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儿子和许情深,你偏袒谁?/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白听在耳中,然后冲着医生说道,“你再仔细看下病历。”

“我家老太太身体向来挺好的,”保姆接过话语说道,“我照顾她好几年了,她怎么可能经常服用药物呢?”

蒋远周双手交扣,手掌撑着额头,郭家的两个儿子见他迟迟不说话,情绪再度激烈起来,“你们说,到底应该怎么解决?总不能让我家老太太死的不明不白吧?”

蒋远周放下两手,抬起目光朝他们看去,“这件事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跟药物有关,我们需要做详细的鉴定。还有……老太太的遗体在哪?”

“还在家摆着呢!”

蒋远周一听,心头微松,“老太太需要做个尸检。”

办公室内瞬时没了声响,半晌后,郭老大才一掌拍向桌面,“你什么意思?”

“你们长期将她一个人丢给保姆,只有做了尸检,才能给她一个最好的交代,让她明明白白的去另一个世界。”

郭老大旁边的妻子拉了下他的手臂,压低嗓音说道,“他说的也没错,再说你要不肯做尸检,医院怎么可能承认是它们的责任?”

“万一医院动了手脚怎么办?”

一直没说话的郭家老二插了句嘴,“我们可以报警,不是还有法医吗?”

“是,”蒋远周说道,“只要能得出最真实的结果。”

他拿过其中一盒药,取了几颗出来,“如果真是药的问题,我不会姑息,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也会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老白唤过旁边的几人,让他们将家属送出去,蒋远周冲着那名女医生说道,“这件事,一个字都不许透露出去。”

“是,蒋先生放心,我有分寸。”

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剩下蒋远周和老白。

蒋远周再度吩咐道,“郭家那边,你派人盯着,跟药有关的信息一个字都不能传出去。”

“好。”老白拉过椅子,在蒋远周身侧坐下来,“蒋先生,两年前也做过药物检测,那时候显示是正常的。”

蒋远周攥紧手里的几颗药,“那时候,小姨的死让我实在接受不了,药又是许情深开出去的,这一点一直令我折磨至今。我也想过会不会是药有问题?那些药也让人检测过,没有发现异样,可今天的事……”

老白面色同样严肃,“如果那个老太太真是死于那些药……”

他忽然抬起眼帘,盯紧蒋远周的侧脸,“蒋先生,如果这次再做药品检测,结果会不会跟上次一样?”

蒋远周没说话,出神地盯着一处。

女医生离开办公室,走出电梯后,刚要回自己的门诊室,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周主任。

“周主任好。”

“听说你被蒋先生喊过去了?”

女医生双手插在兜里,“是啊,不是有家属来闹事吗?我是主治医生,蒋先生喊我过去了解些情况。”

“怎么就会闹出人命来?现在怎么样了?”

女医生记得蒋远周的话,不敢提一句药的事,“蒋先生让我先回来,说他会处理。”

周主任轻点下头,“有人在医院门口拉横幅的事,我也是刚听说,但也有人说,是吃药吃死的?”

“我都是按着规定开的药,不可能有问题,我想可能是那名老太太自身的原因吧。反正现在都是猜测,再说,家属的话哪能全信啊?他们现在正在气头上,恨不得就说人是我杀的呢!”

周主任没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赶紧回去吧,还得继续看诊呢。”

“好。”

许情深回到保丽居上,霖霖在睡觉,付京笙将自己关在书房内,也不出来。

她在床沿坐定,双手撑在身侧,手臂开始发抖。

许情深知道,只要她一接近以前的地方、以前的人,就肯定没有好事。

其实刚离开星港的那段时间,确实是她最辛苦的时候,不止因为怀孕,还因为愧疚。蒋随云死了,许情深跟蒋远周分开后,她心里过不去的那件事反而淡化了,既然那个男人已经不是她的,那她过多的纠结又有什么意思?

