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第一次抱过女儿/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白盯着蒋远周的背影,司机已经看出来老白点了炮仗,赶紧一溜烟地跑去替蒋远周开车门了。

坐进车内后,蒋远周也没说要回去,老白朝他看看,“蒋先生,您没看错吧?”

在飞机上,蒋远周也就看见过付京笙一眼,可他喊过许情深老婆,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看错的。

“那也就是说,许小姐的身边人很有可能是……”

蒋远周嘴角忽然勾勒下,“同志。”

老白没看错的话,这算是幸灾乐祸吗?还是心里有了什么想法?这,这也太不地道了吧?

“可是……从先前调查的资料来看,他们两个是结了婚的,孩子……”

司机听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也插进来说了一句,“蒋先生,我还听说过,有些人是男人女人都喜欢的,他可以照样娶妻生子,不耽误人生大事,因为这样的话,大家看他就和正常人一样。”

蒋远周听到这,勾起来的嘴角彻底拉了下去。

他朝车窗外看去,老白紧接着又道,“也许他跟我们一样,也是误打误撞进去的。”

“我想起来了,之前听朋友说过,凡是特殊性质的酒吧,门口好像都会有什么标志,一般很少会走错的。”

“蒋先生,您打算怎么办?”

蒋远周蹙起眉头,“开车吧。”

老白轻呼出口气,“是,毕竟那是许小姐的家事。”

而对于许情深来说,最没资格插手管的,应该就是蒋远周吧?

车子开出去不久后,从酒吧内走出来两个男人,付京笙单手插在兜中,冲身侧的人说道,“帮我盯紧一点,实在不行,就多派些人手去找,钱不是问题。”

“好的。”

付京笙目光落到酒吧的门口,看到那儿摆着一个木桶,木桶上用黑色的箭头画着一只向上飞的小鸟。他觉得挺有意思,盯看了几眼。

旁边的男人顺着看过去,却是面色变了变,“付先生,我们赶紧走吧。”

付京笙走出去三两步,“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到马路边,那名男子才压低嗓音道,“不好意思,进去的时候没有仔细看,把你约到同志酒吧来了。”

付京笙闻言,嘴角一撇,继而一笑,“不知情的,还以为你喜欢男人呢。”

“您可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付京笙谈完了事,在路边拦车,他自己几乎从来不开车,尽管手里头有钱,可真算是低调的不行。

九龙苍。

老白将蒋远周送回去,进门的时候,蒋远周看见凌时吟带着睿睿正在客厅玩,见到他们进来,凌时吟冲睿睿道,“宝贝,爸爸回来了,快去爸爸那。”

睿睿撒开脚丫子要过来,可蒋远周看了眼,并没有多少的心思想去逗他,他抬起脚步朝着二楼而去。

“爸爸,爸爸——”

老白朝着孩子看看,凌时吟起身,面上很明显有失望。她抱起孩子,“远周总是这样,就连对自己的儿子都是不冷不热的。”

“凌小姐别多心,蒋先生不可能不爱睿睿。”

“他如果真的有那么喜爱,就不会连抱都不想抱一下。”

老白站在那,不再出声,蒋远周对睿睿的态度他也一直都看在眼里,这毕竟是他自己的孩子,要说不爱,也不可能。只是这个孩子来得不纯粹,所以蒋远周对他忽冷忽热的。

“你们去哪了?喝了不少酒吧,好浓的酒味。”

蒋远周早就不喝酒了,老白出去,那还不是替酒的命,能没有酒气吗?

老白目光看向凌时吟,“凌小姐放心,蒋先生没事,我先告辞了。”

“好。”

蒋远周回到楼上后,径自洗了澡,凌时吟来到主卧门口,里面没有动静传来,她敲了敲房门。“远周?”

男人没有应答,凌时吟又敲了两下,见蒋远周还是没有声响,便拧开门把进去了。

屋内光线昏暗,蒋远周只留了盏壁灯,凌时吟抬眼看去,见蒋远周已经睡下了。

她来到床边,小心翼翼将手里的碗放向床头柜,男人呼吸沉稳,看样子是睡着了。

凌时吟坐向床沿,出神地盯向蒋远周的脸,即便是睡着,男人的眉头还是紧蹙,就连在夜晚都不能让他放松。

她伸出手,想要去摸摸他的额头。蒋远周翻个身,忽然睁开了眼。

凌时吟吓了一跳,“你,你醒了?”

