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偶遇许情深(另一个男人说要娶她)/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内,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前站着,许情深走了进去,男人回过头,个子很高,五官镌刻的很有力度,鼻子高挺,她是视觉动物,所以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付先生长得太好,不像是需要家庭医生的人。

“付先生,这是来面试的,她叫……”

女人介绍着,却忽然忘了许情深的名字,她朝许情深看看,“你叫什么来着?”

“许情深。”

“对对,您听,多好的名字。”

男人一侧嘴角往上勾扯,“我怎么没觉得好听,很土。”

“呃……”女人尴尬地朝许情深看看,她倒不觉得有什么,“那你可以喊我许医生。”

“你之前就是医生?”

“是。”

男人的目光落到她脸上,眼神间,审视的味道越来越浓烈,许情深看到他眸子忽然闪了下,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许情深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既然是医生,为什么要来这儿?”

“您是查户口的吗?”

女人一听,忙拍了下许情深的手臂,示意她别乱说话,“付先生,要不,您考考她一些专业知识?”

她之前也带过几个面试的人过来,可还没对上话呢,就直接被拒绝了。女人回去后也研究了一番,是不是这个付先生就喜欢貌美如花的啊?什么倾城倾国之姿,魔鬼身材那种?

她刚才已经偷偷观察过了,许情深一人就把这几条全占了。

男人没说话,还在端详着许情深,她越来越觉得不舒服,甚至萌生了退意,男人看出她脸上的防备,他转过身,走到旁边的办公桌前。“就她吧。”

许情深听到这话时,以为自己听错了。旁边的女人开心的一拍手掌,“太好了!”

“一些细节问题,你跟她详谈,明天来上班就行。”

“好好好,没问题。”

男人坐到椅子内,挥手示意她们出去,许情深跟着女人下楼,换了鞋出门,一直到别墅外面,女人才停下脚步。“你运气真是好,付先生挑剔的不行,可这次居然什么都没说。”

“那请问,家庭医生需要做些什么?”

“你明天来了就知道,”女人打住许情深的话,“有些事我必须提醒你,付先生喜欢整洁,也就是说,你明天工作后,碰过的每一样东西都要原样放回。”

“好。”

“工作时间是一天隔一天,但付先生有要求的时候,你要随叫随到。”

“那请问这个付先生,是否有病史需要告知我?”

“不知道,”女人说得干脆,“我只管替他招人,工资待遇你也看见了,你要觉得满意,明天就直接过来上班。”

“好。”

对于许情深来说,现在有这么一份工作,能让她重新做个医生,就什么都够了。

九龙仓。

凌时吟下了车,站在外面,凌家没有一个人陪她过来,这也是她自己的意思。

从蒋随云过世到今天,差不多过去了两个月,蒋远周没有去过一趟凌家,更加没有提起孩子的事,凌时吟如果不主动出击的话,势必会失去最好的机会。

她站到门口,却被保镖拦在外面,她好脾气地等着,直到老白从里面出来。“凌小姐,你找蒋先生有事吗?”

“有,是很重要的事。”

“蒋先生现在没空,要不,改天再说吧。”

凌时吟握紧手里的包带,“你告诉他,我不会提什么让他为难的条件,但有些事,我也很彷徨,想听听他的意思。”

老白大抵猜到了凌时吟过来的目的,他转身进了屋,没过多久,保镖放了凌时吟进去。

蒋远周刚从楼上下来,此时正坐在沙发内,看到凌时吟进来,老白朝蒋远周说道,“蒋先生,我去外面等。”

“嗯。”

凌时吟穿过偌大的客厅,蒋远周头都没抬一下,视线中出现了女孩的双腿。

“远周哥哥。”

蒋远周面色肃冷,“你到九龙仓来,有什么事?”

蒋远周采取了一种开门见山的态度,很明显不想跟凌时吟有过多交流。

她小心翼翼坐到沙发内,“远周哥哥,这件事一直悬着也不行,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蒋远周的视线落到凌时吟的肚子上,“几个月了?”