反而,是蒋随云对她的好,在她心里不住蔓延扩大……

许情深往后躺去,刚闭起眼帘,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她赶紧坐起身,“进来。”

付京笙推开门,却站在了门口,“睡了吗?”

“没呢,这才几点。”

付京笙紧接着又说道,“出去透透气吧,霖霖也醒了。”

“噢。”许情深走了过去,付京笙转身,从书房抱了霖霖出来,两人来到外面,付京笙让她在门口等着。

霖霖在旁边的花圃跟前蹲着,不一会,付京笙开了车过来。

在许情深的印象中,付京笙几乎没开过车,但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车库内还是买了辆车子放在那。

许情深带着霖霖坐在后面,付京笙吩咐了一句,“给她坐安全座椅。”

“好。”

付京笙这人,出门特别小心,就算是打车的时候没有安全座椅,他都会尽量抱着霖霖坐在后车座内。

车子飞速驶出去,许情深看向付京笙的侧脸,他脸色很不好看,面容绷紧,“你怎么了?”

“没什么。”

男人提了速向前,过了一会,这才开口说道,“始终没有我妹妹的消息,我有些心急。”

这也不是失踪一天两天的事了,许情深上半身往前倾,用手轻拍下男人的肩膀,“别这样,你妹妹肯定没事的。”

付京笙轻摇下头,“我只要她活着,别的结果我都能接受。”

许情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她肯定活着,并且活的很好,也许只是没有联系你罢了。”

她和付京笙都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其实是微乎其微的。

男人速度开得很快,一路向前,许情深坐回去,旁边的霖霖手里拿着玩具,摇了几下。

另一辆车上,凌时吟带着睿睿坐在后面,司机的开车速度很慢,凌时吟朝窗外看看,她掏出手机,准备给蒋远周打个电话。

只是手机还没从包里掏出来,她就听到后面传来嘭的一声,紧接着,凌时吟身子扑向前,撞在了前排座椅上。

“哇哇哇!”

睿睿的哭声撕心裂肺,凌时吟感觉眼冒金星,司机在前面大声喊着,“您没事吧!”

凌时吟听到哭声,迅速回过神,她看到睿睿整个人跪在地上,好像被卡住了似的,她吓得怒斥出声,“你怎么开车的!”

凌时吟忙将睿睿抱起来,孩子的额头磕在了车门上,红了一片,睿睿伸手去摸,“呜呜呜……”

后面车上,许情深也吓了一大跳,她赶紧看向身侧,幸好霖霖坐在安全座椅内,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吓,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圆睁着,倒是没哭。

司机很快下车,将后车座的门一把打开,凌时吟朝他瞪了眼,“去看看后面什么人?”

付京笙已经下车了,刚才是他走神了,才会在猝不及防之下追尾。

许情深凑到霖霖跟前,仔细检查了下,确定她没事之后,这才跟着下了车。

司机刚要发火,一看到许情深,他快步回到车前,冲着里面的人说道,“是……是许小姐。”

“什么许小姐?”凌时吟口气不善。

司机面色很不自然,凌时吟见状,猛的反应过来。

她一把抱着睿睿下去了。

许情深站在付京笙的旁边,看到那名司机的时候,她其实已经猜到里面坐着的会是谁了。

凌时吟怀里的睿睿不住在哭,应该是撞到了,付京笙上前步,“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凌时吟朝着两人看眼,睿睿不住往她怀里拱,许情深见状忙说道,“先把孩子送去医院吧,做个检查。”

凌时吟心疼的捂着睿睿的额头,“你们跟我一起去。”

“好。”许情深答应下来,毕竟责任在付京笙。

他们分别上了车,凌时吟抱着睿睿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司机发动引擎,凌时吟忙给蒋远周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接通时,话音有些不耐烦,“怎么了?”

凌时吟嘴里带着哭腔,“远周,我们在这出了车祸,睿睿一直在哭,我好怕……”

蒋远周一听,大惊失色,“在哪?”