“你在这做什么?”

她忙去端床头柜上的碗,“你肯定喝了不少酒吧,这是醒酒的……”

“不用,”蒋远周低声拒绝,“你以为有了那一晚之后,我还会再碰酒吗?”

凌时吟听闻,手里猛地一抖,“远周哥哥,我知道,你始终认为那晚是个错误,尽管我也明白……但我不希望睿睿和那个错误挂上钩,他是我的宝贝。”

蒋远周坐起身,凌时吟只能站起来退到旁边,男人掀开被子下去,他径自走向外面的阳台,凌时吟跟了出去,蒋远周朝她看看,“我想自己待会。”

“好……”

在蒋远周面前,凌时吟向来是听话的,从来没有不顺着他的意过。

她转身离开,并且将床头柜上的碗也带走了。

两天后,许情深来到二楼,敲响书房的门。这是付京笙的工作地方,除了他以外,就连许情深和霖霖都不能进去。

男人在里头慵懒出声,“什么事?”

“我想去趟超市。”

没过多久,付京笙打开房门出来。“是不是家里没菜了?”

“嗯,今晚想吃什么?”

“海鲜。”

“行啊,我请客。”许情深笑眯眯道,“尽管宰我一顿吧。”

“那好,去买只大龙虾,走。”

两人带着霖霖出门,付京笙对东城不熟,但许情深却是在这出生的,她知道东城有家最大的进口超市,里面的食材应有尽有,只是价格方面有点贵。

不过她也难得奢侈一把,总算是有了心仪的工作,就当庆祝下吧。

进了超市后,许情深推着购物车,付京笙抱了霖霖跟在她身边,孩子对吃的用的都不感兴趣,唯一喜欢的就是玩具。

许情深冲着她哄道,“宝贝乖,等妈妈买好了海鲜,就等着你去买玩具好不好?”

霖霖伸手指着远处,急的小脸通红,付京笙接过许情深手里的购物车,“行了,你带她去买玩具,我去挑海鲜。”

“好吧。”

许情深抱了霖霖往前,看到有购物车,便拉了一辆过来,让她坐在里头。

来到玩具区,霖霖开心不已,伸出手臂什么都想拿,许情深往前走着,抬头看到一个背影有些熟悉,男人正好回下头,许情深这一看,下意识就收住了脚步。

人跟人之间真是挺奇怪的,许情深以前在东城的时候,从来没遇上过蒋远周,可最近,却接二连三地碰上他。

倒不是巧不巧的问题,而是之前她离蒋远周的圈子很远很远,又有意避着,可现在她的工作,包括她如今进的这家超市,其实都是距离蒋远周这样的人很近的,碰上碰不上,那都是迟早的事。

许情深拉过购物车想要离开,可霖霖不干,双手胡乱挥舞一通,“妈妈,妈妈——”

“宝贝乖,我们先去找爸爸好吗?待会再来买。”

此刻在霖霖的眼里,爸爸又是啥玩意啊?还不如货架上摆着的一个芭比娃娃呢。

“呜呜呜呜,哇——”

霖霖身体开始在购物车内跳着,并且往前冲,许情深朝她看看,最后还是推着霖霖过去了。她也是奇怪,看见蒋远周而已,有什么好躲的?

孩子的出生证、户口等全都无懈可击,她真是没什么好担忧害怕的。

蒋远周手里拿着一架男孩喜欢的遥控飞机,他身子笔直地站在那,霖霖喊着要下去,许情深拉了下她的肩膀,“霖霖乖,赶紧选一样。”

可在孩子的眼里,看玩具永远比玩玩具有趣多了。

她双手撑着跟前的杆子,小屁股抬啊抬的,就想起来。许情深不依她,她就哭,许情深也是没辙了,只好抱起霖霖将她放到地上。

蒋远周手里还拿着那个玩具,他想抬脚离开,可脚底下却像是被粘住了似的。

说到底,心里居然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舍,甚至贪恋。

当初许情深离开后,他没有主动去打听过她的消息,他是不想见,可她重新回到他的眼皮子底下后,他竟是越见越想见了,也许这两年不到的时间里,思念早就磨灭了很多东西,而偏偏有些人是不见则已,一见……