凌时吟听到他这样问,神色有些激动,用手摸向自己的小腹,“三个多月了。”

“为什么不早点打了?”蒋远周口气冷漠,周遭的空气好像都因为他的这句话而凝结起来。

凌时吟来之前就想到他的态度不会太好,但她没想到他说话会这样绝情。凌时吟抚摸肚子的动作顿住,“我试着偷偷去过医院,但被我爸妈阻止了,还把我关了起来。”

“我不会娶你的,难道真要等到肚子大起来,你们凌家才会觉得迫在眉睫?”

“三个多月的孩子,他待在我的肚子里,别人几乎看不出他的存在。可只有我知道,他在我肚子里一点点长大,渐渐成了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是我的孩子……”

蒋远周目光抬起,落到凌时吟稚嫩的脸上,“你想把他生下来?”

“一开始,我也反抗过,但我反抗不过,后来我妥协了,但我并不是对我爸妈妥协,而是对这个孩子妥协。”凌时吟眼帘微垂,“我的命运肯定逃不开联姻二字,我想要这个孩子,我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这是凌时吟的心里话,也是当着蒋远周的面,第一次将某些意图袒露出来。

蒋远周目光里仍旧是冷的,“我到目前为止,只对一个人动过想要结婚的念头,很显然这人不是你。”

凌时吟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我明白了,在来之前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已经办好了出国的手续,我的肚子会越来越大,也没法在东城待下去了。”

她站起身,拿起了旁边的包,“远周哥哥,我知道勉强在一起,不会有幸福,况且我们之间也没有牢固的感情基础。”

“但这个孩子既然来了,我没想放弃他,你不要,我要。你也不要让我拿掉他,这是一个生命,我作为母亲,比你更有权力留下他。”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老白站在玄关处,“蒋先生,是时候出门了。”

蒋远周也站了起来,没再对凌时吟说什么话,他径直走到门外,司机已经在九龙仓外面等着,凌时吟站在他身后,心里却反而微微一松。

坐进车内后,老白示意司机开车。

“蒋先生,凌小姐找您是为了孩子的事吧?”

蒋远周整理着袖口,目光落向前方,“老白,我其实应该让她把孩子打了。”

这种事,老白不好帮着拿主意,“蒋先生,有些事,从来就没有对与错之分。”

“我忽然有个不好的想法……”

“您说。”

蒋远周身子往后倚靠,望出去的目光有些空,“对我来说,我终将会结婚,而在许情深之后,其实跟谁结婚都是一样的。有个自己的孩子陪着,也挺好的,只要到时候亲子鉴定做出来是我的就行。”

老白听着,心里有莫名的悲哀在溢出来,这段时间,蒋远周在家的时间很少,蒋随云死后,他连一次蒋家都没回过。

他理解蒋远周的这种想法,经历过许情深后,谁还能取代那种刻骨铭心?

所以,跟谁结婚都是一样的,不为爱情,只为生活。许情深第二天早上去峥荣国领上班,按响了可视电话后,门就自动开了。

她走了进去,也记住女人昨天的吩咐,她在门口换了鞋,然后将鞋子端端正正地摆放好。

偌大的客厅内空无一人,许情深没见到那位付先生,只好上楼。

刚要来到二楼时,就碰到了准备下来的男人,他冲她看了眼,许情深觉得尴尬,收回了迈上去的腿,“我看楼下没人……”

“你会做饭吗?”男人越过她身侧,丢下这么句话。

“会一点。”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餐厅,许情深这才发现别墅内冷清的可怕,除了他们再无别人,不像九龙苍,里里外外,各个岗位上都有人。许情深想到这,不由轻摇下头,有些东西太深刻,就算不去想,都会钻到她脑子里去。

男人走向餐桌,倒了杯白开水,许情深来到他身侧,“我应该做些什么?还是,先从身体检查开始?”

他放下水杯,朝她看看,“不用,我前不久刚做过全身检查,身体挺好的。”

“那您要家庭医生做什么?”

“我最近在调理身体,需要每天吃药……”男人说到这,话就顿住了。

许情深朝他看看,“然后呢?”

“我吃不下去药,特别是闻到那种味道受不了,我尝试过几次,但都是还没喝下去就吐了。”

许情深有些吃惊,“吃药这种事,肯定是要靠您自己。”

“你现在是我的家庭医生,这个问题你解决。”男人说的理所当然,然后朝着厨房一指,“你只要负责我一天三顿药就行,其余的时间随意安排,不过家里没有佣人,你最好能把做饭的事也解决了。”

“药呢?”