“现在正送他去医院,你在哪?”

“我在星港。”

凌时吟一听,赶忙说道,“那好,我们马上过来,远周,我好怕啊,睿睿不会有事吧?”

“我现在去安排下,你照看好睿睿。”

“好。”凌时吟挂了电话之后,又给凌母打了个电话,让她也去医院。

蒋远周接完电话后起身,旁边的老白朝他看看,“怎么了?蒋先生。”

“睿睿出了车祸。”

老白一听,神色严肃起来,“没有大碍吧?”

“在电话里头哭得厉害,”蒋远周心烦气躁,取过旁边的文件重重丢到桌上,“睿睿要有什么事,我非撕了那个肇事者不可。”

男人说完,快步往外走。

车子来到星港医院,付京笙停好车,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冲着许情深说道,“你待在车上等我。”

“不行,”许情深将霖霖抱到手里,“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付京笙朝她看看,“做个简单的检查而已,很快的。”

“这是星港,蒋远周肯定也在。”

男人轻笑,“你怕他揍我?”

“与其让我在外面干等着,还不如我也进去,走吧。”

付京笙下车,接过许情深怀里的孩子,凌时吟在前面走着,两人跟了进去。

一路走进星港,许情深在电梯门口站着,旁边还有别的医生,星港之前的员工几乎都认得她。那名医生神色惊奇问道,“许医生?真是好久不见啊。”

许情深轻挽下嘴角,“是啊,好久不见。”

对方的视线落到付京笙身上,“这两年,您过得还好吧?”

“挺好的,谢谢。”

电梯门打开,许情深走了进去,来到所在楼层,凌时吟抱着睿睿一个箭步往外走。

蒋远周和老白已经站在了检查室的门口,睿睿还在轻声哭着,凌时吟急得眼圈通红,上前两步哽咽着说道,“远周。”

蒋远周一把接过孩子,睿睿看到他,哭得更凶了。

许情深跟在后面,蒋远周的紧张毫不掩饰地落入她眼中。他将孩子交到医生手里,这才看向旁边的凌时吟,“撞得严重吗?”

“被人追尾了,睿睿当时直接栽下去了,可能撞到了头。”

男人听到这,一把怒火往上升,“是谁干的?”

凌时吟眼圈泛红,嘴里不住哽咽,老白一抬头,居然看到了许情深。

蒋远周等了半天,付京笙和许情深也走到了跟前,许情深先一步说道,“是我。”

蒋远周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将注意力落向许情深。

“胡说什么?”旁边的付京笙拉过她,“车子是我开的。”

许情深情急之下拉住他的手臂,“是我。”

蒋远周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许情深带着孩子,她会亲自开车吗?

她这又算是什么?怕他吃了付京笙?她眼里的紧张这样明显,生怕别人看不见是不是?

许情深目光落向对面的几人,“车子追尾了,是我们的错,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什么叫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你的意思就是花钱了?被撞的可是我外孙。”

“妈!”凌时吟上前几步,眼里忍着眼泪。

“睿睿怎么样了?”

凌时吟轻摇下头,“不知道呢,刚进去检查了,我就怕会不会有脑震荡什么的……”

凌母在她手上拍了拍,目光继续看向许情深,“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许情深拧起眉头,旁边的付京笙接过话,“我们要真是故意的,你早就吓瘫在这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行了!”蒋远周不耐烦地出声,“睿睿还在里面,一切等检查完再说。”

凌母不罢休,凌时吟适时拉住她的手臂。

许情深站在付京笙的旁边,目光有些担忧的看向门口,睿睿毕竟是个孩子,千万别出事了才好。

蒋远周只听说了追尾,也不知道厉不厉害,一辆车上坐着睿睿,另一辆车上坐着许情深,如今一个受伤了,那么另一个呢?