许情深离蒋远周远远地站着,毕竟玩具区域很大,他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霖霖抬着小腿,只能看柜台最底下的那一排,她时不时用手去摸摸,然后朝着右边挪一步,再挪一步。

许情深余光看见她离蒋远周越来越近,她喊了声,“霖霖,过来。”

霖霖没睬她,继续往那边挪动步子。

蒋远周的目光落下去,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挨近他,霖霖是女儿,所以被许情深打扮的特别漂亮,脚上是粉嫩的小靴子,扎着丸子头,毛衣外面一件背心裙,特别潮。

男人抬起眼帘,心里却有酸涩在蔓延,他不想提醒自己,这是许情深和别人的女儿。他将飞机放回去,又拿了另外一辆车。

蒋远周的腿忽然被人抓了把,许情深刚要出声,就看到霖霖抬起了小脸。

男人垂下双眼朝她看看,霖霖拍了拍他的腿,似乎是要他让开,蒋远周往旁边站了过去,霖霖立马蹲下身,吃力地拿起一个玩具来。

许情深松口气,“走吧,霖霖。”

霖霖没听,将玩具一放,又抬起了头。

哇哦,上面货架有好多粉红色的小猪,霖霖见许情深站得远,干脆转过身面向蒋远周,她双手张开,求抱抱。

蒋远周有些难以置信,而更吃惊的,莫过于许情深了。

霖霖平时出去,除了她和付京笙,谁都不会要的,就算是那天回许家,她在许旺怀里也是别别扭扭的,霖霖这个伸手要人抱的姿势,实在让许情深有些不敢相信。

蒋远周僵立在原地,霖霖见状,干脆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腿。

男人喉间轻滚,将手里的玩具放回去,许情深见状,大步朝着霖霖走去,她一把将她抱起来,霖霖似乎还不乐意,嘴里哼唧了几声。许情深微微沉下脸。“要抱的话,待会让爸爸抱。”

蒋远周听完,面色几乎是瞬间就白了的。

霖霖被货架上的玩具吸引,伸手去拿,蒋远周看着许情深旁若无人的样子,心头的火又在逐渐往上冒。

“这个孩子,是付京笙的吗?”

许情深背对着他,猛地听到这话,后背都凉了,蒋远周连付京笙的名字都知道了,那肯定已经派人去核查过。她只能强自镇定,张了张嘴道,“那凌时吟的孩子,是你的吗?”

蒋远周眉头皱拢起来,“付京笙难道也喜欢女人?”

许情深一听,差点就拔腿而逃,她不确定蒋远周知道了多少事,难道连付京笙的性取向,他都能打听得到?

照理说,不可能啊。

许情深转过头朝他看一眼,“他不喜欢女人,难道喜欢男人?”

“说不定呢。”

“你这话也就是猜测而已,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莫名其妙地猜测。”

蒋远周的目光投落到许情深脸上,深深睨了眼,“有人在同志酒吧内看见他了。”

许情深依旧不露声色,“是谁?能去那种酒吧的,本身也不正常吧?”

男人总不能说,是他看见的,蒋远周居高盯着跟前的这张脸,看见许情深的眼帘忽然轻眯了下,“难道你一直在派人跟踪付京笙?”

“胡说什么,他的事跟我有关系么?”

“那我实在想不出来,谁会无聊到跟你说那些话,况且……我们的事本来就跟你没关系。”

蒋远周心口再度被一刺,“毕竟这是事实,我告诉你一声,也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准备什么?”许情深满面情绪藏匿的恰到好处,“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有谁比我更清楚?”

“你——”

蒋远周面色铁青,胸腔内剧烈地起伏着,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自己的心早就被蛰成了马蜂窝,碰一下就痛得跟撕裂开一样。

超市的另一边。

付京笙选好了龙虾,还在看着另外一些食材。

凌时吟带着睿睿来到海鲜区,她指着里头的大龙虾让睿睿看,“宝贝你看,大吧?”