“厨房里面。”

许情深走进去,男人说道,“冰箱。”

她将冰箱打开,被里面的一大包东西给吓了跳,许情深拿出来一看,都是熬制好的中药,被密封在了小袋子里头,“这个只要热一下就能喝啊。”

男人走到客厅内的沙发前坐定,许情深给药包加热,然后倒入碗中,她双手端着碗走过去,“吃药吧。”

他屏住呼吸,别过了头,“拿开。”

“您这样肯定不行,您别看,也别闻这味道,一股脑喝下去就行了。”

男人手一推,已经难受的不行了,许情深手里的碗被他推翻掉,深褐色的药全都倒在了她身上,所幸并不算烫,许情深看到他大步起身,“别让我闻到这味道,走开。”

“付先生,哪有人吃药跟您这样的?”

“不然呢?我花钱雇你,难道只是让你替我热药的?”

说的也是,许情深转身回到厨房,拿了拖把出来收拾。

清理干净后,许情深觉得有些话还是要事先说清楚的好,“付先生,你留我在这工作,我挺感谢你的,但我也有特殊情况,虽然我不知道您要雇我多长时间,但再过几个月,我可能会请假。”

“为什么?”

“我怀孕了。”

男人目光忽然扫向许情深,眼里有藏不住的吃惊,他的视线随后落到她小腹上,“孩子的父亲呢?他为什么还要让你出来工作?”

“他只有妈妈。”

男人面色冷峻,半晌没说话,再开口时,却是询问了一声,“你叫许情深?”

“嗯。”

“我是付京笙。”

许情深朝他看看,男人收回了视线,“先做点吃的吧,我饿了。”

“好。”

下午的时候,许情深出了趟门,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些东西。

付京笙下楼时,晚饭已经做好了,他拉开椅子坐下去,许情深从厨房出来,手里捧着个小茶壶,“付先生,先把药吃了。”

付京笙拿过那个茶壶,眉头紧锁,“你这是让我把它当茶喝?”

“这样的话,您就看不到药了,而且味道也遮盖掉不少,还有这些蜜饯,是我从超市买的。”

男人轻瞥了眼,“我不吃这种,防腐剂太多。”

“那你等等,”许情深说完,转身进了厨房,她将切好的水果端过来,“您要觉得苦,就吃点。”

付京笙手指在茶壶上轻摩挲,许情深看的着急,却不能催促。

最后,男人忍着恶心吃下了药,许情深总算松口气,付京笙将茶壶推开,“这样吃更苦,明天换种方法。”

许情深只能答应。

晚饭后,许情深离开峥荣国领,男人站在阳台上,看见她走到门口,将门带上,他视线一直跟过去,整个人若有所思。

怀孕六个月后,许情深的肚子有了明显的变化,再加上天气热,穿得单薄,很显然是藏不住了。

许旺打过几次电话来,都让她回去,或者说带着许明川来看看她也行,但都被许情深以工作繁忙为由推脱掉了。

她的肚子这么大,有些事就必然会暴露无遗,许家的人很容易就能想到蒋远周身上,到时候事情有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医院。

许情深坐在走廊的长椅内,等着里头的人检查结束,旁边的孕妇朝她看看,“你几个月了?”

许情深轻揉下肚子,“六个半月了。”

“哎呀,你的肚子真大。”

“是啊,”许情深坐了会就觉得累了,“医生说后面还会长得厉害。”

“你看我都八个月了,”对方朝着自己的肚子上轻拍,“感觉也就你这么大。”

许情深轻笑,“八个月了?那马上就能解脱了。”

“可不是吗?我啊,天天就在数着手指头过日子,”女人笑道,“对了,你怀的不会是双胞胎吧?”