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凌母忍着口气,朝女儿身上看了看,刚要开口,却听到蒋远周问道,“你没事吧?”

凌时吟扭过头,没事二字咬在唇间,视线轻抬,却看到蒋远周的目光锁定在许情深身上。

她心里猛地一惊,疼痛和酸楚一起泛了出来。

他第一时间关心的,居然是许情深。

许情深也有些尴尬,毕竟付京笙和凌家母女都在这,她只能当做没听见般别开了脸。

霖霖被付京笙抱在手里,她跟他很亲,小脸乖乖地枕在他肩头上,整个人一动不动。

凌时吟手掌攥紧,背在了身后,嘴上却强忍着一口气说道,“许姐姐,刚才撞的挺厉害,你女儿没事吗?既然来了医院,就一起检查下吧。”

许情深摇头,神色冷淡,就连话语都是淡淡的,“不用,霖霖有儿童座椅,顶多就是受了点惊吓,不会有事的。”

蒋远周听到这,目光阴森地扫向凌时吟,“睿睿是怎么受伤的?”

凌时吟喉间轻滚,只能老实说道,“睿睿不喜欢坐儿童座椅,每次把他放上去就哭,而且出门的时候我都让司机开的很慢,我没想到会被人追尾……”

“他不想坐,你就由着他?”蒋远周厉声喝道,眉宇间明显有了怒气。

凌时吟委屈的咬着唇瓣,也不还嘴,旁边的凌母看到女儿这样,自然心疼得要命,“远周,时吟也不是故意的,那也是她的亲生儿子,她能不心疼吗?”

蒋远周靠向墙壁,眼角余光里都是许情深一家人的身影,她的丈夫抱着她的女儿,她又紧紧依偎在付京笙的旁边……

蒋远周实在看不下去了,抬起脚步往前,推开门后走进了检查室。

凌母让凌时吟坐下来,“你呢?有没有哪里受伤?”

凌时吟摇摇头。

凌母朝着许情深看了眼,老白见状,走过去拦在她跟前,“凌夫人,您先坐会吧。”

很快,蒋远周就抱着睿睿出来了,凌时吟快速起身,“宝贝,你没事吧?头还痛不痛?”

睿睿满脸的委屈和无辜,趴在蒋远周肩上一动不动。

凌时吟伸手想要抱,男人却是侧开了身。

许情深朝他看看,“孩子没事吧?”

“要有事的话,你负责吗?”

付京笙拉过许情深的手腕,然后接过蒋远周的话,“不管怎样的后果,我们都会负责。”

蒋远周冷冽的眸子朝他睨了眼,“我用不着你对我儿子负责。”

许情深将这话听在耳中,她就知道蒋远周肯定会逮住一切机会为难付京笙,“蒋先生,有话好好说,冲动不能够解决问题。”

她喊他蒋先生?

那时候许情深还未对他交心,他花了多少时间,让他对她的称呼,从一声蒋先生变成了蒋远周?

男人面色铁青,可对着许情深,口气还是软了下来,“睿睿没有大碍,你走吧。”

“什么?”凌母大声插了句话,“就这样放他们走?”

许情深也觉得不妥,“车子的维修费,包括睿睿的医药费等,都应该由我们负责……”

“我差你这点钱吗?”

许情深张张嘴,但这口气,凌母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远周,你可不能这样啊,你这是在偏袒她吗?”

凌时吟眼看蒋远周的脸色冷了下去,她忙一把挽住凌母手臂。

蒋远周侧过头来,冲着凌母不冷不淡说了句,“受伤的是我儿子,我要不要追究,也是我说了算,就算我要偏袒别人,也跟你没关系。”

凌时吟生怕凌母还要闹,她忙抢先开了口,“妈,您心疼睿睿的心,我们都知道,但既然睿睿没事,就算了吧,况且许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老白闻言,上前两步,来到许情深跟前,“许小姐,您先回吧。”

既然这样,许情深也没留下来的必要,“好。”

她带着付京笙跟霖霖离开,到了医院外面,许情深看了眼被撞扁的车头,“现在怎么办?”

