,很多之前不曾想到的问题,全都在此刻涌现了出来。

她的肚子肯定会越来越大,到时候,谁都瞒不住,蒋东霆那边,忽然就没了下文,许情深不怕他威逼利诱,就怕他暗地里使坏。

还有以后的生活,她现在没有工作,而孩子又即将出生……

许情深心绪繁芜,越想越乱。

“好了,”医生抽出纸递给许情深,“起来的时候慢点。”

“谢谢。”许情深坐起身,清理干净后穿好裤子。

在外面等了会,喊到许情深的名字时,她起身去拿报告。

目光在最下面一行扫了眼,许情深看到单胎、无异常等几个字样。

做完了全部的检查后,许情深走出医院,这一家是离家最近的医院,赶回去也很方便。

药店里只有另一名医师和许旺在,许情深走进柜台,穿上了白大褂。

将近中午的时候,有两个人从外面进来,许情深抬了下头。

她们径直走到柜台前,许情深热情问道,“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其中一人将一盒药拍到柜台上,“这药是假的吧!”

许情深心里猛地咯噔下,担心的事情总是逃不过去。“这药是在我们药店买的吗?”

“当然,发票我都留好了。”

许情深拿过那盒药,发现就是被许旺换掉的其中一种。

“你们说吧,现在该怎么办?我妈吃了这种药,到现在还在抢救,医生说有生命危险!”

许旺听闻,吓得腿都软了,“什么?不不不,不可能是我们店里的药,我们的药可都是正规渠道进来的。”

“你要这样说的话,我只能报警了。”

许情深忙开口制止,“不,有话好好说,你们想怎么样?”

“想怎样?一旦弄出了人命,你觉得你们还能逍遥自在吗?就等着坐牢吧!”

许旺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被弄穿帮了,更没想到那药真能把人给吃坏。“你们想要什么?赔偿吗?”

“这件事,我希望可以跟你单独谈谈。”其中一名女子冲着许情深道。

“好。”她脱下白大褂,走出了柜台。

许情深让许旺把包递给她,许旺满面焦急,“情深,你还是别去了。”

“爸,没事的。”许情深说完,跟着几人走出了药店。

她们朝着马路对面的茶室走去,两个女人走在前头,到了屋内,许情深选了个位子坐下来。

蒋东霆进来的时候,依旧什么人都没带,坐在许情深对面的两人见到他,起身离开。

她什么都明白了,脸色往下沉,蒋东霆坐了下来,“好久不见。”

许情深并没有觉得过去了多久,很多事好像还在眼前,“我上次已经答应过你的要求了,你还想怎么样?”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们家灾难太多,卖假药的事要是传了出去,你想过后果吗?”

“我们会承担医药费。”

“说的轻松,你家药店的负责人是谁?是你,还是你爸?”

许情深皱紧眉头,“你想做什么?”

“我没理由处处针对你们家,这是你们自己贪婪搞出来的麻烦。”

这一点,许情深没法否认。“我不会把孩子打掉,我也不会让蒋远周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我明天就从这搬走,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如果真有可能的话,我会让自己尽早结婚。”

蒋东霆将她的话,一字一语都听进去了,“好,跟你说话不需要费劲,这一点让我很欣慰。”

“从此以后,我过我的,你们过你们的。如果药店、或者我的家人出了什么事,我不保证我不会去找蒋远周,让他顾及下我们的旧情……”

蒋东霆不由失笑,“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假药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只是有句话要奉劝你们,多行不义必自毙,别为了一时的蝇头小利,把良心都给吃了。”

许情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但蒋东霆说的没错,这些屈辱她也只能忍下来。“这样的话最好,我明天就搬走。”

“许小姐,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孩子,我不反对你带走,但你最好永远别让远周知道。要不然的话,一旦哪天你们要争夺抚养权,我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站在他这边。”

许情深喉间干涩无比,每呼吸一口,都能感觉到有丝丝的血腥味。

她点了下头,“我明白。”

“这样,我也算对得起你肚子里的孩子了,说到底,他也叫我一声爷爷,我保住了他的命,也算有缘。只是蒋家注定要有自己的长孙,所以,顶多是有缘无分吧。”

许情深嘴角勾勒出嘲讽,“话已至此,我们各自遵守承诺吧。”

说完这话,许情深站起了身,蒋东霆看着她快步往外走,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茶室内。

回到药店,许旺急得团团转,看到她进来,忙不迭地上前问道。“情深,你没事吧?”

“没事。”

“最后怎么解决了?”

许情深扯了个谎说道,“我给了她们一万块钱医药费,好说歹说才行,爸,以后再也不能有这种事了。”

“对对对,放心吧,爸糊涂一次就够了,今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

许情深走进柜台内,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道。“我刚还接到个电话,前几天去面试的一家社区医院肯用我了,就是有点远,我明天要去那边上班。”

“真的吗?”许旺听到这,还是为许情深感到高兴,“在哪?”