“不是,”许情深拇指在挺起的肚子上抚摸,“B超显示是单胎。”

“哦哦,也正常,有些人怀孕就是肚子好大,可生出来的孩子倒不一定重,这就跟买西瓜似的……”

这比喻,许情深嘴角轻挽下,听到门口有护士在喊,“许情深。”

她赶忙拿了围产保健卡起身,“我先进去了。”

“好。”

做完检查,许情深走出医院,这是离她住处最近的一家医院了。她来到付京笙的住处,他这人,还是挑剔着,许情深今天买了山楂,待会打算熬了冰糖后浇在山楂上,给他就药吃。

进屋的时候,有说话声传到耳朵里,许情深走进去几步,看见付京笙开了电视,见她来了,他面无表情朝她看眼。“情深,你过来。”

他平时从来不喊她的名字,许情深觉得奇怪,将东西放到桌上后走向客厅。

男人的目光落到她肚子上,许情深坐定下来,“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还有差不多三个月,你就要生了吧?”

“嗯。”许情深调整下坐姿,忽然想到付京笙可能是有话要说,“我知道,我挺着个大肚子,做什么都不方便,您要想重新招人的话,没关系。”

“孩子出生之后,会有很多问题,你想过怎么解决吗?比如说谁带他?还有,怎么办理出生证,怎么上户口?你不想让他一辈子都是黑户吧?长大了连学都上不了。”

许情深听在耳中,这些问题,她怎么可能没有想过?

随着预产期的日子越来越近,许情深的心绪也是越来越不得安宁,孩子出生后,只能她自己带,那她势必就会失去工作。而且父亲的那一栏,始终是缺失的,户口上不了,将来的医疗、读书等都是问题。

这些事情,压得许情深越来越喘不过气,她甚至假想过,等到孩子长大些,他跑来问她,“妈妈,爸爸在哪?别人都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都欺负我,我想见见我的爸爸……”

许情深想到这,就受不了,几乎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

她接受不了自己的孩子因为没有爸爸,而受尽歧视,活在自己自卑的世界中。

“我……”她开了下口,只是也说不出别的话。

“孩子的亲生父亲呢?”

许情深摇下头,“他有他自己的生活。”

“我有个提议,要听吗?”

许情深抬起目光,同他四目相接,“什么提议?”

“跟我结婚,你需要一个家庭,我也需要,一举两得。”

“什么?”许情深脱口而出,然后摇了摇头,“付先生,我没心思跟您开玩笑。”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要么,你还对这个孩子的父亲心怀希冀,不然的话,你不觉得我的提议对你来说,是一条最好走的路吗?”

“可是我们两个……”许情深觉得难以置信,“我没想过结婚。”

“我也没想过,”男人搭起长腿,身上的衬衣干净整洁,裤子包裹着有型的双腿,付京笙眸光睇向许情深,“这个社会允许我们不结婚,却并不肯接纳私生子,这一点,你必须承认。”

许情深当然知道,但还是觉得荒唐,“付先生,您条件这么好,让我配您……我们两个肯定不合适。”

“我让你跟我结婚,也没让你一定要跟我履行夫妻关系,婚姻可以替你解决所有的烦恼。很多人的婚姻,也不是因为相爱才开始的。”

许情深将头发弄到耳后,眼里的疑虑未消,“可您这样的条件,不至于非要跟我结婚,您想要婚姻,外面那么多小姑娘……”

男人神色严肃,打断了许情深的话,“我不喜欢女人。”

“啊,什么?”

付京笙目光紧锁着她,一字一字地重复。“我,不喜欢女人。”

许情深张大了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

男人冷笑下,“你看,任凭是谁知道了,都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就像你的孩子以后也会被这种歧视包围一样。”

许情深心口猛地被击碎,付京笙继续说道,“所以你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一个家庭,有妻子有孩子才是完整,我可以给你庇佑,从此以后,我们也都不用再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跟付京笙的对话内容,震惊到令许情深一下回不过神。

男人站起了身,“你考虑考虑。”

所以,他的意思是要她做一名同志的妻子,从此以后生活在无性婚姻中,而她呢,则成了付京笙是正常人的最好掩饰,但同样,付京笙也变成了她和孩子最好的盾牌。

所以,这就是生活吧?

真是处处充满了‘惊喜’!

许情深回去的路上,又接到了许明川的电话。

“喂,明川?”

“姐,你下班了吗?”

许情深挺着大肚子在路边走,“刚下班,怎么了?”