睿睿笑着往前扑,凌时吟将他放到地上,抬头时看到付京笙正在捞蟹,凌时吟看着他觉得眼熟,“你是……”

付京笙朝她看一眼,继续专注着手里的动作。

“你是许姐姐的爱人吧?”

“嗯。”付京笙捞出了一只帝王蟹,让人去称重。

凌时吟朝四周看看,“许姐姐来了吗?”

“来了。”

“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她?”

“她带孩子去买玩具了。”

凌时吟一惊,玩具区?她来不及再跟付京笙说话,拉着睿睿就要走,“宝贝,快走,我们去找爸爸。”

睿睿手拍在玻璃缸上,正看得起劲,再加上只是个十几个月大的孩子而已,走路本来就不稳,被凌时吟这么一拽,砰地就摔在了地上。

“哇哇哇——”

睿睿痛得直哭起来,额头磕出了一个包,凌时吟见状,一把将他抱起来后走了。

玩具区内,许情深有点不耐烦了,随便拿个玩具塞到霖霖手里,“走了。”

霖霖偏偏不喜欢,一下就给丢了,手臂高高举着,看来是看中了最最上面的一个米奇。

许情深不舍得打她,毕竟孩子也不懂,况且她始终对霖霖心有愧疚,霖霖在她怀里蹦了几下,许情深看眼高度,她根本够不着,她朝四周看看,却连个服务员都没看见。

蒋远周见状,伸手拿了那个米奇给霖霖。

可霖霖还是不要,手臂乱挥,急的嘴里咿咿吖吖说着话,就是没人能听懂。

蒋远周对这个女孩,应该是排斥的,可他端详着她的眉眼,她跟许情深长得挺像,特别是嘴巴,蒋远周心底莫名柔软了下,他一把将霖霖从许情深怀里抱过去。

她双手猛地落空,急地扬高了音调,“别抢我孩子!”

“我没跟你抢。”蒋远周说完,让霖霖坐到了自己肩膀上,然后靠近跟前的货架。

霖霖这下开心了,伸手就去拿自己喜欢的东西。

许情深视线轻抬,看见女儿张着双手,满脸的开心,而这一幕对于许情深来说,又有着足够的冲击力,因为它这样熟悉。蒋远周喝醉酒的那天,也是将她这样扛在了肩上。

不远处,凌时吟抱着睿睿站在那,孩子已经止住了哭声,但是还在抽泣。

她看向蒋远周的背影,目光呆滞,忽然觉得怀里的睿睿似有千斤百斤重。

蒋远周肩上坐着的,是许情深的女儿,可他却从来没有这样对待睿睿过。

凌时吟将睿睿放到地上,“去,去找爸爸。”

睿睿听完,撒开脚步往前,“爸爸——”

许情深猛地惊醒过来,她抬头看向蒋远周,男人站立在那没动,霖霖拿到了心仪的玩具,正在咧开嘴笑。许情深忙伸出双手,蒋远周将她霖霖抱下来,许情深忙伸手接过。

凌时吟快步走来,睿睿到了蒋远周跟前,抱住他的腿,“爸爸。”

蒋远周居然没有弯腰去抱他,许情深将霖霖放回购物车,准备离开。

“许姐姐,”凌时吟脸上挂着笑,走到许情深跟前,“这么巧。”

许情深可笑不出来,冷着脸推了购物车同她擦身而过。

凌时吟朝着男人看眼,“远周,睿睿刚才在海鲜区摔了一跤,额上都起包了。”

蒋远周闻言,这才将他抱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

“地上太滑了,他又好动。”

许情深推着车子快步地走着,来到海鲜区的时候,付京笙已经选好了食材。

“选了半天,就挑到这么一个?”付京笙指了指霖霖怀里的玩具。

“嗯,她也就是看的时候起劲,玩玩就没兴致了。”

“那你看看,还需要买些什么?”