“那儿距离方晟给我的房子倒不远,爸,明天我就搬过去了。”

“你一个女孩子……”

“没关系的,现在对我来说,工作最重要。”

许情深向来有主意,再说能当回医生,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第二天,许旺让许明川帮忙,姐弟俩坐了好久的车,才赶到住的地方。

许情深没有留许明川在那,请他吃了顿饭后,就把他送到了车站。

回去的路上,经过菜市场,许情深去买了些菜,提着东西回到小区内,她掏出钥匙进门,换了拖鞋后往里走。这个地方于她来说还是陌生的,但对现在的她来说,却是她的家了。

它在她最窘迫的时候,替她遮风挡雨,给了她唯一的安全感。

许情深走进房间,从柜子内拿出被套等东西,今天阳光大好,洗了之后肯定能晾干,她开始马不停蹄地收拾,一直忙到了接近傍晚时分。

坐下来的时候,才觉得难受极了,一阵阵恶心感窜上来,幸好她带了饼干,许情深忙起身泡了杯热水,就着吃下去几口后,才觉得好一些。

晚上也懒得做饭,就一个人,许情深将买好的菜放进冰箱里,可想着肚子里还有个宝贝,总不能喂他吃方便面吧?

许情深回到厨房,开始淘米洗菜,吃过晚饭后,她拿了手提电脑走进房间。

找工作的网站有不少,她登陆进去,一条条信息仔细地看着。

医生这个职业,她恐怕是不得不放弃了,可她就连普通的文员都没做过,许情深抱着水杯,目光出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一行行浏览下去,失望总是大于那么一点点的期望。

自从怀孕后,许情深觉得体质方面大不如前了,人很容易犯困,没做什么事就觉得累得不行。她不敢熬夜,只能关了电脑去床上躺着。

只是一接触到床,却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她的手在肚子上轻轻抚摸,许情深从抽屉内拿出一本医学书,背后垫了个枕头后开始读出声。

没过多久,念得她自己都要睡着了,许情深唇瓣轻挽,用手在腹部轻拍,“你听睡着了是不是?很枯燥吧?妈妈可是念这个专业的……”

这似乎是许情深第一次和肚子里的孩子有这样的交流,还是有个自己的独立空间,最好,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不必顾及他人。

许情深将书放回床头柜,“晚安,亲爱的。”

她关了灯,只是忽然进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却还是睡不着,脑子里总是闪现很多人的身影,而最深刻的那一抹,莫过于是蒋远周。

许情深翻个身,双眼盯着天花板,眼圈泛红的时候,她赶紧把眼睛闭起来,一遍遍告诉自己,睡着了就好了,睡着了,就不用再想了。

接下来的几天,许情深都在家找工作,也记下了几个地址,只是都没有成。

这日午后,她跟往常一样坐到电脑跟前,浏览了几页后,有新的信息更新,她点进去看了看。

家庭医生四个字跳入许情深的眼中,她顿时来了精神,滑动鼠标往下看。

也是奇怪,对方什么要求都没提,没有年龄限制、没有资质要求,跟别人的长篇大论比起来,这个招聘信息简单地令人觉得像是个坑。

许情深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将对方的手机号记了下来。

她起身去打电话,接听的是个女人,一听她有意向,赶紧约了时间让她过去。

许情深按照对方给的地址找过去,不远处有个女人已经在等着了,许情深快步上前,那人见到她,立马开口问道。“你是来面试家庭医生的吧?”

“是。”

“跟我来吧。”

许情深跟在她后面,女人一边走一边吩咐道,“待会见到付先生,你什么话都别说,知道吗?”

“不是面试吗?”

女人停下脚步等她,“这位付先生,性格有点怪,他看中的是眼缘。”

许情深听到这,步子猛地停住,眼里明显有了防备,“他招的难道不是家庭医生吗?”

“是家庭医生啊,”女人朝她招了下手,“你放心吧,我还能把你往火坑推不成?哎呀,更加不是相亲了,走吧。”

许情深跟着对方往里走,来到一独栋的别墅跟前,女人过去按响可视门铃,那边很快接通了。

“付先生,是我。”

大门咔嚓一下解锁,女人熟练地推门而入,“请吧。”

走进去后,里头的门没有锁,许情深跟着往里走,女人拿出双拖鞋让她换上,“付先生爱干净,你待会注意点。”

“好。”

两人来到二楼,空气内沉闷的令人不适,女人敲开了书房的门。

“请进。”许情深听到一阵男声,干脆,却毫无温度。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