“爸让我明天陪着他过来。”

许情深一听,慌忙拦阻,“我一个人在这挺好的,你们不用太担心我。”

“你搬过去都好几个月了,每次都说挺好挺好,可你从来不回来,你让我们怎么能放心?”

许情深知道,有些事迟早是瞒不住的,除非她一辈子断了跟家里人的联络,“明川,明天我休息,还是我回来吧。”

“真的?那太好了。”

“明天……妈在家吗?”

许明川知道她不想见赵芳华,“姐你放心,妈明早带外婆去看病,不到下午是不会回来的。”

“那好。”

许情深挂了电话,她倒不是不想见赵芳华,只是大家都是女人,她怕很多事瞒不住赵芳华的眼睛。

翌日。

许情深只身出门,她穿了件宽松的连衣裙,天气正是炎热的时候,她没有去家里,到了药店附近后,也没进去,而是进了一家饭店。

许明川接到许情深的电话,然后带着许旺过去了,药店内有人帮忙照看,走进饭店,离吃饭的时间还有些早,许情深坐在一个角落的位子,看到他们过来,招了招手。

“姐!”许明川开心地冲许旺说,“在那!”

两人快步来到桌前,许情深也没站起来,“爸,明川。”

许旺拉开椅子入座,“情深,怎么不去家里啊?爸一早就买了不少菜。”

“大家都挺辛苦的,还是在饭店吃吧。”

许旺看见她,倒是有不少话要问,“新工作怎么样?还习惯吗?一个人在那边,好不好啊?”

“爸,我一切都好。”

“姐,你好像稍微胖了那么一点点,”许明川盯着她不住地看,“长了点肉,所以比之前还要好看。”

“你少来。”许情深最近胃口是比以前大了,她给许旺倒上杯水,“爸,我不是一个人在那边。”

“什么意思?”

许情深垂下眼帘,看着茶水将杯子注满,“我认识了一个人,他挺不错的,我怀孕了。”

许明川张开嘴,手里还拿了那个空茶杯,“啊?姐,你你你,你怀孕了?”

“嗯。”许情深朝他看看,“又不是你怀孕,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不是……这也太突然了。”

“还好,”许情深轻描淡写道,“他对我不错,这就够了。”

“他是做什么的?多大岁数?”

“公司白领,跟我一样大。”许情深随口编道。

“姐,你怀孕几个月了?”

许情深靠着跟前的桌子,肚子大半都藏在桌子底下,还有桌布遮挡着,“三四个月吧。”

许旺知道女儿一向有主见,再加上从小也没过多地管过她,大大小小的事几乎都是她自己决定的,“那……什么时候把他带回来看看?”

“好,这次他出差了,有时候他有空,可我没空,我们总凑不到一起去。”

“行。”

快到饭点的时候,许情深正在点菜,许明川站起身朝她的肚子看去,许情深扯过桌布,“干什么?”

“我想看看你肚子多大了。”

“有什么好看的,”许情深将菜单递给他,“你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

“好。”

许旺看向女儿,有些犹豫,按照许情深的说法,她应该是刚搬过去就认识了那个男人,“情深,对方的人品靠得住吗?”

“爸,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靠得住,他对我特别特别好,我会幸福的。”

“那就好。”

菜上齐后,许情深让许明川多吃点,“对了,妈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也得下午吧。”

许情深点下头,一顿饭吃了很长的时间,许明川有些坐不住,“姐,我们回家吧。”

“家里我就不去了,我待会直接回那边。”

“为什么啊?”

“爸待会还要去药店,还不如我们在这聊会天。”

许旺点下头,“是啊,你姐难得回来一次,况且又怀了孕,就别走来走去地折腾了。”

到了一点多的时候,赵芳华打电话来了。

许旺说了几句,然后挂上,面色有些不悦,许情深拿过旁边的包,“妈回来了?”