“回家吧。”

“车子呢?不报险了?”

付京笙一把拉开后车座的门,坐了进去,“麻烦,反正也不差钱。”

星港门口。

许情深坐进驾驶座内,发动引擎后准备开车离开,余光瞥见蒋家的车从不远处过来。她赶忙打过方向盘,蒋东霆满面严肃的盯着前方,根本就没有发现她。

车子开出去许久后,许情深才重重吐出口气,幸好没有正面撞上,要不然的话,她想脱身,估计就没这么简单了。

蒋东霆来到星港,快步进去,来到检查室门口的时候,蒋远周刚要走。

男人朝他看看,“你怎么来了?”

“睿睿怎么样了?我的宝贝孙子怎么样了?”蒋东霆满面焦急,目光直盯着蒋远周怀里的孩子。

蒋远周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初步检查后没什么大碍。”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别人会替我通知到你的,我为什么要白费这个时间?”蒋远周冲着老白看眼,“走吧。”

他走出去两步,回头冲凌时吟道,“你坐我爸的车回去吧,我有些事情要处理,睿睿我就带在身边了。”

“远周,让我留下来陪他吧。”

“不用了。”蒋远周丢下句话,抱着睿睿快步离开。

蒋东霆亲眼看到孙子没什么大事,这才松了口气,“坐我的车吧,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凌母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坐上了车,她冲身侧的蒋东霆说道,“老蒋,我有话要跟你说。”

蒋东霆闻言,朝司机示意下。司机伸手落向车内的按钮,前后空间被隔开。

凌母见状,再也按捺不住,“老蒋,你看看远周对时吟是什么态度!”

“是,”蒋东霆面色也不好看,“这孩子,越大越难管了。”

凌母实在气不过,“我女儿在九龙苍,想来也是一直受委屈的份!”

“你放心吧,我心里记着时吟的好呢。”

凌母锁紧眉头,“还有……睿睿今天接受了检查,会不会验血?老蒋,你说睿睿是你抱来的,可我觉得不对啊,你对他是不是也太紧张了?”

蒋东霆对上凌母的视线,“他名义上好歹是我的孙子,我能不紧张吗?”

“当初这个孩子是你让人抱到国外的,亲子鉴定书也是你搞定的,我们时吟这是忍了多大的一口气?”

“是,”蒋东霆说道,“放心吧,孩子是我找来的,血型方面肯定是经过了筛选,除非远周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不然的话是不会露馅的。”

“那就好。”

蒋东霆眉目间暗藏深色,手指在腿上敲打了两下,“时吟,我还是那句话,这样下去不是长久的事,你和远周必须要有个真正属于你们的孩子。”

凌时吟靠近窗坐着,一语不发,她比谁都懂这个道理。

凌母还在跟蒋东霆诉说着蒋远周的不是,可说到底,蒋东霆也拿他没办法,蒋远周当初要是肯乖乖听话,他又何至于大费周章呢?

车子一路开回九龙苍。

蒋远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晚上了。凌时吟坐在客厅里,听到动静声,忙站起身走过去。

“远周,你们回来了。”

佣人也跟着过来,蒋远周抱着睿睿,刚才车内暖气开的很高,这会他的额头上还在淌着汗。

蒋远周没有将孩子交给别人,他伸出了一只手,“我有点热。”

凌时吟见状,忙替他将外套脱下来。

男人大步朝着楼上走去,凌时吟忙跟在他身后,佣人见状说道,“把蒋先生的衣服给我吧。”

“不用了。”

凌时吟上了二楼,走廊上早就没有了蒋远周的身影,她掂了掂手里的大衣,不由自主将手伸进了他的口袋里。

手指触碰到了硬邦邦的东西,凌时吟掏出来一看,却看到了几颗药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