许情深跟着付京笙往外走,两人去别的地方逛了逛,她总怕再遇到蒋远周,所以并没有心思再采购。

“差不多行了吧,反正家附近也有超市。”

“好。”

两人来到收银台,前面还有人等着结账,旁边的队伍也都是挤满了人。许情深将霖霖放进购物车内,然后安安静静地跟在付京笙旁边。

而此时,蒋远周他们也出来了,男人抱着孩子,凌时吟跟在后面。许情深抬头看去,见他们排在了旁边那一队,她赶紧别开视线。

偏偏,前面几人的购物车都是满满的,许情深焦急地等待着。

睿睿之前摔了一跤,此时正安静地窝在蒋远周的怀里,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一声不吭。

许情深想要不去看,但余光不免会注意到,她怀着霖霖的时候,曾不止一次想象过这样的画面,想象着她的孩子被她的爸爸抱着,可如今……这一幕她是看到了,只是她的孩子却没有这个福气去享受。

许情深眼底有酸涩在冒出来,她伸手去摸了摸女儿的脑袋。

霖霖抱着玩具,笑容甜美,“妈妈。”

她唇瓣挽起,“宝贝,乖。”

而这一幕,对于蒋远周来说,又何尝不是折磨?

许情深啊许情深啊,这个女人,他曾经动过要跟她结婚的念头,也想象过跟她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样,如果是个女孩的话,是不是也和霖霖那样呢?

凌时吟站在后面,心里百感交集,如果可以的话,她想丢了这些东西就走。可是她不能这样,一个已经跟蒋远周不再有可能的女人而已,她犯不着这样。

明显,蒋远周的那一排要比较快,他们也没买东西,推个购物车还碍事。凌时吟换了旁边的篮子,只想着结账的人赶紧,她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快要轮到蒋远周时,男人将睿睿放到地上,从兜内掏出了钱夹。

他往前走动两步,没有回头,只是伸出了手。要是平时的话,睿睿早就一把抓住了,凌时吟看眼,快步上前,将手轻轻握住蒋远周的。

男人感觉到不对劲,回头朝她看眼。

凌时吟面色如常,没有一点的不对劲,她将购物篮递过去,笑容温婉地说道,“来,我抱睿睿。”

许情深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他们握紧的手上,凌时吟自然地将手抽回,然后抱起地上的孩子。

这,才是一家人的感觉吧?

真好。

许情深视线收不回去了,定在那一动不动,蒋远周将购物篮放到收银台上,付京笙推着车往前一步,他顺手揽过许情深的腰,“怎么了?”

她赶紧摇摇头,“没事。”

付京笙朝着她贴近,忽然在她发上亲吻了下,许情深脑子里嗡的就跟轰炸过似的,这是什么状况?

蒋远周在那边拿出卡,抬头就看见了。

许情深小脸微红,朝付京笙看看,男人轻笑下,她想起蒋远周刚才的话,她不由压低嗓音道,“你是不是去过同志酒吧?”

“你怎么知道?”

许情深凑到他身前,“有人跟我说的,幸好我没露馅。”

付京笙的视线轻抬,他在东城除了许家,认识的人怕是一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他何等聪明,眼角一挑,就猜到怎么回事了。

男人忽然松开购物车,超市的收银台旁边都摆着那种小的货架,付京笙过去看了几眼,然后来到旁边的那排。

凌时吟见他过来,觉得奇怪,付京笙礼貌性地笑了笑,“对不起,请让让。”

她抱着睿睿往旁边站,蒋远周看到付京笙来到货架跟前,手指毫不犹豫伸向避孕套。拿了一盒不算,又选了好几样,几乎是每个牌子都没落下。

付京笙回到许情深旁边时,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丢进车内。

许情深一看,觉得全身的血液在往上涌。

NO!

付京笙勾起一侧嘴角,看了看蒋远周,来啊,互相伤害啊。

------题外话------

基于昨天有读者疑问,说蒋远周明明那晚之后不沾酒了,为什么许情深还看到他喝酒。

这边统一回复下:

画面都是许情深的余光看出去的,所以是她认为的。蒋远周两年来不再碰酒,平时和他应酬的人已经都知道,所以他们让闵总喝,却没人为难蒋远周。

酒桌上许情深不想见蒋远周,整个人是绷着的,不可能连倒了什么喝了什么都凑去看看。

这一点,以后也会有情节的。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