“嗯,说是店里没人照看,乱糟糟的。”

“你们快回去吧,我也要走了。”

“这怎么行?让明川把你送车站去……”

许情深坐在位子上没有起身,她从隔壁椅子内拿了些东西递向许明川。“这是我给你们买的,我待会出门就打车,不用你们折腾,快走吧。”

“姐,那我们一起出去。”

“是啊,走吧。”许旺说着,推开椅子起身。

“不了,你姐夫晚上就回来,我跟他说好的,要打包一份我们这的响油鳝丝给他尝尝,我还要让饭店现做呢,你们走吧。”

“那好,出门的时候记得打车,别不舍得花钱。”

许情深轻笑,“我知道,你们走吧。”

许旺来到前台,让许明川等他片刻,许旺冲着服务员道,“她还要一盘响油鳝丝,打包的,多少钱?我先把账结了。”

“好。”

许情深不跟他们一起走,就是因为她的肚子骗不了人,这么大……说是三四个月压根不现实。

她坐了会,确定两人已经离开后,拿起包走向前台。

许情深掏出钱夹要结账,服务员查看下桌号,“这一桌已经给过钱了,还有,您要的响油鳝丝马上就好,正在打包。”

许情深微怔,一下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心里感觉到微暖,片刻后,她接过了服务员递过来的打包盒。

之前,宋佳佳也一直跟她有联络,可许情深如今这样,也不敢跟她见面。

宋佳佳性格冲动,说话又直,她脾气要上来的话,冲过去找蒋远周理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许情深出门,在路口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她冲司机道,“去汽车南站。”

“好。”

车子往前开着,许情深坐在后车座内,手里的打包盒还是滚烫的,她朝窗外看了眼,心里酸酸涨涨的开始难受起来。

这儿尽管并没有多少美好的回忆,但始终是她长大的地方,她其实不想离开这,她害怕回到那个家里面,孤零零的,除了付京笙以外,没有一个她认识的人。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还要加上身体的不适,逼的许情深越来越脆弱。

她抬起手掌轻拭眼帘,许情深都不知道这几个月她是怎么撑过来的,她只是劝慰着自己,挨过一天是一天。

车子继续往前,要去汽车南站,这儿是必经之路,但也是一条必堵之路。

同样的直行车道,另一辆车排在了后面。

老白坐在副驾驶座内,汇报完一些医院的事情,他朝后车座看眼,男人倚在那,好像睡着了。

司机轻声说道,“这段路比较堵。”

“没关系,接下来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直接回九龙苍就好。”

车内开着冷气,车子缓缓启动的时候,蒋远周忽然惊醒了,他眼睛通红,一看就是没睡好,嘴里发出一阵模糊的声响。老白忙回头看去,“蒋先生,您没事吧?”

蒋远周两根手指按向眉宇中间,“把冷气关了,头疼。”

“好。”司机答应着,同时朝老白看看,这可是大夏天啊,排在这车流中怎么受得了?

没过几分钟,车内开始窒闷,但也没法开窗,蒋远周单手撑着侧脸,目光一瞬不瞬盯向窗外。

老白别过身,见到男人出神地盯望着远处,这已经是蒋远周的常态了,除非是有高强度的工作压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出一个正常人的状态。

许情深在车内坐着,好不容易过了前面的红绿灯,却还是堵。

开了一段路后,司机朝她看看,询问出声,“前面就是汽车南站了,您看,开过去可能要二十来分钟,但您走到对面也就五分钟……”

“噢,”许情深收回神,“那你靠边停吧,我走就行。”

“好的。”

车子停稳当后,许情深推开车门下去,地面的温度炎热无比,烫的小腿都快发红了。

后面的不远处,蒋远周的车子还在挪动着,司机热得满头大汗,就连老白都受不了了。

他回头看眼蒋远周,见他白色的衬衣已经快湿透了,额前一层细密的汗珠冒出来,可他却是闭口不说话。

老白擦了下汗,“蒋先生,把冷气开了吧,您这样肯定受不了。”

蒋远周看了眼身上,小臂处全是汗,衣服的领口处最为难受,似乎粘在了颈间一样,好像正在用力掐住他的脖子。

他轻挥下手,表情有些不耐烦,应该是在想着什么事出神,不想被打扰。

司机往前开了几米,目光望出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定睛细看,之前他负责接送过许情深一段时间,所以对她有很深的印象,那个人,好像就是许情深吧?

司机见状,插了前面车的空隙,想要开到许情深的身前去。

------题外话------

今天更的多吧,嗷嗷,快夸我呀~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